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一百九十八章 陈家兄妹

第一百九十八章 陈家兄妹

        沿路逃荒的人很多,只是陈家兄妹长得娇小,店家没注意,才让躲进了茶桌下面。
  
          商队出现后,已经隐隐有难民向他们靠拢,不是来乞讨,看那发绿的眼神,更像是来抢东西。
  
          这次商队运送的货物主要就是粮食,为的就是在灾区赚上一波大钱。
  
          这个世界不存在键盘侠,也不存在什么舆论。
  
          只要货物运到,开什么价格都有人买。
  
          相较于生命,钱就是最不值钱的。
  
          正是有他们这些黑心商人,甘愿冒着风险运送粮食,普通人才能花钱买到粮食。否则就算有钱,你也只能活活饿死。
  
          这种事情说不上对错,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但是对于饥饿的难民来说,他们只有一个道理。
  
          我饿,我要吃!
  
          陈尧兄妹他们可以不放在眼里,但是如果任由他们跟下去,其他人很可能有样学样,到时间难民越聚越多,就很可能冲击商队。
  
          毕竟人都是群居动物,人越多,胆量越大。
  
          商队雇佣了不少武者,就算难民十倍与他们,也不会有一个丝畏惧,可以轻易击杀。
  
          但是身为领队,能避免的麻烦还是尽量避免为好。增加杀戮,对他们没有什么好处。
  
          “掌柜的放心!”
  
          刘三点点头,转身往车队后方走去。
  
          见到刘三过来,陈尧赶忙带着妹妹,机警的往后跑。
  
          见到陈家两兄妹破远,刘三拔出腰间长刀,挥舞了两下,恐吓道:“给我滚远一点,再敢跟上来,就宰了你。”
  
          说着,抬脚踢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
  
          嗖!
  
          石头在毫厘之间,从陈尧身边划过,砰的一声,在地上砸出一个泥坑。
  
          陈尧心脏狂跳,若是这一砸中,就算不死,也能让他躺上两天。而现在的局面,躺上一天,他们兄妹两个就会被活活饿死。
  
          “算你走运!”
  
          刘三看的石头没有砸中,骂骂咧咧的转身回了商队。
  
          队伍没有因为这个小插曲产生什么影响,依旧按照原来的速度。往下一个目的地前进。
  
          林虚老神在在的躺在车上,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仿佛毫无所觉。
  
          被驱赶过一次的陈家兄妹,没有就此放弃,只是把两者的距离又拉开了一大截,队伍勉强在他们的视线中。
  
          这么远的距离,商队首领自然没心情再去驱赶。
  
          “这两个小鬼莫非是傻子?我们虽然不去龚州,但是要去的礼州,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跟着我们,最后还是免不了被饿死!”
  
          一个驾驶马车的伙计笑着说道。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我们要去的難玉城毕竟是礼州大城,如果他们真的能够进去,也不是说没有一点希望!有些地方还是挺喜欢这种小鬼的,只是看他们的样子,估计再跟半天就没力气了!”
  
          另一个伙计接话道。
  
          林虚躺在车上没什么反应。
  
          车队走走停停,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接近冬季,周围的山道早就荒凉,加上难民队伍的席卷,更是难见一点绿意。
  
          众人清出一片空地,把马车围成一个圆圈,开始停下来生火做饭,今晚就准备在这里休息,明天一早再赶路。
  
          简单吃过粗粮窝头,喝了一碗带点荤腥气息的肉汤,林虚便钻进帐篷休息去了。
  
          拥有独立的帐篷,这是少数几个商队头领才拥有的待遇。
  
          相对里的护卫和伙计都不知道林虚的身份,但是几个头领都对他十分尊敬,他们自然不敢有什么意见。
  
          在距离商队,百丈之外,陈尧找了一些枯枝和树叶,勉强搭出一个窝棚,和妹妹卷缩在里面。
  
          他们逃难时候出来的匆忙,本来就没带多少衣物,半路上又被人抢去一些,此时仅仅有一件单衣,勉强遮住身体。
  
          现在已经是十月天,说实话,穿这种衣服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冻死。
  
          对于他们来说,每一天都是在生死线上徘徊。
  
          “哥哥,我冷!”
  
          被树叶严严实实包裹的女孩,仅仅露出一颗脏兮兮的小脑袋,可是随着夜晚降临,寒气加重,仍然冻的浑身发抖。
  
          陈尧把她搂在怀中,却给不了他多少温暖,他自己也是浑身冰凉。
  
          “我这里还有两个豆子,吃了就不冷了!”
  
          陈尧把握在手心里,不知道沾了多少汗液的扁豆递给妹妹。
  
          小女孩不懂吃豆子和冷不冷有什么关系,她只知道父母临终前让她听哥哥的话。
  
          她乖巧的把豆子吃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好像真的稍微变好了一点,眼皮子打架,渐渐睡了过去。
  
          “天气又变冷了,不知道我们两个还能不能撑过去。”
  
          他看了看远处商队里微弱的火光,又低头看了看怀里沉睡的妹妹,幻想着什么时候才能让她吃上一顿饱饭。
  
          肚子不争气的,又开始咕噜噜的叫了去。
  
          中午林虚给的蚕豆,大部分都进了妹妹的肚子,他自己只吃了很少的一点,又赶了这么长时间路,滴水未进,整个人早就已经到了极限。
  
          睡过去,睡过去就好了!
  
          他在心里安慰自己。
  
          恍恍惚惚之间,他的意识开始越来越模糊,但是身上却越来越热,甚至渐渐开始发烫。
  
          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是生病了。
  
          他曾经听老仆人说过,这种情况是感染了风寒!如果睡着的话,很可能再也醒不过来!
  
          他拼命的想让自己醒来,可是身上却使不出一点力气,两张眼皮就像两座大山一样,无论他在心里如何怒吼,都纹丝不动。
  
          难道我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妹妹怎么办?
  
          可是我好累啊!
  
          好想休息!
  
          朦朦胧胧之间,他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老家,躺在柔软的棉被上,母亲坐在床边,轻轻哼唱着那熟悉的歌谣,妹妹坐在母亲怀里,调皮的揪着她的头发,时不时的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睡吧!睡吧!
  
          母亲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地环绕,他放弃了抵抗,呼吸渐渐变的微弱。
  
          直到,一只带着淡淡凉意的大手,贴在他的额头。
  
          他模模糊糊的听到一个男人的自言自语。
  
          “你的运气确实挺好!如果不是我有心尝试一下,你恐怕很难活到明天!”
  
          下一刻,温润的气流顺着手掌进入他的体内,把升腾起来的炙热气息很快压了下去,从未有过的舒适感流遍全身。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悠悠的从沉睡中醒来。就看到一个身材伟岸的黑衣人,正背负双手,仰望天空的残月。
  
          见到他醒来,那黑衣人低下头,双眼泛着红色荧光,淡淡的说道:“你可愿做我的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