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隐藏的日本人

隐藏的日本人

    赵杰和聂营凝视着眼前宁静无比的贾家,聂英嘴角微微一撇说道:赵杰,我想这贾家的人已经张开口袋等我们进去,我们这么进去,是不是有点冒险了,我总感觉里面有非常厉害的高手在里面,是我的感觉错了还是我紧张了。【wWw.aiyouShen.cOm】
  
      赵杰淡淡一笑说道:看来你也感觉到了啊,看来这贾家还真不简单,居然请来高手帮忙了,难道他也是隐世家族的人?聂英翻了翻白眼说道:隐世家族有那么多,那还是隐士家族么,贾家只能算是商户而已。
  
      一旁的吴丹低声说道:我曾经听人说过,这贾胜道是贾正南养的义子,是贾正南在朝鲜一带捡来的,有人说他是朝鲜人。还有人说他是日本人,各种谣言不少,不过,他的确跟山本太郎的确走的很近,我还记得山本太郎三十岁生日的时候,这贾胜道就送了不少名贵宝物。
  
      聂英沉思一会说道:这么说这贾胜道的确有勾结日本人的勾当了。
  
      李鸾轻声说道:丹大哥,这你也是听来的,也许是有人故意弄垮贾家呢,贾大伯虽然跟日本人很近,但对老百姓也是不错的,经常拿粥来救济穷人,我觉得,赵营长还是不要为难贾家了,再说,因为我和丹哥的事情让你们刀兵相向。吴丹意味深长说道:小鸾,有些东西你不懂,像贾胜道这样老奸巨猾之人怎么会给你抓住把柄呢,此人所做的一切也只是掩饰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赵杰微微一笑说道:聂英,你看,这庄园是不是有点像八卦。
  
      聂英看了一眼前面庄园大门,大门口连个守卫都没有,她淡淡说道:那是废话,八个方位一起射击,我们还真的一不小心成了靶子。赵杰呵呵一笑说道:这些家伙还是很有脑子,怕我们发现,所以一直没有射击,一百多米的距离,对于他们而言有点为难了。赵杰手指微微一弹,一道火光嗖的朝天上射去,藏在宅院四周隐秘之处的那些护卫们都面面相嘘,一时不明白怎么回事,在庄子里的贾胜道依稀感到一丝不妥暗道:看来赵杰已经发现我的庄园里有埋伏,我也真蠢,他可是打仗好手,怎么会不知道这里有埋伏了,看来,只能抢占先机了。
  
      他微微挥手对一旁的韦大力说道:等会,我们的人开枪,你马上出手干掉赵杰,记住,你只有几分钟时间,我们的子弹是极为有效,争取以最快的速度解决他们。
  
      韦大力嘿嘿冷笑说道:我知道了,你放心吧。赵杰和聂英一步一步靠近离贾家庄大门不足一百米距离,只听一声轻喝声,骤然间只听到砰砰啪啪啪子弹穿梭的声音,赵杰冷然一笑暗道:终究还是出手了。
  
      而聂英和赵杰早有防备,嗖嗖两声一下子消失在子弹穿梭之间,躲在暗处放冷枪的人都楞了一下,猛然听到一声刺耳的凄厉的声音,噗的一声,一名护卫连哼都没哼一声倒在地上,脑浆蹦射一地血色和乳白色的脑浆缓缓的滚动之间,紧接着又一声凄厉的声音,连续数次凄厉的声音,本是在暗处的护卫都陆续爆头身亡了,而赵杰和聂英此刻飘然落进宅院里,贾胜道脸色大变喊道:快杀了他们。
  
      忽然一道黑影嗖的一声从贾胜道身后飞了出来,一拳猛的打向赵杰,力道极为迅速,聂英惊呼一声道:小心。
  
      赵杰微微一怔怔虽然他也感到有高手,但不曾想这人速度极快无比。赵杰速度更快,只听嗤的一声赵杰的右臂上出现一个口子,一块衣角飘落在地上,那人轻姨一声倒退一步,却见是一名衣衫褴褛的如同乞丐的年轻人,他手掌如刀,目光如剑,锐利无比,脚下出现深深的脚印,聂英飞身一跃,施展封拳之间,那年轻人一声闷哼之间,忽然感到身体动弹不得,一时怒视着赵杰,却一言不发,聂英转看了赵杰一眼,却见赵杰没事也松了一口气冷然说道:你是什么人,竟然跟这奸商为伍!
  
