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四百七十一章 重病

第四百七十一章 重病

        “师傅!我妹妹怎么样了?”
  
          龙震取下背上的药篓,边上有小伙计急忙接过去,拿到后院处理。
  
          “还是没什么起色!”
  
          一名长须长袍的矮胖老者,叹息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
  
          “好在没有继续恶化,咱们还有时间!”
  
          “我能去看看吗?”
  
          “去吧!燕儿正在那里照顾!”
  
          矮胖老者说了一声,龙震施礼告退,急步去了医馆的后堂。
  
          穿过几重院落,到了深处一栋僻静雅致的阁楼。龙震站在门口,轻轻敲击了几下,这才开口,好像生怕打搅到里面的人。
  
          咯吱!
  
          房门被人从里面拉开,露出一张精致小巧的面容,是个二八年华的少女,只是皮肤微微有点黑,使得颜值打了一分折扣。
  
          少女的面容和大堂的矮胖老者有三分相似,想来两者关系非浅。
  
          看到站在门口的龙震,少女的脸上露出惊喜之色。
  
          “龙震哥哥,你回来了!太好了!这次你去的时间可不短!”
  
          “师傅要的那种药材外围越来越少了,不得不进到深处去采!以后怕是会更久!”
  
          龙震脸上露出一丝愁容。
  
          “龙震哥哥放心,我爹爹已经托附近城池的药馆帮忙了,有他们出手,你以后就不用天天进山了。”少女脸上带着一丝微笑,出言安慰道。
  
          “师傅对我实在是太好了,我真是无以为报。”
  
          龙震满脸的感激。
  
          “你可是我父亲的关门弟子,以后医馆说不定都让你继承,这又算得了什么!快进来吧!”
  
          说着少女就把龙震拉了进去,随后警惕的望了望门外,这才把门关上。
  
          “我妹妹怎么样了?”
  
          进房间里龙震便有些迫不及待。
  
          “你自己看吧!龙萱妹妹……”
  
          少女口中又是一声叹息。
  
          龙震急忙进到里屋,就看到一个脸上长满脓包,几乎看不清面容的女子,正躺在床塌上,双目紧闭,口鼻里发出丝丝痛吟,看上去非常难受。
  
          “小萱,哥哥回来了!你好点了没有?”
  
          龙震握着龙萱同样满是脓包的手,关切又心疼的问道。
  
          可惜躺在床上,几乎不成人样的龙萱,除了手微微的握紧一点外,并没有其它反应。
  
          “小萱是我呀,你回我一句话呀!你知道哥哥有多担心你吗?求求你了,醒醒!”
  
          龙震眼睛泛红,身体微不可查的颤抖。
  
          他真的希望替妹妹分担,真的希望生病的是自己。
  
          可是他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龙萱越来越虚弱。
  
          “龙震哥哥,别难过了!你这样子,如果让龙萱妹妹知道了,恐怕会更难受!”
  
          少女在边上劝解道。
  
          “我知道了!”
  
          龙震抹了抹眼角,强颜欢笑的站起身来。
  
          “燕儿妹妹,这几天真的辛苦你了,你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就好了。”
  
          “你也刚从山里回来,要不休息一下再过来?”
  
          “我修为高,没事的,你放心吧!”
  
          “那好吧,我先过去了,你有事随时叫我。”
  
          “嗯!”
  
          龙震点了点头,坐回床前,继续查看龙萱情况。
  
          少女又回头看了一眼,这才小心翼翼的退出。
  
          出了阁楼之后,她没有立刻回自己的房间休息,而是转身去了自己父亲的住处。
  
          进到矮胖老者的房间,原本端着架子,一副淑女形象的少女,像是累坏了一样,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说了你多少次了,怎么就不注意形象?”
  
          刚刚迈步进入房间的矮胖老者,忍不住皱眉道。
  
          矮胖老者名叫詹鎏览,医馆的主人,也是少女的父亲。
  
          “以前不都是这样吗?”
  
          少女抱怨道。
  
          少女叫詹燕,也是詹鎏览口中的燕儿。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詹鎏览回头看了看身后,确定无人,这才关上房门。
  
          “我知道啦,知道啦,你不就是担心他发现嘛!”
  
          “你知道就好。”
  
          詹鎏览瞪了自己女儿一眼,这才找椅子坐下。
  
          “爹呀!你放心好了!他现在已经完完全全相信咱们两个了!就算看到我这个样子,也不会怀疑什么的!”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可是我们两个的摇钱树,不能出一点意外。”
  
          “那就干脆把他抓起来好了,省的他在这里跑来跑去,害得我一天到晚的演戏,脸都僵了。”
  
          詹燕仰着头,揉了揉娇俏的脸庞,一副疲惫不堪的模样。
  
          “要是能抓,早就抓了,我还等到今天!”
  
          詹鎏览喝了口茶,有些没好气的说道。
  
          “你不就是担心他口中那位前辈吗?这都过去两个月了,要来早就来了!我看还是赶紧动手吧,免得夜长梦多!”
  
          “你懂个屁呀,我能混到今天这一步,全凭小心谨慎。多等两个月,死不了人,你再给我忍一忍。”
  
          “哼!”
  
          听到自己父亲的话,詹燕不爽的哼了一声。
  
          “你少在我面前给我耍脾气,我做这一切还不都是为了你们兄妹两个!”
  
          詹鎏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起身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从怀里取出两瓶丹药放在她面前。
  
          看到面前的丹药,原本惫懒得的詹燕,一屁股坐了起来,眼里露出喜色。
  
          “爹,这一次怎么这么快,这才过于三天啊!”
  
          “咱们提供的龙血被齐大师看上,这一次是他亲自出手炼制,不仅速度快了许多,而且效果更好!”
  
          詹鎏捋了捋胡须,满脸得意。
  
          “什么?齐大师!莫非是咱们柔落城第一炼丹师,齐落羽齐大师?”
  
          詹燕直接蹦了起来,一脸震惊。
  
          “除了他,还有谁有资格让老夫称他为大师!”
  
          “太好了!这一次咱们巴结上齐大师,别说柔落城了,就算方圆几个大城,都可以横着走了。”
  
          詹燕握着小拳头,兴奋不已。
  
          激动了一会,她好像突然反应过来,又有些担心的问道:“齐大师不会把那个女人要走吧?”
  
          “你想什么呢?齐大师是什么人物,怎么会看上这点东西!不过他最近刚好研制新丹药,需要用到大概五百份龙血,等明天我把龙震支开,你尽快提取。”
  
          “五百份!!”
  
          詹燕吓了一跳。
  
          “老爹,你没开玩笑吧?五百份,那个女人怕是要被抽成人干!”
  
          “没关系!龙震不是采了很多龙血草嘛!你全部都给她用上,另外把我开的药方也加大剂量!
  
          虽然一次性提取这么多血会大幅度损伤她的寿命,但是结识齐大师的机会有多难得,你应该知道!
  
          只要这一次把事情办的漂亮,不光咱们可以得到大量赏赐,你大哥更是能拜入齐大师门下!
  
          可以说,咱们詹家飞黄腾达,已经指日可待!”
  
          詹鎏览满脸的狠色。
  
          为了达到目的,一点小小的牺牲又算得了什么?再说,又不是牺牲他。
  
          “好!等他一离开,我就立刻动手!”
  
          詹燕也知道机会难得,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
  
          任龙震做梦也想不到,他拼命采摘来的药材,不仅救不了自己妹妹,反倒成了自己妹妹的催命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