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危险

第三百八十四章 危险

“有危险?”
  
  正在梦星城书馆看书的林虚,心里莫名的一跳,生出一股危机感。
  
  自从他修为突破到宗师境界后,【天衍神诀】的威力就大幅度提升,气运和龙脉加持的效果也渐渐显现出来,使得他生出第六感一般的预知能力。
  
  虽然这种神秘预知能力还十分微弱,但是已经能够帮助他避免大量麻烦。
  
  在七霞山脉如此轻松,这种能力居功至伟。
  
  如果不是上界天道之力太强,恐怕这种能力会更加神妙,说不定能够预知未来。
  
  林虚很相信这种能力,或者说他小心谨慎的性格,不愿意让他冒任何风险。
  
  在感知到危险之后,便立刻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书馆。
  
  进入一处无人小巷,迅速改头换面。
  
  再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变成翩翩公子。
  
  他的身体依然亏空和苍老,但是可以通过外在血气的刺激,暂时恢复年轻相貌。
  
  这么做的下场,就是他的血气会不断消耗,无法长时间维持。
  
  转换气息后,林虚装模做样的回到了书馆附近。
  
  原本冷清的书馆,此时已经被大量卫兵团团包围,每一个都气息精悍,修为在宗师五重天以上。
  
  林虚通过强大的感知,发现其中有六名武圣,四名一重天,两名二重天。
  
  “这群人难道是为我而来?”
  
  林虚心头疑惑不解。
  
  书馆这种东西,上界的人很少会进去,因为里面的书籍,记载的大多数都是普通武功和奇闻趣事,风土人情,除了增长见闻没多大用处。
  
  上界战乱不断,长期要面对魔族和外族的侵袭,大多数人都是一心提升实力,很少有人有心情看这类书籍。
  
  林虚也是找了大半天才找到。
  
  刚才他在书馆里看书的时候,除了书馆的老板,只有一个孩童和一个青年。
  
  三人的修为全都是先天境,看穿着打扮也不是什么高贵之人。
  
  林虚不相信这些官兵是来找他们的。
  
  书馆周围除了林虚要,还有不少围观的民众。显然,对于突然出现了卫兵,众人都十分好奇。
  
  “卫兵在干什么?是要抓人吗?”
  
  “不会是老张又去勾栏没给钱吧?”
  
  “可拉倒吧!那有卫兵会帮勾栏讨债!我怀疑又有异魔混进来了!”
  
  异魔就是那种具有特殊能力的魔族,比如林虚当初遇见的地狱蠕虫。
  
  一群人众说纷纭,林虚却悄悄隐匿于人群中,消失不见。
  
  “大人!人不在里面!”
  
  “快!把周围围观的人全部控制起来,他很可能就藏在其中!”
  
  正在看热闹的众人,没想到下一刻自己就成了热闹。
  
  好在林虚提前感知,悄悄离开,否则很可能陷入其中。
  
  他在城中绕行一圈,确认没人跟踪,才回到原来的客栈。
  
  这里同样被卫兵团团包围。
  
  看到客栈周围守着的卫兵,林虚就是再傻也意思到,这些卫兵肯定是来找他。
  
  “我才来第一天,从来没有得罪人!怎么会有卫兵抓我?”
  
  林虚真的有点莫名其妙。
  
  遇见这种情况,他首先想到的肯定是元老院,不过很快就意思到不可能。
  
  元老院想抓他不可能只派出这么一点人,毕竟他在下界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已经是武圣三重天的层次,有点脑子的人也不可能派二重天抓三重天。
  
  那会是谁?
  
  林虚回想了一下进城的经历,很快意识到,这一切很可能和仙音宗那个白衣女子有关。
  
  因为进城以后,除了月幽微带那个白衣女子去了仙音宗在梦星城的驻地外,并没有接触梦星城高层的机会,想得罪别人都得罪不了。
  
  而能够调动这么大批的守卫和高手,必然是梦星城里面的大人物。
  
  “怎么会这样?!”
  
  林虚实在不能理解。
  
  同样不能理解的还有月幽微。
  
  此时,仙音宗在梦星城的分堂内,除了林虚,剩下的人包括月幽微在内,全部被封住体内真气,吊在空中。
  
  “我们没有犯罪为什么抓我们?”月幽微大声说道。
  
  可惜除了周边的守卫看了她一眼,房间里的高层,并没人理会她。
  
  “头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为什么把我们抓起来?”
  
  其他人这个时候也是一头雾水。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昨天傍晚的时候,我们把人送到之后,他们让我们在这里等着,结果到了第二天早上,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我们三个抓了起来。”
  
  月幽微叹息道。
  
  她已经被绑了大半天了,可是却没有一个主事的愿意来见她。
  
  见到其他人也被抓来,这才又喊了几声。
  
  可惜情况并没有什么变化。
  
  众人心情极度低落,完全不知道得罪了谁。
  
  “会不会是那个仙音宗的弟子?难道说他们没有救过来,死掉了?所以怪在了我们的头上?”
  
  一个手下说道。
  
  众人一想,还真有这个可能。
  
  仙音宗弟子事关重大,要是真的出了意外,这些仙音宗据点的人肯定不想背锅。
  
  很大可能甩锅给他们这些人。
  
  “不可能!”
  
  月幽微摇了摇头。
  
  “这一路走来,我时常探查她的伤势,虽然很严重,但还不至于危及生命!”
  
  “既然这样,那又为何把我们绑起来,怎么说我们也是她的救命恩人,就算没有好处,也不用这么做吧!”
  
  众人愤愤不平,他们本来还指望对方报答他们的恩情,让他们加入仙音宗。
  
  现在不仅没有好处拿,还沦为了阶下囚。
  
  “不要乱说,或许只是一个误会。”
  
  月幽微急忙制止众人的抱怨。
  
  她知道仙音宗的强大,万一在言语上得罪了对方,真的把对方惹怒,她们很可能小命难保。
  
  “对了,林前辈呢?你有看到吗?”
  
  “不知道,昨天晚上出门之后就没有回来过。”
  
  龙震摇了摇头。
  
  他和林虚走的最近,月幽微自然是问他。
  
  见到龙震不知道,月幽微又看向龙萱。
  
  “我也不清楚,或许已经离开了吧。”
  
  林虚早就已经说过,等他们安全之后就会离开。
  
  虽然不告而别有点不礼貌,但是也不是不可能。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就在这里等死吗?”
  
  “或许真的只是个误会,等误会解除了,就会放了咱们!”
  
  “真的吗?”
  
  众人心里没底。
  
  ……
  
  “大人,她们居然还指望我们放了她们,还真是异想天开!”
  
  “哼!把大人害成这副模样,他们不仅要死,而且会死的很难看!”
  
  房屋之中,几个仙音宗据点的高层,正通过特殊的法阵,观察众人的举动。
  
  此时听到月幽微等人的话,不由的嗤笑出声。
  
  而在这几人之中,坐在最上首,正是那位仙音宗的白衣女子。
  
  此时已经清醒过来,并且经过梳洗打扮的她,已经完全换了一副模样。
  
  白衣胜雪,青丝如瀑,容颜绝世,气质里带着浓浓的霸道之意。
  
  她双眼之中是冰冷无情的杀意,恍如极地寒冰,冻彻骨髓。
  
  “金鳞城不知敌情,便贸然求助,害我差点丧命,凡是相关人等,一律除死!”
  
  “敢将我堂而皇之的丢在路上,更是要千刀万剐,挫骨扬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