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二百五十章 挺不错

第二百五十章 挺不错

        “我问,你答,敢说一句废话,就割断你的喉咙!”
  
          一把锋利的匕首架在林虚的脖子上,泛着寒光的刀子,紧紧贴着喉咙。
  
          一个冰冷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我可从来没有做过坏事。”
  
          林虚吓到瑟瑟发抖,立刻开口求饶。
  
          “别废话,你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听到了!”
  
          “大晚上你不睡觉,去干什么去了?”
  
          “呃?”
  
          林虚愣住。
  
          这什么问题呀?
  
          “问你话呢,快说。”
  
          “我早上起来有点饿,就去买了一只烧鸡吃。”
  
          说着,林虚还颤颤巍巍的从怀里取出了那半只吃剩下的烧鸡。
  
          “……”
  
          “女侠!我真的没说谎,你要相信我呀!”
  
          林虚又开始求饶。
  
          “你这家伙就这么没骨气,这么怕死吗?”
  
          姜北柠有些气恼。
  
          自己妹妹怎么会看上这种货色?
  
          “女侠,我就吃了一只烧鸡,跟骨气有什么关系?你不至于为了一只鸡杀了我吧?要不这样好了,我屋子里还有点银子,全都送给你!你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好了!”
  
          “……”
  
          姜北柠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身上流露出杀意。
  
          这种垃圾还是趁早宰掉,万一妹妹动了真情,可就麻烦了。
  
          “我对你那点银子不感兴趣!帮我做件事,如果做成,就放过你,如果做不成!哼!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女,女侠,你尽管说,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姜北柠心中的杀意更胜。
  
          这用贪生怕死之辈,她恨不得千刀万剐。
  
          真不知道妹妹看上了他哪一点。
  
          不过没关系,等会我就会让他丑态毕露。这样一来,杀掉他,妹妹也不会那么难过。
  
          姜北柠心中已经给林虚判了死刑。
  
          最近这段时间,她每次过来,都发现妹妹的心情极好,时不时的还会在那里傻笑,发呆。
  
          心中疑惑的她,经过悄悄地探查,发现原来是因为林虚的原因。
  
          两人晚上经常孤男寡女长时间共处一室。
  
          通过这一切,不难猜测,妹妹可能对这个新收的徒弟动了心。
  
          说实话,因为她的原因,姜月凝早就过了普通人成亲的年龄,再耽搁下去就成老姑娘了,如果姜月凝真的想成亲,她也不会反对。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对方真的值得托付。
  
          她不可能把妹妹交给一个垃圾。
  
          眼前林虚胆小怕事的表现,显然达不到她的要求。
  
          更何况对方身无所长,除了长得好看,没有一处优点,完完全全的就是一个花瓶。
  
          妹妹肯定是被他的外貌给迷惑了。
  
          既然这样,长痛不如短痛,还是干掉为好。
  
          “你过去,把姜月凝从院子里骗出来!只要你能做到,我不仅会放了你,还会给你一大笔钱!而且你放心,我会把她神不知鬼不觉的带走,没有人会查到你身上!”
  
          姜北柠话语里充满了蛊惑,再加上颈部那冰冷刀刃的压迫,一般人是真的承受不住。
  
          当然,这不包括林虚。
  
          他【阎魔金身诀】都已经达到第八层了,就算站在那里让姜北柠砍,她也破不了防。
  
          此时他考虑的是,这个女人到底想干嘛。
  
          本来他猜测对方可能是发现了他的踪迹,准备反向调查,现在一看,好像不是。
  
          刚才一系列的操作,明显和调查武圣的事情八竿子打不着。
  
          既然这样,那又为了什么?
  
          还有那越来越强烈的杀气,又是怎么回事?
  
          既然不是因为血衣门的事,我好像从来没有得罪过你,甚至还救了你一命,你怎么反过来还想杀了我呀?
  
          一开始他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听见姜北柠吩咐他要做的事情,他终于抓到了一点头绪。
  
          “这女人是在试探我呀!”
  
          “我要是真按她说的做,恐怕马上刀子就要往脖子上砍!”
  
          既然猜测到了对方的心思,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好好!我答应你!”
  
          林虚依旧装作害怕的模样。
  
          “既然如此,那就快点行动,等会天亮了,你就算叫出来,也难逃一死。”
  
          见到林虚答应的如此干脆,她就更加恨。
  
          “是是是!”
  
          林虚点头答应,随后在姜北柠控制下,走到了姜月凝居住的院落门口。
  
          “师傅,师傅,你睡了吗?你醒了吗?”
  
          “……”
  
          正在屋子里等着姐姐的姜月凝,脑袋一阵蒙圈。
  
          这小子干什么?大清早的不睡觉,跑到我这里乱叫。
  
          不过她还是回了一声。
  
          “我还没起床,你有什么事吗?”
  
          “外面有坏人,千万……啊!”
  
          林虚恼足劲地喊了半句,就被姜北柠敲在后脑勺,昏迷了过去。
  
          当然,昏迷肯定是装的!
  
          否则以姜北柠的修为,就算拿着一百斤的大铁锤,也敲不晕他。
  
          “好小子,居然给我来这一手!”
  
          看到昏迷的林虚,姜北柠咬咬牙,一时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本以为对方是个贪生怕死的花瓶,没想到最后关头又能做出舍己为人的举动。
  
          而且还有勇有谋,并不是一味的适应。
  
          这一点倒是让她有那么一丢丢的欣赏。
  
          这种人虽然不够勇敢,不够霸气,但是活的会比较长。
  
          “姐姐,你——?!”
  
          听到外面动静的姜月凝,跑了出来就看到林虚倒在姜北柠身边,她不由得大惊失色。
  
          姐姐,她不会把林石给杀了吧?
  
          姜月凝顿觉的五雷轰顶。
  
          “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你非要把我的朋友都害死嘛!”
  
          她急忙跑了过来,俏脸上全是愤怒之色,声音有些发狂。
  
          “林石!林石!你没事吧?你快醒醒!”
  
          俯下身子,姜月凝脸上的表情,化成了焦急和担忧,泪水一下子喷涌而出。
  
          看到姜月凝的表情变化,姜北柠一时间呆在那里。
  
          这么多年以来,妹妹还是第一次对她发火。更是第一次,为一个男人哭泣。
  
          这个男人真的有那么好吗?
  
          她低头看着昏迷的林虚,心里突然有些嫉妒。
  
          嫉妒这个男人,可以得到她妹妹的爱。
  
          等姜月凝检查过后才发现,林虚只是昏迷,并没有受什么伤,心里不由的长处一口气。
  
          这时她抬头去看自己的姐姐,才意识到,刚才愤怒之下说的话太重了。
  
          “姐姐,我不是——”
  
          她来不及去擦脸上的泪痕,急忙解释道。
  
          “你别说了,我都懂!”
  
          姜北柠笑着摇了摇头,有些帐然若失,心里更是空荡荡的。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她就要转身离去。
  
          “姐姐,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刚才我太——”
  
          姜月凝匆忙的起身,想要去挽留。
  
          “你真的不用去解释,我从来没有怪过你!”
  
          姜北柠躲过姜月凝伸来的手臂,几个闪身便到了数丈之外。
  
          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突然又停下脚步。
  
          “对了!差点忘记说了,嗯!这个小家伙挺不错,你要好好珍惜!”
  
          “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