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后果

第二百五十四章 后果


      
  
  “只能压制,不能减轻!难怪我第一次发作,就产生这么严重的幻觉!该死!”
  
  林虚心中怒骂一声。
  
  昨天他还在奇怪,自己明明是宗师,而且内外兼修,怎么抵抗力会这么差。
  
  现在,一切都清楚了。
  
  “三天后,我会来再来,希望你能够明白,完不成的后果。”
  
  说完,神秘宗师几个闪身,便消失在视线中。
  
  林虚注视着远去,直到感应不到气息,才剥开丹药外层的蜡油,张口吞服下去。
  
  随着丹药进入体内,他身上的幻听开始一点点的减弱,一炷香的时间,便彻底消失。
  
  “后果?我也希望你们能够明白,不遵守约定的后果!”
  
  ……
  
  “你怎么回来这么慢?”
  
  “肚子有点不舒服,蹲了一会茅房。”
  
  “真是懒人屎尿多,赶紧过来帮忙!”
  
  姜月凝对着林虚一阵冷嘲热讽,把一群小学徒激动的手脚发抖。
  
  哈哈,这个家伙果然不行!
  
  快看看!馆主有多讨厌他!
  
  一群人开始围着姜月凝大献殷勤,就等着林虚下台,自己好上去。
  
  注意到这些人的举动,林虚真的有点无语,外加啼笑皆非。
  
  果然是两个世界的人。
  
  他刚刚和另一个宗师商量的事情,很可能让整个幽州天翻地覆。而身边的人却像打了鸡血一样,忙着在一个个小小医馆里,讨好一个女人。
  
  这种落差感——
  
  “燕雀安知鸿鹄志!”
  
  林虚暗自摇了摇头,躲到角落里,默默地去忙自己的事情。
  
  至于讨好姜月凝,已经不需要。
  
  “这个混蛋怎么回事?连话也不跟我说了!难道是我刚才的话,太重了?”
  
  注意到林虚突然变得沉默不语,只顾着埋头干活,姜月凝不仅有些患得患失,开始自责起来。
  
  如果林虚知道她现在的心情,那只会送给她四个字的评价,庸人自扰。
  
  时间一点点过去。
  
  中途的时候,姜月凝的自责感越来越强。
  
  好几次都想重新找他说话,只是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说什么,加上周围还有其他人,她也不方便,表现的太过亲近。
  
  “月凝,今天锦绣布行,又进了一批新货,要不要去看一下?旧衣服都已经穿很久了,也该住进新的。”
  
  傍晚的时候,那位天澜马场的大公子公孙穆寻,带着手下过来,邀请姜月凝出去游玩。
  
  “今天有点不舒服,还是改日再去吧。”
  
  姜月凝看了一眼林虚,直接开口拒绝。
  
  “不舒服?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紧?需不需要我回家帮你取些药材过来?”
  
  公孙穆寻有些紧张的询问道。
  
  “真的不用这么麻烦!就是有些劳累,休息一下就好了,谢谢公孙公子!”
  
  姜月凝连连摇头拒绝。
  
  “那好吧!”
  
  看出她的心情不佳,公孙穆寻只能无奈的打道回府。
  
  “大公子,听说姜小姐最近这段时间,对自己的那个徒弟很上心啊!”
  
  一个手下在身边,对公孙穆寻小声的说道。
  
  “那是她新收的学徒,她自然要上心一点。”
  
  公孙穆寻自然能够听出手下话里的意思,他笑了笑,没怎么在意。
  
  对方只是一个没什么本事的平民学徒,根本对他构不成威胁。
  
  “打公子,你可别小看他呀!我听家里的仆人说,他和四小姐,五公子走的很近!四小姐甚至在大夫人和家主面前念叨过他!”
  
  “哦!”
  
