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独斗双魔
    赵杰忙运用慧眼一看,却清晰的看到右侧竟然站着一名白衣少女,双脚竟然没有落地,而是漂浮着,赵杰心里一惊惊呼道:你,你是鬼魂,你为什么在这里,难道想要夺取瑛姑身体。
  
      白衣少女慌忙躲到一边摇头说道;不,你别误会,我是鬼魂不假,我是樱子姐姐带来的,我是照顾这位漂亮姐姐。你,你别杀我。赵杰看着白衣少女娇俏可爱叹息说道;算了,你别怕,我不会杀你的。只是,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怎么,怎么这么爱哭,瑛姑以前可是女汉子。白衣少女轻嗯一声说道:我觉得应该是她的魂在消失的缘故。赵杰心里一震问道:怎么会这样?白衣少女咬着嘴唇说道;因为她本已经死了,只是由于身体里残留着灵魂以及不同寻常的力量,加上蚩尤的力量保存体内,才得以复活,只是,只是她的灵魂有一半丢失了,留存她体内的魂魄为了维持生命一直消耗着,从表面上看没什么不同,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魂慢慢的消失,到那时,她还是会死去的,现在她的魂魄已经到她孩童时期。赵杰心里一阵酸楚低声说道:怎么会这样,本以为可以跟她相见,哪怕她变成这个样子也好,我我不想她就这么走了,快说,有什么办法。白衣少女呆了一呆低声说道:鬼魂大人也许可以帮你。赵杰肃然说道:快说,那什么鬼魂在哪里?瑛姑这时瞪大一双美目看着赵杰呆呆说道;你是谁啊,为什么不说话,却跟这坏女人说话。难道你跟她一样也是都会飘的人么。”这时宋雨晴和宫鸠樱子也走了进来,当宫鸠樱子看到龙瑛姑一时叹息说道:看来她的情况并不乐观,体内的魂魄已经越来越少。赵杰看着宫鸠樱子肃然说道;你有什么办法救瑛姑。宫鸠樱子看着赵杰忽然嘻嘻一笑说道;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以让她变成原先的自己,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就看你愿意不愿意救他了。赵杰肃然说道:快说。宫鸠樱子肃然说道;魂魄越来越少,主要是她主魂丢了,要想让她完全复原,必须找到主魂,但主魂四十九天之内要是不能找到,她只能变成这个样子,但要是让她不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你的寿命给她,这样才可以免于一死。赵杰心里一动说道:你是说用还魂之术也可以让她维持生命。宫鸠樱子呆了一呆惊呼道;你居然知道还魂之术?这可是蚩尤的术法,不过,会消耗你本身的寿命,实在是极为消耗寿命的术法,貌似折损1000年寿命,难道你有一千年寿命不成。赵杰微微摇头说道:我先前已经为瑛姑损耗一千年寿命,眼下哪里还有一千年寿命。宫鸠樱子呆了一呆说道:我的天,我说呢,她怎么还活着,原来是你留在她身体里的能量维持她的生命,额,不对,她身上还有别的力量存在,有别于你和蚩尤不同的力量。赵杰心里微微一震说道;你是说蚩尤的力量也在她身体里。宫鸠樱子讶然看着赵杰说道;是啊,蚩尤应该是无法霸占她的肉身,只好离开,去寻找合适的肉身。赵杰忙走到龙瑛姑面前柔声说道:瑛姑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等你好了以后,我跟你结婚,你还说要给我生十个宝宝。龙瑛姑呆呆看着赵杰,歪着脑袋说道:你不是坏人么,哼,我才不给你生宝宝呢,我要找那个,那个谁。。龙瑛姑目光一时显得一丝迷茫,赵杰忙说道;赵杰,啊,你的心上人赵杰,难道你忘了。龙瑛姑茫然伸出雪白的手臂,迷茫看着赵杰问道:为什么,我听名字这么耳熟,难道,难道他是我爹么,可我就是想不起来。赵杰听了鼻子一酸险些落泪强笑道;赵杰姓赵,怎么会是你爹,瑛姑,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再离开我的。