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强敌来袭 上

强敌来袭 上

龙瑛姑微微一怔却见西南方的建筑物倒塌一半,一股股烟雾飘荡到半天高,聂英脸色一变说道:这,这好像是女兵营的营地,怎,怎么回事?难道是敌人入侵了。龙瑛姑微微一怔却见西南方的建筑物倒塌一半,一股股烟雾飘荡到半天高,聂英脸色一变说道:这,这好像是女兵营的营地,怎,怎么回事?难道是敌人入侵了。
  
  龙瑛姑微微一怔说道:敌人入侵,这不太可能,我们已经转移了位置,鬼子怎么可能这么快发现,也许出了什么事故,走快去看看,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两人将两把倚天剑放在腰间,快步跑了过去,对于佩戴两把长剑两人还真是不适应,刚到女兵营,却见一群女兵满脸尘土跑了出来,侯颖满脸怒色看着众女训斥着,当她看到聂英和龙瑛姑忙走了过来说道:教导员,龙司令你们来了。
  
  聂英秀眉微微一皱说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们晚上打算睡外面么,把房子都折腾成这样。
  
  侯颖苦笑一声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家正好好训练,不想一下子房子就倒塌了,差点没有压在下面,好在大家没有受伤。龙瑛姑轻嗯一声,她走到前面崩塌的房屋,当她看到房屋的梁柱断裂的极为整齐,犹如被刀切开一样,一时脸色一变说道:难道这是剑气!聂英和侯颖相互看了一眼,侯颖一时捂嘴说道:
  
  啊呦,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看,这还真的像是剑气,跟营长那一剑极为相似,难道,难道这是倚天剑,不对啊,我的倚天剑还在我的房间里呢,你们谁拿了倚天剑。这时却听一声嘻嘻笑声道:咦,房子怎么塌了,那太好了晚上又可以搞聚会了,露天聚会不错啊。聂英听了怒道:娇娇,你瞎说什么,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说什么聚会,你怎么不在里面训练,去哪里玩了。来者正是熊娇娇,她腰间挂着倚天剑,身体几乎跟倚天剑成十字形,看上去极为怪异。
  
  雄娇娇愕然说道:没啥啊,我刚才在抓鱼,没办法肚子饿了,你们忙着训练,我实在不想打扰你们啊,所以,我一个人抓鱼练剑啊,你,你们怎么这么看着我啊。聂英美眸微微一眯看着熊娇娇说道:你说,你刚才在练剑?
  
  熊娇娇点了点头笑道:是啊,有问题吗,我还把鱼烧烤呢。这剑真好,既可以练剑又可以做烧烤用,而且剑一点都没有坏。龙瑛姑愕然说道:怎么了,聂英,有什么问题么,你该不会以为是娇娇干的吧,这里跟前面的湖水可是有百米距离啊。熊娇娇茫然说道:什么我干的啊,我好端端的烧烤鱼呢,我可是有人给我作证的,你们的房子真的不关我的事情,对不对二丫,二丫,二丫你在干嘛啊。
  
  龙瑛姑秀眉微微一扬,却见一旁草丛里有个小身板,眉头一皱说道:二丫,还不快出来,躲在那里做什么。却见丛林里钻出一个十四岁左右的少女,娇俏可人怯生生说道:寨主,真的不管我们的事情,我们真的是在抓鱼,什么都没干。熊娇娇一脸嘚瑟说道:可不,你看看,我的剑一点颜色都没变,哈哈,没想到烤鱼也蛮好吃的。
  
  龙瑛姑瞪了熊娇娇一眼说道:没有问你呢。二丫,到底是怎么回事,要不然,晚上不许你吃饭。二丫嘴巴一撇说道:不,不要饿肚子,这段时间,我吃什么都饿,寨主你不可以这么对我,我,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不就是刚才拿着剑劈鱼,娇娇劈了十多剑,我就劈了一剑,偏偏,偏偏,我劈了一剑之后,我们就看到这边的房子崩塌了,我们还以为是地震了。
  
  聂英眉头一皱说道:那你们说说,你们朝那个方向劈了一剑,谁先砍的。雄娇娇愕然说道:当然是朝湖水里砍啊,我都砍得忘记了,这东南西北都砍了。聂英眉头微微一皱说道:你呢,二丫。二丫茫然的看了一眼聂英说道:
  
