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四百零七章 接下来是你们

第四百零七章 接下来是你们

“接下来,是你!”
  
  雷瘸子微微低头,眼睛微凸,咧嘴大笑。
  
  龙震的惨状,让龙萱恐惧的呆滞,大脑一片空白,直到耳边传来龙震的惨叫,她惊醒过来,吓的瘫软在地。
  
  “大哥!大哥!呜呜呜呜!”
  
  跪坐在龙震面前,她抑制不住的大哭出声。
  
  龙震听到妹妹的哭声,他忍着钢刀刮骨般的疼痛,想要转身安抚,可是他现在的情况,就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已经做不到。
  
  就在这个时,雷瘸子伸出大手,五指张开,像铁钳一样,箍住龙萱的小脑袋,生生把她从地上提了起来。
  
  “啊啊啊!”
  
  两者实力差距太大,雷瘸子没怎么用力,龙萱依然痛的大叫。
  
  她双手抱头想要挣开,却像是蜉蝣撼树,纹丝不动。
  
  “放开我!放开我!”
  
  她双脚拼命踢打,却连雷瘸子的护体真气都无法打破,反倒震的自己双腿发软,使不出力气。
  
  “不要……不要……”
  
  听到动静,龙震声嘶力竭,可惜无济于事。
  
  新人们不忍直视,老人们则无动于衷。
  
  见的多了,麻木了!
  
  “放心,小丫头!我会好好疼爱你的!嗯!先吃那点好呢?”
  
  “吃?吃!!”
  
  一群新人直接吓傻!
  
  “哈哈哈哈哈!你们以为要干什么!”
  
  雷瘸子大笑起来。
  
  老矿工们也跟着大笑,两眼放光。
  
  好东西自然是要吃到肚子,玩?连挖矿的力气都没有,玩个鬼啊!不如省点力气挖矿!
  
  很多新人,直接吓的腿肚子酸软,瘫倒在地。
  
  “那就从手开始吧!”
  
  雷瘸子张开大嘴,露出森白的牙齿,轻轻摩擦了一下。
  
  龙萱脸露惊恐,神情几乎扭曲。
  
  “不要!不要!不要伤我妹妹!啊啊啊!”
  
  龙震倒在地上,蠕动着爬到他的脚边,想要去阻止。
  
  可惜,雷瘸子连看都没看他一眼,缓缓把龙萱提高,朝着自己嘴边送去。
  
  地下生活艰难,普通食物根本无法补充武圣的身体消耗,只有强大异兽的血肉才行。
  
  这里自然不可能有异兽,所以他们就把目标盯在了同样的矿工身上。
  
  不仅是他,另外几人也一样。
  
  想要活下去,想要活的久,就必须这么干!
  
  而新人除了拿来挖矿,不含多少杂质的血肉,对他们来说也是极大的诱惑。
  
  特别是女人!
  
  这种事情,一开始会自责,等时间久了,也就麻木了。
  
  “不要!不要吃我!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呜呜……求求你了!”
  
  面对不断靠近的死亡之口,龙萱忘记了脑袋上的疼痛,痛哭流涕,拼命哀求。
  
  “你越是哭,我就越是兴奋!哈哈哈哈哈!”
  
  雷瘸子发出癫狂的笑声,下一刻,猛然咬了过去。
  
  另外三个区的老大,神色平淡的看着这一切,只有初次面对的夏夜,目光闪烁了一下,可是想要在这里活下去,他就不得不忍耐。
  
  弱者本来就是强者的食物,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在心中不停的安慰。
  
  就在所有都以为龙萱要身首异处,凄惨死去的时候,一道人影突然出现,手中黑色剑影一闪。
  
  雷瘸子抓着龙萱的手臂,被黑色剑影生生斩断。
  
  “啊!”
  
  下一刻,雷瘸子口中发出一声惨叫,抱着断臂,满脸惊恐,踉踉跄跄的往后退。
  
  众人皆惊!
  
  事情变化太快,一时间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哥哥虽然蠢了一点,但起码还有几分骨气,到是你……”
  
  人影口中发出有点失望的语气。
  
  “林,林前辈!呜呜呜呜!”
  
  龙萱扯掉头上的手臂,急忙转头看向身边,入目的正是带着花纹面具的林虚。
  
  她忍不住又是一阵大哭,只是这一次,是喜极而泣。
  
  至于林虚口中的话,完全没听进去。
  
  林虚无奈的摇了摇,把龙萱待在一边,蹲下身子,去查看龙震的伤势。
  
  “林前辈……你回来了……太,太好……”
  
  龙震话没说完,就疼的直接晕了过去。
  
  “问题不大,只是骨头碎的有点多。”
  
  帮龙震简单治疗后,林虚站起身来,看了一眼向痛苦挣扎的孟风浅等人,眼神微冷。
  
  “是你?你,你不是已经进去吗?不可能活着出来!”
  
  雷瘸子抱着断臂惊恐道。
  
  林虚带着面具他无法辨认面容,但是声音他很熟悉。而且龙萱和龙震也都叫他林前辈。
  
  另外几个区的老大,对于突然出现的林虚,也都相当震惊。
  
  明明他已经进入了那处禁地,怎么可能还活着?
  
  只是林虚懒得跟他们解释,他是没有立刻杀掉雷瘸子,而是转头转头看向斩落的手臂。
  
  原本粗壮,仿佛钢筋铁骨的手臂,此时就像失去了水分一样,干瘪不堪。
  
  他迈步走过去,一脚踩在上面,手臂上立刻发出清脆的骨裂声。
  
  像是晒了很久的木材,被人踩碎了一样。
  
  “混蛋!你——”
  
  看到自己的手臂被踩在脚下,雷瘸子双眼有些发红,只是刚才林虚那一剑太过诡异,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剑?
  
  对了!他的剑是从哪里来的?
  
  雷瘸子突然意识到,在矿井里,除了挖矿的铁镐,应该没有武器才对。
  
  他看向林虚手中,发现那是一把漆黑如墨的长剑,除了颜色,其它方面都平平无奇。
  
  “你的剑是从哪里来的?莫非你真的是……”
  
  “没空和你废话。”
  
  唰!
  
  话音未落,人影已经消失不见。
  
  在林虚消失的瞬间,雷瘸子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危机感,他想要躲避,想要呼救,可是他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做,两道剑光就已经从他身上划过。
  
  一道是肩膀!一道是腹部!
  
  噗嗤!噗嗤!
  
  手臂从肩膀脱落,下身和上身分离。
  
  一瞬间,雷瘸子被削成人棍,直接腰斩。
  
  不可思议的是,那斩断的手臂和下身,全都在极短的时间,化成了灰飞。
  
  “啊啊啊啊!”
  
  剧烈的痛苦,撕扯着雷瘸子的神志,让他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聒噪!”
  
  林虚手中长剑刺入雷瘸子弹口腔,轻轻一搅,一条鲜红带血的舌头,便被挑了出来。
  
  周围众人倒吸凉气,原本觉得雷瘸子够狠,没想到眼前这人更狠。
  
  另外三个区的老大,全都被林虚的手段吓的不敢上前。
  
  “接下来,到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