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北冥神功

第三百三十一章 北冥神功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坐在客栈之中,静等着众人把东方铭抓来的林虚,此时正面对暴怒的苏颜汐。
  
  在埋葬薛归月之后的第二天,还没有从打击中恢复过的苏颜汐,就听说了林虚昨晚做的一系列事情。
  
  抓捕天涯海阁宗师做人质,发布巨额悬赏。
  
  每一个消息都让她如遭雷击。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林虚会做这么绝。
  
  这是要彻彻底底的逼死东方铭。
  
  “你昨天不是答应过我吗?”
  
  苏颜汐质问道。
  
  “我只是答应你不毁掉薛归月尸体,可没说放过东方铭。他既然敢帮助薛归月害我,那就要做好死的代价。”
  
  林虚闭目运转真元,说话的时候也不浪费一点修炼时间。
  
  “他只是帮忙制作毒药,他并不知道要害的人是你。”
  
  苏颜汐还在努力为东方铭辩解。
  
  “这种鬼话你自己信吗?还有,你不要挑战我的耐性。如果不是提前有过约定,你以为自己能够逃过一劫嘛!”
  
  林虚微微睁开眼睛,斜视苏颜汐,里面闪烁着寒光。
  
  意思很明显,我饶过你,已经是宽宏大量。你还替别人求情,那就是找死。你根本没资格替别人求情。
  
  “你——”
  
  苏颜汐天生的神秘感,在告诉她,林虚没有说谎。
  
  他是真的有杀了她的心思。
  
  苏颜汐气的娇躯颤抖,却又无能为力。
  
  说来说去还是实力,她的实力根本没有和林虚谈条件的资格。
  
  她所要求的一切,不过是对方的施舍,如果愿意,对方可以随时收回。
  
  心中莫名的有些酸楚。
  
  当初薛贵月找她的时候,她还在纠结着要不要害对方。现在才知道,她在对方心里毫无地位。
  
  完完全全的一厢情愿。
  
  这个男人对她没有一点情义。
  
  想清楚这些,心中又难免生出挫败感。
  
  她从出生开始,就是天之骄女,天底下几乎没有男人能够拒绝她的要求。
  
  不需要施展什么手段,只要稍微相处久一点,基本上都要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如果她愿意,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愿意为她抛头颅洒热血。
  
  而眼前这个老男人,自始至终都对她不假颜色。
  
  曾经某一刻,她还以为对方已经动摇。
  
  而此时林虚的决绝杀意,无疑击碎了她所有的幻想。
  
  可恶!
  
  她心中怒吼,神色却沉静下来。
  
  她知道,继续和林虚理论没有任何意义,现在当务之急是想办法解救东方铭。
  
  可是怎么救?
  
  林虚的手段几乎把东方铭所有的出路堵死。
  
  十名宗师人质,使得天涯海阁很难出手帮助他。
  
  而巨额的悬赏,又几乎使得整个武林的人都与他为敌。
  
  可以说是四面楚歌,孤立无援。
  
  而东方铭仅仅是先天境,面对众多宗师和先天的围堵,根本没有逃脱的可能。
  
  就在她退出林虚的房间,考虑着要不要让葛老偷偷相助东方铭的时候,客栈外面传来消息——
  
  东方铭被抓了!
  
  “怎么这么快?”
  
  苏颜汐一脸的不敢置信。
  
  她对自己二哥的本事还是有所了解的,以他的本事,就算再不济,也能躲上个三五天。
  
  只是苏颜汐低估了一件事,那就是武者对天级神功的渴望。
  
  加上现在整个帝都龙蛇混杂,牛鬼蛇神一大堆,里面不知道有多少穷凶极恶之人想要借此发财,而林虚正好提供了这么一个机会。
  
  至于林虚会不会贪墨这一份奖励?
  
  众人觉得大概率不会。
  
  如果他敢这么做的话,估计整个帝都的宗师都不介意出来主持公道,林虚会成为过街老鼠。
  
  给了所有宗师光明正大抢他东西的借口。
  
  苏颜汐急忙跑了出去,想看看是不是真的。
  
  客栈外面,被人封住了全身真气的东方铭显得十分狼狈。
  
  他虽然聪明,但在绝对的实力和庞大的数量面前,还是毫无抵抗之力。
  
  毕竟帝都就这么大,在人数充足的情况下,别说是一个人,就算是一只蚂蚁也能找到。
  
  当然,最大的原因是他判断错误。
  
  他没有想到林虚如此丧心病狂。
  
  直接劫持天涯海阁的宗师,使得他手边没有一点可用之力,甚至还有人悄悄通风报信,泄露他的行踪。
  
  毕竟那十名宗师可不是木头人,他们也有自己的亲信和力量。
  
  在林虚毫不掩饰的杀意下,他们不得不为自己考虑。虽然不敢光明正大的违背阁主的命令,但是搞一些小动作,谁也没办法。
  
  正是因为这些人的泄密,他才会这么快被人发现踪迹。
  
  另外一个就是没想到,林虚敢拿出天级武学,天级神兵做奖励。
  
  要知道这些东西,出现任何一件,都会在江湖上引起腥风血雨,不知道多少杀戮。
  
  一般人就算是拥有,也会死死的隐藏起来,生怕泄露出去半分消息,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而林虚不仅敢亮出来,更是直接拿来做悬赏。
  
  这种气魄,这种胆量,估计江湖中任何一个人都做不到。
  
  当然,也是因为他有足够的实力。
  
  最让他不能相信的是——
  
  大哥,我就是一个先天境!你至于拿这么珍贵的宝物出来吗?
  
