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二百三十三章 身份

第二百三十三章 身份


  姜月凝露出让人心跳加快的笑容,开口道:“林石,你给他解释一下。”
  听到姜月凝的话,众人把目光全部看向了林虚。
  其实他们早就发现了林虚处理完的鸡血藤,和他们处理完的鸡血藤有些不一样。
  只是大部分人不愿意惹事,所以才没有跳出来。
  此时既然有人做了出头鸟,他们自然也想知道。
  “是!”
  林虚还是非常干脆的点点头,只是神情多少显得有些紧张。他去边上取了一部分,挑出来的鸡血藤,指着说道:
  “我在处理药材的时候,发现其中混了一部分大血藤,于是就把它挑了出来,所以处理好的药粉会显得有些少。”
  “鸡血藤和大血藤因为形状相似,经常会有药材商混在一起。只是鸡血藤归肝经、肾经,而大血藤归肠经,两者并不适混在一起使用。”
  “鸡血藤是红棕色,大血藤是黄白色,只有研磨过才会看的比较清楚。”
  林虚又指了指,明显比其他人更红的药粉。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知道自己搞了一个大乌龙。
  而那两名同样被选中的学徒,也是一阵尴尬,因为他们也没有看出来。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他们也不是不能分辨出来,只是没有想到姜月凝会在里面混其他药材,以为是前期处理的不好,才出现了异常。所以没有去深究,直接就处理掉了。
  其中有一部分同样发现异常,但没有处理的人,心中一阵后悔,只怪自己太胆小,否则选上的岂不就是他了。
  那个做出头鸟的学徒,尴尬的笑了笑,随后溜溜的离开了医馆。
  等其他人做完之后,姜月凝朝三人询问道:“你在城里有没有住处?”
  “我家住在城西!”沈戬道。
  “我也是!”杜朗宁道。
  “我刚来这边,还没找到住处。”林虚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既然如此,沈戬,杜朗宁,你们两个先回去!明天早上来报道就好了!林石你跟我过来!”
  林虚拿着行李跟在姜月凝身后,往医馆的后院走去。
  “这是医馆原来学徒居住的地方,我经常让人打扫,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先住这里吧。”
  姜月凝推开一间建有大通铺的房间,说道。
  “谢谢!谢谢!姜姑娘!我没问题的!”林虚激动道。
  “姜姑娘?”
  姜月凝楞了一下,随后哑然失笑。
  “以后你也跟其他人一样,叫我姜大夫吧!还有,后面那个小院没有我的允许,绝对不准进入。”
  姜月凝最后郑重的交代道。
  “我知道了姜大夫!我绝对不会乱闯的!等过几天我找到地方就搬出去。”林虚连连道。
  “嗯!”
  姜月凝点了点头说道:“你也不用太着急,现在外面房租贵,等有了积蓄再搬也不迟。”
  “谢谢姜大夫!”
  林虚又是一阵千万谢,完全像是一个没出过门的土包子。
  姜月凝笑了笑转身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说道:“你很不错!好好努力!”
  说完,才转身离开。
  至于那位公孙穆寻大公子,在初选的时候就离开了,只留下了几个手下帮忙。
  林虚在渔阳的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林虚早早的起床,洗涮完之后,在附近街道吃了早餐,就去医馆等着开门营业。
  他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加工药材。
  虽然名义上是学徒,但是不可能一过来,就教他治病救人。
  在这个落后的世界,普通人对手艺看得非常重。可能必须武功,还要艰难。
  因为在这个混乱的世道上,饿不死,往往都是手艺人。
  普通人想学一门手艺,往往要给师傅白白打上十年工,才有可能传授给你。
  医馆这里还好一点,因为他已经相当于半个培训机构,对手艺的传承比较宽松。
  当然,在这种地方,你也别指望学到什么独门的高深手艺。往往都是一些三流郎中都知道的知识,不过对普通人来说已经足够。
  但是哪怕这些简单的知识,想要真正的开始学习,林虚估计,最起码也要在这里干上一年半载,这还是表现好的,如果表现不好的话,可能需要两三年。
  这一切还要建立在医馆馆主足够大方上面。
  林虚自然没什么心情学什么普通医术。
  他本人虽然从来没有干过治病救人的勾当,但要说起医术的话,那绝对是大师级别。
  毕竟毒医不分家嘛!
  当初他在桃花岛,可是看过不少极其珍贵的医书。后来离开桃花岛,又在巨鲸帮博览群书,在家的时候也偶尔有所涉猎,还有武当的武当阁也有一部分医术和武道混杂的武学。
  谁让他有过目不忘的能力。
  这些林林总总的知识混在一起,那怕林虚不怎么研究治病,也已经堪称能手。
  林虚调出系统,随着他的心意,生活技能一栏果然出现了医术。
  【医术(高级名医)】
  【备注:医道分为就个层次,学徒、郎中、名医、医宗、医圣、神医!】
  根据林虚估计,姜月凝也不过时名医的层次,可能还没他高。只不过他本人更专注于毒药,在治病救人方面,可能也就是普通郎中的程度。
  不过只要给他时间,脑海中的知识,还有前世对医疗的认知,很快就能成为医道宗师,甚至是医道圣手。
  “有机会到是也能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借助医术和姜月凝拉进一下关系,通过她认识一些幽州的大人物!”
  林虚主要目的是通过高层获取到血衣门核心势力位置,然后顺藤摸瓜找到血衣老祖。
  “那位武当的老道士,并没有让我亲自确认,只要找到准确信息,确认大概位置就行。估计也是怕把我逼得太紧。只是不知道,是只有我一人,还是有其他人一起行动。”
  就这样,林虚在北月医馆平静的过了两天。
  这一天清晨,他早早的起床,没有在附近街道吃早餐,而是特意跑到了城西,寻了一个老头支起的豆腐脑摊子。
  “客官,你要吃什么口味的豆腐脑?”
  脸上长了不少老年斑的老头,用洗的发白的毛巾擦了擦手,一边掀开装豆腐脑的木盖,一边笑着询问道。
  “老板,你觉得豆腐脑好吃,还是龟苓膏好吃?”林虚仿佛十分随意的问道。
  那老头愣了一下,开口道:“小老儿见识浅薄,不知道龟苓膏是什么东西?”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只是,它出了颜色,和你的豆腐脑挺像!所以才由此一问!”
  “不知道客官在哪里吃的,有机会小老儿也想去尝尝!”
  “雁州!武当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