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三百一十六章 被迫应战

第三百一十六章 被迫应战


      
  
  “小姐,是林前辈!”
  
  站在苏颜汐身边的葛老,也同样认出了中年人的身份。
  
  没错,正是失踪多日的林虚。
  
  苏颜汐惊喜过后,脸色突然又是一变。
  
  “不好!我估计师傅正在专心修炼,没注意场上局势!”
  
  经过苏颜汐提醒,葛老也瞬间反应过来。
  
  他这才想起来,林虚平日里都是处于精神内守的修炼状态,只有感知到危险才会醒来,是名副其实的修炼狂人。
  
  顶着护卫名义,却总是不干护卫的活。
  
  “我们必须尽快叫醒林前辈,否则就危险了!”
  
  “师傅!糟糕!来不及了!”
  
  场上的高手太多,真气激荡之下,根本无法进行传音。
  
  而就在两人发现,并且认出林虚,准备把他叫醒的时候,场上的局势已经发了重大变化。
  
  四名硬着头皮冲上去围攻呼延勒尔的宗师,居然在短短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被打倒。
  
  实力再度提升的呼延勒尔,强的简直可怕。
  
  “这也太弱了!没意思!”
  
  呼延勒尔用脚踩着一名宗师的头颅,狠狠碾压,那名宗师发出凄惨的叫声,却挣脱不开,浑身抽搐。
  
  至于另外三名宗师,也全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一胸口塌陷,一个头破血流,更有甚者,四肢都被扭曲。
  
  这些人就算不死,估计也以后也只是废人。
  
  “混蛋!”
  
  “我们一起上跟他拼了!”
  
  “那家伙是谁?为什么没有一起上去帮忙?如果是五个人的话,未必不能获胜!”
  
  “有点眼熟,想不起来了!”
  
  众人愤怒,浑身气劲翻滚,却又不敢上前。
  
  这个时候,便把矛头指向了仅剩的那一人。
  
  也就是林虚!
  
  他们反倒责怪起林虚,没有和另外四名宗师一起上,这才造成了最后的失败。
  
  只能说人心就是这么可笑。
  
  而林虚的沉默不语,更加助长了他们的气焰。
  
  欺软怕硬,从来都是如此!
  
  “嗯?还有一个!”
  
  呼延勒尔一脚踢飞脚下的宗师,脸上露出残虐的冷笑,一步步往林虚走了过去。
  
  众人不自觉地再度后退,没有一个人上去帮忙,甚至有些病态的觉得活该。
  
  如果你刚才和另外四名宗师一起上去,五人围攻,说不定已经赢了。
  
  现在仅剩你一人,活该被人打死。
  
  也不知道拥有这种想法的人,究竟是什么脑回路。
  
  但是不管怎么说,再压抑到极致之后,居然生出了一种快感。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的。
  
  “颂儿,那个人是谁?”
  
  这个时候皇室的人自然也注意到了场中,在那里闭目养神的林虚。
  
  所有人都露出诧异,又好奇的神色。
  
  “呃?他是苏颜汐的师傅,也是一位顶尖的大宗师。”
  
  秦颂回答道。
  
  只是他心中十分疑惑。
  
  这一次的宴会,他确实邀请了林虚,但是在宴会开始之后,手下并没有见到对方到来,怎么现在又突然出现在这里?
  
  难道是偷偷跑进来的?
  
  当然,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
  
  现在应该讨论的是,林虚能不能打赢呼延勒尔。
  
  “他的实力如何,能不能打赢呼延勒尔?”
  
  “这个,他的实力不错,但是想赢过呼延勒尔,恐怕不太可能!”
  
  林虚所表现出来的实力确实挺强的,但是和呼延勒尔轻易打倒顶尖宗师相比,仍然相差甚远。
  
  林虚唯一的战绩就是击退了盗圣凌九霄。
  
  而盗圣凌九霄只是轻功比较好,加上人比较狡猾,要说正面战斗的实力,可能还不如一开始的霸者门门主叶霸天。
  
  所以说,林虚能赢过呼延勒尔,怎么看都不太可能。
  
  “九妹,看样子还得你出手!”
  
  大离皇帝秦涅,再度看向秦芸。
  
  “我知道了,你放心好了,大哥。”
  
  秦芸淡淡的说道。
  
  这个时候,台下众人也开始互相打探林虚的消息,只是不等他们问个明白,战斗已经开始。
  
  “这家伙不会是吓傻了吧,怎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中原人的脑袋都有问题,你们不知道吗?肯定是在故弄玄虚。”
  
  “在呼延勒尔大人绝对的实力面前,再怎么故弄玄虚也没有意义,我估计最多一拳,他就会跪地求饶!哈哈!”
  
  匈奴使者们大声的嘲笑,显得极为放松,觉得大局已定。
  
  西域百国的人则在边上,不停的溜须拍马,烘托气氛。
  
  “匈奴国的实力真是强大呀,我看光靠呼延勒尔大人,就能横推整个中原武林。”
  
  “我们几国应该好好交流交流!中原武林在武道方面,已经远远落后于我们!”
  
  “没错,以后我们要称呼他们为蛮族,我们这些国家才是真正的世界中心,所有文明的发源地。”
  
  一个个大放厥词,仿佛已经看到自己国家崛起,把中原狠狠踩在脚下的模样。
  
  这些小国的人如此嚣张,惹得中原武林的一群人咬牙切齿。
  
  他们已经开始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要不要想办法请出武当掌门或者少林方丈。整个中原武林,如果真的被呼延勒尔一个人打压下去,那就实在太丢人了。
  
  而且丢的不仅仅是他们一个的脸,而是整个中原武林的脸。
  
  此时呼延勒尔已经走到了林虚跟前。
  
  而苏颜汐和葛老正拼命地想要越过人群,叫醒林虚。
  
  呼延勒尔看着眼前依旧闭目养神,似乎完全不把他放在眼中的林虚,脸上的冷笑越发的渗人。
  
  “既然你不愿意先动手,又不愿意跪下来求饶!那就由本大爷先出手吧!”
  
  话音未落,呼延勒尔毫不犹豫的朝林虚发动了攻击。
  
  他对自己的实力十分有自信,无论是谁,他都有把握击败。
  
  随着呼延勒尔的出拳,众人的心也跟着狠狠的跳动了一下。
  
  虽然已经预料到了林虚的下场,但仍然免不了生出一种兔死狐悲的情绪。
  
  “师傅!”
  
  苏颜汐终于忍耐不住,大声的叫了出来,想要提醒林虚。
  
  她知道林虚的实力,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她真的没有一点把握,林虚能够挡的住。
  
  两者实力相差仿佛的情况下,一方发动偷袭,另一方几乎必败无疑。
  
  相比较苏颜汐的声音,呼延勒尔拳头更快了一步。
  
  轰!
  
  缠绕着古铜气劲的钢铁之拳,撕裂空气,带着恐怖无比的尖啸,直接击打向林虚的脑袋。
  
  这一拳如果落实,就算是真正的钢铁脑袋,都要被打爆。
  
  嘭!
  
  一只手伸了出来,在拳头即将落下的瞬间挡在了两者之间,稳稳的接下了呼延勒尔的拳头。
  
  那拳头之上,恐怖无比的破坏力,就像是泥牛入海,消散无踪。
  
  那拳头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林虚。
  
  “不可能!”
  
  一群人瞪大了眼睛,像是见了鬼一样。
  
  接下来了!
  
  而且如此轻易的接了下来,此人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