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含情脉脉的白英

含情脉脉的白英

赵杰闻言苦笑一声说道:你们想的多了,铁兄,既然这样,这购买枪械的事情就交给你了。铁中秋呵呵一笑说道:只要有钱一切好说,不过,跟这个鬼子交往,还是有点气派才行,这样吧,盟主你给我压压阵,最好给我十来个随从。赵杰微微一怔笑道:好啊,这不成问题,这时忽然听到一声娇声喊道:算我一个,我也要去!
  
  一股香风扑鼻而来,一名红衣少女如同凤儿一样站在赵杰面前,胡英豪一时愣了一下说道;你这丫头凑什么热闹?那红衣少女轻哼一声说道:爷爷,你不是让我做铁血军的参谋么,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不让我参与,你骗我是么。胡英豪呆了一呆暗道:啊呦,我还真忘了,当初让赵杰做盟主,我可是让这丫头做铁血军的参谋,不外乎也是拉拢赵杰而已,这丫头还真的上心了。
  
  他轻咳一声说道:这个,这个,爷爷是答应,可是现在赵盟主已经是铁血军首领,这个主,爷爷是做不了啊。哈哈。胡瑶瑶杏眼怒睁哼了一声,转身朝赵杰没好气说道:赵大盟主,你觉得呢,你该不会做过河拆桥的事情吧。赵杰轻咳一声说道:胡姑娘要是真的去,那也无妨,不过,你得听铁兄弟,对方可是日本鬼子啊。
  
  胡瑶瑶哼了一声说道:不就是个鬼子,至于那么大惊小怪的,姑奶奶一不高兴把他脑袋剁下来喂狗!
  
  赵杰看着胡瑶瑶一脸不在乎的样子,猛然间想起龙瑛姑当初和自己相遇的事情,一时想的痴了,直到宋无敌轻咳一声,他这才醒悟过来苦笑道:好吧,既然如此,你就跟铁兄弟一起去吧。
  
  胡英豪轻咳一声说道:丫头,那你带几个胡家家丁去吧,记住了,千万可别乱来,这件事决不能办砸了。
  
  }胡瑶瑶哼了一声说道:放心,我是那种没谱的人么。说着,朝赵杰瞪了一眼转身而去,胡英豪连连摇头苦笑道:这丫头还真是个急性子,盟主你可多担当一些。赵杰微微一笑说道;无妨,无妨。倒是铁大哥多加小心。
  
  铁中秋微微一笑,他朝张国锋说道:张前辈可要管住你这宝贝儿子,要不然,什么时候死就不知道,要知道要杀他的人可不是我一个。张国锋眼眸浮现一丝怒色说道:小子,我张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你管,若是姓蒋的敢乱来,我非把他揪下来不可。铁中秋眉头紧皱,而宋无敌轻咳说道:张老哥,铁小兄弟也是好意提醒,毕竟眼下都是一家人,可不要伤了和气。他朝赵杰使了个眼色,赵杰自然也知道宋无敌的难处,这么多年来隐世家族都是各扫各家雪,如今好不容易打成协议,自然不能有太大的冲突,赵杰呵呵一笑说道:张族长,眼下是齐心协力抗日的时候,您差点也被令郎给暗算,日本人险恶用心你不可不知吧。
  
  张国锋哼了一声说道:这个自然清楚,赵盟主,你放心,张某也不是糊涂虫,绝不会做出有辱张家门风的事情,我绝不会让这小畜生坏了大计,来人,把那孽畜带过来。众人心里微微一怔,宋无敌和赵杰相互看了一眼暗道:他这是唱哪出。正思索之间,两个头戴黑帽的男子将一名年轻男子拖了过来,那年轻男子面容憔悴,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有气无力的说道:爹,爹,儿子认错了,再也,再也不勾结日本人了,您就饶了儿子吧。
  
  赵杰定睛一看一时愣了一下说道:这就是令郎张鹰,怎么打的这个样子啊。
  
  张国锋瞪了一眼那年轻人喝道:你这孽子还不向盟主行礼!
  
