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三百二十一章 林婉

第三百二十一章 林婉


  
  林月频频回头,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
  她以为林虚看到林婉的样子,就算再怎么有修养,也会想尽办法脱身。
  实话说,连她这个看了十几年的人,现在去看到林婉的样子,仍然有种吃不下饭的感觉。更不用去提,第一次见面的其他人了。
  如果不是为了逼走林虚,她是绝对不会叫林婉过来的。
  这等于是杀敌一千,自损五百。
  林婉的那副模样,足以把她恶心的一天都没有胃口。
  可是她做梦都没有想到,林虚对林婉的样貌居然毫无所觉。
  他脸上始终挂着笑容,说起话来也是津津乐道,好像他面对的不是一个人人避之不及的丑八怪,而是一位娇羞可人的美少女。
  怎么可能?
  他肯定是装的,我看你能忍多久。
  可是——
  已经过去半天了啊!
  林月感觉林虚没被她逼疯,反倒是她被林虚逼疯了。
  特别是还要不断忍受林婉的颜值攻击。
  难道你就看不到周围人的表情吗?
  林月很想大声提醒林虚。
  可是她不能说,因为林婉是她叫来的,她还要在林恒面前维持形象。
  算了!随你们去吧!我看你能忍多久!
  林月专心和林恒说话,努力不让自己去看林婉和林虚。
  此时林恒对林虚的表现,除了震惊,更多的是佩服。
  没想到大哥这么有勇气,面对这种绝世丑女,还能谈笑自若,以前真的没有看出来。
  林恒有点自愧弗如。
  原本他还想找机会和林虚比试一下,“报仇雪恨”。
  现在突然就没了这个念头。
  或许大哥在武功上面输我很多,但是在做人方面,我是真的望尘莫及。
  至少他本人,是真的不愿意多看林婉一眼,就算是强迫自己和对方说话,也会浑身难受,如坐针毡。
  
