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大战之前 三

大战之前 三

林媚儿看在眼里暗道:智光当初也就力量倍增,至于身体上的变化似乎没有,这个人身体会变大还是?我的天,他的脸怎么,怎么变成这样了。
  聂英脸色也变得一丝怪异暗道:这家伙脸上怎么长毛了,而且,而且身高似乎在升高。
  原来
  李东脸上长着黄色的毛发,而且体格竟然有二米多高,秋月忍不住惊呼道:这,这怎么会是这样。
  林媚儿一脸凝重说道:难道这家伙天赋是猿猴,开什么玩笑。
  李东轻喝一声,忽然嗖的一声一闪,出现在聂英面前,一抓抓向聂英,众人惊呼一声道:教导员小心!
  冯大中一时呆了一呆暗道:好快的速度,会不会伤了教导员。他一时担心,只听蓬的一声,聂英早已消失不见,她身后的假山却多了个缺口,李东一拳猛的打向聂英胸口,速度奇快无比,那粗长的手臂暴涨三米之外,只听砰的一声,地面出现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口,而聂英却不见踪影,李东愣了一下却听到聂英一声清冷的声音传来道:速度的确很快,不过,你还不能运用自如,要不然,我还真的会被你打到。
  李东呆了一呆,转身一看却见聂英正站在身后,李东心里一阵震惊暗道:
  我都已经用了全力,我竟然竟然连她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李东想到这里怒喝一声,双拳如同雨点一样打向聂英,而聂英飘逸不定如同叶子一样在风浪中飘动不已,李东打出数十拳却一拳都没有打到聂英,反倒累的呼呼喘气,聂英轻轻一笑说道:就这点能力还想打败我,小子,你还要好好练呢。
  李东听了怒吼道:我就不信打不到你。
  李东拳头握的紧紧的,手臂再次粗大,聂英看在眼里一时愣了一下暗道:这家伙看来是拼上命了。
  冯大中脸色微微一变说道:这小子看来是动了真怒,居然,居然再次变化,上次打鬼子好像是变成这样,就连,就连鬼子的大炮炮管也都被硬生生打断。冯大中喊道:东子,不可以!
  他话音刚落,李东忽然怒吼一声,只听轰的一声巨响,聂英忽然被打飞,而她身后的地面却出现数米深的大坑,一团团烟雾慢慢卷起,在场的人看的一时目瞪口呆,林媚儿惊呼道:姐姐,你没事吧。
  聂英轻笑一声说道:威力还真不小啊,的确不俗,可是,你还是输了。
  李东呆了一呆暗道:我用了臂力强化,她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这实力真是太可怕了
  。李东怒道:我就不信我打不到你。
  他正要起来,忽然感到身体动弹不得,一时大惊失色,林媚儿格格娇笑道:被封了,输的还真惨啊。
  李东脸上流露一丝怒色说道:难道,难道这就是军功拳的封字诀。
  聂英淡淡一笑说道:没错,军功拳,不过,你还不是排长以上干部,能够打到我也算是难能可贵,也难怪这两个家伙要维护你啊,只是,杀死俘虏的事情,绝不可轻饶。
  李东脸色显得一丝苍白,冯大中失声道:东子,教导员,恳请你网开一面。
  众人都纷纷求情道:教导员请你放过东子吧!聂英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暗道:都是赵杰这混蛋害的,竟然开了个这个头,若是这次不管不问,政审科自然不会过问,但是,若是不追究,这种事情只会越来越多,到时候会严重破坏八路军优待俘虏政策。聂英想到这里低沉说道:你们都给我住嘴,都说了杀俘虏是严重违反军纪,你们营长要不是有功于八路军,不然早就被上级追究杀俘虏的罪责,如今还不是团级干部。
  冯大中等人脸色一变暗道:难怪,营长打了这么多胜仗,却依旧没有变出团级干部,原来就是那件事情,也只有我们营长这样的人不将这件事事情放在心上,要是我们连长只怕早就不干了。
  林媚儿心里一阵震惊暗道:难怪,明明独立营可以晋升为独立团甚至更高,却因为杀死俘虏这件事就被压制下来,而聂姐姐却始终不提起此事,不对,一定是有别的原因,以聂姐姐的家族底气,要想让营长做团长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其中一定有别的原因。聂英吆喝道:还愣着干什么,把这小子押下去,恩,考虑到马上要面临一场大战,暂且关到处置营。冯大中和马痞子闻言喜道:教导员!李东呆了一呆暗道:把我关到处置营?
