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三百八十七章 扯衣服

第三百八十七章 扯衣服

血红色的茶水,确实罕见。
  
  但,这是在上界,各种稀奇古怪的事物,多不胜数。
  
  虽然这茶水有些古怪,但也仅仅是让他们惊讶了一下。
  
  等茶水倒好,自有手下端到各位武圣面前。
  
  李仙儿盯着眼前殷红如血的茶水看一番,又稍稍吸了一口香气,却并没有直接饮用,反倒看向老实青年。
  
  “这茶叶叫什么名字?”
  
  “小,小人也不知道,这是家传的!”
  
  青年依旧战战兢兢,只是比刚才稍微好了一点。
  
  “你自己倒一杯,喝下去。”
  
  李仙儿淡淡道。
  
  本来已经有些急不可耐,想要品尝一下的武圣,听到李仙儿的话,心头一跳,立刻意识到这话里的意思。
  
  这位大人还真是小心!
  
  不过他们还是放下了茶杯,看向老实青年。
  
  “大人,这茶水太贵,小人不,不舍得喝!”
  
  “……”
  
  一群武圣,神色古怪。
  
  自己居然喝不起自己卖的茶,这也是个奇葩。
  
  “你尽管喝,茶钱我出。”李仙儿依旧神色平淡。
  
  “这,这……”
  
  老实青年依旧不敢动手,也有可能真的不舍得。
  
  直到李仙儿冷哼一声,他才咽了咽口水,给自己倒了一杯,小口喝光!
  
  呼!
  
  老实青年喝完之后,长出了一口气,神色变得轻松许多,一脸的享受。
  
  见到青年没什么大碍,李仙儿这才端起茶杯,微微抿了一口。
  
  茶水入口微微苦涩,接着是越来越厚的幽香,仿佛无穷无尽,从口腔一直蔓延全身。
  
  浑身血气微微一震,精神仿佛涤荡一般,说不出的轻松舒畅。
  
  “好茶!”
  
  有武圣喝完之后,忍不住大声称赞。
  
  这茶虽然没有固本培元,蕴养精神的功效,但是喝完之后,却是一等一的享受。
  
  或者说,这才叫茶,而不是茶类灵药。
  
  “再给我来一杯!”
  
  “我也要!”
  
  众多武圣,忍不住又要了一杯来喝。
  
  青年自然不敢拒绝,只能苦着脸倒茶。
  
  李仙儿喝完之后,闭目凝息片刻,感觉没有什么异常之后,直接要来一壶细细品尝。
  
  青年一壶接一壶的冲泡,直到匣子中的茶叶用尽。
  
  “大人,茶叶没了!那个茶钱……”
  
  “茶钱自然不会少你的,你们家是否还有这种茶叶?还有,这种茶叶你从哪里摘得?”
  
  李仙儿直接开口问道。
  
  “大人,小人真的不卖茶叶!”
  
  青年咬着牙死撑。
  
  “我没问你卖不卖茶叶,我问你是从哪里摘的。”
  
  李仙儿语气有些冰冷。
  
  这种茶叶虽然没有办法提升修为,但仅仅是喝完之后,那种精神享受,就已经是无价之宝。若是能带回去送给师门长辈,必然能讨得他们的欢心。
  
  茶叶!她志在必得!
  
  现在仅仅开口询问,已经是她大发慈悲,如果是真的不识抬举,她有一万种方法让对方说出来。
  
  “大人,我……”
  
  青年双腿打颤,还是不愿意说。
  
  简直是要钱不要命的典范。
  
  李仙儿脸色彻底冷了下来,她没有亲自动手,不过下面的人不是白痴,立刻起身准备控制林虚。
  
  不曾想,刚刚起身走了一步,就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轰!
  
