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小兵仇恨
    年轻人脸色显得一丝凝重叹息道:也是啊,可是这也不是办法啊,现在已经不同以前了,以前营长在,政审科的人不敢插手,还动不动调查这调查那,真希望营长可以快点回来。
  
      冯大中皱着眉头说道:不要抱怨了,谁让我们以前是土匪,要不是赵营长救了我们连长,这会我们已经被日本人给灭了,这些不愉快的事情就让过去吧,嗯,去见见那小子,这小子心结不打开,难保会出什么乱子,哦,还有,教导员很快要过来了,你等会派人去接一下啊,同时要防范鬼子偷袭,这次我们算是打疼了鬼子,他们肯定会报复的。
  
      麻痞子哈哈一笑说道:可不是,我们七个连一口气打下鬼子十几个乡镇,打的鬼子措手不及,不过,我们面临的压力也不小啊,毕竟,我们面对的可是驻扎在太原娘子关一带的鬼子和伪军三万余人,教导员过来难道是为了这件事?冯大中微微颔首说道
  
      :没错,我们是离太原最近,也是鬼子眼中钉,我们之所以可以取得胜利,完全是得益于鬼子麻痹大意,竟然用一个中队的兵力把守黄家镇,简直也太不把我们一排看在眼里。
  
      马痞子呵呵一笑说道:也难怪他们会麻痹,他们一直把我们定位跟其他兄弟部队一样,以为靠着碉堡可以高升无忧了。
  
      冯大中哼了一声说道;那是自然,只是他们没想到我们居然会有150榴弹炮,虽然只有两门,但也够他们吃一壶了。
  
      马痞子轻叹一声说道:就是数量太少,要是营长多去买几门过来,我们可以少伤亡一半人。
  
      冯大中拍了拍马痞子说道:痞子,你们一班伤亡不小,但是比起鬼子,但却是以少胜多,以伤亡三十多人的代价拿下黄家镇,简直是天大的奇迹,要知道,这可是一个中队的鬼子,武器上的差别并不多,最多的还是弟兄们的战斗实力和信心,我为你们骄傲。
  
      马痞子苦笑摇了摇头说道:排长你别奉承我了,我实在有愧,不过,也是靠志超那家伙超常发挥,连杀二十人,嘿嘿,这战绩都快超过排长你了。冯大中微微颔首说道:所以我才说这小子是天生的战士,只是,心里都是仇恨对他的成长没有好处,教导员也说他有很大的潜力,只是因为仇恨在无法发挥往常的力量,这也是为什么他待在我们这里的主要原因。马痞子轻叹一声说道:可不是,智光就是这个例子,不过,智光现在可是我们狼牙特战队四大主力之一啊。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走着,走了一半,两人忽然惊呼道;这是哪里?
  
      忽然听到一声惊呼传来道:班长排长,你们走错了,再走是黄泥沟了。
  
      冯大中呆了一呆却见远处有一条黄色的干涸的沟槽,只是这沟槽不时有怪怪的味道传来,一时皱了皱眉头说道:这什么味道这么臭。马痞子说道:我本想让人去查,不过,为了这小子就没有去查,怎么排长你认为那里有古怪冯大中微微颔首说道:是有点奇怪,而且又是鬼子中队的驻地,等会派人去看一下。
  
      马痞子微微颔首说道:是,排长。两人看了一眼那条黄色的沟槽,转而朝西侧而去,当冯大中看到一个士兵五花大绑捆着,满脸通红之色,嘴上被一条布蒙起来一时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们控制归控制,至于这么对待志超,马痞子苦笑道;排长,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小子力气大的很,我让十多个人才勉强把他控制住,他到现在还想着杀那鬼子,就算有仇恨,也不能这么乱杀人,这些都是鬼子的后勤人员。
  
      冯大中沉默一会说道:行了,我知道了,这小子虽然仇视鬼子,但还不至于要杀鬼子的后勤部队,毕竟杀俘虏这件事那可是大事,当初营长就杀俘虏的事情跟教导员闹翻,说实话,我也赞同杀俘虏,只是这是八路军军规啊,无奈啊。马痞子苦笑一声说道:自从部队进入轨道这条条框框的越来越多了,一看到那些政审科的家伙就头疼,三天两头和锄奸队查这查那的。
  
