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我有个秘密

第一百七十六章 我有个秘密

        “你们这么做,会让我产生一些不太好的回忆。”
  
          宽广的院落中央,被绑上十字架的林虚,叹了口气。
  
          “放心,你那些不太好的回忆和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情比,可能会变成为美好的回忆。”护卫嘲讽道。
  
          林虚笑了笑没太在意,闭上眼睛,感受着天空泼洒下来的温暖阳光,脑海中回想着昨天收集的各种武学。
  
          凡级武学以他现在的境界,不管是上品还是下品,基本上一盏茶的时间就能达到圆满,玄级功法难一些,下品的估计要半个时辰,上品需要一到三个时辰。
  
          这个修炼速度对普通武者来说已经不敢想了,但是对林虚来说,还没有到达他这个境界的极限。
  
          随着他学习的武学越来越多,修炼速度还会不断提升。
  
          时间悄无声息的过去了一个时辰,林虚沉浸在修炼之中毫无反应,周围负责看守的护卫却有些不耐烦了。
  
          “大小姐搞什么鬼?要等这么久!”
  
          “大小姐的性格你还不知道,估计刚刚起床!”
  
          “行了,你们两个别乱搅舌根子!要是被其他人听到,报上去,少不了一顿鞭子!”
  
          “嘿嘿!”
  
          两名护卫讪讪而笑。
  
          莫家是世家,不是门派,这样在背后随便编排主家,那就是赤裸裸的以下犯上。
  
          如果放在那些家规比较严苛的世家大族,把舌头割了都不为过。
  
          “老大,那小子怎么没有多少反应啊?”
  
          其中一个黑脸护卫指着绑在十字架上,正在太阳下暴晒的林虚,有些疑惑的说道。
  
          早上刚挂上的时候还好,气温凉爽,就算晒一会也不会感到不适,但是现在一个时辰过去,已经接近晌午。
  
          就算是他这个练气五层,长时间暴露在阳光之下,如果不用内劲护体,也会产生不适。
  
          何况这家伙早上没吃饭,昨晚没休息好,又被紧紧绑住手脚,怎么会一点反应都没有?
  
          正常人就算能够抵挡住,也应该出现一点其他的情绪和反应。
  
          “这小子估计有点门道!不用理会,等小姐来了,就算他是铁打的,也得服软!”
  
          护卫头领并没有太在意,因为他从牢房里把林虚押过来的时候,就察觉到他的异常。
  
          这种人物如果晒会太阳,就大喊大叫,那才奇怪。
  
          “老大,晚上要不要去遐思楼逛逛,据说今天来了一批新货!”
  
          “我是有家室的人。”
  
          “我请客!”
  
          “你居佘路口等着,我换身衣服就去。”
  
          “……”
  
          就在几人低声说话的时候,院子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几名护卫立刻噤声,往门口看去。
  
          片刻之间,脚步之声已经进了院子。林虚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莫轻舞穿着暗红劲装,提着一根带有倒刺的藤鞭往他身边走来。
  
          在她的身后还跟四个年轻丫鬟,五人全都穿军队才有的特制箭靴,走起路来霍霍做响。
  
          这些箭靴是钢片薄底,里面包裹柔软的丝绵,外面缝的是鞣制过的麋鹿皮,透气,舒服。
  
          如果是会腿功的武者,这箭靴等于是一件非常厉害的武器。
  
          莫轻舞几人穿的箭靴,应该是自己制造,和前世的马靴有几分相似,穿在她们的脚上极为合适,透着英姿飒爽的味道。
  
          “越来越像尹飘飘了!”
  
          林虚心中感叹。
  
          跟在莫轻舞身后的丫鬟,姿色都不差,只是眉宇高挑,眼睛斜视,带着一副狗仗人势,趾高气扬的味道,估计是横行跋扈惯了。
  
          不过几人的姿色比起莫轻舞,还是要差上许多。
  
          昨天天黑还看不太清楚,此时天光大亮,到是看的清清楚楚。
  
          头发云鬓堆积,面若寒霜,白皙如玉,像是茫茫雪原之下,探出头来的精灵,只可惜眼中流露出来的那股杀气,破坏了这份纯净的美感。
  
          卿本佳人,奈何为恶?
  
          莫轻舞走到林虚跟前,并不说话,而是用眉下一对丹凤眼死死的打量了他一会儿,这才开口。
  
          “混蛋!你昨天胆子不是很大啊!敢笑话本姑奶奶!你知不知道得罪我会有什么下场?”
  
          莫轻舞把手中的藤鞭扬了扬,并没有立刻朝林虚打过去。
  
          “总不会是请我吃饭喝酒吧?”林虚也打量了一下,脸上挂着微笑,出口发问。
  
          “低贱的东西,到了这个时候还敢嘴硬!”莫轻舞身后的一名丫鬟冷冷道。
  
          “小丫头,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这句话会要了你的命。”林虚笑容收敛,瞄了她一眼,淡淡道。
  
          “小姐!这人居然敢威胁我!你把他交给我,我现在就把他的牙拔掉!”那丫鬟目光凌厉的说道。
  
          这小丫鬟看着年龄不大,却已经有练气三层的修为,比起林虚穿越前的原身也不逞多让。
  
          从这一点能够看出小丫鬟的天赋不错,莫家的底蕴强大。
  
          “连一个丫鬟都这么嚣张,莫家离灭亡不远矣!”林虚摇摇头,感叹道。
  
          “你——”
  
          丫鬟脸色一变,血涌到了脸上,双拳握紧,眼睛死死盯着林虚。只要莫轻舞一声令下,她就会扑上去撕了林虚。
  
          “不知找死的东西!”
  
          听到林虚的话,莫轻舞俏脸寒气更重,突然从牙齿缝中嘣出几个字来。
  
          “我们莫家行事,还轮不到你一个黄毛小儿指手画脚!今天我就让你知道,得罪我莫轻舞的下场!”
  
          莫轻舞眼神凶厉,高高抬起手中的藤鞭,就要朝着林虚抽打过去。
  
          监狱中有一种酷刑名为笞刑,就是用鞭子抽打犯人。
  
          笞刑的工具不是普通的鞭子,而是用坚韧藤条制作的藤鞭。这种藤鞭通常只有一米多长,手指粗细,为了避免在行刑时因内部水分不足而折断,往往在行刑前要在水中浸泡一夜。此外,藤鞭上还附有木刺,可以想象,一旦卡在犯人的伤口上,其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莫轻舞手中的藤鞭,和监牢里审讯犯人的藤鞭在造型上几乎一模一样。
  
          不过她这跟藤鞭是用非常罕见的铁荆棘制作,其坚韧性是普通藤鞭的数倍,上面的倒刺更是锋利异常,就算是老牛皮都能一下刺穿。
  
          一鞭子下去,皮开肉绽,剧痛无比,普通人能撑上三四鞭子就已经算不错了。
  
          鞭打犯人,就是莫轻舞最大的乐趣。
  
          为此她甚至放弃修炼家传的剑法,而去转修比较偏门的鞭法。
  
          也只有这种暴力的发泄,才能让她感觉心情舒畅。
  
          周围的丫鬟和护卫的脸上都露出期待的表情,等着看林虚怎么在鞭子下面痛哭求饶。
  
          就在这时,林虚眼中闪过一抹红光,突然开口说道:“等等!我有个秘密!”
  
          在场众人一下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