  这一下,公孙穆寻的神情变了。
  
  如果说整个家族他最忌讳,最想要除掉的人,那非五公子公孙慕越莫属。
  
  五公子嫡系的身份,是他继承天澜马场最大的阻碍。
  
  虽然他很有野心,但是在没有真正找到万全之策前,他是绝对不敢对公孙慕越下手的。
  
  林虚和公孙慕越牵扯到一起,这让他有了不太好的想法。
  
  难道姜月凝背后的人,已经决定靠向自己弟弟不成?
  
  原本他追求姜月凝,除了姜月凝本身的长相让她十分垂涎之外,因为她和血衣门有着某种关系。
  
  公孙穆寻并不知道姜月凝的姐姐是血衣门的顶尖杀手,他只是偶尔之间调查到,血衣门有关于姜月凝的资料,里面严重列出不要招惹,并尽可能保护字样。
  
  这让他误以为姜月凝和血衣门某个大人物有关系。
  
  如果他能够追求到姜月凝,那姜月凝背后的大人物,不可能无动于衷。
  
  至少在家主争夺上,肯定会暗中帮忙。
  
  他为什么觉得血衣门里面的大人物帮忙,自己就能坐上家族职位呢?
  
  因为天澜马场在明面上,或者说稍微深一点点的地方,被打上的标签,其实是血衣门的外围势力。
  
  天澜马场被血衣门的外围势力控制,而外围势力又被燕王府控制,只是更深一层的关系公孙穆寻不太清楚。
  
  真正知道最深处关系的,只有天澜马场的场主,他的父亲公孙渐离。
  
  偷偷给血衣门武圣老祖送药,什么关系不言而喻。
  
  完全就是传说中的碟中谍中碟。
  
  当然这些离公孙穆寻太远。
  
  他现在一心只想获得美人青睐,得到家主之位。
  
  而林虚这种交际花的举动,已经让他感觉到了危险。
  
  “不止如此,据说这小子还和啸月武馆走的很近!如果五公子在得到了啸月武馆的支持,那……”
  
  那个手下的话,说到这里,戛然而止。
  
  而公孙穆寻原本随意的神色,出现了一丝阴霾。
  
  “找几个人想办法把他处理掉,千万不想留下马脚!”
  
  公孙穆寻低声道。
  
  “公子放心,这个我最熟了。”
  
  那个手下的他,脸上露出阴恻恻的笑容。
  
  除掉林虚,他一方面确实是为了公孙穆寻,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他自己。
  
  只有把林虚除掉,他那个不成器的外甥,才有机会上位。
  
  他姓杜!
  
  ……
  
  林虚并知道,自己莫名其妙又惹到了麻烦。
  
  夜晚一关打烊的时候,他本来想要直接开溜,结果被姜月凝强行拉了过去。
  
  “你是不是把我昨天的话给忘了?今天要是背不下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因为白天的态度,心里有些愧疚的姜月凝,一见到林虚那爱理不理的眼神,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家伙怎么就这么欠呢!
  
  “哦!”
  
  无奈的林虚,只能装模作样的应付了事。
  
  不过他这一下,可是把姜月凝给惊到了。
  
  “你,你全都记住了?”
  
  原本想要借机发难的姜月凝,拿着医书翻来覆去的询问,结果林虚完全没有了前几日的磕磕巴巴,变得对答如流。
  
  “嗯!都记住了。”
  
  “是怎么做到的?明明前几天——”
  
  “可能是被师傅打了一巴掌,把脑袋打灵光了吧。”
  
  林虚又开始胡扯八道。
  
  他马上就要离开了,也不是太在乎姜月凝的反应。
  
  “……”
  
  姜月凝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林虚的脸,考虑着是不是要再给他来一把掌。
  
  最后她又想到了昨天林虚的咸猪手。
  
  这家伙肯定是故意提起的!
  
  姜月凝怒气再度上头,正要借其他的由头,找林虚的麻烦,林虚突然脸色一变,迅速起身,伸手去抓姜月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