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母女

第一百七十九章 母女


  “晚辈林虚,见过莫夫人!”
  林虚转过身来,脸上带着微笑,简单的拱手问了声好。
  他衣衫略脏,还带着牢房里特有的酸臭异味,但是这并不影响他的形象。
  清秀俊逸,气质出尘,特别是一双眼眸,纯粹的如同无底深渊。
  许淑蓉见过不少异人,到没有因为林虚的样貌有所异常,上下打量了他一会,也不说话,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她身为大家族的掌权人,长期身处高位,城府极深,喜怒不形于色乃是本能。虽然想得到林虚口中的消息,但她也明白欲速则不达的道理。
  面对许淑蓉的故作姿态,林虚不以为意,行完礼后就静静的站在那里。
  “莫晨,你上去检查一下。”
  许淑蓉朝身边先天境的挺拔中年示意了一下,挺拔中年点了点头,立刻朝林虚走了过去。
  “大夫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看到走来的莫晨,林虚露出苦笑,不自觉的退后两步,像是有些畏惧。
  看到林虚退缩的样子,莫晨立刻意思到有问题,出于护卫的本能,他一个箭步冲到林虚跟前,大手像铁钳一样,牢牢抓住林虚的肩膀。
  “小子,乖乖交代!你究竟是什么人?来莫家想干什么?”
  莫晨眼神冷厉,身上剑气涌动,只要林虚敢有异常,立刻要让他身首异处。
  
  “非要这样嘛?本来大家可以相安无事,何必呢!”林虚叹息道。
  他的“凰瞳”秘术还不足以在无声无息间,影响一名先天高手。
  所以——
  “小子,你以为自己是……”
  对于林虚轻佻的态度莫晨很不满,正想要出手教训一下,好叫他明白自己的处境能够老实一点。
  下一刻,他就感觉到,身上各处穴道几乎同时被点中,体内的真气骤然一滞,再也无法运转分毫,就连身体都动弹不得,话也说不出来。
  不好!
  几乎在一刹那,他就反应过来,自己被人点了穴道。
  而对方点穴的速度和手法,已经快到让他无法反应的地步,对方的实力超出他太多太多。
  能够拥有这种实力,眼前这个蓝衣青年绝对不是一般人。
  只是等他反应过来,一切都晚了他。
  他现在唯一能做得,就是拼命睁大眼睛,但这根本提醒不了站在他身后许淑蓉。
  一个先天三层在如此近的情况下,又怎么可能逃脱一名宗师的控制。
  这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林虚一瞬间就制服了莫晨。
  “嗯?”
  站在莫晨身后的许淑蓉,只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势突然从林虚身上散发出来,随后又迅速收敛,因为速度太快,许淑蓉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莫晨!废掉他在修为控制起来,等一下,我亲自审问!”许淑蓉语气冷淡的说道。
  从一开始她就没有打算和林虚单独相处,客客气气的询问。
  对方既然知道那个秘密,无论他说还是不说,都不可能活着离开莫家。
  唰!
  许淑蓉话音刚落,眼前突然闪过一道幻影,下一刻,林虚就站在了她面前。
  “你——”
  林虚鬼魅般的身法和速度,吓了许淑蓉一跳。
  她眼睛大睁,本能的施展许家的金雁功,想要和林虚拉开距离。
  就在这时,两条手臂伸了出来,拉住了她后退的身影。
  “娘,主人是不会害你的!你还是乖乖的留下来好了!”
  “小舞你——”
  许淑蓉转头看去,发现居然是自己的女儿莫轻舞,她如遭雷击,大脑都出现了停滞。
  好在她很快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女儿恐怕是被对方用什么妖术给迷惑住了,她张大嘴巴,想要呼喊出来。
  只要惊动到院子里的护卫,对方就算实力再强,也不可能在不发出任何动静的情况下,控制所有人。到时间轴中的高手察觉异常,肯定能够迅速反应过来,自己也能够获救。
  居然敢迷惑他的女儿,这个人必须死。
  “嗬……嗬……”
  许淑蓉的嘴巴刚张到一半,一只手便伸了过来,扼住了她的喉咙,让她只能发出轻微的喘息声。
  她的脸被无形的真元硬生生的转了过去,面对着林虚。
  而此时的林虚,双眼正泛着摄人的金红光芒,瞳孔的深处,仿佛有一只金色的凤凰,展翅高飞。
  下一刻,一道无可抗拒的精神波动,瞬间侵袭她的大脑。
  只是一个刹那,她便失去了知觉。
  等到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原本冷淡,高高在上的神态,早已经消失不见,看下林虚的眼神,充满了爱慕崇拜,就好像在看着自己至死不渝的爱人。
  “这眼神,实在是让我难受。”
  林虚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可是想让一个女人在保持在自主思维的情况下,还能够对你忠心耿耿,只有这种爱慕之情最容易,最方便。
  【御凰真经】里面介绍的各种法门,基本上都是如何让女人喜欢上你,如何让女人对你死心塌地。
  林虚到时很想用其它情绪来代替,但是那样一来要浪费他很多时间,而且很麻烦。
  他不想自找麻烦,那就只能忍一忍了。
  “你叫什么名字?”
  “回主人!我许淑蓉!”
  “主人就别叫了,听着难受。”
  “好的!主人!”
  “……”
  看样子刚才催眠的有点严重,让对方的心灵深处,产生了奴性!
  当然,这也不能怪他。
  他也没有想到,这门秘术对女人的效果如此的恐怖。
  只是稍加暗示,对方就会乖乖的臣服,并且百依百顺,比起前世的那些舔狗,还有舔上十倍百倍。
  莫轻舞恭敬地站在一旁,对自己母亲的变化视而不见,看向林虚的眼神里,全是柔情蜜意。
  被母女两个这么盯着,林虚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只想赶紧问完了事。
  站在一旁被点住穴道的莫晨,心灵深处是抑制不住的恐惧。
  这人究竟干了什么,大夫人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难道是魔道的妖人?
  在正派的武道人士的意识中,这种能够控制其他人的旁门左道,基本上只有魔道的人才会学习。
  因为学习这种东西,不光十分艰难,而且还会影响到修炼者本身。如果不是天赋绝顶之人,能够完美的控制自己的情神,这样贸然侵入对方的大脑,在影响对方的同时,肯定也会被对方影响。
  就好像你打了别人一拳,也会受到反震一样。
  一次两次或许不显,时间久了肯定会出问题。不光修炼的时候,容易产生心魔,还有可能出现精神分裂。
  很多魔道高手到了后期,发疯发狂,走火入魔,和修炼类似的精神功法有很大的关系。
  林虚不知道莫晨在想什么,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意。
  他是无上神级的天赋,怎么可能被这种小小的问题难住。
  走火入魔,精神分裂,根本不存在好不好?
  他现在关心的,是系统不久前给他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