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慧眼初生
    赵杰微微一怔说道:什么办法?日向雏田轻声说道:就是我将能量输给你,激活你体内的天眼,毕竟,你的天眼产生也是我的白眼和写轮眼进化而成。赵杰闻言大喜说道:你也不早说嗯,你好像有什么顾虑。赵杰闻言大喜说道:你也不早说嗯,你好像有什么顾虑。日向雏田那可爱的脸庞流露一丝羞涩说道:只是,只是,我们要抱在一起,赵杰一时呆了一呆说道:原来是这样,难怪你会那么纠结,既然是这样,那还是算了,我还是想别的办法。。日向雏田沉思一会说道:我知道你心里记挂着瑛姑,人死不能复生你也不要太执着,何况,我,我只是怕你心里有负担,所以,所以我才,何况,你现在有没有别的办法,而且那人的修为应该比你要高,否则决不可能把你打得这么惨。赵杰老脸一红说道:这个,这个,我也没想到他竟然还会写轮眼,真正可怕的应该是他的幻术。日向雏田心里微微一惊说道:你是说他有写轮眼,这么说,他很有可能就是宇波智的后裔,若是这样的话,那就可以明白了,他为什么会神罗天征这等术法。赵杰微微一怔说道:哦?日向雏田咬着嘴唇说道:写轮眼可以复制对方的忍术,而当你宇波智佐助曾经也见识过神罗天征的术法,同时也复制下来,并存放在写轮眼之中,一旦有人解开他封存的写轮眼,里面的不少术法都可以解读出来,这个人估计就是解开写轮眼的人,没想到拥有写轮眼的人再次出现。赵杰一时恍然大悟说道:原来是这样,难怪,他可以看穿我的身份,显然也是写轮眼的缘故。日向雏田轻轻点头说道:写轮眼和白眼具有同样的功效可以看穿变身术,只不过,写轮眼可以复制忍术,而白眼不可以,但白眼一旦进化某种程度可以免疫幻术等术法,而你的天眼也可以化解掉幻术。赵杰微微颔首说道:原来如此,唔。他话音刚落,嘴忽然被软绵绵的两片包裹住,同时腰部被人抱住,而吻住自己的人正是日向雏田,赵杰一时懵了,却忽然感到一股清凉的感觉从日向雏田嘴巴传输过来,循着她的能量流动到眼眸,本是干涸的天眼得到日向雏田的能量之后,逐渐复苏,赵杰感觉到那温润的感觉再次从双眸出现,一道道金色光芒回旋着,进入赵杰的双眸之间,所不同的是赵杰的双眸随着金光渐渐消失,转而眉心出现一个酷似人眼的眼睛,只是看上去有点像幻影,书玉看在眼里一时失声道:天眼怎么转变成慧眼。那酷似人眼的眼睛微微眨动之间,忽然变成实体眼睛,一开一闭之间,忽然一道金光闪烁之间,空间竟然嘶的一声裂开,书玉一阵尖叫道:不要乱用慧眼,这里会崩塌的。而此刻赵杰全茫然不知,事实上这金光完全是他无意识发出,正所谓进入空无状态,也正是吸收日向雏田的能量进化而成,可见日向雏田为了让赵杰重新恢复天眼不惜将所有的能量灌输给赵杰,而她渐渐失去能量之后,顿时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书玉见状惊呼道:雏田姐姐,雏田姐姐,主人,主人,你别睡了,雏田姐姐昏迷过去了。赵杰打了个激灵,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眉心的眼睛忽然闭住,瞬间消失,他见日向雏田面色苍白倒在地上,慌忙将日向雏田抱起来惊呼道:雏田,雏田,你,你这是何苦?日向雏田缓缓睁开眼眸虚弱说道:我没事,只不过将这些日子苦修的能量都给你而已,最重要的是你可以平安无事,这样,这样大家都可以平安无事不是么,眼下,你,你感觉怎么样。赵杰微微一怔说道:这个时候你还担心我,你,你也真傻,我,我当然没事,而且,而且感觉这里好像多了一个眼睛,奇怪,现在摸摸却没有了。书玉怒道:你这笨蛋,你的天眼已经转化成慧眼了,这是慧眼,不再是天眼。