      冯大中微微摇头走到那士兵呵呵一笑说道:东子,你这小兔崽子,还真是不让人安心啊,嗯,嘴巴捂着不好受吧,只要你给老子安定,老子就让他们放开你。这玩意捆着也不好受是吧。
  
      冯大中看了一眼那粗壮的绳索暗道:也只有靠这蛟龙绳才可以绑住这小子。那士兵嘴里呜呜叫着,眼眸铮的圆圆的瞪着马痞子,仿佛在骂人,冯大中看在眼里莞尔一笑说道:看来你还是在生你班长的气啊,你这小子啊。
  
      嗯给老子说到底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冯大中说着,将士兵嘴上的布条拿掉,那士兵红着眼眶吼道:排长,排长,你可知道,这些鬼子可是杀我爹娘的凶手,我为什么不可以报仇
  
      。冯大中眉头紧皱说道:就算是这样,也不能杀俘虏,东子,你要知道一旦鬼子解除武装,那就是我们的俘虏,我们非但不能杀他们,而且还要供养他们,你要是杀了他们的话,你是会被军法处置的。东子眼眶通红说道:可是,可是,我爹娘就这么白死了么,我每天每夜都是做同样的梦,我爹被鬼子惨死,我娘为了保护我也死了,要不是,要不是班长救了我,我早就死了。
  
      马痞子咬了咬嘴唇说道:要报仇,就找那些还在祸害百姓的鬼子,找那些手无寸铁通讯兵和伤员有什么用,教导员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让她知道的话,肯定会严惩你。
  
      东子满脸愤然之色说道:那个鬼子就是杀害我爹的凶手,为什么要放了他,排长,让我杀了他。
  
      冯大中脸色一变说道;什么?马痞子轻轻叹息一声说道:排长,也许,有点让人难以置信,其中一个鬼子伤员的确是屠杀张家村的宪兵队队长福田康一,这鬼子曾经是第十师团的,在平型关被打伤,后来就留在太原一带做宪兵队队长,在防守范镇的时候被嘎子的部队击溃,才来了这里。
  
      冯大中微微一怔说道;福田康一,难怪听起来耳熟啊,这家伙还真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的确该杀。
  
      马痞子呆了一呆说道;啊,排长,你,你怎么也这么说,刚才你不是说不能杀俘虏么,你可不要犯傻。
  
      冯大中淡淡说道:我没犯傻,那混蛋杀的老百姓不知道有多少,要是被轻易的放了,我心里都觉得憋屈,嗯,痞子,这样吧,这件事,咱们就当没发生过。
  
      去把那个福田康一的鬼子带出来了,额,还有给他一把枪,东子听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说道;排长,你,你说什么,你是不是疯了,这不是放鬼子跑了。
  
      冯大中淡淡说道:那又怎么了,若是那鬼子有悔改之意,他是绝不会向你我开枪,若是没有悔改之意,你就杀了他,这样做的话,也可以避免被政审科的人追问。
  
      马痞子一时惊呆了说道;排长,这可是严重的违反军纪,实在太乱来了。
  
      冯大中轻叹一声说道:我以前也是打猎的,自然之道野兽一旦沾了血,就只能杀了他,要不然会被野兽吃了的。鬼子就是野兽,若是没有悔改之意,将来又会害死多少人,这个例子在我面前不知出了多少次,相信你没有忘记上次事情吧。马痞子呆了一呆失声道;你是说芝燕。
  
      马痞子眉头一时紧皱,咬了咬牙低沉说道:你,你说的没错,若是,若是让悲剧再次发生,我宁愿被教导员处分,排长,我这就去。志超呆呆的看着冯大中说道:排长,你说的是李护士长么,她,她怎么了。
  
      冯大中忽然拉着东子的衣领怒道:不该问的就别问,你别以为世上你最为不幸,你们班长比你更不幸,等会给老子下手狠一点,别他娘丢老子的脸。
  
      东子呆呆看着冯大中心里暗道;班长,班长身上发生什么,对了李护士长又是怎么回事。一名士兵跟着马痞子身后低声说道;班长,你,你真的要这么做,这可是严重违纪,要是让政审科的人知道,你和排长都会被军法处置。
  
