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水多

第二百四十五章 水多

        眼中梦幻般的美景,当然不是真正的星河!
  
          就算武神,也没有能力飞到星空之中。
  
          姜月凝睁开眼睛,仔细打量才发现,只是一条浅浅的溪水而已。
  
          因为刚才那场大雨的原因,溪水向两侧泛滥,使得一整片宽广的区域,都被积水覆盖。
  
          平静无波的积水,就像是一块巨大的镜子,映射出了满天银河。
  
          踩在上面,让人有种置身星空的错觉。
  
          确认只是一时眼花之后,姜月凝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莫名的有点失落。
  
          她低下头,再度趴在了那宽厚温暖的肩膀上,细细感受那从未有过的坚强和踏实。
  
          “师傅,你醒了吗?”
  
          感受到背部的动静,林虚顿了一下身子,继续迈步往前。
  
          “嗯!”
  
          姜月凝无力的点点头,声音从鼻腔里发出。
  
          或许是前两次的亲密接触,让她放下的心中的戒备,也多了一次习惯。
  
          此时趴在对方背上说话,也没有感觉到多少异样。
  
          “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呃?”
  
          姜月凝却疑惑不解,这个时候能有什么问题?
  
          “说吧!”
  
          她再度抬起头来。
  
          “是不是像你这样的女人,水都多呀?”
  
          “……”
  
          姜月凝楞了一下,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
  
          “你想死是不是?说这种肮脏的话!”
  
          “什么肮脏啊?!我半个肩膀都被你的口水给浸湿了!你要是睡不着的话,哪来那么多口水?”
  
          “……”
  
          姜月凝都看去,确实发现一大片的水痕。
  
          整个人连脖子都红了。
  
          她确实有流口水的毛病,但是往常只有一丁点,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会流这么多?
  
          她拿手臂蹭了蹭嘴角,发现上面还提溜着一串。
  
          此时她羞愧的整个人都开始发烫。
  
          “我,我,可能是中毒的原因吧!我,我睡觉,从从来不流口水的。”
  
          她说起话来都开始磕磕巴巴,但是依旧咬死了,不承认。
  
          林虚纯粹是逗她玩,也没有去深究这种小事。
  
          又走了一段路,眼看远处的城池遥遥在望,林虚把姜月凝放了下来。
  
          这让姜月凝心中又是一阵失落。
  
          当一个人孤独太久,突然出现依靠,就会生出一种想要拼命抓住的感觉。
  
          可是理智告诉她,这只是一个意外,对方也不适合她。
  
          “师傅。马上就到城里了,在背上不合适!你应该可以自己走了吧?”
  
          哪里不合适?谁说不合适?
  
          姜月凝心里嘟嘟囔囔,嘴上却不敢说出半分。
  
          “你扶着我的手臂就可以了。”
  
          在林虚搀扶下,她一瘸一拐的往城池走去。
  
          两人在都通过那条密道,顺利的回到城中。
  
          林虚在院落里找了几块木头,简单的拼成一个拐杖让姜月凝拄着走。
  
          就这样磨磨蹭蹭的,回到了北月医馆。
  
          好在天色还早,路上并没有什么行人,除了碰到一个倒大粪的马车,在没有遇到其他人,更没有碰上一个熟人。
  
          不得两人这幅模样,肯定会引来别人的猜测。
  
          “等开馆以后,你和张大夫说一声,今天我有事就不接诊了!医馆里若是有什么事的话,他自己看着处理就行了!若是有女病人的话,就让她们去城南做萍儿好了!”
  
          回到医馆后,姜月凝简单交代了一声,就急匆匆的回了自己的院子。
  
          “这女人真是过河拆桥,我可是背了你一晚,自己休息,也不知道安排我休息。”
  
          林虚心里吐槽,转头回了自己的房间,却又悄悄的进了姜月凝的院子。
  
          此时回到屋子里的姜月凝,来不及重新检查自己身上的伤势,赶紧把怀里的凝雾草取出来,研磨成汁液之后,一部分给黑衣女子口服,一部分则涂抹在她的伤口上。
  
          “姐姐,你一定要没事啊!”
  
          摸着黑衣女子脸上的疤痕,姜月凝心疼不已。
  
          若非自己无能,大姐又怎么会天天在生死间徘徊?
  
          唉!
  
          她心头叹息,就这么坐在床边看着,过上一会,检查一遍,直到确认黑衣女子的伤势彻底稳定,并且开始渐渐恢复,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所以说心里的石头放下,她身上的疲惫,疼痛,麻木,像潮水般一拥而上。
  
          她挣扎着起身,去柜子里取出各种丹药工具,开始处理自己身上的伤势。
  
          “没想到这小子傻头傻脑,处理起伤势来倒是挺细心的。”
  
          解开林虚包扎的伤口,姜月凝发现上面虽然切下了一块血肉,但是量并不大,而且切割的角度非常好,等到以后恢复了,也不会留下太多的疤痕。
  
          她一面为伤口抹药,一面又突然想起,林虚抱着她小腿吸毒血的画面。
  
          “那个混蛋便宜全让他占了。”
  
          “当时腿都麻木了,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感觉!”
  
          “还有他那只手,又为什么要往上摸?是为了挤出毒血,还是……”
  
          “那个混蛋肯定没有爱好心思,他不会摸了什么不该摸的地方。”
  
          “可恶,我以后该怎么见人啊?”
  
          姜月凝一会咬牙切齿,一会面色羞红,一会又沉思凝神,一张美艳的俏脸,变幻不定,若是有人盯着看,恐怕要沉迷其中。
  
          “糟糕!我居然忘了让他休息一天!”
  
          姜月凝这个时候才突然想起来,昨天晚上林虚可比她辛苦多了。
  
          这是她看看自己身上的情况,还有躺着昏迷的姐姐,最后还是摇摇头,算了。
  
          “那个混蛋,占了这么多便宜,辛苦一天也不算过分吧?!”
  
          幸亏林虚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否则真的要郁闷死。
  
          不就摸了一下脂肪嘛!这算什么占便宜呀!
  
          若非为了打探情报,他宁愿躺在屋子里睡大觉。
  
          ……
  
          姜月凝休息一天对医馆并没有多大影响,她本来接诊的次数就很少,医馆里剩下的五个大夫已经绰绰有余。
  
          日子转眼又过去了两天。
  
          黑衣女子在当天就醒了过来,此时经过一天的休息,已经能够自由活动。
  
          林虚的治疗和凝雾草的强大疗效,是她能够这么快恢复的主要原因。
  
          感觉恢复差不多的黑衣女子,并准备在医馆多待,当天晚上便准备离开。
  
          “姐姐,你真的不要紧吗?要不要再休息几天?”
  
          姜月凝仍旧有些担心,毕竟对方是从生死线上挣扎过来的。
  
          “放心好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而且只有回到门中,我才有更多的丹药进行治疗。”
  
          黑衣女子笑着安抚道。
  
          只是她的笑容,显得有些冷。
  
          “那好吧,你小心一点。”
  
          “你也是。”
  
          两人互相道别之后,黑衣女子宛如狸猫一般,贴着地面,几个纵身便消失在黑夜中。
  
          她不知道的是,一道无声无息的黑影,已经紧紧地跟得上。
  
          “可以了,这么多功夫,希望有所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