  聂英瞪了冯大中说道:你们也别高兴的太早,等这次战斗结束再跟你们算账。
  冯大中脸色微微一变说道:是。这时听到一声惊呼声传来道:排长,小华失踪了。
  一名士兵快步跑了过来,冯大中愣了一下说道:小华,小华怎么会失踪,刚才不是在这里。那士兵说道:我还以为他去上茅坑了,可是,可是却没看到。
  这时聂风秀眉微微一皱说道:刚才我倒是碰到那个贼小子,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难道就是你们说的小话。聂英眉头一皱说道:也就是刚刚发生的事情啊,那小子慌慌张张跑出去做什么?
  冯大中苦笑一声说道:该不会是为了这件事吧。
  聂英轻哦一声说道:就是这小子杀俘虏的事情?呵呵,这小子该不会通风报信吧。
  冯大中呆了一呆说道:通风报信?给谁通风报信。
  聂英清冷一笑说道;你这个兵倒是对你不错啊,居然为了救你居然去通风报信。
  冯大中听了呆了一呆忽然惊呼一声道:这小子该不会去九龙山吧。
  林媚儿噗嗤一声笑道:通风报信,难道是给龙司令报信吧。
  冯大中听了倒吸一口冷气说道:奶奶的,这小子疯了,来人,去吧那小子给我追回来,这不是添乱么。
  聂英淡淡说道:算了吧,龙瑛姑和我的事情,你们就别参与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应对来犯之敌,冯大中你让六个班长过来一下。冯大中忙说道:是,不过,教导员,我们抓住的那些女俘虏怎么办?而且还是护士医生。
  聂英淡淡说道:这些俘虏要好好看管着,不可以有类似事件发生。冯大中低沉说道:是教导员。
  聂英说完走到前面庞大的大殿,这大殿极为豪华气派,只是此刻却是有点阴冷,上面还有斑斑血迹,显然是激战后留下的,聂英走到主位上,冷月和聂风等人站在后面,冯大中先走了进来,后面陆续进来六个身穿八路军军装的男子,年纪各为不同,其中一名就是第一班马痞子,六人朝聂英敬了个军礼说道:教导员。
  聂英微微颔首说道:先坐吧,现在就等其余李向东的二排的人了,吾,你们先汇报一下这次伤亡情况。冯大中轻咳一声说道:还是我来说吧,教导员,这次跟鬼子一个中队交战,我一排总人数四百五十人,伤亡四十人,目前连我算上就三百五十人吧还有一战之力。
  聂英秀眉微微一皱说道:伤亡还是大了一些,看来你们这一排训练还不够到家啊,居然伤亡这么多,要知道,你们现在可是加强连,在人数可是超过鬼子。冯大中有点不服说道:
  教导员,那你就错了,其实我们是用两个班的兵力跟鬼子打,其余的班是打缘的。林媚儿轻声说道:居然用两个班跟鬼子拼,那已经很不错了,姐姐,你还嫌不好啊。,这一般的话好像是70个人吧,嗯嗯,以两个班的兵力歼灭鬼子,而且还是这伤亡四十人,那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聂凤暗暗点头说道:二连的人战力在独立营排行第三,虽然不如暂列第四连,但已经是难能可贵了。不料聂英淡淡说道:你们觉得很优秀么,若是你们跟鬼子甲级师团来比的话,只怕就有点悬了,你们一个排至少要伤亡半数以上,你们现在面对的不过是守备部队以及那些伪军的人,不是么。
  冯大中低沉说道:这个我不可否认,伪军部队也有三百余人,教导员,你对我们也太苛刻了,我们可不如特战大队的人那么变态,可以极少数的代价可以将三千多人的鬼子把守下给鬼子大队长给灭了。就算遇到再强大的鬼子我们也绝不退缩,所以恳请教导员不要看扁我们一排。聂英看着冯大中满脸怒色忽然笑道;很好,有这份信心是好事,只是留给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相信,你们应该得到鬼子进攻的消息了吧。
