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探查

第二百三十八章 探查

        “回黄馆主,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说的应该是我。”
  
          林虚站了出来,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
  
          黄啸虎皱着眉头把他上下打量了一番,随后点了点头说道:“你很不错,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徒弟的手就算治疗过来,也很难彻底恢复!我们啸月武馆,欠你一个人情!”
  
          “黄馆主客气了,救死扶伤这种事情本来就是我们应该做的,再说,这是我师傅的功劳,和我没多大关系。”
  
          林虚急忙谦虚地回应道。
  
          “你是姜大夫的徒弟?”
  
          黄啸虎有些诧异。
  
          他没有想到姜月凝居然会收一个男徒弟。
  
          “是的。”
  
          林虚点点头。
  
          “果然是名次出高徒!这一次全靠诸位的妙手回春,才让我武馆弟子不至于出现大的伤亡!这个恩情,我黄啸虎记下来了!”
  
          黄啸虎挥了挥手,直接让手下送上了五百两的银子,放到了前面的柜台。
  
          “黄馆主,这太多了。”
  
          北月医馆负责记账的先生急忙说道。
  
          “不用客气,这是你们应得的。”
  
          “黄馆主,无论任何人来我们医馆,我们都会尽心治疗!留下两百两就足够了,其他的还请收回。”
  
          这时候,收到消息的姜月凝,也从内堂急步走了进来。
  
          黄啸虎看到姜月凝,不由的露出笑容。
  
          “我知道姜大夫的为人,但是这次北月医馆确实是帮了我们武馆大忙,多出来的就算是我的感谢吧!再说,后续的治疗,还要麻烦北月医馆的各位!”
  
          姜月凝沉默了一下,开口道:“既然如此,小女子就先谢过黄馆主了!”
  
          黄啸虎又看向林虚。
  
          “小伙子,你有没有什么需要的?有的话,尽管提出来,黄某人一定尽量满足你!”
  
          林虚看向姜月凝,见到她点了点头,这才开口。
  
          “我对武功挺感兴趣,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去啸月武馆,学一些简单的拳脚功夫?”
  
          “哈哈!小事而已,啸月武馆随时欢迎你!”
  
          黄啸虎发出爽朗的大笑。
  
          事情算是就此告一段落,林虚再度出了一把风头,把医馆的一群学徒,刺激的几乎发狂。
  
          他们感觉林虚的运气未免太好了。
  
          先是得到了公孙家小姐的赏识,接着又被姜月凝收为徒弟,现在更是让啸月武馆欠了他一个人情。
  
          要知道,无论是公孙家,还是啸月武馆,那可都是渔阳城里面的大势力,随便和其中一个扯上关系,都可以横着走。
  
          现在林虚一下子就扯上两个,还得了一个美女师傅!
  
          简直有种分分钟钟就要走上人生巅峰的感觉。
  
          要知道,这家伙来渔阳城还不到一个月。
  
          更可气的是,林虚得到这一切,在他们看来,手段并不算高明。
  
          拿茅草编小动物,长得稍微有点帅,然后出了一个鬼主意。
  
          这一切,让这群学徒产生一种,我上我也行的感觉。
  
          这种情况下,他们又如何能够不嫉妒?
  
          只是嫉妒又有什么用?
  
          现在林虚成了多方势力的红人,他们根本惹不起。
  
          林虚能够猜到这群小人物的心思,但是他根本没心情理会,他关心的是怎么安全的获得情报。
  
          想要获得机会,想要寻找到线索,那就必须要出一点风头,完完全全的隐藏在幕后,根本不可能达成他想要的结果。
  
          “我现在得到了黄啸虎的承认,等于获得了光明正大进入啸月武馆的门票,比起暗中偷偷的潜伏调查,可要方便多了。”
  
          “只是看啸月武馆的实力,不像是能和武圣扯上关系的样子?”
  
          这也是让林虚疑惑的地方。
  
          无论是天澜马场,还是啸月武馆,最强战力仅仅是先天而已。
  
          说实话,这种程度的武力,根本参与不到武圣之间的争斗。
  
          可是武当派给他传递过来的纸条,又怀疑到他们两方,这可就有意思了。
  
          “他们肯定隐藏了什么,等晚上的时候,我先去公孙家看看!”
  
