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凝雾草

第二百四十二章 凝雾草

        “师傅,你别吓我,我胆小!”
  
          “……”
  
          姜月凝无语。
  
          “最后问一次,你到底去不去?”
  
          “去!我去!能够帮师傅的忙,是弟子的荣幸!”
  
          “哼!算你还有点眼色!”
  
          姜月凝不再理会林虚,转身继续往前走。
  
          垂头丧气的林虚,紧紧的跟在后面。
  
          看到林虚的样子,姜月凝终究有些于心不忍,她从来没有干过这种强迫别人的事情,心里就有点愧疚。
  
          “你放心好了,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要是真的有危险,我自己也不会来。”
  
          这话她说的确实是实话。
  
          她虽然武力值不高,但是身上却有很多底牌。就算碰上异兽,也有自保之力。
  
          “哦!”
  
          林虚有气无力的应答,看上去不怎么相信她。
  
          姜月凝也知道光靠一张嘴是不可能说服对方的,只能想着等到平安会去,再想办法补偿一下对方。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摸黑走了小半个时辰,终于进了重峦山。
  
          森林深处,各种看不清模样的树木,在这一刻显得格外的狰狞,就像是一个个妖魔鬼怪。
  
          哗啦哗啦!
  
          风,不停的刮过,树木不断的撞击,发出尖锐的笑声和诡异的怪叫,更把这种气氛烘托到极致。
  
          原本一路上表现的很镇定的姜月凝,此刻也有点胆战心惊。
  
          她一心想着救自己的姐姐,根本没有考虑那么多,完全意识不到晚上的森林会是这种模样。
  
          嗷嗷!
  
          远山之中,还有飞鸟和野兽的吼叫,仿佛就在身边,随时都要把他们撕成粉碎。
  
          林间偶尔闪过的绿光,更是加深了她这种想象。
  
          “咱们走快一点,争取早去早回。”
  
          姜月凝原来的疾步快走,眼看就要变成小跑。
  
          “师傅,爬山很累的,你这样,咱们可撑不了多久。”林虚无奈的说道。
  
          姜月凝体质虽然不错,但是这样神经紧绷,疯狂赶路,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躺下。
  
          “哦!哦!”
  
          或许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姜月凝深吸了两口气,稍微放缓了一些速度。
  
          两人就这样在山林里磕磕绊绊地往前摸索着前进,或许身上的驱兽丹确实起到了效果,除了偶尔碰上几只就松鼠之外,并没有遇上什么凶猛的野兽。
  
          只是天色太黑,姜月凝要不断的确认方位,浪费了不少时间。
  
          好的,最终还是平安到达了地方。
  
          “你在边上守着,我一个人过去就行了。”
  
          “师傅,你究竟要干嘛呀?这么神神秘秘的!”
  
          “有些事情不要知道的太多,知道多了活不久。”
  
          姜月凝冷着一张脸说道。
  
          林虚只好乖乖闭嘴,守在一边。
  
          姜月凝跑到十多丈外,一棵枯死的大树下,小心翼翼的扒拉起来。
  
          她不知道的是,天色虽然漆黑,距离虽然远,但是林虚却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原来如此。”
  
          在他强大的目力下,透过姜月凝扒开的缝隙,看到其中一颗乳白色,散发淡淡雾气的异草。
  
          凝雾草!
  
          一种珍贵的天材地宝,对治疗外伤,内伤都有奇效。
  
          一年生的凝雾草是两片叶子,每多生长一年便会多一片叶子,每多一片叶子,这棵草的疗效就会好上一分,效果最好的时候是九叶。
  
          生出九叶之后第二年就会枯萎,所以必须在当年采摘。
  
          这种草白天的时候,看上去平平无奇,只有在早上和夜晚的时候,它的表面才会生出淡淡的薄雾,证明它的与众不同。
  
          “八叶?可惜了!”
  
          林虚数了一下,发现才八片叶子,心里不由得暗叫一声可惜。
  
          不过虽然只有八片叶子,但效果已经堪比地级下品的丹药了,足够救下姜月凝的姐姐。
  
          只是终究有些可惜。
  
          “这女人对自己姐姐的感情倒是真的好,这么珍贵的药材,说采就采没有一点犹豫。”
  
          他回过头去,不再理会,专心观察周围的环境。
  
          呼!
  
          顺利采到凝雾草的的姜月凝,不由的长处了一口气。
  
          她是一名大夫,自然知道这颗药材的珍贵程度,可以说是价值千金。
  
          如果等它彻底成熟,那么价值更高要翻上十倍。
  
          但是相比她姐姐的生命,那么就算再珍贵十倍,百倍,她也会毫不犹豫的摘下来。
  
          这颗凝雾草是她五年前,进山采药的时候,无意间发现的。因为不够年份,便把她留在这里,小心地掩藏。
  
          本来是准备等年份够了之后采摘下来制成丹药,给她姐姐上来保命。
  
          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
  
          不过这棵药材的目的终究没有改变,只要能救活她姐姐,那么一切都值得。
  
          她为什么在摸黑带着林虚,到这里来采药,也正是因为这颗药材太过珍贵。
  
          如果带着对她有贪婪之心的人,恐怕真到了这个地方,不仅药材拿不到,很可能连自己也搭进去。
  
          她把腰间的玉匣取了出来,随后连同凝雾草根部的一小块泥土,整个挖了出来,放入玉匣,盖上盖子。
  
          等它把一切收拾妥当,站起身来准备走的时候。
  
          脚边突然有一道阴影扭曲,无声无息的一闪而过。
  
          “啊!”
  
          正在四周望风的林虚,突然就听到身后发出一声惨叫,他急忙回头望去,就发现姜月凝已经倒在地上。
  
          “怎么回事?”
  
          他连忙跑了过去,同时放开精神感知。
  
          “阴枯蛇?这里怎么会有这种异兽?”
  
          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并没有进入重峦山的深处,依然处于外围。
  
          在这种地方,就算碰上普通异兽都十分的难,更何况是这种极为罕见的异种蛇。
  
          不过现在好像不是研究这个问题的时候。
  
          他跑到姜月凝身边的时候,就发现她已经卷起了裤腿,正在拿一根丝带紧紧的缠绕在自己的小腿上。
  
          “师傅,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被毒蛇咬了,你快点帮忙!把这里扎紧一点!”
  
          姜月凝脸色难看的招呼林虚,让他用力的把小腿处的丝带扎紧。想要依靠这种方式,阻止蛇毒通过血液流遍全身。
  
          林虚一面装模作样的帮忙,一面小心的观察姜月凝被毒蛇咬中的部位。
  
          那是处于脚腕靠上一寸的位置,在月光石的映照下,能够看到明显的两个黑点,就想长了两颗黑痣。
  
          与此同时,林虚还闻到一股淡淡的腐臭味。
  
          “师傅这样不行啊,这个毒蛇好像很毒,你的,你的伤口,好像已经出现腐烂了!”
  
          “这个不让你说,快点帮忙就行。”
  
          姜月凝一面让林虚帮忙把脚上的丝带扎紧,一面取出各种解毒丹药服下。
  
          只是吃着吃着,她的手就开始颤抖。
  
          不管用,根本不管用!
  
          毒气仍然在不断的向上蔓延,她的整条腿都已经快失去自己。
  
          现在她唯一能够想到的解救之法,就是把整条腿砍掉。
  
          她害怕了!
  
          她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