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噬魂之力

      宫崎良田想到这里冷笑一声,忽然听到一声嘻嘻笑声传来道:宫崎君,这太原真的不错啊,难怪军部的人这么享受,连我都有点克制不住了。一股酒气和胭脂的味道,佐井一夫左右拥抱两个浓妆艳抹的女子,满脸酒气,一头银发高高竖起。宫崎良田横了一眼佐井一夫说道:色字头上一把刀,不要被军部的那些垃圾给影响了!宫崎良田话音刚落,忽然两声惨叫声,那本是娇媚可人的女人一下子被砍成两段,血腥味一下子将胭脂味冲淡了,佐井一夫瞪着宫崎良田说道:你,你,你为什么杀花姑娘,我,我都一百岁的人连个女人都没有碰过,整日里不是练功就是杀人,这种日子我受够了,难得到了这里,你还不能让我享受!宫崎良田冷然说道:你忘了,藤田是怎么死的,就是因为傲慢自负好色,难道你想步入他的后尘么,不要忘了,我们的敌人还没死,不要到时候死在女人肚子上。佐井一夫一脸不以为意说道:我还以为你担心什么,狼牙这些人根本就不堪一击,要不是颠道姑和那法治这秃驴,我们早就灭了他们。宫崎良田肃然说道:不要小看我们的敌人,小看敌人的代价就是死亡,藤田君就是一个例子,那把可以将他身体轻易刺穿的剑,是一把无坚不摧的带有仙气的剑,是专门克制我们的剑!也是一个非常大的麻烦。佐井一夫冷笑一声说的:宫崎君,你也太高看他们了,若是把他们的武器抢得到手,他们就不堪一击。宫崎良田嘿嘿阴笑说道:你倒是说到正点上了,不过,我们可不能麻痹大意,毕竟狼牙不出现,我们绝不可以再轻举妄动,但我感觉,他应该会来的,毕竟,藤田君可是杀了他的未婚妻啊。佐井一夫哈哈大笑道:他有这么大胆子么,来杀我们,就凭他区区星耀级别高手也想跟我们交战,简直不知死活,除非他疯了。宫崎良田肃然说道:都跟你说了不要轻敌,嗯,千手君人呢?宫崎良田瞪着佐井一夫,佐井一夫轻呃一声说道:这家伙酒瘾又犯了,我马上去找他。宫崎良田轻嗯一声说道:去吧,让他尽快过来,我们商量怎么消灭狼牙和他的的那些党羽。”佐井一夫微微颔首说道:我这就去找他,这家伙估计还泡在酒店里喝酒。宫崎良田轻呃一声说道:你们没在一起?佐井一夫醉眼迷离说道:自然不在一起,这家伙对女人不喜欢,所以我一个人去喝花酒,逛一下慰安妇馆,这两个女人就是,可惜被你给杀了!,真是一个不近人情的家伙。宫崎良田冷然说道:我们不仅是是魔门四老,而且还是会长阁下的尖锐的武器,别让酒色迷失了你们。佐井一夫打了个搁,挥手之间。本是躺在地上的女人尸体一下子化为灰烬,地面出现一个漆黑的洞窟,宫崎良田狞笑道:至阳之力果然厉害,看来这些年你也强大不少啊。佐井一夫嘿嘿一笑转身而去。宫崎良田眉头紧皱看着屋顶暗道:狼牙真的会来么,就算你变得任何人我可以轻易识破,我的感应力完全感觉到你的存在,你是跑不了的。千手南郎半躺在椅子上,咕噜噜喝酒,一旁陪同喝酒的一名日军军官小心翼翼说道:千手先生,您已经喝了一百三十多杯酒了,再喝下去,你会醉的。千手南郎哈哈一笑甩了甩黄发说道:喝醉,在我的词典里可没有喝醉过的案例,你小看我是不是,岗村小子!这日军军官正是日军特高课岗村深太郎,他本是审讯太原的案犯,只是却没想到却派来侍奉眼前的千手南郎心里一阵暗骂不已,岗村深太郎强笑道:是,是,千手前辈,我的老师对你可是敬佩的很。千手南郎微微摇头说道;不用给我带高帽子,来,来,陪我喝酒酒。岗村深太郎呆了一忙说道:不行,不行,我就酒量不行啊。千手南郎怒道:不喝是不给我面子,我可是会跟你们上级说的哦哈哈。岗村深太郎心里一惊暗道:我好不容易有提升的机会,可不能被这家伙给磨灭了。岗村深太郎忙说道:是,是,我喝,我喝。