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三百二十六章 三个愿望

第三百二十六章 三个愿望


      
  
  “我是神明!可以实现你三个愿望!说出来吧!”
  
  “呃?”
  
  林婉迷迷糊糊的醒来,就看到一个带着古怪面具的人,站在她的床前,说自己是神明,要帮她实现三个愿望。
  
  “我是没睡醒,还是在做梦?”
  
  林婉晃了晃小脑袋,又拍了拍脸颊,发现好像有点疼。
  
  “算啦,反正是个梦,管他是真是假!你真的能帮我实现愿望吗?”
  
  “真的!”
  
  “那你能帮我复活我娘亲吗?”
  
  “不能!”
  
  听到神秘人干脆的回答,她满心的失望。
  
  哪怕是在梦里,能见到自己娘亲也是好的。
  
  “你不是神明吗?为什么不能?”
  
  “因为我不是死神,复活人这件事情不归我管。”
  
  “那你能帮我去掉脸上的胎记吗?”
  
  “可以!”
  
  “真的?”
  
  “轻而易举。”
  
  说完,神秘人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瓶药膏,在她脸上抹了抹。随后又有一股温热的能量,从他的手中释放出来,在她的脸庞之上游走。
  
  没过多久,神秘人把手拿开,说了一声,好了。
  
  “真的假的?”
  
  林婉仍然有些不敢相信。
  
  就见神秘人,随手招来一股清水,在她眼前化成平面,映射出了她的模样。
  
  “这真的是我吗?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水面映射出来的是一位清秀绝伦的少女,明眸皓齿,温婉可人。
  
  “神明不会骗人!说出你的第二个愿望吧!”
  
  林婉捏了捏自己的脸颊,高兴的转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她真的希望这不是一个梦,她真的希望永远不要醒来。
  
  可是……算了!哪怕只有一会儿也是好的!
  
  “那你能把我变得和林月妹妹一样厉害吗?”
  
  在她的认知中,林月是家族里的天之骄女,众星捧月。
  
  她现在已经拥有了不属于对方,甚至超越对方的样貌,如果再有一样的天赋,是不是就能享受和对方一样的待遇?
  
  “小事一桩。”
  
  神秘人点了点头,从身上取出一本玄金色的书籍递给她。
  
  “你翻看一下这本书,看看对那一幅画有感觉。”
  
  “呃?”
  
  林婉有点不明所以,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听从吩咐。
  
  她是真的想变得和林月一样厉害,哪怕是在梦里。
  
  “这个!”
  
  林婉翻完之后,指着其中一个静坐的图画说道。
  
  “好!现在你看着它不要动!”
  
  说着,神秘人到了她的背后,把手贴在她的后背上。
  
  一股阴冷至极的能量,通过手心传入了她的体内。
  
  “不要有杂念,专心看那一幅图。”
  
  “哦!”
  
  林婉不敢说话,努力的不去想任何事情,不去感知身体中的一切,仅仅专注于那张画满了线条的图。
  
  渐渐地,那些线条好像动了起来,不久之后,她进去了一种奇怪的状态。
  
  身体静止不动,灵魂渐渐飘荡,处于一片阴冷能量的包裹之中。
  
  而这些看上去阴冷至极的能量,却没有让她感觉到一丝难受,反倒极为的舒适,就好像回到了母亲的怀抱,永远不愿意醒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感觉额头微微一凉。便从那种奇妙的状态中脱离,重新清醒过来。
  
  心中遗憾的同时,她感觉到体内的异常。
  
  “我的体内——”
  
  她惊讶的快要说不出话来,只感觉体内有一股活泼灵动的气息,在四肢百骸,不停的游走。
  
  身体轻飘飘的,仿佛动一下就能飞起来一样。
  
  “好了,你第二个愿望也已经完成,说第三个吧。”
  
  “哈哈!”
  
  这个时候,林婉根本没心情听神秘人说话,不断调动身体中的能量,又是蹦又是跑。
  
  好一会才安静下来,神秘人就站在边上静静地等着,也不催促。
  
  “第三个——嗯!”
  
  这一次林婉沉思了一下,说实话,她有好多想要实现的愿望,但是这已经是最后一个了,难免有些纠结。
  
  虽然是梦里,但是她还是想要斟酌一下,选一个自己最想要的。
  
  “你能不能把林虚哥哥变过来?我想永远和他待在一起!”
  
  林婉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发现神秘人的身体,刚才好像趔趄了一下。
  
  “咳咳!”
  
  神秘人像是掩饰尴尬一样的咳了两声,这才说道:“我是神明,不是恶魔,不能违背其他人的意愿。你还是换一个其他的愿望吧?”
  
  “啊?”
  
  林婉没想到这个愿望也不能实现。
  
  “那你把他变过来,让我和他多待两天!”
  
  神秘人依旧摇头。
  
  “那你把我变过去,和他待在一起总可以了吧?”
  
  神秘人仍旧摇头。
  
  林婉叹了口气,心里有些郁闷。
  
  她又想了想说道:“那你让林虚哥哥,永远记得我,行不行?”
  
  神秘人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
  
  见到神秘人答应,她笑了起来。
  
  “谢谢你啊!虽然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但我依然很开心,今天大概是我最幸福的一天,可以遇到两个让我开心的人!”
  
  “不客气。”
  
  神秘人淡淡的说了一声,取出纸笔,写了一封信递给林婉。
  
  “等明天醒来,把这个给你父亲。”
  
  “呃?明天醒来?难道我还能把梦里的东西带出去?你这个梦里的神明,还真是有意思!要是以后能天天梦到就好了。”
  
  林婉笑嘻嘻的接过信,也没当一回事。
  
  “你的愿望已经完成,那我也该告辞了,咱们有缘再见!”
  
  “再见!神明大人!”
  
  神秘人在她眼前如同烟雾一般消散,而她的眼神也变得越发朦胧,很快又沉沉睡去。
  
  第二天
  
  林婉猛然从床榻上坐起身来,疑惑的四处看了看。
  
  “奇怪,今天怎么没有感觉身上痛?也没有那么困!”
  
  往日里因为她洗衣服要洗到很晚,第二天起床通常都会腰酸背痛,困顿的几乎睁不开眼睛。
  
  但是今天她却格外的清醒,浑身充满了精力。
  
  “肯定是因为昨天和林虚哥哥待在一起太开心了。”
  
  林婉把一切归咎于心情。
  
  她习惯性的伸了个懒腰,准备穿好衣服,去做早饭,就在这时,她无意间看到放在枕边的一封信。
  
  “信?我不记得有收到过信啊!”
  
  她很少和别人交流,认识的也就寥寥几个人,根本不可能给她写信。
  
  突然,她脑海中像惊雷一样闪过。
  
  她嘭的一下,跳下床去,提着裙摆,飞奔向院里的水缸。
  
  透过有些浑浊的水面,她看到了一张清秀可人的面孔,和梦里的一模一样。
  
  “真的?是真的!”
  
  她口中喃喃自语脸,不知不觉间哭了出来,泪水顺着脸颊缓缓地滑落,滴滴答答的落在水缸里,激荡出一波又一波的涟漪,轻轻摇曳着那张她梦寐以求的面容。
  
  ……
  
  “拿这种小手段忽悠她,会不会有点坑人啊?”
  
  相比较剑魂的价值,林虚总感觉有些亏欠。
  
  他仅仅是治好了对方脸上的胎记,传给对方一点功力而已。
  
  说实话,就点欺负林婉不懂事。
  
  “唉!我果然是个善良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