  好像,好像是北面吧,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北面,你站的位置是南面是北面啊。
  
  聂英没好气说道:是南面。二丫拍手笑道:那应该是南面,我就知道不是我干的。
  
  龙瑛姑秀眉微微一皱说道:怎么你还认为是她们两个干的,这不太可能吧。二丫修为我是很清楚的,决不可能可以做到的。聂英微微摇头说道:还是去现场看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你们两个带我去你们抓鱼的地方。
  
  熊娇娇嬉笑道:好啊。我们,还有几条没死的鱼儿呢。侯颖微微一怔说道:你们两个小家伙还有这个心思抓鱼啊,还可以用剑抓鱼,这还是第一次听到。
  
  龙樱姑轻哼一声说道:二丫,你是不是用了龙五叔教的擒龙之法。聂英脸色微微一变说道:什么擒龙之法!龙先生会擒龙之法。二丫却茫然说道:什么擒龙之法,我不懂,我只知道龙叔叔叫他抓鱼之法,平日里龙叔叔就是用烟杆钓鱼,只不过,我们两个没有称手的东西,所以用这把倚天剑抓鱼,嘻嘻,还真管用,这鱼儿好象着了魔一样拼命的往我们剑上游。龙樱姑黑着脸说道:你该不会把剑放在湖里吧。
  
  二丫愣了一下说道:没有啊。我和娇娇姐姐,就站在岸上啊,剑是一点都没放在水上。聂英一时呆了一呆说道:这么说,你们是隔空钓鱼?雄娇娇嘻嘻一笑说道:没错啊,还是二丫本领大,一个人钓了好几条呢。
  
  聂英等人满脸诧异之色看着二丫,一时都觉得不可思议,虽然说擒龙之法是可以隔空取物,但是湖水和山崖所在的位置相差可是十多米,就算是运用擒龙之法不可能在十多米的距离将鱼吊起来,而且还是个豆蔻少女,龙樱姑满脸疑云看着二丫说道:二丫,你说的是真的么?
  
  二丫抓了抓头皮嘻嘻笑道:也不算什么,平日里跟卯月师傅苦练,别的没学会倒是抓鱼可是手到擒来哦。龙樱姑莞尔一笑说道:也对,你这小馋猫对于吃的是最讲究的,既然有多等会做给我们吃一下,嗯,前面就是你们钓鱼的地方。说话间,众人到了湖畔边,山崖上零乱无比,一团火焰正熊熊燃烧着,上面放着鱼都已经烧的根焦炭一样,地面上有一道道深深的裂痕,好象被刀切开一样,龙樱姑手指着裂痕说道:娇娇,这是你做的吧。
  
  雄娇娇咧嘴一笑说道:算是吧,,不过,大部分是二丫,这家伙几次钓不上拿着剑乱挥几次,所以变成这样。
  
  龙樱姑美眸瞪着二丫说道:二丫,这么说。这是你干的!
  
  二丫嘻嘻干笑道:是啊,怎么了,啊,你该不会认为,这房子是我拆的吧,寨主,你可不要误会我,我那里有那么大的本事。侯颖呆了一呆说道;这,这怎么可能,这么远的路,二丫怎么可能做到啊。
  
  聂英撇了撇嘴说道:这道剑痕跟房子梁柱上的剑痕一模一样,真了不起啊,我也是自愧不如,这应该是来源于卯月明子的剑法,快速,剑痕也很窄,应该是剑锋所致,二丫,我说的没错吧。
  
  二丫呆了一呆说道:这,你是说,这真的是我干的么,我,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当时也就是随手乱劈的,只是这么远,连我都觉得不可能。聂英眉头一皱说道:你先拿着这吧剑用力劈一下。
  
  二丫愕然拿着手上的倚天剑,一咬牙猛地朝前面劈去,只听嗤的一声,剑光闪烁之间,前面的树木顿时变成两截除此之外并没有多大变化。聂英和龙樱姑相顾愕然,龙瑛姑眉头一皱说道:死丫头,你这是隐藏实力么。
  
  二丫听了忙摇头说道:没,没有啊,我刚才可是用了全力,你若不信我也没办法,两位姐姐,你们要相信,我真的没有骗你们。
  
  侯颖正要说话间,众人听到一阵怪异的吼叫声,如同虎吼之声,但是细听之下又不太象,聂英眉头薇薇一皱说道:这声音洪亮无比,看来是一个内家好手。侯颖脸色微微一变说道;难道是敌人来了,这声音好象不是我们这边传来的。聂英瞪了二丫一眼说道:等会再找你算帐,走,去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喊道:龙司令,教导员,前面好象有人在打斗,山都崩塌了。
  