  一群人脑海中好似雷霆炸裂,瞬间意识到不好,拼命运转功力想要驱毒,可惜,为时已晚。
  
  下一刻,噗通噗通!一个接一个的,倒在了自己面前的桌子上。
  
  “你,你,究竟——”
  
  李仙儿境界高深,虽然受了重伤,但体质还在,一时半刻居然没有倒下。
  
  不过看她的样子,也已经摇摇欲坠,撑不了多久。
  
  此时,原本畏畏缩缩的青年,缓缓站直身子,脸上紧张惊惧的表情早已消失不见,只有一抹淡淡的无奈。
  
  “唉!好不容易攒了一点家底,又花光了!都是因为你!”
  
  青年看向李仙儿,眼神里带着杀意。
  
  他看出李仙儿的外强中干,没有试探,一个箭步就到了她的跟前,没有杀她,反倒扯起了她的衣服。
  
  “你想干什么?混蛋——”
  
  李仙儿大惊失色,她拼命想要挣扎,可惜大脑昏沉,浑身无力,连个不会武功的弱女子都不如。
  
  “住手!我是仙音宗真传!你若敢玷污我,你不得好死!”
  
  可惜青年并不理会,手上动作反倒越来越快。李仙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衣服被一件件的扯去。
  
  直到,一点不剩!
  
  “啊~~!”
  
  最后不知道药力上涌,还是太过羞愤,她直接晕了过去。
  
  青年办完事后,回到烧水的火炉边,从里面扒出一小块,还没有烧尽的褐色木炭。
  
  “说不定还能再用一次!这可是价值十万兑换点的迷魂香啊!”
  
  再看看茶水,更是心疼。
  
  两万点的血龙茶,自己就喝了一杯。
  
  唉!
  
  好在事情成功,否则不仅要心疼,可能还要肉疼。
  
  原本的青年,已经变成五六十岁的老者模样。
  
  这人自然不是别人,正是林虚。
  
  为了救出月幽微等人,他冒险假扮茶郎,进入仙音宗据点,用迷魂香把一群武圣全部拿下。
  
  回头看了看被扒光之后堆在一起的众人,他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冷笑。
  
  找事找到我头上,还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最可恨的是那个女人,明明救了她,居然恩将仇报。
  
  如果不是害怕仙音宗的高手追杀,林虚绝对将对方千刀万剐。
  
  不过现在也不错,等对方醒来,恐怕比千刀万剐还要痛苦。
  
  林虚已经可以想象那幅画面,心中畅快了不少。
  
  他把搜罗来的宝物放入空间之中,自己穿着守卫的衣服,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
  
  “你是什么人?到这里干什么?”
  
  正在房间里休息的月幽微,突然听到门外有人说话,心里不由的一跳。
  
  她虽然被李仙儿放了下来,但心里总是隐隐有些不放心。觉得前面的事情,不是简单的误会可以解释。
  
  实在是对方前后的举动,透露出太多的问题。
  
  只是她地位低微,对方又不愿意和她见面说话,她根本没办法了解详情。
  
  这种忧虑的心情,一直陪伴了她一整天。
  
  此时听到门外的说话声,便又忍不住,开始担心。
  
  究竟真的是误会,还是另有所图?
  
  这个人又是来干什么的?
  
  是要带她们去仙音宗?还是黄泉路?
  
  “我奉大人的命令,带他们过去,这是令牌!”
  
  “确实是大人的令牌,请进!”
  
  咯吱!
  
  房间的门被推开,一个穿着守卫服的英俊青年,在另一个守卫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此时不光月幽微惊醒过来,房间里的其他人也都打量过去。
  
  “你先出去,大人有话让我和他们单独交代。”
  
  “这……”
  
  那守卫有点不情愿。
  
  上面的大人交代过,不允许任何人和他们单独相处,避免走漏消息。
  
  “怎么?连大人的令牌都不管用!这可是那位亲自交代!”
  
  “我不是那个意思……好吧!你快一点!”
  
  守卫想到李仙儿的身份,心中畏惧,只能无奈退出,并顺手关上门。
  
  等那名守卫出去之后,剩下的青年守卫突然伸出一根手指,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众人心头猛然一跳,这一幕太熟悉了。在七霞山脉的时候,为了带她们躲避强大的异兽,林虚经常这么做。
  
  难道眼前这个青年是——
  
  “你是林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