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三百一十三章 撕裂

第三百一十三章 撕裂


      
  
  “没想到孙前辈会出战,这下他死定了!”
  
  “孙门主乃是内外兼修,仅凭外功的话,我担心未必能赢的了他。”
  
  “哈哈,这你就错了,孙前辈不光内外兼修,轻功也是天下一绝!就算横练比不过他,起码立于不败之地,只要找到机会稳胜无疑!”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不由得眼前一亮,没错,只要轻功超过对方,一样可以获胜。
  
  “说的没错,我居然把这一点给忘了!”
  
  “刚好让孙前辈耍耍这个蛮子,为我们出口气!”
  
  中原武林一方露出看好戏的神色,只等着匈奴大汉丢尽颜面。
  
  听到孙绝的名头,西域一方无声的沉默了下来。
  
  他们可是领教过十大宗师的厉害,知道这个名头不是吹出来的。
  
  “十大宗师,我呸!你们中原人就喜欢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打架靠的是拳头,可不是名气!”
  
  面对走出来的孙绝,匈奴大汉一脸的不屑。
  
  “年轻人说话不要这么狂,当初你们国师来中原的时候,也不敢跟老夫说出这种话。”
  
  孙绝轻轻活动了一下筋骨,呵呵笑道。
  
  “他不说是因为你这种废物,根本连让他说话的资格都没有!哈哈!”
  
  面对孙觉的从容,匈奴大汗却越发狂妄。
  
  不过他这句话说的实在是过分,孙绝脸色也不由得阴沉了。
  
  “就凭你这句话,老夫要是不从你身上留下点东西,怕是要被天下英雄耻笑!”
  
  “想废了我?呵呵!你这老东西,还是先照顾好自己的身子骨吧!”
  
  “既然这样,那我就让你看看,我这身老骨头能不能废了你。”
  
  话音未落,孙绝眼神一厉,瞬间消失在匈奴大汉的眼前。
  
  “跟我玩这套!哼!”
  
  匈奴大汉的脸上露出狠厉之色,拧身朝着身后,一拳重重挥了过去。
  
  拳头穿过孙绝的身体,幻影消失。
  
  “你这慢吞吞的拳头,是在逗我笑嘛!”
  
  下一刻,孙绝的身影出现在匈奴大汗的右侧,五指屈伸,弹出锋利的指甲,重重的划了下去。
  
  匈奴大汉虽然及时扭身躲避,但依然被划破衣服,留下五道血痕。
  
  “该死!”
  
  他暗骂一声,再度挥拳击打对方,结果又是一道残影。
  
  孙绝快到极致,如同一只猿猴,上蹿下跳,根本无法捕捉轨迹。
  
  匈奴大汉就像一头发疯的野牛,被孙绝耍的团团转。
  
  那群匈奴使者,也都一个个沉默下来,双眼紧紧盯着场上的战斗局势。
  
  “刚才你们不是很牛逼吗?怎么不叫了?”
  
  “我看你们还是赶紧投降吧,再打下去,亵裤都要被扒下来了。”
  
  “哈哈!他们哪有亵裤啊!你们不知道蛮人连裤子都不穿嘛!?”
  
  “别说裤子了,他们可是一年才洗一次澡,你们没闻到吗?空气中都一股子骚臭味!”
  
  中原武林的这群大佬,说起嘲讽人的恶心话,也是不逞多让。
  
  匈奴们脸色铁青,并不接话。
  
  西域百国的王子公主,更是默默的退到护卫身后,免得被人瞧见,连带着他们一起嘲讽。
  
  “老东西,一把年纪了,还在这里上蹿下跳,你还真是一点脸皮都不要!你这些攻击是在给我挠痒痒嘛!还是说你已经老的连拳头都握不住了!”
  
  “身上没劲,恐怕裆里也是无用,是不是老婆孩子都得交给别人照顾?哈哈哈哈!”
  
  眼见抓不到孙绝,匈奴大汉开始破口大骂,用各种污言秽语来激怒对方。
  
  不知道是觉得时机差不多了,还是真的被匈奴大汉给彻底激怒。
  
  孙绝身体一顿,他的脚下地面下沉,碎石飞溅,身形如电,直接正面扑了上去。
  
  “就让我撕烂你这张嘴,看你还有没有这么多废话!”
  
  飞身途中,他原本干瘪的身躯,突然像充气的皮球一样猛然暴涨,双眼通红,呲牙咧嘴,和一头太古暴猿没有什么区别。
  
  “孙前辈终于施展出了猿魔炼体术,看着吧!他死定了!”
  
  众人看到孙绝的变化,不由的大喜。
  
  【猿魔炼体术】是白元门的镇派绝对,一经施展,人如疯猿,力量和速度都会在一瞬间暴涨,威力绝伦。
  
  唯一的缺点就是气血攻心,容易失去理智。
  
  不过经历了刚才的一番试探,孙绝觉得自己可以拿捏对方,这才施展出底牌,一决胜负。
  
  就在他的双手,即将到达匈奴大汉的脸部时,一双青铜大手突然握住了他的手腕,像铁钳一样,让他动弹不得。
  
  匈奴大汉原本暴怒的表情,突然收敛,化成了凶残的冷笑。
  
  “老东西,你还真以为我抓不住你!给我死!”
  
  吼!
  
  一刹那,龙象嘶鸣之声,如同雷霆击落大地,震耳欲聋!
  
  “龙象般若功!!”
  
  孙绝脸色大变,慌张的想要不顾规定,运转真元,进行抵挡,可是已经来之不及。
  
  轰隆!
  
  匈奴大汉整个人变成青铜之色,狂暴的气势,压的在场众人喘不过气来。
  
  喝!
  
  骨坚如金石,动如雷霆闪电,无坚不入,无物不摧。
  
  他爆喝一声,双手用力,一时间如同雷霆爆震,霹雳乱舞,声势惊人!
  
  撕拉!
  
  在惨叫声中,孙绝两条手臂,居然被匈奴大汉生生的撕扯了下。
  
  鲜血飞溅,白骨森森!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只觉得脊背发凉,颤栗阵阵。
  
  撕掉孙绝的手臂,匈奴大汉仍然不肯罢手,五指屈伸,发出鬼哭狼嚎的空气嘶鸣。以双峰贯耳之势,狠狠地击打在孙绝的脑袋之上。
  
  嘭!
  
  孙绝头顶脑壳瞬间爆碎!红的鲜血、白的脑浆霎时四下飞溅!
  
  匈奴大汉像拍西瓜一样,把孙绝的脑袋拍了个稀碎。
  
  如此场景,几乎把横练功夫的凶残暴虐,发挥到了极致。
  
  “不好意思啊!这老家伙实力还不错,我一时没收住手!希望诸位勿怪!”
  
  匈奴大汉双手轻轻一抖,震去上面的红白之物,脸上露出浑不在意的笑容。
  
  中原武林众人呆立当场,既不敢说话,更不敢上前。
  
  孙绝的无头尸体,就那么静静地躺在地上,充满了对中原武林的嘲讽。
  
  皇帝秦涅脸色微微发白,紧紧皱着眉头。
  
  “此人实力如此强大,绝不可能是无名之辈!他究竟是谁?”
  
  不光秦涅想知道,在场所有人都想知道。
  
  经过短暂的沉默,终于有人认出了那个匈奴大汉的身份。
  
  “他是匈奴族第一勇士——呼延勒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