赵杰微微一探龙瑛姑,却猛然发现龙瑛姑身体内有三股截然不同的气息,其中一道是淡淡的煞气,而另一道则是自己的能量,显然是上次留存在龙瑛姑体内的气息,而另一股则是一股阴柔,有别于其他两种力量,虽然微弱却是坚固无比,竟然可以抵挡那股煞气,赵杰一时轻咦一声暗道:怎么还有这股力量,难道是瑛姑修炼的凤凰神功。赵杰想到这里不免半信半疑,宫鸠樱子问道:怎么样,你也感觉到这股力量。赵杰看着龙瑛姑,忽然脑海里闪现龙瑛姑盘膝打坐修炼真气的情形,甚至,他甚至看到龙瑛姑练功真气流动情况,忽然,这画面忽然消失赵杰一时呆了一呆暗道:怎么回事,我怎么会想起这个?这时他依稀听到有人轻声骂道:笨蛋主人,这是慧眼,可以通过人看到过去的事情,你刚才看到的是龙瑛姑当年练功的情景,只是你刚领悟出慧眼不久,只可以看到一丝片面,怎么样你可看到她练功真气的运行轨迹么。赵杰心里一震暗道:慧眼居然还有这个功效,那么说,慧眼也可以使用天眼的招数。宫鸠樱子见赵杰脸色变化不已不由得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很纠结这件事,毕竟这会让你丢命。宫鸠樱子冷冷一笑鄙夷的看了赵杰一眼,误以为赵杰不想救龙瑛姑,不料,赵杰肃然说道:当然要救,不过,我要借那些隐世家族的高手寿命一用。赵杰面露一丝杀机,忽然手微微一挥,忽然听到两声惨叫声,两个黑衣人忽然从半空中掉下来,宫鸠樱子一时失声道:感应隐者,你,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其中一名黑衣人面露震惊之色看着赵杰惊呼道;你,你,你居然还活着,咳咳。赵杰冷然一笑说道:笑话,我若是死了,那站在你面前的是我的鬼魂了,既然你们来送死,就别怪我心狠手辣。宫鸠樱子怒道:我不是跟你说了不要杀戮,怎么你,你居然不听。赵杰淡然说道:只要能够救瑛姑,就算让我杀了所有人,我都会做,连你也不例外。宫鸠樱子一时大吃一惊,宋雨琪失声说道:赵盟主,你一定要想清楚,可不要乱来,毕竟这件事关系枉死的人的性命,而且还关系蚩尤复活的事情。赵杰冷然说道:你放心,若是蚩尤真的会出现,我自然会了结他。宋雨琪见赵杰执意如此一时怒道:赵杰,你真是太让人失望了,我爹让你做盟主,是让你匡扶正义,而不是让你为了私情而不顾天下。昭儿轻声说道:是啊,是啊,我不是说了么,鬼王会有办法的,你不要乱来,要不然,我们三千亡魂就会葬身蚩尤之口。赵杰只是面色阴沉说道:你们不要再说了。说着他正要举起右手之间,忽然却被人拉住衣袖,赵杰呆了一呆却见龙瑛姑紧紧抱着自己的胳膊低声说道:不要,不要做坏事,爹爹。赵杰呆呆看着龙瑛姑手慢慢的放了下来,转身对三名感应隐者说道:你们走吧,乘我没有改变主意,给我滚,顺便告诉于波一郎,要想打架,我们外面去打,免得伤及无辜。三名感应隐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名感应隐者嘿嘿冷笑道:小子,你捡回一条命,居然还敢来,看我们会长怎么收拾你。说着三人仓皇而跑,赵杰看着昭儿说道:小姑娘,你说鬼王真的可以帮我。昭儿不由得倒退三步轻声说道:鬼王,在世间存活三百年,一定有办法的。宫鸠樱子倾吐一口气说道:你都听到了,世上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何必要打开杀戒,诶,这也是我不想练这些杀人的忍术原因啊。赵杰一时诧异的看着宫鸠樱子说道:你的心底还真不错。宫鸠樱子没好气说道:你刚才不是恨不得杀了我么。赵杰木然说道:走,带我去见鬼王。宋雨琪略微犹豫一下说道;那个地方阴气太重,你们真的还去?宫鸠樱子轻笑道:你要是害怕,那就别去了,毕竟你除了会隐身术,其他本领都不会,是有点害怕。宋雨琪轻喝一声说道:谁说我害怕了,我只是觉得,那里阴气不好,对我们身体不太好。宫鸠樱子轻哦一声说道:我明白了,原来你是怕将来不会生宝宝啊。赵杰愣了一下随即说道:那你就别去了,你先找个地方躲一下。宋雨琪咬着嘴唇说道:那,那还是一起去吧。只怕,那个怪人等会又来了。赵杰愣了一下说道:怪人?