  难道还要我教你怎么行礼么。那年轻人看了一眼赵杰咬了咬牙嘿嘿笑道:张鹰拜见盟主。
  
  他皮笑肉不笑,眼眸却是透露着一丝怨毒,赵杰看在眼里淡淡说道:不必了。不知道张族长怎么处置令郎。
  
  张国锋微微一怔忙说道:我以盟主为尊,只要盟主一句话,我自当遵从。赵杰微微一笑说道:张族长严重了,我赵杰也无权处置你们家族的任何一人,大家都是为抗日做努力,我想张族长心里也知道该怎么做吧。
  
  张国锋呆了呆忽然哈哈一笑说道:盟主一句话让我茅塞顿开,孽子,你也别怪我心狠手辣,怪只怪为虎作伥竟然勾结日本人。张鹰一脸怨愤看着张国锋狞笑道:老不死,那要看看谁先死。
  
  张国锋脸色一变喝道:孽畜,你说什么!张鹰哈哈一笑说道:你已经身中剧毒却茫然不知,若是不想死的,赶紧让我走,要不然,咱们同归于尽。张国锋大怒喝道:你,你!
  
  他忽然脸色大变,口中一口鲜血忽然喷洒而出,宋无敌等人一时都呆了一呆惊呼道:张老哥!
  
  张国锋脸色从白转为黑随即又转为紫红色,张鹰嘎嘎怪笑道
  
  :死老鬼,你中了五毒门的最为厉害的孔雀胆的毒,没有我的解药,你不出三个时辰就七窍流血而亡。白英脸色一变失声道;不可能,我五毒门的孔雀胆早已失传,你怎么会有孔雀胆的毒药。
  
  宋无敌凝视着白英说道:你的意思,孔雀胆的毒你也无能为力。
  
  白英摇头说道:这种孔雀胆早在我师祖那一代失传,张鹰怎么会有这中毒药。张鹰狞笑道:你可别忘了,五毒门可不止你们一脉,白英忽然从怀里掏出一颗红药递给张国锋说道:张族长,这虽然不是解药,但可以暂时压制孔雀胆的毒素。张国锋犹豫一会冷然说道:这该不会也有毒吧。
  
  白英美眸瞥了一眼张国锋,朝张鹰冷然说道:说,孔雀胆你是从哪里得来,难道也是日本人。张鹰哈哈大笑说道:是谁,我不知道,我只要活着,死老头,不想死的还不让我走,要不然,我们鱼死网破,要不然,我还会念你是我老头,我会放你一条生路。赵杰眉头紧皱说道:行了,你可以走了。
  
  赵杰心里暗道:我要杀你这种人渣轻而易举的事情,只是,不想这种惨剧发生而已。张国锋诧异的看着赵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低声说道:盟主,你,你你真的打算放过这小子,我,我本想杀了他。
  
  赵杰微微摇头一笑说道:行了,你也不忍心杀你儿子,我怎么会逼你这么做,就当我没看到这小子罢了。
  
  赵杰微微挥了挥手,众人也有点意外,但见赵杰要让他离开,自然也没有多说什么,张国锋欲言又止,张鹰哈哈得意洋洋笑道:多谢了,姓赵的小子,下次我遇到你,也会饶你一命,告辞了哈哈!
  
  张鹰笑着飞身一跃消失在众人面前,他手一挥,一颗药丸掉在张国锋脚下,张国锋正要捡起,不料,赵杰忽然一掌将药丸打飞,张国锋一时大为惊讶,忽然轰隆一声巨响,前面的房子忽然轰然倒塌在地上,张国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怒道:孽子,孽子,竟然,竟然用霹雳珠对付我。
  
  张国锋说着两眼一翻一时晕了过去,宋无敌也不免恼怒说道:这小子简直是无药可救,盟主,你怎么放过他,这小子不除掉简直是心腹大患。
  
  赵杰淡淡一笑说道:要杀他还不简单,只是,杀人容易救人难,张族长虽然恨这小子,但也不舍得杀他,要不然,他也不会让他活到现在,我也不能做个坏人,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眼下,还是集训最为重要。
  
  宋无敌沉吟一会说道:盟主说的是,只是这么一来,我们原先的地点需要改变一下,这逍遥阁也得放弃了。赵杰微微颔首说道:这个我也考虑到了,你还有别的地方不成。
  
  宋无敌轻哦一声说道:有,青龙山地处偏僻,群山峻林,山洞极多,而且,那里还盘踞着实力极为强劲的抗日力量。赵杰微微一怔说道:你是说青龙山莫非是刘傲天的部队?
  