  如果不是天涯海阁少主的身份,随便拿出一瓶地级丹药,都有大把的人愿意追杀他。
  
  而现在林虚的举动,完全就是高射炮打蚊子。
  
  让他如何能够想到。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抓不到他,那才有鬼。
  
  “林宗师,人带来了!奖励呢?”
  
  说话的是一名戴着青铜面具,浑身气息内敛的宗师,没有人能感知到他的具体修为,也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
  
  不过他能够在众多宗师的环视下抢到东方铭,自身的实力和底气,自然非寻常人能比。
  
  当然,除了这个原因之外,还有至少十名顶尖宗师被他联合了起来。
  
  他们已经提前商量好选择武功秘籍,到时间大家一起参悟。这样一来,就不会产生分润不均的情况。
  
  而且他们十个人联合起来,也不害怕林虚言而无信。
  
  林虚打量了东方铭一眼,淡淡的说道:“你们要选择那两样?”
  
  “北冥神功和道心种魔大法!”
  
  领头的青铜面具宗师毫不犹豫的说道。
  
  他呼吸有种控制不住的急促。
  
  围观的众人也是一副不出所料的样子。
  
  虽然武功秘籍这种东西能够复制抄录,但是就算再怎么复制和抄录,也非寻常宝物可比。
  
  而且他们十个人,如果不选秘籍的话,根本没办法分。
  
  林虚丝毫犹豫,十分干脆,干脆到所有人都以为出现了幻觉。
  
  他随手掏出两本书,便丢了过去。
  
  青铜面具宗师,则傻傻的接了过去。
  
  他本来还想提个要求,说必须是原本。甚至已经做好了和对方讨价还价,不惜撕破脸的准备。他联合的几名宗师,也都已经严阵以待。
  
  毕竟天级神功的价值实在太大,任何人都不可能以寻常待之。
  
  但是就这样像丢垃圾一样丢过来,算是怎么回事?
  
  感觉丢的不像是天级神功,更像是学堂里人人都有的三字经。
  
  不过他毕竟是绝顶宗师,走到今天这一步,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浪,很快就反应过来,微微低头,准备检查秘籍真伪。
  
  林虚站在那里好像不急着动手。
  
  苏颜汐也跑了出来,被葛老死死拉住,好在她自己也有自知之明,没有作死的冲上去救人。
  
  现在群雄环绕,稍有异动,就可能受到众人的联合攻击。
  
  在青铜宗师翻开秘籍第一页的时候,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其实都已经从林虚身上偏离,落到了秘籍之上。
  
  这可是北冥神功和道心种魔大法啊,随便领悟一点只言片语,都有可能创造出一门全新的地级神功。
  
  所有人都恨不得把眼珠子挖出来,放在上面,看个够。
  
  那十名宗师,也几乎是齐刷刷的转移视线,落在了上面。
  
  所有人都不怀疑,等他们分赃的时候,肯定免不了也要血斗。对于这种绝世的武功秘籍,所有人都有一种独占的天性。
  
  因为很多武功秘籍都是有弱点的,如果大家都知道,那武功秘籍的价值无疑会大大降低。
  
  青铜面具人最先看的是【北冥神功】,这也是所有人最自然的选择。
  
  因为相比于道心种魔这种邪门的功夫,北冥神功无疑更符合众人的修炼预期。
  
  展将开来,第一行写着“北冥神功”,字迹娟秀而有力,更透着一股莫名的意境,其后写道:“《庄子》‘逍遥游’有云:‘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也。’又云:‘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是故本派武功,以积蓄内力为第一要义。内力既厚,【天下武功无不为我所用】,犹之北冥,大舟小舟无不载,大鱼小鱼无不容……
  
  看到第一行字,青铜面具宗师,就已经意识到这是真,心头狂喜。
  
  他被困在宗师巅峰不知道多久,如果能够练成北冥神功,未必没有突破武圣的可能。
  
  就算再不济,练成了北冥神功之后,他的实力也会大幅度提升。
  
  天级神功远远不是他修炼的地级中品功法可比,就算是寻常武圣他都可以不放在眼中。
  
  他梦寐以求的目标就在眼前,如何能够不激动。
  
  他飞速翻阅完毕,随后合起秘籍,就要收入怀中。
  
  “秘籍是……”
  
  唰!
  
  青铜面具宗师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的头颅突然掉了下来,一个面色英俊潇洒的青年,顶着喷涌的血水,从他手中轻轻的拿过两本秘籍。
  
  他微笑看向林虚,淡淡道:“物归原主,你不介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