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三百零六章 玄武破天弓

第三百零六章 玄武破天弓

        “这把弓叫玄武破天弓!乃是用北海千年玄龟的龟筋和龟甲制作打磨而成,如果搭配上特制的弓箭,爆发全力,千米之内能轻取大宗师首级!据说这把弓,还曾经伤到过武圣!”
  
          凌小九取出的这把弓,弓身有许多细小龟甲拼凑打造,弓弦是一根白色长筋,模样晦暗,全身上下,透露着一股荒古气息。
  
          “这弓不错!”
  
          林虚拿起弓来,在手里,居然感觉到一丝沉重!
  
          试着拉了一下弓弦,硬邦邦,需要他用上六成的力量,才能彻底拉满。
  
          对他来说,这把弓箭没多大用处,但是拿来送给自己那便宜老姐倒是相当合适。
  
          只是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自从留下自己的手下,不告而别,就再也没有过她的消息。
  
          “还有吗?”
  
          “……”
  
          你能不能不要说半句留半句?你到底是让我说有,还是让我说没有?
  
          凌小九心里发狂。
  
          她看林虚的脸色不太好,只能继续割肉一般的取出东西。
  
          “这个是赤夜护手!我也不知道具体用的什么材料!不过在使用拳掌进行攻击的时候,它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增强气劲!价值比起玄武破天弓只高不低!”
  
          凌小九又拿出一对,表面像是长了许多血色斑纹的皮护手。
  
          林虚接过来直接戴在手上,试了一下,发现他在运气的时候,护手上的血色斑纹会变得明亮。
  
          不光可以对真气进行增幅,还能对气血进行增幅,并且效果更好。
  
          “继续!”
  
          “前辈,我真……”
  
          林虚转头看着她,手掌缓缓抬了起来,刚刚戴上的赤夜护腕,散发出妖异的血光。
  
          “我真……的还剩最后一个!这个你要是再不满意的话,那你干脆杀了我好了!”
  
          凌小九像死了爹娘一样,从怀里珍而重之的取出一枚,鸽子蛋大小,布满了紫色花纹的白色石头。
  
          “这是一枚兽卵!具体是什么异兽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去偷的时候,他们藏的很严,为此我还受了伤,侥幸才逃脱。”
  
          这话里面有一半真一半假,兽卵确实是她偷的,但是并没有她说的那么危险。
  
          只是对方把兽卵藏的十分隐蔽,她也是意外才找到的。
  
          之所以认定它是一件宝物,是因为她尝试了各种办法,都没有办法打开。
  
          兽卵里面的生机虽然微弱,但是一直都能够感受到,这也是她认定这是一枚卵的原因。
  
          也正是因为它是一枚兽卵的原因,一些比较暴力性的破坏方式,她才没有使用。
  
          一直在尝试寻找,能够将它孵化的方法。
  
          林虚把兽卵接了过去,确实感觉到里面有一股微弱,但是却十分坚韧的气息。
  
          他尝试着手指施加力量,发现这层外表的卵壳,居然可以承受他九成的力量。
  
          这让他的心里也忍不住意外了一下。
  
          要知道,以他现在的力量,就算是玄铁,也能当泥巴捏着玩。
  
          也就是说,这枚兽卵的坚硬程度,已经超越了玄铁。
  
          如果继续施加力量的话,有一定几率把外壳打碎。但与此同时,这枚兽卵也必死无疑。
  
          “外壳都这么坚硬,里面恐怕也不太好熟,等改天找个温度高的地方,来个水煮蛋好了。”
  
          “……”
  
          凌小九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她刚才听到了什么?
  
          这家伙居然要拿价值连城的兽卵去做水煮蛋!!!
  
          如果不是知道打不过对方,她就算拼命也要把兽卵夺回。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她随身携带,梦想着有一天能够孵化出来的宝贝。
  
          她不知道尝试了多少方法,又当爹又当娘。
  
          结果到这家伙手里,居然要煮了吃。
  
          肯定是故意这么说的!
  
          这么一说,就显得这枚兽卵不值钱了。
  
          等会才好逼迫她,继续拿出宝物。
  
          如果凌小九知道林虚曾经吃过一枚异兽龟卵的话,大概就不会这么想了。
  
          把兽卵收入怀中,林虚的目光再度落在了凌小九身上。
  
          凌小九直接闭上了眼睛,来了个死猪不怕开水烫。
  
          “有杀要剐随便,反正没有了。”
  
          空气安静了那么一瞬间。
  
          凌小九的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
  
          她是真的害怕林虚上来给她一巴掌,直接把她打死。
  
          好在她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一个东西落在了她的手。
  
          嗯?
  
          难道这个家伙良心发现,把宝物还给我了?
  
          要知道这些东西,可都是她拿命拼过来的,是她宝库里最珍贵的几样东西,每天都恨不得搂在怀里擦拭好几遍。
  
          她不由得心头一喜,睁开眼睛,往手中看去。
  
          “呃?”
  
          手中根不是她的宝物,而且一截小小的竹筒。
  
          “这是什么东西?你给我这个干嘛?”
  
          凌小九好奇地把竹筒塞子拔掉,朝里面看去,发现是一只黑色的小甲虫。
  
          “这是蛊虫,以后我找你的话,它就会醒来,你只要跟着它,就能找到我。”
  
          “……”
  
          凌小九大脑空白了那么一瞬间。
  
          “前辈,这好像和咱们说的不一样。”
  
          凌小九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咱们不是说好,我只要给你宝物,你就给我解药吗?
  
          而且我连功法都被你骗走了,如果被我师傅知道,我的腿都要被打断。
  
          “你给的宝物并没有让我满意,不过我这个人心地善良,就再给你一次机会!以后只要乖乖听话,自然会给你解药!”
  
          “……”
  
          mmgp!
  
          我是打不过你,我如果打的过你的话,我非把你的四肢砍下来,再把你丢到盐缸里去不可!
  
          尼玛,还能要一点熊脸吗?
  
          凌小九心里抓狂,浑身发抖,忍不住就要朝林虚出手。
  
          简直是士可忍,孰不可忍!
  
          这种言而无信,厚颜无耻,食言而肥的家伙,老娘跟你……
  
          轰!
  
          林虚体内的三股真元几乎同时爆发,一股无形浩大,宛如天威的力量,化成神魔般的气势朝凌小九压了过去。
  
          “你对我说的话,有意见吗?”
  
          “……”
  
          凌小九被压的脸色涨红,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直到林虚收回气势,她才像虚脱了一样,蹦出几个字。
  
          “我!知!道!了!”
  
          “嗯!好好干,我还是挺欣赏你的。”
  
          说完,林虚的身影被一股青色的光芒包裹,化成一缕风,消失不见。
  
          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我欣赏你妹!
  
          混蛋,你给我等着,等我师傅来了,我要是不把你打的叫姑姑!我凌小九三个字倒着写!
  
          她看了看手中的竹筒恶狠狠的说道:“你以为我凌小九是你随意使唤的丫鬟不成!做梦!”
  
          她抬起手臂,用力的把竹筒丢向远方。
  
          一下!
  
          两下!
  
          三下!
  
          “嗯?怎么粘在手上了!算了,等下次有空再丢吧!”
  
          说完,她把装有蛊虫的竹筒塞进口袋,施展轻功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