  宋无敌微微颔首说道:没错,只是我们跟他们素无往来而已,盟主,若是我们铁血军跟刘傲天的部队联合起来,那可是非常强大的力量,而刘傲天的实力也不逊色于我,嗯,可堪一试。
  
  赵杰沉吟一会说道:嗯,既然如此,我们先去青龙山安顿吧,尽早组建对于铁血军越有利,另外,就是你女儿的事情,可有眉目。宋无敌苦笑一声说道:各种传言都有,有的说是被关在南京日军指挥部,有的还说是被日本隐世家族带去日本了,不过,唯一的线索就是川岛芳子,我们的人发现她在秦淮花船出现过。
  
  赵杰眉头一皱说道:川岛芳子,你是说冒充白英的川岛芳子。
  
  白英肃然说道:川岛芳子号称九面狐狸,据说是土肥老鬼子的得意门生,擅长变化之术,让人防不胜防,听说军统的特工动用数百人都没有抓到她,反倒死了不少人。赵杰微微一怔说道:这川岛芳子居然这么厉害?
  
  白英忽然搂住赵杰的脖子轻柔说道:可是,盟主那么厉害,川岛芳子根本就不算什么!
  
  赵杰一时感到一股清香味扑鼻而来,让人清新无比,同时感到一丝惊讶暗道:这苗疆女人还真是开放,简直是跟我那个时代的女人有的一拼。宋无敌等人看着面面相虚,胡英豪哈哈一笑说道:白英,你这么搂着盟主,宋老弟可是会吃醋的呦。白英格格一笑瞥了一眼宋无敌说道:怎么会呢,宋大哥待我如妹妹一般,哥哥怎么会吃妹妹的醋,况且,人家就是喜欢像盟主这么年轻人啊,盟主,不知你有婚配么。
  
  赵杰也没想到白英会这么一出一时呆了一呆半饷苦笑道:有,只是,我的未婚妻遭遇不幸,不提也罢。我只不过浪人而已,只怕要辜负白门主深情厚谊了。
  
  白英微微一震随即幽幽叹息说道:真是个有情有义的男子,江湖中把你说是风流倜傥,原来你是个痴情种啊。胡英豪肃然说道:盟主,眼下还是对付大敌,至于儿女之事暂时放两边。
  
  赵杰微微颔首说道:这个我自然知道,这川岛芳子现在何处?我去会会她。
  
  宋无敌沉吟一会说道:我已经派人盯着她,要是有消息必定会有来汇报。他话音刚落,忽然却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来人正是宋青树,他一脸肃然说道:伯父,我们的人被川岛芳子发现,还被打成重伤,绍兄弟说,川岛芳子曾经去过一个荒废很久的府邸,不过,并没有逗留太久,而且神色匆匆。
  
  宋无敌脸色一变说道:府邸,哪里?宋青树忙说道:就是明朝时期徐达的府邸。
  
  宋无敌喃喃说道:原来是那里,难怪,很少有人会去那里,原来,那里有古怪啊。
  
  赵杰眉头一皱说道;你是说瞻园?
  
  宋无敌微微颔首说道:正是,南京被日军占领后,瞻园就变成黑暗区,那里有不少难民被屠杀,只是后来就被废弃,瞻园很大部分都是林子,地域宽广,一时盛传有诡异事件发生,导致后来就没有人会去,只是没想到,川岛芳子会去那里,这样吧,我派人去看看。赵杰微微颔首说道:也好,那我去会会川岛芳子。
  
  白英微微一怔说道:川岛芳子应该认识你,盟主,还是我去吧。
  
  赵杰微微一笑说道:她会变身术,我自然也会,你去了,反倒会打草惊蛇,既然她会在秦淮花船出现,那一切好办,你还是赶紧配置孔雀胆的解药吧。
  
  白英微微一震忙说道:是,盟主,虽然孔雀胆已经失传已久,只要找到药物来源,那也是时间问题,以张族长的修为应该可以延迟一段时间。赵杰微微颔首说道:那就好,要是别的我还在行,这解毒的本领我可就不行了。
  
  烟雨楼,自从上次一闹变得冷清不少,老鸨忧心匆匆的凝视着三三两两的人群骂道:
  
  都怪那什么铁中秋,要不是他砸场,我的生意会这么差,还被日本人给盯上了,这日子还怎么过,我马上快要失业了。一旁龟奴嘻嘻一笑说道:妈妈,会过去的,听说今晚有贵客过来,这不是机会么,而且还是大官呢。
  
  老鸨愣了一下说道:是真的么,我怎么不知道,这什么贵客,知道么?龟奴摇头说道:这个就不知道,不过,好像是一个年轻公子哥,好像是从北面过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