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四百五十章 你还是杀了我吧!

第四百五十章 你还是杀了我吧!


  “我老婆也这么说,她说我只要肯努力,未来必然能够突破神境!金兄果然慧眼如炬啊!”
  林虚直接给他们来了个装疯卖傻。
  既然你夸我好,那我就当我天赋好。
  “突破神境……”
  几个直接哑火。
  扯蛋呢!
  整个西月国多少人啊,青年才俊数不胜数,这才诞生了一名神境。
  而整个兔人族又有多少人,才诞生五名神境。
  成为神境的几率,小到以亿来计算,这家伙居然说自己努力努力就能成为神境?你以为是突破五重天!
  不对,突破五重天也不容易!至少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门槛,没有几年时间想都别想。
  
  对了,这个家伙说是他老婆说的,他老婆是谁?
  玉玲珑?
  这是在哄自家傻儿子吗?
  尼玛,这是遇上个白痴吗?
  “是玲珑姑娘说的?”
  其中一个不信邪的问道。
  “是啊!”
  林虚点了点头。
  “你自己相信啊?”
  那人一副看傻子似的眼神。
  “男人就要听老婆的话,我老婆肯定不会骗我的。”
  “……”
  原本金无恙还想恶心恶心林虚,让他出丑难堪,现在一看,这小子完全是脑子有问题。那些用来调侃他天赋的话,反倒让自己显得像个傻子。
  毕竟能和傻子理论的人,一般都是傻子。
  “咳咳!未来的神境至尊,你去忙吧!我们就不耽误你,等改天你成了神境,可得照顾照顾我们!”
  嘴上说着,几人心里已经把林虚鄙夷到了极点。
  你个啥玩意呀?也敢说自己能成神境!你要是能成神境,老子都能成大帝了!我呸!
  如果不是顾忌场合,众人真的想把一口老痰,吐在他身上。
  “一定!一定!我一定好好照顾你们!毕竟都是兄弟嘛!哈哈哈哈!”
  林虚得意的大笑,仿佛自己已经成为神境,傲视天下。这让几人又是一阵无语。
  边上的玉萋萋,都快尴尬的看不下去了。
  这位公子是有大病嘛!前几天也没看出来啊!
  几人懒得再和他扯疯话,直接转身离开。
  小丑的话,大家会上去逗他玩。但如果是个疯子的话,大家只会唯恐避之不及。
  而金无恙回想起在月桂林时,林虚挤出一大团血液的事情,就更加确认这个想法了。
  这家伙是把智商换成了颜值吗?
  只是可惜了玲珑,那么好的娘们,却便宜了一个白痴!唉!红颜薄命啊!哎!不对,或许我可以来个红杏出墙,窃玉偷香!
  这种事情,在大家族不罕见,很多人因为练功出了点儿问题,你不行吗?那我就来帮帮你,是吧?谁让大家是兄弟呢!
  金无恙越想越觉得可能,原本因为林虚装疯卖傻,有些恶心的感觉,瞬间好了很多。
  林虚没有想到,自己只是懒得理他们,才故意做出来的举动,却致使对方想要给他送顶帽。
  好吧!这些只是后话,暂且不提。
  “公子,你刚才……”
  玉萋萋不知道该咋问。
  总不能问,你是不是缺心眼儿,这种话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
  这就好像是一个屌丝,突然说自己能够成为世界首富,迎娶世界第一美人一样可笑。
  如果只是两个朋友,开玩笑也就罢了。
  但是现在可是一群人在边上看,而且还是一本正经。
  这,这——
  如果有个地缝,我想钻进去!!
  这家伙还把玲珑小姐带进去,这面子可丢大了。
  “哦!我逗他们玩,你别往外面乱说。”
  逗他们玩儿,有这么逗的吗?
  你这分明,是把玲珑小姐往沟里带!
  玉萋萋心中郁闷,却又不好说什么。
  她和玉玲珑认识,但也说不上多亲近。
  再说这种事情,就算她往外面说,人家也得信啊!
  对方肯定以为她在洗白,甚至林虚现在回身把那几人拉回来解释,人家都不会信。
  算了,反正这家伙回去,免不了挨收拾。跟我又没关系,我还是陪着他做完任务,早早的回家吧!
  林虚不知道玉萋萋在想什么,也没心思理会。
  至于别人把他当傻子,那就再好不过。
  消失一个傻子,肯定比消失一个正常人,要好的多,说不定玉家不仅不会派人寻找,甚至还会举杯庆祝。
  哎!我一开始怎么没想到?
  如果我一开始就装疯卖傻,说不定在山崎城就被撵滚蛋了!
  哎呀!可惜了!
  林虚心里暗叫可惜。
  他在玉玲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印象,就算现在想装傻,对方也不会相信。
  不过在外人面前到是可以装装,不用装成彻头彻尾的傻子,一根筋,或者脑残就可以。
  反正让别人觉得他配不上玉家就行。
  到那个时候,他的消失,就会变得顺利成章。
  嗯!完美!
  我踏马果然是个天才!
  “走吧,咱们赶紧去交任务。”
  一瞬间林虚心情大好,整的玉萋萋一脸懵逼。
  这位公子不会在为自己骗了对方,而在沾沾自喜。
  喔!我的天啊!
  公子确实不傻,还知道骗人,只是——
  少了一根筋,缺了一个心眼!
  ……
  两人交过任务,林虚也算熟悉了一下流程。
  在大殿门口,两人分开。
  玉萋萋没有留下联系方式,也没有邀请他去坐坐的意思,就这么直接的走了。
  林虚没当回事,反正任务流程都熟悉了,以后他自己一个人也可以。
  回家不久,满脸怒容的玉玲珑就找了过来。
  “哎,娘子,你来啦,任务的事情,我本来想明天再去跟你说呢。”
  “任务的事情,你先给我放一放,你又在外面说什么胡话了?”
  “胡话?什么胡话?我这人一向忠厚老实,从来不说胡话。”
  玉玲珑气的牙痒痒。
  “看样子?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们几个先下去。”
  “是!”
  几个侍女丫鬟看着不对,急急忙忙退了出去,并且把门窗全都关好。
  “那个啥!老婆,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唉……别……别打脸……啊!”
  许久之后,林虚顶着猪头躺在地上,一副气若游丝的模样。
  “老婆,下次,你不能这样了。你别以为我打不过你,我是因为爱你,才不还手的,否则我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你。”
  玉玲珑坐在边上喝茶,没有理会地上的林虚抱怨。
  躺了一会,感觉地上太凉的林虚,坐了起来,靠在身后的桌腿上,只是他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了那双又长,又细,又……
  眼珠都快蹦出来了!
  玉玲珑低头一看,刚消下去的火气,腾一下又上来了。
  “看什么看?再看,信不信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不是吧!我自己老婆,我还不能看?你不让我吃,又不让我看,你干脆阉了算了!”
  “你以为我不敢啊?”
  “呵呵!开玩笑,开玩笑,不看就是了,不看就是了。”
  林虚尬笑两声,从地上起来,找位置坐下。
  “这一次的事情已经发生,我也懒得再说,以后再敢在外面胡言乱语,看我不把你的腿给你打折!”
  “胡言乱语,干嘛要打腿呀?不是应该……”
  “应该什么?”
  “应该打腿!应该打腿!我腿多,你随便打……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说话行了吧!我不出去了!我宅在家里行吧!”
  林虚准备直接躺平。
  被林虚胡扯一通,玉玲珑气总算消下去一点,想起了正事。
  “再有两个月就是暖阳节了,到时间会有进入幻神塔的机会,你和我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