      那年轻人却一言不发,这时贾胜道快步朝后面跑去,一边跑一边喊道:还不快杀死他们。
  
      这时从草丛里忽然出现一团火花,朝赵杰和聂英两人射击,赵杰大怒喝道:还真够阴的!
  
      他飞身一跃,忽然一掌拍在地上,忽然一团火焰从地上燃烧起来,前面数十米远的草丛忽然被火焰包围,传来一阵凄惨地叫声,有一个火人朝赵杰这边扑了过来,却听到后方哒哒哒哒机枪扫射的声音,那火人一下子被打成马蜂窝,贾胜道想要逃跑之时,忽然感到腿部一麻一屁股坐在地上,紧接着一群身穿八路军军装的人群涌了过来,齐刷刷的将贾胜道和那男子围了起来,刀疤脸嘿嘿一笑说道:营长,怎么样,我们的人枪法不错把,一抢一个准,把那些鬼孙子脑袋给爆了。
  
      赵杰愕然说道:这么说狙击手是你的人啊,嗯,马马虎虎不错。
  
      刀疤脸听了一时嘿嘿一笑说道:这也多亏家声平日里让那几个小子训练枪法,这会算是派上用场了。刀疤脸朝身后的三个少年招了招手,赵杰笑了笑说道:不错,看来,家声留在你那里是对了,以后你们那里就专门培养狙击手吧,呵呵,不错,用汉阳造竟然还可以有那么精确度,以后继续努力。
  
      嘎子嘿嘿一笑看着半跪在地上的那些贾家护卫们皱眉说道:这些人怎么办?我们可没有那么多粮食喂他们。
  
      杰微微摆手看了那怒视着自己的年轻人说道:你那么好的身手不报效国家,反倒跟这奸商为伍,实在是让人可惜。
  
      那年轻人看着赵杰冷然说道:你是坏人,我不杀你,杀谁,有本事一对一,要不是这娘们偷袭我,我未必输给你。
  
      赵杰等人愣了一下,刀疤脸哈哈一笑说道:这家伙是不是傻子,都这个时候了还想跟你单挑。
  
      聂英轻叹一声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个人应该是掌中刀韦大力。只是现在变成这样实在可惜的很。那人眼眸流露一丝惊诧之色说道:什么掌中刀,我,我是叫韦大力不假,可不叫什么掌中刀,你,你又是什么人。我不认识你啊,我叫韦大力,我为什么叫韦大力,我,我哇,哇,我的头好疼,怎么会这样。
  
      韦大力痛苦的呻吟着,本是麻痹不动的手,忽然咔擦一声响了一声,他竟然捂住脑袋痛苦呻吟不已,紧接着咔擦咔擦数声,身体陆续动弹起来,一旁的嘎子忙用大砍刀架在韦大力的脑袋上,韦大力忽然狂吼一声,一拳打在嘎子手上的砍刀上,嘎子痛苦的捂住右手,手上的大砍刀一下子落在地上,韦大力如同疯了一样往人群中扑去,赵杰看在眼里眉头一皱,身影一晃之间,只听帕的一声脆响,韦大力的身躯一下子落在地上,赵杰看着韦大力的身躯说道:
  
      这小子脑袋是不是受过伤了,怎么只知道自己的名字,其他的事情好像啥都不知道,他真的是你口中的掌中刀?他自然在询问聂英,刀疤脸愕然说道:掌中刀,这小子是掌中刀,这怎么可能,我可听说这掌中刀可是风度翩翩的英俊公子哥,出手大方,简直花中猎手,这小子那么邋遢怎么会是掌中刀呢,跟乞丐没什么区别。
  
      赵杰眉头一皱看着聂英说道:真的么,难道比我还英俊?聂英无奈的说道:若不是这一手掌刀我也不敢肯定是他,但是这掌刀的绝技,除了那韦大力还真没有其他人,说到英俊,的确很英俊,很多小姑娘都想见见韦大力,却从来不曾见过,只是后来就不了了之。嗯,他的确要比你英俊。赵杰颇为吃味的看着聂英说道:被你说的,我的压力好大啊。
  
