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超凡大贵族 > 第七十八章 瘟疫、血月、魔力潮汐

第七十八章 瘟疫、血月、魔力潮汐


  侯爵的领地多是平原,土地也非常肥沃。在农夫们勤劳的开垦下,平原变成了广袤的良田。辛勤的农民们在修建了复杂、精密的引水渠,用来浇灌良田。
  在威尔城附近有一条自东向西的小河,当地人称作是宝石河。小河的四周,坐落着许多村庄,其中一处便是托姆村。
  村庄有七八十户人,村民九成九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虽然是村庄但是房屋却相对分散在广袤的麦田之间,以便于就近照顾自家田亩。
  对于帝国来说,去年是不幸的。皇帝征调了大量的骑士团,以及实地贵族麾下的军事力量。大规模的与东部的克萨斯王国开战,却损兵折将,虽然因为奥比斯盾牌的原因,克萨斯王选择退兵,帝国勉强维持了原本疆域。
  也造成了粮食价格飞涨,但是对于以出产粮食闻名的侯爵领来说,这却是好事。
  整个侯爵领的农民都相对高价卖出了粮食,粮食商人们也赚得钵满盆满,导致领地的经济一路向上。
  手里头有了许多闲钱的村汉,便开始大肆挥洒手中的钱币。
  买足够烈却廉价的白酒,给成天埋怨没有新衣服的婆娘买一些布制作衣裳,给那些永远吃不饱的小崽子,买肉制作香肠。
  感谢仁慈的大地,赐给了我们丰收。贪婪的农民们,也希望今年能够丰收。
  凯尔是托姆村的村民,这个壮硕的仿佛是牛犊一样的汉子,种田是一把好手,生孩子也是一把好手,与妻子生有八个小孩,五男三女。
  有时候凯尔也会埋怨,为什么他的妻子这么能生?但是当他看见孩子们纯真笑容的时候,幸福感又随之而来。
  这天底下,又有什么比孩子纯真的笑容更加的美丽呢?
  一想到自己当孩子们,凯尔浑身就充满了力量。
  虽然战争已经结束了,粮食价格必然会回落。但是从今天的天气来看,只要不变卦,秋天他们也将迎来丰收。
  这天早上,凯尔与往常一样从床上爬起来,他先穿上了衣服,才去推搡床上的妻子。
  农民是没有姓氏的,凯尔的妻子嫁给凯尔之后,也就称作凯尔夫人。
  凯尔夫人身材肥壮、满脸雀斑,虽然不是美人,但是家务事做的极为利索,也经常帮凯尔干农活,凯尔对妻子充满了感激。
  要是往常,凯尔夫人应该醒来了。但是今天凯尔推搡了一下妻子之后,却发现妻子只是哼哼哼了几声。
  凯尔立刻吓了一跳,随即他仔细观看了一下妻子,再抚摸了一下妻子的额头。“脸色好红,额头好烫,感冒了吗?”
  凯尔立刻出了卧房,去找村医伦特医生。凯尔虽然很急,但却并不担心。威尔城的医学水平极为发达,伦特医生虽然只是个村医,但还能动小手术,拥有对付感冒的特效药。
  很快凯尔就来到了伦特医生的家,一栋很平常的双层斜顶屋,外边包裹着泥巴墙,有一条威尔黑猎犬正在看家护院,对凯尔发出了汪汪汪的犬吠声。
  “谁?”伦特夫人走了出来,这位城中中产阶级出生的夫人,对于凯尔这些村民来说,就仿佛是贵妇一般。
  凯尔不敢多看伦特夫人一眼,只是低着头说道:“夫人。我妻子病了。想请医生去看看。”
  伦特夫人身材娇小、戴着眼镜,在乡下村庄之中,也算是优雅美丽。她蹙眉道:“凯尔,你稍等一下吧。李特家的妻子也病了,我的丈夫去看了。”
  “好的。”凯尔夫人心里虽然很焦急,却很顺从的应了一声。但很快事情就开始不对劲了起来。
  村庄只有七八十户人,加上小崽子也顶多是五百人。但是不久之后,足有三十余人来到了伦特医生的家门口,都说自己家里有人病了。
  有男人、女人、老人、小孩。
  “是某种传染病。”伦特夫人面色一变,虽然她不动医术,但是她毕竟是医生的妻子,她慌忙去了屋子内,取了口罩戴上,并小心挨个的将孩子们戴上口罩。并迅速的用了特制的消毒水,把家里里里外外喷了一个遍。
  然后她将来找她丈夫的村民们,赶到了篱笆墙外边。
  不久后,伦特医生也回来了。他是一个瘦瘦高高,带着眼睛的中年男人,手里头拿着一个医用箱。
  “你们怎么都在我家?”伦特医生吓了一跳,推了推眼睛道。
  “伦特,他们家里边都有人病了。可能是某种可怕的传染病。你快点戴上口罩。”伦特夫人站在门口大喊道。
  伦特医生头皮一紧,连忙从医用箱内取出口罩戴上。然后上前询问这些村民,家里人的病情。
  伦特医生听完之后,顿时一颗心往下沉。他妻子说的没错,这绝对是某种可怕的传染病。
  刚才他去看李特夫人,也是这种症状。他还当做是普通感冒,用了治疗感冒的特效药。
  “该死的。”
  伦特医生暗骂了一声,连忙挨家挨户去看。每一个人分了一些感冒药,希望能起作用。然后他立刻派人去了威尔城,向威尔城的卫生部门禀报这个消息。
  本能告诉这位医生,这种病可能会形成大规模的瘟疫。
  而当傍晚来临之后,伦特医生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成真了。服用了治疗感冒的特效药之后,村民们没有多少好转,但也没有往坏的方向发展,只有一些年老体弱的村民,开始迅速衰弱。
  甚至于,伦特医生家的二儿子,都开始生病了。
  “这到底是怎么了?”当夜幕笼罩天空之后,伦特医生站在自家屋子的院子内,心烦意乱。
  “父亲你看,月亮。”就在这时,他的大儿子对着他大叫道。
  “怎么了?”伦特医生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天空,然后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今天的月亮竟然不是黄色的,而是黄、红呼应,形成了一种诡异混乱的颜色。
  血月?
  伦特医生从小到大也没有见过这种月亮,本能觉得麻烦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