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无形杀人术

第一百六十九章 无形杀人术


  啪啪啪!
  “大人!我真的无意冒犯,你饶了我吧!你饶了我吧!”
  一连刺了几针之后,黢黑青年才惊醒过来,知道自己碰上了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他不明白对方为什么隐藏修为跑到这里来,但是他知道,对方想要杀他的话,恐怕一根手指头就够了。
  心中恐惧的他,直接跪在了林虚面前。
  周围都是低级武者,那里看的出其中的玄妙,被黢黑青年整的一头雾水。
  难道这是什么新的试探手法,拍两下肩膀就能知道对方实力。
  可是那个青年并没有还手,也没有说什么呀?
  而且林虚的相貌极具迷惑性,在他们看来,这个年龄的青年,实力再强,又能强到哪里去?
  “老六,你搞什么鬼?给我搁这儿演双簧呢?”恶汉怒吼道。
  显然恶汉误以为黢黑青年是故意为之,就是想不按他的吩咐教训林虚。
  黢黑青年真名叫什么没人知道,只知道守卫押他出去审问的时候,叫他老六,所以大家也就跟着叫。
  老六不理会恶汉的怒吼,一直不停地打着自己的脸,直到把脸打肿,话都快说不清楚了,才停下来。
  他看到林虚依旧闭目凝神的样子,并没有搭理他,心中不由得疑惑。
  这位大佬,不会没有感觉到我的攻击吧?
  他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
  他又跪了一会,见林虚没有反应,于是轻轻地起身,缓缓地向后退去。
  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
  等他退到自己原来的位置,才稍稍放下心来。
  就在他彻底放下心来,觉得自己逃过一劫的时候,一抹无形的剑光突然在眼前闪过。
  黢黑青年身体轻轻一抖,僵硬在那里。
  “老六,你刚才在搞什么鬼,要演戏也不用演这么像吧?”
  那个原本和他坐在一起,脸上长着麻子的囚犯,小声的询问道。
  显然他的想法和对面的恶汉差不多,认为是黢黑青年是故意为之,为的就是不招惹对方。
  只是这血本下的也太大了,又是下跪,又是打脸,等于当场社死,以后别想在监牢里抬起头来。
  “难道你从他身上看出什么来啦?”
  那麻脸囚犯又问道。
  身边的黢黑青年一动不动,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询问。
  麻脸囚犯有些不耐烦的推了一下他。
  下一刻!
  噗通!
  黢黑青年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你搞什么……嘶!”
  拿脸囚犯量了一下,以为对方在和他开玩笑,等他转头看去的时候,一股凉气从脊椎骨直冲天灵盖。
  黢黑青年双眼流出血泪,眼神早就涣散,脸上表情一动不动,在阴暗的环境中,看上去十分骇人。
  麻脸囚犯吓得手脚并用,连连后退,一直退到墙角,浑身仍然忍不住颤抖。
  众人被这里的动静吸引,再度把目光投射过来。
  “麻五,你搞什么鬼?你们两个是不是活腻了,敢合起伙来耍我,等下次换牢房的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恶汉离得太远,加上这里光线黑暗,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死……死……死了!”
  麻五哆哆嗦嗦的指着黢黑青年说道。
  麻五真名叫什么,同样没有人知道。刚进来的时候,大家都叫他老麻子,后来因为经常和黢黑青年关在一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多出来一个麻五的名头。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人是什么结拜兄弟,其实两人关系也就一般。
  “死了?什么死了,你在这里呆这么久,还没见过死人吗?看你那熊样!”
  恶汉不屑的骂道,等骂完,他才意识到不对。
  “你说的不会是……”
  他看向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黢黑青年,心脏也忍不住跳了一下,随后目光又看向了,站在那里闭目凝神,同样一动不动的林虚。
  这个家伙杀了老六?
  刚才发生了什么,他怎么动手的?我怎么一点都没有察觉!
  恶汉念头急转,一时间沉默在那里。
  而林虚所在监牢的另外一名囚犯,也就是那名一开始和他说话的魁梧老者,浑身肌肉一下子绷紧,小心的打量了一会林虚,才挪着步到了黢黑青年尸体前进行查看。
  “王老头,他怎么样了?”
  恶汉声音在无形中变小了一截。
  “死了!”
  魁梧老者检查之后,淡淡的说了一下,随后退回自己所在的角落。
  这一下不光恶汉沉默,整个监牢的人都沉默了。
  要说杀人,这里面的被关押的犯人,十个里面有九个都杀过人。
  但是像现在这样无声无息的把人干掉,还是让他们有些惊悚。
  没有人去喊守卫,也没有人去关心死掉的黢黑青年,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只是比起刚开始要安静上很多。
  或许是觉得俩人离得比较远,林虚奈何不了他,也有可能是为自己挣一点面子,恶汉握着拳头,朝着林虚威胁道:
  “小子!不管你用的什么手段,敢在这里杀人,你死定了,死……”
  因为他们的身上都有一些莫家想要的东西,或者价值,所以在这里是禁止他们互相厮杀的。
  最多是采用一些比较阴险的手段,在所有人都无法察觉的情况下,让对方自然死亡。
  像林虚这样众目睽睽之下动手,虽然所有人都没有看清他怎么动手的。但是证据确凿无疑,只要莫家的人稍加询问,就能知道事情的经过,到时间林虚必死无疑。
  恶汉正是料定了这一点,才敢有胆量吓唬林虚。
  只是下一刻,他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后仰着倒地,抽搐了两下,没有了气息。
  空气安静的,就像凝固了一样。很多囚犯都听到了自己心脏砰砰直跳的声音。
  刚才发生了什么?
  莫家的人究竟在这里关了一个什么怪物?
  呜呜呜呜!
  躲在角落里的麻脸汉子,都快哭了!
  死不可怕,可怕的是这样莫名其妙的死掉!
  就连同一个监狱的老者,那位被称为王老汉的囚犯,也默不作声的和林虚拉开了一点距离。
  他虽然有一点底牌,但是和林虚这种神鬼一般的手段,根本不能比。
  对于众人的反应,林虚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是却感应得清清楚楚。
  达到宗师境界之后,精神极度敏锐,就算是闭上眼睛,周围的一切也能在脑海中勾勒出来,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了视觉所带来的效果。
  有一些强大的武者,为了提升自己的修为,减少外界的干扰,毁掉双目的也不在少数。
  至于刚才杀掉两人的手段,其实并没有多少玄妙的地方。
  他只不过从刚刚学会的圣灵剑法之中,领悟了一点关于剑意运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