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一百七十一章 你叫什么名字

第一百七十一章 你叫什么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
  “李强!”
  “你为什么被关进来?”
  “我把莫家的小丫鬟睡了!”
  “怎么睡的?”
  “先把衣……”
  (此处省略一万字)
  ……
  在刚刚开发出“凰瞳”秘术的时候,林虚就已经发现,使用【阎魔金身诀】来推动“凰瞳”,威力会更加强大。
  【阎魔金身诀】的力量本质是气血,而气血的激发能够最大程度的刺激肉体,使得精神力更加活跃。
  精神力外放的途径,最好的部位是眼睛。
  眼睛是心灵之窗!
  虽然是另一个世界的名言,但是在这个世界同样适用。
  这也是“凰瞳”秘术名字的由来。
  当然,他也可以通过其他部位来进行释放精神力,只是威力和控制里都会小上不少。
  在运转“凰瞳”的时候,因为气血涌入双眼,会产生金红色的光芒。
  周围的囚徒不明真相,一个个被吓的禁若寒蝉。
  在他们的注视之下,林虚双眼散发金红光芒,像是有一团火焰在其中燃烧,而被他注视的麻脸汉子,脸上露出痴呆之相,有问必答。
  很多难以启齿的问题,麻脸汉子居然也说得清清楚楚,像个机器人一样,毫无情感可言。
  周围的囚犯看的是又惊又惧,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大喊大叫,发出声音。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这个怪物不会注意到自己。
  在众人的眼中,现在的林虚和一头怪物没什么区别。
  眼冒红光啊!
  那不是怪物是什么?
  会有这个想法并不能完全怪这群人,毕竟他们只是最底层的武者,先天高手都没见过几个,修炼的功法也多数是凡级,连玄级的估计都没有。又那里见过如此玄奇的秘术,误以为是怪物,也是情理之中。
  在麻脸汉子身上验证了一番,林虚停止秘术,而麻脸汉子则顺势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四肢抽搐。
  “看样子,控制的精确度还不够!”
  林虚心里感叹了一声,把目光看向了另一侧的魁梧老者。
  随着林虚的目光投射过来,魁梧老者原本淡定的表情,再也无法淡定,浑身打了一个激灵。
  “大人,我可没得罪你啊!还请你手下……”
  话音未落,老者的眼神就开始涣散,神清似哭似笑,变得怪异非常。
  林虚眼中泛着微微的红光,淡淡的说道:“放心好了,我只是试试秘术的威力,不会伤你姓名!”
  “你叫什么名字?”
  “王赐信!”
  “为什么被关进来?”
  “得罪了莫家人!”
  “你身上有没有什么秘密?”
  林虚一边询问,一边不断地用“凰瞳”秘术,尝试着向对方身体更大的范围扩展,通过各种刺激来观察对方的反应。
  “我有一门玄级上品横炼功法!”魁梧老者挣扎了一下回答道。
  “嗯?没想到还有意外惊喜。”
  玄级上品的功法,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是绝世的武功秘籍。至于地级,那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功法叫什么名字?”
  “金钟罩!”
  “原来如此!”
  金钟罩算是流传比较广的横练功夫,很多大门派都有收录,也是少林寺的招牌之一。
  这门儿功夫是一门苦功,易学难精,会的人不少,但是真正练出门道的却不多。
  “把功法的内容说出来。”
  林虚继续控制着魁梧老者的精神,让对方把功法内容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虽然金钟罩没有他修炼的【阎魔金身诀】品级高,但是拿来研究研究还是可以的。
  据说金钟罩脱胎于少林寺的金刚不坏神功,那可是武林之中少有的,知道具体位置的天级神功。
  当然,金刚不坏神功能够安安稳稳的存在于少林寺。除了少林寺实力强大之外,它恐怖的修炼难度,也是让人望而却步的原因。
  除了少林寺的开派祖师,从来没有一个人通过金刚不坏神功达到武圣的境界,甚至突破到宗师的都十分罕见。
  横练功夫的修炼难度本来就难,而金刚不坏神功更是难上加难。
  在少林寺,金刚不坏神功也是吃灰的存在。
  不过林虚自认天赋无敌,如果突破到宗师巅峰后,实在找不到天级神功,他也不介意修炼金刚不坏神功。
  既然金钟罩和金刚不坏神功有关系,刚好拿来,先参考一下。
  林虚过目不忘,记忆超群,魁梧老者叙述一遍之后,他就已经清清楚楚的记忆了下。
  
  随后又询问了几句,便解除了控制。
  “刚才发生了什么?你对我做了什么?我有没有说什么?”
  清醒过来的老者,脸上的表情有惊恐和愤怒柔合,朝林虚激动的质问道。
  他刚才可是亲眼看见娜脸汉子,被对方玩弄于鼓掌之间,有问必答。
  想到自己也变成那种情况,就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万一把某些秘密说出去,那可真是比死都难受。
  “只是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放心好啦,没人知道你和你媳妇瞎搞!”
  “……”
  魁梧老者情绪激动,差点就要动手。
  好在他忍住了。
  因为他心里清楚,只要他敢动手,必死无疑。
  林虚没有理会魁梧老者敢怒不敢言的神情,身上的枷锁被他轻轻取下,随后往牢房门口走去。
  对面和恶汉同一间牢房的囚犯,看到林虚的举动,一个个吓的忍不住后退。
  虽然两者之间隔着一条走廊,还有两道栅栏,但是他们却感觉不到一点安全感。
  刚才那位嚣张恶汉的尸体,可是还在那里躺着。
  几人默默祈祷,希望林虚不要对他们下手。
  下一刻,林虚把手搭在牢房的门锁上,这把有精工巧匠打造的精铁锁,啪嗒一声,居然自动打开。
  随着牢房门锁打开的声音,整个二层的犯人,都不知觉的抖了一下,像是尿急了一样。
  而对面的牢房的三人,几乎当场吓尿。
  “大人,真的和我们没关系!我们真的不知道徐龙这家伙这么不长眼,去招惹大人!”
  几个人哭爹喊娘,不停求饶。
  此时所有犯人都看出来了,林虚压根就是自己主动关进来的。
  至于为什么关进来?又有什么目的?他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但是碰上这种事情,稍微有点江湖经验的人都知道,对方很可能杀人灭口。
  “嘘!”
  林虚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我只是试试武功而已,只要你们不自作聪明,我可以保证你们平安无事!”
  就在众人震惊,犹豫的时候,位于二层监牢入口的位置,一名囚犯无声无息的死掉,一个奇怪的铁球也同时从他的手中跌落!
  同牢房的人,捂住嘴巴,吓的不敢吱声。
  “不要有多余的举动,否则可能会误声。”
  林虚平淡如水的声音,却让所有人把心都提了起来。
  啪嗒!
  打开隔壁牢房的铁锁,林虚迈步走了进去。
  “你叫什么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