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二百九十一章 中毒

第二百九十一章 中毒


      
  
  “有毒!什么时候?”
  
  不光苏颜汐和葛老脸色大变,意识到小丫鬟中了下毒,另一桌的几人同样被这边惊动。
  
  看到倒在地上,像喝醉酒一样站不起来的小丫鬟,他们同样意识到出了问题。
  
  苏颜汐和葛老豁然起身,正要去查看小丫鬟的情况,却发现自己手脚无力,一阵踉踉跄跄,连站都要站不稳。
  
  另一桌的几人看到苏颜汐和葛老的情况,已经百分之百确认中了毒,他们也慌忙起身,结果比苏颜汐和葛老两人还要不堪,直接摔倒在地。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苏颜汐用油纸伞撑着身体,朝着柜台的方向,冷冷的问道。
  
  “小姑娘,真是好本领,凭先天境的修为,居然可以撑的住我的五欲断魂香!”
  
  柜台的老板娘放下手中的书本,露出一张白皙俊俏的脸庞,和一双破坏整张面容的死鱼眼。
  
  她的双眼眼球有一半都突在外面,看上就好像有人,硬生生的给她挤出来的一样。
  
  眼球上面的眼膜,泛着一层淡淡的紫红色,就好像套了一层晶片,十分怪异。
  
  如果不是那一双过分突出的死鱼眼,她定然也是一位绝代佳人。
  
  只可惜,天下没有如果!
  
  看到老板娘的真实面容,葛老身体不自觉地抖动了一下,眼神中甚至闪过一丝恐惧之色。
  
  “你难道是曾经一次毒杀十名正道宗师,邪王宗,紫眼魔女李晴鸢?!”
  
  “咦?没想到我许多年不来中原,居然还有人知道我的名号!很好,本尊很欣赏你,等会让你死个痛快!”
  
  紫眼魔女李晴鸢轻笑着站起身来,双手收束于黑色的长袍之中。
  
  那长袍十分的宽大,把她整个人笼罩在其中,只露出一个脑袋。她走起路来因为看不到脚,整个人好像是在飘一样。
  
  “妖女,快解开我们身上的毒!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那领头的护卫扶着桌子强撑着,想要站起身来,只是努力了几次,也没有成功。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亮出自己的身份,让对方有所忌讳,最好能够放过他们。
  
  “我们乃是庆州白家的人,我们家主是游龙剑仙白溟齐!我们少爷正是他的独子!你要明白对我们出手会是什么下场,我们白家是不会放过你的!你现在把我们放了,我们可以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立刻离开!”
  
  那倒在地上的蓝衣公子,转头看了看苏颜汐,想要开口说什么,又再度被护卫首领制止。
  
  他自然知道自家公子的意思,不过就是想要英雄救美罢了。
  
  关键是,他们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哪还有功夫去救别人?
  
  “庆州白家?游龙剑仙白溟齐?老向,你听说过吗?”
  
  紫眼魔女李晴鸢皱着眉头,揉着太阳穴,朝后厨的方向喊道。
  
  “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知道一个小瘪三的名字?什么玩意儿啊,就敢叫剑仙!等改天老子有空,就去把他的脑袋砍下!这群正道的伪君子,一天到晚不好好练功,就喜欢瞎琢磨这些乱七八糟的名号!我呸!”
  
  一个伙夫打扮,膀大腰圆,满身横肉的中年男人,提着一把漆黑的杀猪刀,骂骂咧咧的从后厨走了出来。
  
  那个面瘫店小二提着一桶水跟在后面,像个木头人。
  
  “说吧,从哪个人开始?”
  
  中年伙夫的目光,在几个人身上转了一圈问道。
  
  “我看你是不满意他们给你起的外号!血手屠夫!这不是和你挺贴切的嘛!”
  
  紫眼魔女李晴鸢捂着嘴,娇笑道。
  
  “贴切个屁!十个魔道中人,八个叫血手屠夫!害得老子混了半辈子江湖,杀了数不尽的正道伪君子,还是没几个人认识我!”
  
  血手屠夫显然对自己的名号十分不爽,一说起来就是满口抱怨。
  
  听到血手屠夫的话,葛老却变了脸色。
  
  “你难道就是当初,为了练功不分男女老幼屠杀数万人的魔相宗高手,血手屠夫——田横!”
  
  葛老再度认出了对方的身份,眼中的恐惧之色更重。
  
  “咦?你居然能够认出我来,不错,不错!老子很开心!等会一定给你留个全尸!”
  
  血手屠夫田横发出畅快的大笑,看向葛老的眼神里全是欣赏。
  
  “好了,废话说完了!就从他们几个开始动手吧!那个小姑娘,我还想留着问问她的功法!”
  
  紫眼魔女李晴鸢笑眯眯的看向苏颜汐。
  
  她配置的【五欲断魂散】可是地级毒药,连普通宗师都撑不住,没想到一个先天境居然扛了这么久。
  
  如果不是体质特殊的话,那么她修炼的武功定然不是凡品。
  
  本来只是按照门派的吩咐,截杀一些正道的青年才俊,挑起整个正道的斗争,没想到还会有意外收获。
  
  如果能够获得一门顶级的内功心法,说不定她可以更进一步,以后就再也不用看自家门主的脸色。
  
  血手屠夫田横从葛老身上收回目光,迈步往蓝衣公子几人身边走去。
  
  “你想干什么?难道真的不怕我们白家的报复?”
  
  在葛老报出两人的名号之后,护卫头领就已经意识到不对,但是他无能为力。已经中毒的他,除了报出自家名号,又能做什么。
  
  “我想干什么?嘿嘿,我当然是想把你大卸八块,剁成肉酱做包子!”
  
  血手屠夫田横露出凶恶的笑容,随着不断靠近,一双带着血光的眼睛,也开始不断的在护卫头领的身上打量,像是在选择下刀的位置。
  
  那眼神和屠宰厂里准备宰猪的屠夫没什么区别。
  
  他们终于有点明白,为什么要叫田横血手屠夫了。
  
  田横脸上露出笑容,在他的眼中,敌人就是待宰的畜生,不需要有一点人性,也不需要有一点点怜悯,只要把刀插进去,把血放出来就行了。
  
  “你别过来啊!我爹不会放过你的!我有钱,我给你钱,你放过我吧!呜呜呜呜!”
  
  那个蓝衣公子直接被吓哭了,他边上的小丫鬟更加不济,屁股下面湿了一片,最后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小姐!小姐!呜呜!咱们现在怎么办啊?”
  
  苏颜汐这边的小丫鬟也同样被吓哭了,好在没尿裤子。
  
  眼见血手屠夫就要朝蓝衣公子几人下手,苏颜汐深吸了一口气,大声说道:“住手!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血手屠夫田横:“……”
  
  紫眼魔女李晴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