  原本两人,你有情,我有意的约会,因为林虚和林婉这对奇葩组合,开始变得心不在焉。
  他们总是忍不住想要去看一眼。
  看看林虚是不是真的忍不住了。
  看看林虚是不是真的装不下去。
  包括那两个先天护卫,也是频频侧目,看到林虚能够如此平静的对待林婉,一个个眼神里全是惊讶。
  在场的只有林婉,感觉自己像活在梦中一样。
  不,这比梦里还要幸福。
  世间真的有人不在意我的长相。
  而他又如此的完美,宛如拯救苍生的天神,或许他真的是神灵派来拯救我的。
  在林虚毫不在意的眼神,和轻柔的语气下,她渐渐放下了戒备,脸上露出了从未有过的笑容。
  在林虚有意无意的引导一下,她玩的很开心。
  也是在这一天她才知道——
  雪花糕是这么甜!
  冰糖葫芦原来这么酸!
  麦芽糖真的很粘牙!
  刚出炉的火烧,有些烫嘴!
  原来她喝酒也会醉!
  原来看戏她也会笑!
  原来烟火这么美!
  原来这个世界上,也会有人,愿意轻轻的揉着她的小脑袋!
  “天色不早了,咱们就此告别吧!”
  把两人送到帝都林家的宅邸,林虚朝林婉挥了挥手,准备告别。
  林婉好像终于鼓足了勇气。
  “林虚哥哥!你能等我一下吗?”
  “当然可以。”
  林虚大概知道她想干嘛,笑了笑便答应下来。
  林婉转身急匆匆的跑进了大院,很快又去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只是原本空荡荡的手中,多了一样东西。
  “这把剑送给你!谢谢你!”
  “剑?”
  林虚有些诧异,他接过去看了看。
  这是一把很普通的铁剑,比正常的长剑,要稍微短那么一点,细那么一点,之所以会这样,不是因为这把剑有意打造成这幅模样。
  而是因为这把剑原本生了很重的锈,后来被人打磨,生生磨掉了一层,这才显得又短又细。
  以林虚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出来,这只是很普通的凡铁。
  因为生过大锈的原因,这把剑的材质恐怕很脆。
  品级连最低级的凡级下品都达不到。
  “谢谢!我很喜欢!”
  林虚把铁剑重新插回同样锈痕极重的剑鞘,笑着说道。
  见到林虚收下,林婉的脸上洋溢出灿烂的笑容。
  她知道这把剑并不值钱,但这已经是她最珍贵的东西。
  她知道林虚只是客气,但她依然感激对方,没有嫌弃,愿意收下。
  “这块玉佩送给你,咱们也算礼尚往来。”
  林虚随手取下腰上的玉佩递给对方。
  这块玉佩并不是什么宝物,只是他在街上看到觉得不错,就随手买下挂在了腰上。
  “谢谢!不用了!”
  林婉用力推开,转头急匆匆地跑开了。
  那块玉佩在林虚看来不值一提,但在她眼中,却远远超过她送的那把锈剑,她觉得自己不配接受。
  见她不愿意说,林虚也没有强求。
  两人只是萍水相逢罢了!
  另一边的林月,看到两人分别的情景,整个人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她想象中林虚厌恶林婉的场景一直都没有出现。
  这就好像重重的一拳,完全打到了空处,别提有多郁闷了。
  更可气的是,因为两人的原因,使得她今天一天心情都不爽,和林恒的关系根本没有拉进多少,等于白白浪费了这来之不易的一天。
  “阿恒,明天要不要一起去鹿园?那你养了很多梅花鹿!”
  “明天恐怕不行,明天我要和师兄们去参加比武!”林恒遗憾道。
  “那好吧!”
  林月脸上始终挂着笑容,心中却越发的郁闷。
  四人分开,林虚和林恒一起,往武当派居住的客栈走去。
  武当派是武林顶级大派,在帝都自然有自己的势力,那家客栈便是其中之一,不仅对林恒这样的核心弟子免费,安全性也远超其它。
  两人边走边聊。
  “大哥,你是怎么做到的呀?居然可以面不改色!”
  林恒忍不住心中好奇,刚好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于是就问了出来。
  “等你再长大一些就明白了,并不是漂亮的女人就一定好。”
  “大哥,你这话里的意思不会是对月月有意见吧?”
  林恒也不是傻子,自然能够看出他大哥今天有点反常。
  往日里他都嫌弃自己碍事,根本不愿意和自己多待,而今天宁愿和一个丑八怪呆在一起,也要赖在他身边。
  “我对她没什么意见,不过是个普通女人罢了!只是,我有一句话想对你说。”
  “什么话?”
  林恒有些不置可否。
  还一个普通女人,好像把自己说的多厉害一样。
  对方可是帝都林家的嫡女,修炼天赋,也属于天才一流。想要找她提亲的人,可以从南城门排到北城门。
  说实话,林恒自己都觉得有点配不上对方。
  如果不是林月过于热情,两人的感情未必能够达到这种地步。
  林虚察言观色,自然看出了林恒的不屑。
  他也就笑了笑,没当回事。
  有些事情在没有经历过之前,你就是说破天他也不会相信,反倒是会各种抵触,当心中有了定论之后,任何人都别想改变,除非他用精神秘术强行扭曲。
  不过,林虚还是说出了口。
  “娶一个漂亮的女人,你只会开心几天,取一个善良的女人,你会幸福一辈子!”
  “切!”
  林恒露出了鄙夷的眼神。
  “你就是吃不到葡萄,在这里说葡萄酸。”
  “信不信由你。”
  林虚哈哈一笑。
  他就知道,说了也没用。
  只等着以后,帮这家伙收拾烂摊子。
  “大哥,你让我回想起了爷爷,年轻人!要努力!不要沉迷女色!”
  林恒装模作样的模仿起了,他那位印象不太深刻的爷爷。
  “好小子,一段时间不教训你,你是越来越不把我这个大哥放在眼里。”
  林虚笑骂道。
  “教训我?呵呵,大哥,恐怕你以后再也没机会了!你才练气五层,我已经练气九层,说实话,我一只手就可以打你两个!”
  林恒自信满满。
  “哈哈!”
  林虚笑得前仰后合。
  “好!好!你要是真的能打我两个,我以后认你做大哥!”
  林恒不由得眼前一亮。
  “大哥,你说话当真?”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那好,咱们赶紧找个地方切磋一下!”
  林恒有些迫不及待,拉着他,就要去武当派的演武场。
  客栈既然是给武当派弟子居住,自然有专供他们修炼的场地。
  “今天太晚了,比武的事情还是下次再说。”
  林虚笑着摇了摇头,他可没空欺负这个傻弟弟。
  “大哥,你不会是怕了吧,不行,必须是今天,放心,很快就会结束!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
  “那好吧!”
  我可爱的欧豆豆!
  你自己非要找虐,那我也没办法了。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