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峨眉九阳功

第一百七十三章 峨眉九阳功

        “韩玥!”
  
          “不是叫林冲?那还真是可惜!”
  
          “……”
  
          “你都会什么武功?”
  
          “锁喉擒拿手、开山掌、峨眉九阳功……”
  
          “你居然会峨眉九阳功?”
  
          询问到这里,林虚也忍不住惊讶了一下。
  
          峨眉九阳功虽然级别不高,但是这门功夫可是和传说中的九阳神功有关,哪怕只有一点九阳神功的皮毛,也极具研究价值。
  
          “峨眉派僧门不是只有女弟子吗?你怎么会峨眉九阳功?”
  
          “我有个姘头是峨眉僧门弟子!我骗她需要九阳功疗伤,她就传给了我,并且嘱咐我不要外传。”
  
          “有个……”
  
          话里的意思是不止一个呀!
  
          对于这种可以把门派传承功法,传给情夫的无脑女人,林虚真的无话可说。
  
          “把峨眉九阳功的内容全部说出来!”
  
          在林虚强大精神的控制下,“豹子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便把自己最珍贵的内功心法,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循环一周,身子便如灌甘露,丹田里的真气似香烟缭绕,悠游自在,谓之“氤氲紫气”……”
  
          记下峨眉九阳功之后,林虚没有让对方在继续口述其他武学,因为时间不够。
  
          他从进入地牢,前前后后花了不少时间,再耽搁一会儿,恐怕天就亮了。
  
          到时间,莫家的人发现地牢的异常,肯定会派人来查看,那他原本的计划就全泡汤了。
  
          将“豹子头”韩玥点晕过去之后,林虚回头望了望一群呆若木鸡囚犯,有些遗憾的摇了摇。
  
          如果有时间的话,他真的想把所有人的武学都榨干。
  
          有了雄厚的武学积累,他以后的修炼进度会越来越快,真正爆发出无上神级天赋的威力。
  
          接下来,他准备去第五层和第六层看看,尽量在最短的时间,找到最有价值的东西。
  
          “不要发出动静,也不要说话,否则——”
  
          进入第五层之前,林虚回头朝着牢房里的众人微微一笑,下一刻,三名身体有异动的囚犯,便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嘶……”
  
          众人大惊,根本不知道他如何动的手,眼神之中充满了畏惧。
  
          没有理会众人的反应,林虚迈步下到了第五层。
  
          相比较第四层,第五层的空间更加狭小,关押的犯人也更少,仅仅只有三名。
  
          不过犯人的质量,却上升了一个台阶。
  
          三名犯人全是先天。
  
          对于走进来的林虚,三名犯人眼睛也不挣,身体也不动,像是完全不知道。
  
          四周的火把,发出轻微的炸裂声。其他一切都静悄悄的,牢房里的三人如同死人。
  
          “可惜!”
  
          目光扫视了一圈,林虚叹惜的摇了摇头。
  
          三人确实是先天,但是这个先天前面要再加两个字。
  
          曾经!
  
          他们曾经是先天,而现在不仅修为被废,还受到不少折磨,气息微弱,实力连二层的恶汉都不如。
  
          林虚走向其中一个牢房,抬手向铁锁注入真元,啪嗒一声,铁锁自然脱落,牢门在咯吱声音被打开。
  
          这间牢房关押的是一名老者,因为面容被头发遮掩,看不出具体年龄。
  
          火光之下,能够看到满头散乱的发丝中,已经银白丛生。
  
          和其它几层的犯人不同,这一层的犯人穿着都比较干净,当然,这个干净是相较于其他几层。
  
          在这种常年不见阳光,阴暗潮湿的环境之中,想和外界一样干净,显然有些不太可能。
  
          至少面前这个看上去干净的老者,衣服虽然赶紧,但上面上仍然能闻到一股酸腐的味道,就像是陈年老醋倒在了苔藓之上。
  
          或许是听到了动静,那老者缓缓抬起头。
  
          一双眼睛,木讷,茫然,死气沉沉,不像是一个先天武者,更像是一个老年痴呆。
  
          林虚心头震动,轻轻吐出口中浊气,老人的模样让他回想起了一些前世的记忆。
  
          通过老人的眼神不难猜,他应该是被长期关押在这里,然后在不断的折磨和审问之中,精神崩溃,才变成这副模样。
  
          否则一名先天高手在落魄,也不至于痴呆。
  
          唉!
  
          对于一名武者来说,变成这幅模样,真是说不出的悲哀。
  
          生不如死,大抵如此吧!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不存在什么怜悯之心,林虚双眼泛着红光,“凰瞳”秘术发动。
  
          “啊啊啊啊啊!”
  
          受到秘术刺激,老者精神头好了一些,神色茫然中张开嘴巴,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
  
          “说不了话?”
  
          林虚眉头微皱,眼睛看向老者张开的嘴巴,里面空空荡荡,没有发现舌头。
  
          “给割掉了吗?这莫家还真是——”
  
          林虚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一个旁观者也没有理由去怪罪任何人,
  
          他并不清楚两者之间的恩怨。
  
          老者模样虽然凄惨,并不代表老者就是对的。
  
          莫家虽然势力强大,但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的随便抓人进来折磨。那种天生以折磨人为快乐的变态,毕竟只是少数。
  
          没有在这里伤春悲秋,也没有心怀慈悲救出老人的打算,林虚离开牢房把门锁恢复,又挨个查看了另外两名囚犯的情况。
  
          不出所料,另外两名囚犯的情况也一样。全都被割去舌头,废掉了武功,同时精神也受到了巨大的折磨,完全神志不清!
  
          如果林虚愿意花费时间的话,倒是可以通过“凰瞳”秘术,让他们把各自的武功写出来。
  
          但是很遗憾,他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离开第五层牢房,他进入了最深处的第六层。
  
          和前几层在门口布置守卫的情况不同,第六层并没有守卫,只有一道厚厚的精钢铁门。
  
          接近一尺厚的钢铁大门,就算是普通的先天圆满也很难短时间破开。
  
          最重要的是,这道铁门的设计非常巧妙,如果强行破开的话,很可能导致整座地牢的坍塌。
  
          可以说牵一发而动全身,没有钥匙的话,很难进入。
  
          “可惜,这道门只能挡住先天,不能挡出宗师。”
  
          宗师级别的武者,真气化虚为实,成为真元。而真元的奇妙之处,已经超越了很多正常手段。
  
          在林虚的控制下,真元就像无数小蛇,飞快的钻入钥匙孔,凝结成一把钥匙,随后他轻轻转动,铁门便自动打开。
  
          莫家老祖也只是一名宗师,如果对方有能力打开铁门,那就证明和他的实力差不了多少。这种人物想要进来救人,他自己亲临都没有弄,设计再好的机关也是白搭。
  
          估计也是考虑到这一点,才设计的这一个,仅仅能挡住先天的铁门。
  
          “要是真的有什么重要人物,估计莫家也不会关在这个地牢。”
  
          林虚心中想到。
  
          说实话,这个地牢的防御只能算是一般。别说他这名宗师,就算是普通的先天,都有很大的几率潜伏进来。
  
          这种情况下,谁又会把真正的重要人物藏在这里?
  
          想到这里,他对接下来的收获,再也不抱多大希望。
  
          随着铁门缓缓打开,一个嘶哑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莫老儿!无论你来多少次都没有用!没有无相天魔功,你是不可能练成浮光掠影的身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