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二百七十四章 贴身高手

第二百七十四章 贴身高手

        “只是,我这个人不喜欢欠别人人情,你还是说一件事吧!能做到的我一定做,这样我拿着也安心!你也不用客气,我能看出你有心思!”
  
          林虚站起身来,眼神平淡的看着苏颜汐。
  
          苏颜汐心头一惊,她没想到林虚居然能看出她的心思。
  
          最近这段时间,她确实遇上了一些麻烦。本来还想着怎么开口,没想到对方提前看了出来。
  
          “前辈还真是慧眼如炬,晚辈佩服。”
  
          “别扯这些闲话了,说吧!”
  
          “晚辈希望前辈能保护晚辈一段时间!”
  
          之所以提这个要求,一方面是因为她快要突破了,想找个信得过的人,帮她护法。
  
          她虽然和林虚不熟悉,但能够感觉到,林虚的实力远远超过他。这种实力,想拿捏她的话轻而易举。正因为两人实力差距过大,林虚反倒不可能对她坏心思,因为有坏心思的话,早就动手,肯定不可能跟她客气。
  
          另外一个就是她最近遇到的麻烦。
  
          她从小开始就有一种特殊能力,对于危险和机遇有种冥冥的感应。
  
          【长生诀】和她修炼的神秘轻功,都是靠这种感应得到的。
  
          还有就是对危险的感知,从小到大不知道救了她多少次。
  
          这次从外地回来的时候,她隐隐感觉到最近这段时间,可能会有麻烦找上门。
  
          本来她是想在家休息几天,就偷偷离开,找地方躲避一段时间。等那种危机感减弱或者消失,再重新露面。
  
          但是这种方法毕竟治标不治本。
  
          甚至可能引来更大的麻烦,她小时候经历的多了。
  
          而林虚的出现,无疑为她提供了更好的解决办法。直接从根本上磨出对方。
  
          那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从林虚出现之后,那种无时无刻不在的危机感,突然就减弱了。
  
          正证明林虚确实可以帮她解决问题,并且对她没有坏心思。
  
          当初第一次遇见林虚的时候,她干脆利落地交待一切,也正是出于自己这种神秘的感知能力。
  
          她提出要求之后,其实有些忐忑。
  
          在她的感知中,对方绝对是宗师境界的顶级人物,让这种大人物来给自己做保镖,简直有种侮辱人的感觉。
  
          若非对自己的感知特别有信心,知道林虚不可能害她,她还真的未必敢说出来。
  
          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她话音刚落,林虚居然点了点头。
  
          “可以!”
  
          林虚淡淡的说道,其实心里已经乐开花。
  
          这女人简直就是自己的福星!
  
          不仅白送功法,还主动给他当加速器。
  
          本来他还考虑着怎么赖在对方身边,没想到对方反倒先提出来了。
  
          这个要求可以说正合他意。
  
          “前辈,那个你不问问要多长时间?”
  
          苏颜汐也有些发蒙。
  
          眼前这位神秘宗师太好说话了,让她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多长时间?”
  
          “……”
  
          苏颜汐一时间哑火,怪自己多嘴,万一她说个时间,但到时间问题又没解决,那岂不是尴尬了。
  
          要是说的时间太久,惹恼了对方更是大大的不妙。
  
          不过她毕竟不是一般人,情绪很快稳定下来,心思闪动考虑各种因素,说一个合适的时间。
  
          “三个月,前辈觉得怎么样?”苏颜汐小心的问道。
  
          “可以!”
  
          才三个月,也太短了!
  
          心里虽然吐槽,但嘴上林虚肯定不会说出来,掉价。
  
          不过气运加持这个东西实在太逆天了,他开始考虑三个月后,怎么把对方留在身边。
  
          或许可以收了做个洗脚的丫鬟!
  
          不知道那个薛归月是不是也有一样的效果,如果两个人同时加持,那还不直接起飞啊!
  
          “从今天开始,我会寸步不离的跟着你!”林虚道。
  
          当然要寸步不离的跟着,否则怎么得到状态加持。
  
          “前辈,我不是那个意思!”
  
          苏颜汐赶忙出口拒绝。
  
          你一个男的,我一个女的,你这样天天跟着像什么话。
  
          “你只要在我求助的时候,出手相助就行了!”
  
          苏颜汐对自己的轻功还是挺自信的时候,觉得无论遇到任何危机,都有能力拖延到林虚过来。
  
          “我这个人说到做到,不喜欢意外!你也不要多说,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
  
          苏颜汐一脸的无语。
  
          这位前辈的脾气还真是够怪异的。
  
          “那好吧!只是前辈能不能换一副造型?这个样子恐怕有点不太方便!”
  
          形势比人强,苏颜汐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贴身保护也好,至少安全性大大提升,只希望这位前辈真的是正人君子,不要趁机占便宜。
  
          “这个简单!”
  
          林虚施展轻功,像鬼魅一般从苏颜汐眼前消失。
  
          没过多大一会儿的功夫,一个憨厚,带有磁性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这个样子如何?”
  
          苏颜汐警觉得转过身去,发现身后多了一个瘦瘦巴巴的中年男人。
  
          男人长得平平无奇,身上也毫无气势可言,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中年人。
  
          “前辈你……没想到还精通易容之术,晚辈佩服。”
  
          苏颜汐拍了一句马屁。
  
          “雕虫小技而已。”
  
          林虚不在意的说道。
  
          那不过是花了点点数,兑换了一张人皮面具罢了。
  
          “你就当我不存在,做你自己的事情去吧!”
  
          林虚坐在石桌旁,继续翻看手中的【长生诀】,参悟功法的要义。
  
          苏颜汐道了一声是,便回了自己的房间,继续上床休息。
  
          只是想到有一个男人正坐的院子里,并且随时关注着她的举动,这让苏颜汐很难再和原来一样放松的入睡。
  
          最后辗转反侧了一下,干脆坐起身来修炼武功。
  
          等到日上三竿的时候,一个长着娃娃脸,不过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小步快跑的进了院子。
  
          本来她想要跑过去敲自家小姐的房门,结果无意间看到坐在那里的林虚,不由得愣住。
  
          “咦?大叔,你谁呀?怎么会在我家小姐的院子里?”
  
          林虚没有理她,把书收起来,坐在那里假寐。
  
          “怎么不说话呀?难道是个哑巴?看你的衣服,难道是新招进来的仆人?你赶紧走!等一下被涂管事看到了,肯定要骂你!”
  
          这小丫头也不知道情况,傻乎乎的说了一通。
  
          直到房间里的苏颜汐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