      马痞子低声说道:我自然知道这是违纪,可,可是,若是无法解开东子的心结,他会陷入仇恨之中,营长说过仇恨会毁了一个人,换做我要是遇到杀死我马家七十二口人的鬼子我也会这么做,只是,我一直没有这个机会,难道你忍心看着志超毁了么,若是可以让他杀了他的仇人,可以解救他的灵魂,我认为可以的。何况,她对我说过要好好照顾这小子,因此,我和排长都是这么想的,哪怕被枪毙也在所不惜。
  
      士兵脸色一变失声道;别,班长别这么说,要做这件事,还是我最合适。
  
      马痞子微微摇头说道:别犯傻了,这件事和你无关,不过,若是你实在想要帮我,就去找营长过来吧,嘿嘿。马痞子说着一把推开那士兵快步朝前面走去,那士兵脸色变得一丝苍白暗道:
  
      这次糟了,班长这么做肯定会被枪毙的,若是我现在阻止肯定会被他责骂,若是跟教导员去说,这不是背叛了班长,怎么办怎么办,我总部白白看着排长被教导员处分,对了,我怎么忘了,去找龙司令,也许,也许,龙司令可以说服教导员呢,乘现在过去,还来得及。
  
      士兵想到这里转身便跑了出去,一下子撞在软绵绵的物体上,他愕然一看却见前面站着一名满脸铁青的女子,一时吓了一跳尖叫道:聂小队长,你,你怎么来了。
  
      那女子一巴掌打在士兵脸上骂道:走路不长眼静,也不看看路。
  
      那士兵被打的晕头转向,捂着脸可怜兮兮说道:对对不起,聂小队长,你,你怎么过来了。
  
      那女子长得略有几分姿色,只是脸上带着一股煞气,她冷然说道:怎么我不能来么,你们排长呢,教导员马上就要到了,你们居然还窝在这里干啥子
  
      。士兵捂着火辣辣的脸忙笑道;我这就去通知排长,聂队长,那,那教导员现在到哪里了。
  
      聂队长傲然说道:差不多快到了,喂喂,你这是去哪?
  
      士兵眼珠子一转嘿嘿一笑道:我,我去上个大号。您自个去找吧。聂队长正要去拉之时,却见士兵早已不见踪影,聂队长眉头一皱朝后面两个女兵说道:去找一下,这里挺大的,实在有点难找,要是等教导员过来,没看到那两个家伙,一定会大发雷霆。两个女兵打了个冷颤说道:是,是。
  
      聂队长嘴角一撇轻声说道;乖乖的去找,别偷懒,她对我是不会发脾气,可是对你们两个可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哦。
  
      二个女兵一溜烟便朝古宅前面跑去,只是跑着跑着却发现迷了路,二女一时傻了眼,突然,听到一声轻笑声传来道:咦,你们两个小丫头怎么来了。
  
      二女愣了一下却见前面站着满脸胡渣的汉子一时惊呼道;冯排长,可找到你了。
  
      这男人正是冯大中,他看了被关押着的福田康一,却不料凑巧看到两个女兵,那两个女兵看到冯大中喜出望外说道:冯排长,恭喜您,竟然收复黄家镇,教导员可是高兴的很,现在已经赶了过来。
  
      冯大中呆了一呆暗道;想不到聂教导员居然已经来了,而且还这么快,这两个丫头可是聂教导员的凤卫,只怕,已经离这里不远了。而在这时,忽然听到啪的一声清脆的枪响声,两个女兵脸色一变说道;怎么会有枪声,而且,而且还是在这边,发生什么事情了。
  
      冯大中神色显得一丝凝重说道;这件事我会处理,你们还是先去回去吧,等遇到教导员,我会亲自解释。两个女兵呆了一呆说道:冯排长,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可不要对我们有所隐瞒。
  
      忽然听到一声急促的喊叫声传来道:不,不好了,排长,出大事了,鬼子,鬼子要逃跑,还夺了我们的枪。冯大中满脸震惊之色说道:这种事情,两位姑娘失陪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