  来者则是少年郎,腰间佩戴者绿带。龙樱姑脸色微微一变说道:这么说来,真的是有高手过来了,很有可能是赵杰所说的什么星耀高手,马上让特战大队过来。她所说的正是已经得到赵杰所配置十把倚天剑的特战队成员。雄娇娇满脸喜悦之色说道:太好了,我也想试试倚天剑的厉害,嗯,怎么不见营长啊。聂英没好气说道:你还管他。放心吧,他会来的,他现在应该在那个地方修炼吧,我们大家也不要打搅他,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给拖住。
  
  二丫娇滴滴说道:算上我一个。龙樱姑瞪着二丫说道:你还是去找赵杰吧。二丫扁了扁嘴说道:哦,那寨主你们要小心。
  
  星月等人匆忙的在九龙山上狂奔,法治脸色略显一丝苍白苦笑道:好了,你们都休息一下吧,我现在好了许多。师叔祖真没用,竟然让你们保护我。星尘怒道:臭师叔祖,你为什么不惜用这招,明知道这招对你身体有损伤,你,你还这么做,真是个老糊涂,别说啦,那些鬼子还跟着我们,可恶,这帮鬼子到底要干什么,明明可以追上我们,反倒在后面跟着。星宿低沉说道:鬼子应该别有图谋,难道,他们是想跟着我们。
  
  星月微微一怔说道:师兄,星宿师兄,你会不会多想了,事实上连我们都不知道龙家寨的确切位置,这次来,本就是碰运气,这四个日本人竟然把心思放在我们身上?星宿苦笑一声说道:
  
  鬼子又怎么知道,我们到底知不知道龙家寨的位置,只是,你刚才走的太急,也许,是因为这样,他们才会以为我们知道龙家寨的位置,嗯,既然连我们都不知道,干脆就让他们到处转悠好了,走,我们往回走。星宿说着竟然转身往原来的方向而去,星尘惊呼一声道:师兄你开什么玩笑,这不是跟鬼子相遇了,好不容易摆脱他们,这么去不是去送死么。星宿冷然一笑说道:若是在往前面走,到时候死的更快,一旦我们遇到龙家寨的人,这四个老魔头恐怕会当场发难,不光是我们死,就连龙家寨的人也要遭殃,少说废话,快走。星宿说着背着法治朝前面跑去,星月呆了一呆喊道:
  
  师兄等等我。法治轻声说道:星宿你这是在赌命啊,不过,能拖就拖,等我功力恢复了,我们有一线生机,眼下,也只有这样了。星宿微微颔首说道:是,师叔祖,你还有多少时间才可以恢复。
  
  法治轻轻喘息道:快了,两个时辰应该可以恢复。星宿差点双脚一软,忙抓住树苦笑道:师叔祖,这么说,我还要坚持两个时辰啊,嗯,我只能慢慢走了,要不然,还没等到鬼子杀我,我已经累死了累死了,而且,这些鬼子似乎懂得飞雷神这种忍术,居然这么块,实在恐怖之极。法治轻叹一声说道:说到飞雷神的快,这还不算什么,你可知道道家有门绝技叫缩地成寸,只要随便一步就是数十里的路程,区区飞雷神算不上什么。不过,这种缩步成寸的人还没有罢了。星宿哼哼说道:那也是传说而已,师叔祖,你也就不要给我讲故事了,还是看着这些鬼子有什么动静。
  
  法治无奈说道:不说话,不被杀死也会被闷死,我都一把年纪了,居然还要被那四个怪物追着打,实在是憋屈,不过,对了,星月,师叔祖有句话问你?
  
  星月快步行走之间气喘吁吁说道:师叔祖,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吗,都这个时候您还有心思问,鬼子还在后面追着我们呢。星尘忽然停下来说道:怎么鬼子好像不见了。难道,他们跟丢我们了。
  
  星月微微一怔说道:怎么,你没有发现他们了。星尘微微摇头说道:没有了,好像凭空消失了。法治嘿嘿冷笑一声说道:你这笨蛋,鬼子都已经在我们前面了,你居然没看到,吾,这也难怪,他们飞雷神一旦施展,你的天眼就会暂时跟不上节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