宫鸠樱子轻咳一声说道;她说的是于波君,嘻嘻,她差点被于波君给吸干元阴了。赵杰面色显得一丝阴沉说道:又是于波一郎。宫鸠樱子撇了撇嘴说道;你好像很有胸有成竹似得,难道你认为你打得过于波君么,他可是我大日本帝国最强的人,咳咳,虽然是老了点,但至今为止还没有人打败他,就连宋无敌也是如此。赵杰冷哼一声说道:的确是很强,不过,即便如此,我也要杀了他。宫鸠樱子眼眸瞪的圆圆的说道;你,你还真是狂妄,你先前被打的那么惨,居然还这么狂,你难道是疯子。赵杰一时哈哈大笑道:是啊,我就是一个疯子,不过,有的时候也由不得我啊,他们终究还是来了。他话音刚落,一阵密集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由远到近,透过洞口可以看到无数个人影,宫鸠樱子脸色一变惊呼道:这么快就来了,惨了惨了,这次铁定要被他带走了。同时传来一声奸笑声道:姓赵的小子,这次你跑不了,我们的会长也来了,你想逃没门。宫鸠樱子脸色一变骂道:混蛋,刚才跟孙子一样跑的飞快,现在倒是耀武扬威了,真该让赵杰杀了你。她话音刚落却听到一声冷笑声传来道:樱子,没想到你居然跟狼牙在一起,实在是有损皇家颜面,你不配做我于波家族的人。宫鸠樱子脸色一变怒道:于波一郎,你什么意思,你是想悔婚是么,好呀,我还巴不得悔婚呢,这样我也不用跟你这丑怪物在一起。忽然前面忽然出现数名黑衣男子,为首的正是面如冠玉的英俊男子,一脸邪气,他冷然看了赵杰一眼说道:没想到你居然没死,胆子还真不小啊,你还以为这次可以逃的过么。赵杰淡淡一笑说道:你还真性急,这么急着来杀我,本不想杀死太多人,没想到还是逃不过,你们可别怪我。宋雨琪呆了一呆惊呼道:你,你别乱来,于波先生,你们可否停止交战,不然,这里会变得糟糕。于波一郎听了哈哈大笑说道:要是害怕就投降,哪里来的废话。宫鸠樱子咬着嘴唇说道:于波君,不要再杀人了,要不然,这里会变的不堪设想,你也不想你的人也被妖魔所杀。于波一郎脸色微微一变说道;妖魔,你什么意思?宫鸠樱子瞪着于波一郎说道:蚩尤的传说,你应该知道?于波一郎听了忽然哈哈昂首大笑道:蚩尤,蚩尤,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我在想要是蚩尤为我所用,那天下就是我的了。他说话间,忽然一阵阵阴风吹拂过来,紧接着传来一阵凄惨的叫声,而且叫声越来越多,赵杰淡淡一笑说道:你们的人都死了,你居然不为所动,你的心还真狠。宫鸠樱子脸色变得苍白颤声道:难道,难道,你,你已经跟蚩尤勾结了在一起,要不然,要不然你不可能这么镇定自如。于波一郎嘿嘿冷笑道:死的都是一些不成器的家伙,有什么好可惜的,最重要的是,我得到最为强大的助手!忽然传来一阵哈哈狂笑声传来道:不错,不错,你是很好的合作伙伴。赵杰,我们又见面了。忽然一道红光闪耀,却见前面出现一名头发发白的中年男子,赵杰一时呆了一呆惊呼道:大蛇太一郎,不,你不是大蛇太一郎,你应该是蚩尤。宫鸠樱子咬着牙说道:不用说了,蚩尤附体在大蛇太一郎,也只有大蛇太一郎的身体适合蚩尤。大蛇太一郎闻言哈哈大笑道:你猜的没错,本座就是蚩尤,吸取大量的寿命,我的修为有膨胀不少,赵杰,念你对我有过恩惠,我暂且不杀你,于波小子,你们自个玩吧,我好好去吸收这么强大的煞气哈哈。宫鸠樱子惊呼道:不要让他吸收煞气,这样以后谁也不是他对手。蚩尤脸色显得一丝铁青狞笑道:好一个小丫头居然敢阻拦我,既然如此,我先把你给吸收了。说着他大手一挥,一股强大的魔气笼罩宫鸠樱子,赵杰低沉喝道:住手!赵杰轻喝之间,右手一挥,同样也是一股魔气朝宫鸠樱子而去,蚩尤一时惊呼道:你,你怎么也会魔焰七煞!不过,你不是我的对手!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宫鸠樱子本是站在地方出现数十米深的巨坑,而这假山山洞早已不复存在,蚩尤则看着眼前的大洞眉头紧皱说道:想不到这小子居然没死,而且还带着三个女人跑了,这到底是什么本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