  马痞子低沉说道:教导员,这个我们自然清楚,连长让我们一排做好第三道防线,就算再多的鬼子,我们也绝不后退半步。聂英缓缓站起来点头说道;说得好,不过,大家也不要太过紧张,我们还有后备力量的,比如,我们有强大的人民群众支持我们,还有三连和一连四连的人过来,还有我们的抗日游击队和武工队,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是有信心战胜强敌。冯大中惊呼一声道:
  什么,一连三连四连的人也来,那,那九龙山其他防御地,岂不是空虚,就算有也是新兵蛋子啊。聂英低沉说道:这个你们不用着急,九龙山有特战大队在可保无忧,而且还有龙瑛姑的凤队,绝对可以拖很长的时间。
  冯大中低沉说道:看来我们是打疼鬼子了啊,光从燕子关的鬼子就有三千多人,加上伪军的话也有八千多人。
  聂英淡淡说道;不,你还说漏了太原的其他据点鬼子。
  冯大中呆了一呆说道:什么还有其他鬼子?难道是驻守在太原附近的鬼子。
  聂英微微点头说道:没错,虽然都不是甲级师团,但战斗力也极为不俗的常备旅团,总兵力不下于一万人,保守估计,会有五千多个鬼子进犯,你们的压力不可谓不大。众人听了一时倒吸一口冷气说道:
  鬼子简直是疯了,居然动用这么多的兵力。
  聂英微微颔首说道:是啊,可以说倾巢而出了,不过,这也给我们一个很大的机会。众人一时犯迷糊说道:机会?什么机会?冯大中苦笑道;我知道鬼子会灭了我们的机会
  。聂英微微颔首说道:
  没错,若是没有守住的确是给鬼子给灭了,但反之,我们也绝对可以将鬼子一举歼灭,不过,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特战分队来完成,只是这负担防御工作就要落在你们身上了,务必守住。
  冯大中肃然说道:是,保证完成任务。
  聂英轻轻叹息一声说道:我会跟你们并肩作战,而且,还有新式武器用上,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这时听到一阵哈哈大笑声传来道:总算是找到了,我没迟到吧!声音刚落,忽然大殿前忽然出现一名大汉,那大汉胸口都是毛发,看到聂英一时傻了眼说道:教教导员,你,你什么时候来了的,不,不好意思我,我迟到了。
  聂英冷然说道:你是那支部队的。大汉呆了一呆忙粗声说道:报告教导员,二连三排排长孟尚志报到。
  冯大中皱了皱眉头说道:你怎么这么晚才到,大蛮牛,你的几个班长呢。
  孟尚志没好气说道:别提了,路上遇到晋绥军的人,干了起来,所以就延误了。
  聂英眉头紧皱说道:晋绥军,你在哪里遇到的。
  孟尚志愕然说道:虎狼林子啊,我也是接到连长的指令过来的,咦,连长还没来。聂英眉头一皱暗道:虎狼林一带根本就没有晋绥军,难道是流落这一带的。
  冯大中困惑说道:当初晋绥军可是全部撤出太原,他们难道是因为上次的事情来找我们的麻烦?那没道理啊,若是他们在的话,可以光明正大过来何必这么麻烦。
  聂英沉吟一会说道:跟你们交手的是晋绥军那个级别的。什么人?
  孟尚志歪着脑袋说道:这帮家伙看上去很坚实,那个头叫黄滚,口出不逊,我们气不过所以就干了他们。
  聂凤轻声说道:晋绥军中的确有个黄衮,不过,他好像受了伤,一直留在军中修养,怎么会突然出现,实在有点匪夷所思。阎锡山是找我们的茬么。
  聂英微微摇头说道:这件事有点奇怪,不要太轻敌,眼下的形势也极为复杂,要谨慎一些,聂凤,冷月,你们两个去查探一下这些人的行踪和目的。不要让他们坏了我们整盘作战计划。
  聂凤和冷月相互看了一眼,轻应一声便嗖嗖消失了。
  
  想看好看的小说,请使用微信关注公众号“得牛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