赵杰一时愣了一下说道:慧眼,那是什么玩意。日向雏田欣喜无比说道:所谓的慧眼其实轮回眼初步征兆,慧眼可以让万物复苏,同时有翻天覆地的本领,其威力要比天眼强大,只是消耗的仙力也极为巨大,你可要慎重使用仙力。赵杰闻言一时大喜说道:让万物复苏,你的意思可以让瑛姑复活?书玉瞪大眼睛说道:慧眼也要分好几个档次,听说最高级的也仅仅是让刚死不久的人复活,若是真想让人复活,那也要练成轩辕经的医疗卷的还阳之术才行啊。赵杰眉头一皱说道;那说了等于白说。书玉瞪大眼睛说道:既然你不信慧眼的威力,那你去跟那个把你打的那么狼狈交手再说。书玉轻哼一声,忽然空间之门忽然关闭,赵杰一下子从空间中掉了下来噗嗤一声,身体竟然落入湖水之中,忽然听到一声尖叫声,赵杰一时愣了一下,却见前面两个女子浑身雪白站在自己眼前,那两个女子容貌极为美丽,可以说是赵杰见过最为美丽的女子,不期然鼻子一阵热乎乎,其中一名女子喝道:大胆淫贼,居然敢偷看我洗澡,去死!忽然那女子忽然消失在赵杰面前,一股冷风朝赵杰后背袭来,赵杰一时轻咦一声,反手一拍,只听啪的一声脆响,手好像碰到软绵绵极为富有弹性,而背后却是空无一人,赵杰一时失声道:隐身术!他一愣之间忽然只听啪啪两声,自己的脸庞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而眼前本是在洗澡的美丽少女竟然大大方方穿好白色的和服,俏脸含威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看我们洗澡,你可知道这可是死罪,我的身体可是你这区区支那人可以看的。此刻,赵杰右侧忽然出现一名身穿紫衣的美貌女子,虽然衣衫略微凌乱,但却是雍容华贵,神圣不可侵犯,她轻咬红唇,俏脸晕红怒视着赵杰,当她仔细看了赵杰一眼一时呆了一呆失声道:你,你,你是?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眸忙擦了擦眼眸,一旁的美少女诧异问道:你怎么了?你认识这流氓!赵杰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却猛然看到上面竟然是血,一时呆了一呆暗道:想不到我居然还会流鼻血,这还是从来就没有过的,只是这里是哪里?怎么会有两个女人洗澡,还有,明明我是在瞻园啊?看来位置又错了。赵杰想到这里干笑道:两位小姐,我也是无意中来这里,这,这里是哪里,还有这位姑娘认识我?那紫衣女子定了定神喜道:请问,请问你是你是狼牙赵盟主么?那少女尖叫一声道:什么,就这色狼是赵杰,你不会认错人吧。赵杰脸色一阵通红说道:我是无意到这里来,咳咳,我是赵杰不假,你又是谁,难道,难道你姓宋?紫衣女子一时羞得满脸通红,随即正色说道:赵盟主,小女子正色宋雨晴,只是赵盟主你,你怎么会来这里。赵杰见她满脸狐疑之色,他苦笑一声说道:我本是跟于波一郎打斗,只是不想竟然糊里糊涂到了这里,嗯,这样也好,既然来这里,就索性带你走。少女哼了一声说道:凭什么让我们相信你是赵杰,说不定你是于波一郎派来偷看我们洗澡,蛤蟆蛤蟆还不烧死他。宋雨琪满脸晕红凝视着少女轻声说道:应该不是于波一郎,要不然,我们早就被抓了。少女满脸疑云之色说道:可是我的蛤蟆没有来,他怎么来了。宋雨琪也是微微一怔说道:对了,赵盟主,你是怎么来的,难道不是蛤蟆带你来的。宋雨琪想到赵杰突然出现在面前,尤其是先前竟然看到自己珍藏已久的娇躯,俏脸一阵发烧,先前一时羞恼也是控住不住情绪,如今冷静下来一时羞涩无比,以至于说话声音也轻了不少,赵杰轻咳一声说道:哦,那个蛤蟆,那蛤蟆是把我带到里面来,还跟于波一郎面对面打了一架,怎么这蛤蟆是你们叫来的?