岗村深太郎忙拿起一杯酒水,连续咳嗽了三声才喝完酒水,千手南郎哈哈一笑说道:看来你还真不会喝酒啊,你可知道我可以喝多少杯酒,我可是名副其实的千杯不醉。岗村深太郎惊呼一声道:千杯不醉!千手南郎嘿嘿一笑说道:论酒量我可是第一,谁敢说第一。这时听到一声吆喝声传来道:喂喂,这不是你小孩子该来的地方,快出去,小孩!千手南郎眉头一皱说道: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了,这里没有其他人么,怎么还有人过来。岗村深太郎愣了一下忙说道:前辈,我这就去看看。千手南郎轻轻嗯一声说道:很好去吧。千手南郎忽然感到有一种压迫感,不免觉得一丝奇怪暗道:怎么我还有这种感觉来着,呵呵,是我神经过敏了吧。千手南郎想到这里摇了摇头,岗村南太郎走到楼下,却见一名十四岁左右的少年正伸着懒腰,门口的两名日本士兵一动不动站立着,岗村南太郎心里忽然一跳暗道:这少年是什么人,怎么士兵居然不拦住这孩子,难道,难道他们都被制服了。岗村南太郎心里一凛看着那少年说道:小孩,你来这里做什么,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岗村深太郎一边去摸腰间的枪械,不料还没握到枪柄,忽然感到腰间一麻,当他看到那少年正站在自己面前,腰腹部多了一根手指,他猛然明白遇到高手了,他定了定神低声说道:你,你要干什么。少年嘴角流露一丝冷笑说道:既然来了,我就好好玩玩,那个魔门四老的老家伙就在这里?岗村南太郎嘿嘿笑道:是,是的。少年轻轻嗯一声说道:看来没有撒谎,那就勉强不杀你,不过,借你的寿命一用。少年嘴角浮现一丝冷酷的笑容,岗村身太郎忽然感到身上有股力量慢慢的消失,渐渐的,速度变得很快,瞬间,忽然变成枯瘦无比老人,他扑通一声倒在地上,顿时摔得骨折动弹不得,少年看在眼里暗道:不愧是蚩尤的魔功,既然如此,我就好好吸收鬼子的寿命吧。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追杀魔门四老的赵杰,他报仇心切,从蝴蝶会社中得到消息,得知魔门四老之一的千手南郎到这酒楼喝酒,当下便之匆匆过来,赵杰先前使用的正是蚩尤所传授的噬魂之术,赵杰本来不想用,但是想到若是可以救活龙瑛姑,他再也不顾,这是不是蚩尤的阴谋,若是可以救活龙瑛姑,即便是成魔在所不惜,他此刻终于明白黎老人会这么不顾一切,失去心爱的人痛苦是无法忍受,同时也让他明白自己其实是深爱着龙瑛姑,只是这一切已经是太晚了,当爱意被抹灭,剩下的就是对日本人的仇恨,赵杰自然就不会留情,一出手就是极为恐怖的噬魂之术,元神生命全都被赵杰给吸收,赵杰依稀感到一股另一种力量正逐渐成长,似乎跟体内的正气相互抵抗,赵杰此刻如同着了魔,丝毫不理会这奇怪的力量,不过,这噬魂之术对于赵杰的修为的确增加不少,尤其是仙气要比原来要提高不少,赵杰有种渴望恨不得将眼前的所有人的元神全都吸光。但很快被他硬生生给克制了,他眼眸瞪着满脸酒气的千手南郎,千手南郎自然也留意到眼前的少年,正冷冷的凝视着自己,一时哈哈笑道:小孩子,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来这里撒野,你,你可知道这里是哪里,信不信,我,我杀了你。赵杰深吸一口气淡淡说道:你错了,该说这句话的人应该是我,做好觉悟吧。千手南郎呆了一呆忽然哈哈狂笑道:你这小孩子好狂妄,居然说出这番话。赵杰一屁股坐在千手南郎面前,手微微一抬将酒坛的酒水往嘴里倒说道:酒水是很好,可惜,这酒水被你喝简直是糟蹋酒。千手南郎眼眸流露一丝怒色说道:既然你找死,我,我杀了你。