      聂英轻笑说道:我觉得很好啊,这样也可以给龙瑛姑少一些情敌,我看不如把他留下来为我们所用,你觉得呢。
  
      赵杰说着将韦大力的头发卷起来,露出一张英俊无比的脸庞,英武不凡,要不是额头那道疤还真的完美无瑕,犹如宋玉之流,刀疤脸口水都流了下来说道:营长,这家伙该不会是女人?说着,他忽然双手朝韦大力的胸口抓去,还没等他抓去,赵杰一下子拉着他的衣领笑骂道:你脑袋是怎么长的,你还真以为他是女人。聂英一脚踢在刀疤脸的屁股上骂道:死流氓,还不把姓贾的奸商带过来。刀疤脸早就察觉到聂英的腿风,一跳之间跃到一侧咧嘴一笑道:
  
      你这招跟我大小姐一模一样,我可不是吃素的。说着,快步走到贾胜道面前,一把将贾胜道的头发拧起来,不料,却抓了个空,当他看到手中多了一头毛发,而贾胜道单手捂着秃头骂道:你这,这蛮人,做什么!
  
      刀疤脸嘿嘿一笑一下子将贾胜道的衣领拧起来说道:怎么着有意见,老子就是蛮人,老子以前是做土匪,现在虽然是八路军,但我还是改不了这习气,怎么着,你老小子还跟老子装清高,娘的,给老子过来。
  
      贾胜道怒道:好歹我也是乡绅,赵杰,你这混蛋,居然这么对我,你妈八路军不是说善待老百姓们,你们私闯我的宅院,还打死我这么多人,我,我不服。赵杰走到贾胜道面前微微一笑说道:你的头发很有个性啊,很有当年倭寇的风范,难怪要带着假发,那几根头发就不用遮掩了把。刀疤脸听了愣了一下说道:营长,这不是秃头么,把手举起来,让老子瞧瞧你的脑袋。李鸾面露一丝不忍之色说道:这位兵大哥,你就放过贾伯伯吧。
  
      刀疤脸微微一怔,贾胜道微微一惊随即哭嚎道:鸾儿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呢,我们两家好歹亲家,你,你怎么可以带着人打我们自己人呢。李鸾忙说道:我,我,我没有,我虽然不喜欢你儿子,但我还不至于这么做,是你们的人打了丹大哥,赵营长只不过看不过去才过来,没想到你居然设下埋伏圈。
  
      赵杰淡淡一笑说道:李家姑娘,你也无需为我争辩,跟一个日本人说这些话,无疑是跟禽兽对话,你觉得他是中国人么。在场的人一时呆住了,吴丹微微一怔说道:赵营长,你怎么肯定他就是日本人,可是,可是他可是正儿八经的中国人啊。难道你也相信之前我所说的谣言吗。赵杰微微一笑说道:谣言半真半假,但有些事情却是千真万确,日本人从清朝末期就陆续在中国生根发芽,他们的习性也逐渐改变,为了时刻提醒自己是日本人,他们会在身上刻一个记号,有的人刻在隐秘部位,什么头皮,任何地方都会去铭刻,而这位贾老板位置有点特别,你们看他哪里有点特别。
  
      贾胜道忙捂住头部说道:根本没这回事,我是中国人,赵营长你这是在诬陷我。
  
      刀疤脸骂道:娘的,我们营长用的着诬陷你吗,你这秃头一定有问题。说着。他一把将贾胜道手拧开,一时呆了一呆说道:营长,这家伙脑袋上没有印记啊,就三根毛而已。贾胜道一脸得意说道:看吧,你们营长冤枉我了吧,我可是正儿八经的生意人,怎么会是日本人,你们有证据么。
  
      赵杰淡淡一笑说道: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你还真以为我赵杰对你们吴口镇的事情一无所知么,大木太一郎。贾胜道脸色一下子变得发白瞪着赵杰,过会说道:你,你,你在叫什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赵杰忽然说道:还记得富士山下的约定么,大木太一郎。贾胜道一脸不可思议的瞪着赵杰低沉说道:你,你,你怎么知道这件事,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吴丹看着赵杰说道:赵营长,这,这是怎么回事?
  
      赵杰嘿嘿一笑说道:我有我的渠道,贾胜道你从十四岁就来到中国,来之前跟一个赤木晴子的女孩子约定,等樱花盛开的时候你们在富士山下相见,是不是,而你身上的印记就在你的手指上。
  
      众人猛然将目光凝聚在贾胜道的十根手指上,其中一枚大拇指上带着红宝石戒指,看上去极为豪华昂贵,刀疤脸哈哈一笑说道:营长你说这老小子这么大的戒指下就是印记,还真他娘的有钱啊,捐助的钱才那么一点,真是个奸商。
  
      (本章完)【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Www.Aiyous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