          最近这段时间,他时常跑去公孙家,教公孙楚楚做手工,已经把她们家的地形大致摸索清楚。
  
          除非里面隐藏有大量宗师,或者实力强大的武圣,否则公孙家对他来说,不过是后花园而已。
  
          夜间吃过晚饭,林虚早早的回房休息,并做了一些布置。
  
          确认姜月凝已经睡着之后,他化成阴影,悄悄离开北月医馆,往公孙家赶去。
  
          进入公孙家的过程很顺利,林虚先悄悄地把白天无法探查的地方摸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重要线索之后,便潜伏到了公孙家家主,也是天澜马场场主,公孙渐离的房间附近。
  
          如果说他们家真的和血衣武圣有关系的话,那最有可能知道的就是公孙渐离。
  
          只可惜他守了一夜,公孙渐离都没有太大的动静,只是专心的在房间里练功。
  
          失望的林虚只能打道回府,想着明天再来查看。
  
          时间转眼又过去了两天,林虚每晚都会去公孙家探查,可惜全都毫无所获。
  
          这一天早晨他领完解药之后,转道去了啸月武馆。
  
          “你是什么人?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到时想学武的话,先去边上把名字报了,交好学费再来。”
  
          负责把守大门的弟子拦住林虚,语气傲慢的说道。
  
          “这位大哥,是黄馆主让我来的。”
  
          林虚客气的说道。
  
          “谁是你大哥啊?还黄馆主让你来的,你也不看看你长什么熊样!说谎都不会说是吧?没钱还想进来偷学武功,你当我是白痴啊!趁我心情好,赶紧滚蛋,否则邦邦给你两拳!”
  
          那名负责看守大门的弟子,显然从林虚的打扮上,判断出他只是一个普通平民,根本学不起武功,这才露出一幅小人模样。
  
          林虚眉头一皱,正考虑着要不要收拾这个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时,院子里一个身材魁梧,年龄在三十多岁的武馆弟子,刚好从边上路过。
  
          他看到林虚的时候,眼前不由得一亮。
  
          “林大夫,你怎么有空过来呀?我想起来了,你是来学武功的是吧?前两天师傅还念叨你呢!哈哈!”
  
          魁梧弟子热情的上前拉住林虚,就要带他进去。
  
          而那名负责看大门的弟子直接傻眼。
  
          “那个赵师兄,他——”
  
          看门的弟子,张嘴结舌,不知道该说啥。
  
          这个时候林虚却停下了脚步,露出一副不愿意进去的样子。
  
          “这位师兄,我没有交学费,我可不敢进去。”
  
          林虚推开对方的手臂,居然想要转身离开。
  
          那位赵师兄不由的愣那里,一时间没有搞清楚林虚话里的意思。
  
          而看门的弟子,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他赶忙上前拦住林虚,脸上露出赔笑之色。
  
          “这位公子,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认识赵师兄!我刚才——”
  
          “嗯?”
  
          见到看门弟子的举动,赵师兄立可意识到怎么回事,脸色阴沉,上去就给了看门弟子一个大耳刮子。
  
          “不长眼的东西,前两天怎么跟你交代的?连师傅点名的人你都敢拦,姚鸿,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那不成。”赵师兄喝骂道。
  
          “师傅点名的人?”
  
          姚鸿愣了一下才想起来,前两天黄啸虎确实交代过,说是北月医馆有个人会来他们这里学武,要好生的接待。
  
          “你就是小林大夫?就是你救了大师兄?”
  
          姚鸿在林虚身上看了看,怎么都有点不相信。
  
          这也太年轻了。
  
          赵师兄又是一个大耳刮子上去了。
  
          “还不赶紧道歉,是不是要我扒了你的皮?”
  
          “对不起,对不起,小林大夫,我真是狗眼看人低!我真不知道是您,我要是早知道的话,您就是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啊!你救过我们大师兄,那您就是我的恩人!我给您磕头了,您就放了我吧!”
  
          姚鸿立刻道歉,甚至要跪下来。
  
          林虚自然不可能让他跪下来,要是真的让他跪下来,就算道理在他这一边,那对啸月武馆来说,也是打脸的举动,就算啸月武馆的人嘴上不说,心里也会厌恶他。
  
          “好啦,好啦,不知者无罪,也不能全怪你,是我自己没说清楚。”
  
          林虚给了对方一个台阶下。
  
          “您没错,没错,是我的错!”姚鸿连连道。
  
          “好了,你滚一边去吧,下次要是再有这种事情,看我怎么收拾你。”
  
          赵师兄骂了姚鸿一句,这才笑着和林虚说道:“林大夫,别和他一般见识,他就是个贱皮子!走,我带你先参观参观我们啸月武馆!”
  
          “好!”
  
          林虚点头答应,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刚刚进去,林虚的眉头就不自觉皱了一下。
  
          “这武馆的血气有点浓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