千手南郎嗖的一声一掌拍向赵杰,速度奇快无比,虽然说是七成力量,但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起,赵杰冷笑一声说道:是够猛,可是,要是之前我还真的接不住,但是,现在哼!赵杰那纤细的小手猛地拍了过去,轰的一声巨响,酒馆一阵猛烈震动,店小二吓得都跑出去,千手南郎蹬蹬瞪倒退三步,反倒是赵杰身躯只是晃了晃,千手南郎一时震惊无比惊呼道:你,你,你到底是谁,居然,居然这么强!赵杰心里一阵窃喜暗道:看来我修为增进不少啊,居然可以跟这鬼子打成平手,还是因为我吸收了这那个鬼子寿命的关系。赵杰想到这里轻喝一声道:老鬼子再来!赵杰忽然身体幻化为一只只火红色蝴蝶朝千手南郎飞去,千手南郎脸色一变惊呼一声道:蝴蝶神功第二形态!那成千上万的蝴蝶铺天盖地朝千手南郎飞去,千手南郎喝道:别以为蝴蝶神功就可以打败我,千手金刚!千手南郎话音刚落,忽然身上忽然出现无数只手掌,纷纷打向金色蝴蝶,只是奇怪的是金色蝴蝶非但没有消失,反倒越来越大,反倒是千手南郎却感到能量渐渐流失暗是奇怪道:怎么会这样,能量消耗也太大了,难道是蝴蝶神功的带来的负面效果,啊,我想起来了,蝴蝶神功似乎可以吸收能量,可恶,可恶,我居然上了这小子的当,只是这蝴蝶神功修炼者虽然有,但是不多,据我所知修炼最高的也就是赵杰而已,第二形态也就是蝴蝶神功第四重有的征兆,除了他还会有谁。千手南郎又惊又怒瞪着赵杰喝道:你,你你难道是赵杰,嘿嘿,好小子,居然变成这个样子,难怪我认不出你啊。赵杰肃然低沉说道:老子变成什么样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杀了你!千手南郎轻轻吐了一口气嘿嘿冷笑道:原来你是为那个女人报仇啊,哼,那要看看你的本事了。千手南郎忽然脸上出现一条条恐怖的纹身,犹如一条条纹身,赵杰眉头一皱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原来是咒印术,看来你跟大蛇一郎有一定关系啊。千手南郎冷哼一声说道:大蛇一郎算什么东西,他那咒印术还不是从我的百豪魔印偷学过去的,要不是看他是会长忠心的犬牙,我早就灭了他。赵杰听了微微一怔暗道:大蛇太一郎这老鬼子的咒印已经相当厉害,可以让人增强一倍甚至数倍以上实力,这老鬼子的修为本就跟我是伯仲之间,这么看来,我只有出奇制胜了嘿嘿。赵杰脸上流露一丝诡异的笑容。千手南郎大喝一声,身体散发出强大气场,轰隆一声酒馆的门户一阵晃动,墙体一块块裂开,马上快要裂开一样,赵杰心里一阵暗喜道:来得好,你消耗的能量越多,对我越有利。千手南郎的力量运之极致,轰隆的一声,赵杰一下子被打的无影无踪,酒馆刹那间变成了废墟,千手南郎脸色苍白哈哈大笑道:还想跟我打,你以为我会给你这个机会么。正当千手南郎哈哈大笑之间,忽然虚空中忽然出现一名面弱冠玉的少年,千手南郎呆了一呆擦了擦眼睛失声道:你,你,你没死,不对,你,你怎么变了。赵杰淡淡说道:老子本来就那么帅,嗯,你这老头寿命很长啊,居然现在还活着。千手南郎脸色微微一变说的:你,你,你什么意思。赵杰轻哦一声说道:没什么,只是吸了你一些寿命,想不到竟然让我长高了,换而言之,你现在应该不足三日的寿命了吧。千手南郎听了一时哈哈笑道:开什么玩笑,吸取寿命,我从来就没听说过,世间有这种术法,我的日本帝国的秽土转生术已经很神奇了,这吸取寿命的事情简直是瞎扯蛋。千手南郎笑完,忽然感到浑身酥软,仿佛浑身脱了力,他不免一惊低头一看,本是微黄色的肌肤一下子变得都是皱起来的皮如同鸡皮一样,健壮的手臂变成枯瘦无比跟柴棒一样,咔擦一声,两腿一软之间,顿时一屁股坐在地上,一时再也站不起来,千手南郎惊怒的喝道: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