少女眼睛眨了眨说道:哦,我想起来了,应该是我们召唤蛤蟆小弟的时候是在原来的位置,所以蛤蟆就把你带到原先的位置,也难怪你会于波君相遇,嘻嘻,看来你被打的好惨,居然被打的这么远,足足飞了千米远啊,不愧是被于波君看作为潜在的敌人啊。赵杰微微一震看着眼前的少女说道:你一口于波君的,是他什么人。少女哼了一声傲然说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何况,我们也算是敌对关系。宋雨琪微微一怔说道:樱子,你这是?宫鸠樱子瞪着赵杰说道:姓赵的小子你偷看我的身体,那就是敌人,摆在你面前有两条路,一条你自杀,第二条就是嫁给我。赵杰愣了一下说道:第一条,我可以理解,这第二条就不明白了,还要我嫁给你,呵呵,你是不是弄错了。宫鸠樱子瞪大眼睛说道:怎么还委屈你了,我可是堂堂皇族后裔,看上你是你的福分,另外在你嫁我之前必须得替我杀一个人。赵杰一时无语苦笑道:你这姑娘还真不讲理,搞得我很要娶你似得。宫鸠樱子双手叉腰怒道:你还真以为你了不起啊,就连天皇也得叫我姑姑,你嫌弃我,我还嫌弃你呢。宋雨琪见状忙说道:你们先别吵了,眼下,别忘了正事。宫鸠樱子忽然怪叫一声说道:啊呀,我还真忘了,小子,我们还正等你来呢,赵杰微微一怔说道;等我?等我作甚。宫鸠樱子肃然说道;我要借用你的修为一用,来化解这里的煞气,算了,看你现在一时也理解不了,我就把事情经过跟你说下。宫鸠樱子说话轻快无比,一股脑就将先前遇到鬼王的事情都说了出来,赵杰微微一惊说道:你是说蚩尤会来这里?宫鸠樱子微微颔首说道:的确,我刚才挖到一个女尸竟然奇迹般的复活,而且,我在她身上留有一股魔气,我觉得应该跟蚩尤有关,还有这个女人跟你似乎很熟,虽然记忆消失,可是对你的名字知道。赵杰听了心里一震呆呆看着宫鸠樱子说道:你,你说什么,你,你说那个蚩尤附体的女人就在这里?赵杰心里一阵狂喜,宋雨琪轻嗯一声说道:她还有一个怀表,还是个八路军的女人。她还有一块怀表。赵杰一把抱住宋雨琪的肩膀狂喜道:那,那她现在在哪里,带我去见她。宋雨琪被赵杰这么一抱一时手足无措忙说道:你,你放开我,我我喘不过气来了。赵杰一时如梦初醒狂喜道:快,快说。宫鸠樱子不知道为什么感到有点不爽没好气说道:不过,她虽然活了,只是却丧失所有记忆,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虽然知道你的名字,可是看到你认不认识那就不知道了,偌,就在前面那个山洞。赵杰难以抑制自己的情绪,朝前面的山洞进去,至于里面有什么他也来不及顾虑,一直以为这次要遇到瑛姑会很难,毕竟蚩尤神出鬼没,根本就没有办法找到,如今竟然会在这里见到,简直是意外之喜,至于其他他也来不及考虑。当赵杰走进山洞却听到一阵女子哭泣的声音道:你,你别过来呜呜呜,再过来我叫我龙叔叔打死你。赵杰听了一惊暗道:里面难道有什么歹人。赵杰猛地冲了进去,当他看到眼前的一幕一时呆了,却见一名身穿八路军军装的美貌女子满脸泪痕,满脸恐惧的看着右侧的角落,只是这角落根本就没有人,赵杰过会快步走去喜道;真的是你,瑛姑,你你没事太好了。那女子满脸困惑之色看着赵杰说道;这位叔叔,你是谁?我,我不认识你啊,你们你们都是坏人。说着一时噘着嘴一阵呜呜痛哭,赵杰一时傻了眼,依稀间听到一声叹息声,赵杰心里一震猛然感觉右侧有异样的气息,是股不同寻常的气息,赵杰忙运用慧眼一看,却清晰的看到右侧竟然站着一名白衣少女,双脚竟然没有落地,而是漂浮着,赵杰心里一惊惊呼道:你,你是鬼魂,你为什么在这里,难道想要夺取瑛姑身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