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高手中的高手

高手中的高手

两人交手超过百余招,黄金面具男子喝道:你不是要杀我么,好我死给你看!
  
  黄金面具男子说着忽然朝自己的脑袋拍去,赵杰一时愣了一下,速度和力量顿时缓和一下,忽然黄金面具男子忽然一拳打向赵杰,赵杰猛地一拳打去,忽然却发现那黄金面具男子忽然化为幻影,同时感到一股腰间阴冷感觉,心里一惊暗道:不妙,这家伙居然还会分身术!
  
  他此刻感到浑身发冷,黄金面具男子阴笑说道:小子,受死吧!他一掌朝赵杰的脑门打去。
  
  宫鸠樱子和聂英在黑龙寨下等候着,却依旧不见赵杰下山,宫鸠樱子一时有点着急说道:他怎么还没下来,不会被干掉了吧。
  
  聂英横眼看了宫鸠樱子说道:那你怎么不跟上去?宫鸠樱子无奈说道;我上去有什么用,除了会通灵术,其他啥都不会。
  
  倒是你怎么这么放心啊?聂英淡淡说道:那是我相信他,以他的修为绝不会有问题,所以,我们还是安心呆着吧,我怎么觉得你心神不定的。
  
  宫鸠樱子脸色微微一变忙说道:怎么会呢,只是,只是黑龙寨这么多人,赵桑却是一个人,何况你不是也说了,关外三魔可不是一般人,可是纵横几十年的老魔头,就连这么多隐世家族高手都奈何不了他们,赵杰一个人真的可以么。
  
  聂英笑眯眯说道:你很担心他啊,那你说,那个于波一郎厉害还是关外三魔厉害。
  
  宫鸠樱子呆了一呆,双手挫折不已嘻嘻一笑道:自然是于波一郎厉害,他可是日本隐世家族第一高手,就连宋无敌也不是他的对手,至于这关外三魔要是单打独斗绝不会是赵桑的对手,不过,他们要是一起上,那可真的就不妙了,赵桑不会让他们一起上吧。
  
  聂英轻笑一声说道:没错,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喜欢越简单越好,你可知道在战场上,他往往往鬼子人群冲,只怕这次也是这样。
  
  两人说话之间,忽然听到轰隆一声巨响,依稀听到一阵阵惨叫声,同时有人影从山上掉了下来,两人一时面面相嘘,聂英轻轻松了一口气说道:就知道已将开打了。
  
  宫鸠樱子惊呼道:那还不快上去,万一他死了,那可怎么办,要是,要是他们来了那该怎么办。
  
  聂英愣了一下笑道;你放心吧,就凭这些人,才不是赵杰的对手。嗯,你说的他们是谁啊?
  
  聂英猛然感到一丝不寻常的气息,宫鸠樱子忽然尖叫一声道:他,他们真的来了。
  
  聂英心里一惊忽然却听到一声轻笑声传来道:我们的小公主,你就这么躲着我们么,居然想做叛国者么。
  
  那声音慵懒无比,聂英喝道:什么人!宫鸠樱子满脸恐惧之色说道:别问什么人,还是赶紧跑路吧,被她抓住我可就不能出来了。
  
  宫鸠樱子说着忙拉着聂英往后跑,却听一声格格娇笑声传来道:小公主,你觉得可以跑掉么。
  
  宫鸠樱子惊呼一声忽然衣领一紧一下子被人搂住,聂英见状惊呼道:樱子!
  
  她一掌猛地拍去,却忽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袭来,前面忽然出现铁墙,慌忙倒退数步,等她回过神来一看却见宫鸠樱子早已不见踪影惊呼道:樱子,樱子!
  
  当她看到空中忽然出现一道亮光,直朝地上坠落而下,聂英心里一惊忙追了上去,她心里暗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这莫非是隐身术么,而且居然可以飞跃而行。
  
  聂英思索之间,忙追了上去,却听到一声轻笑声传来道;还追,看来不给你颜色看看,你就不知道我是好惹的。
  
  那声音刚落,一股强大的力量忽然袭来,聂英慌忙躲闪过去,轰隆一声巨响,地面忽然出现数米多深的大坑,聂英心里一阵大惊暗道:好大的威力,若不是我躲得快,只怕早已受了伤。
  
  却听到一声轻咦声说道:还有两下子,哼,这次算你命大,但下次就没那么容易,小公主,我们走喽。
  
  聂英喝道:还不快把樱子放下。只是她声音回荡着,却没有任何声音,宫鸠樱子一点回应都没有。
  
  聂英心里一阵恼怒暗道:可恶,我连敌人的是什么人都不知道。算了,敌人会隐身,我根本就追不上,看来只有跟赵杰说说才对。
  
  黄金面具男子一掌拍向赵杰的脑门,忽然感觉拍了个空,当他回过神一看,却见赵杰正好端端的站在前面,他一时呆了一呆,却听赵杰一声冷笑道;真的好阴险,居然用这种阴招!
  
  真够诡异的。黄金面具男子愣了一下说道:看来你是唯一躲得过我这招的人,也许,真的是我错了。
  
  黄金面具男子忽然将面具摘掉,露出一张满脸邪气的老人,他那双眸子是深蓝色的,鹰鼻狮子嘴,一看就是外籍人士,赵杰一时也呆了一呆说道:你居然是外国人。
  
  他低沉竖起手掌低沉说道:我能够死在你的手下也就足够了。赵杰一时呆了一呆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赤炎魔忽然哈哈大笑说道:尊驾能够将乾坤大挪移神功运用的如此境界,居然不怕我的幻阴指,这身功夫我赤炎魔望尘莫及,只希望,你有朝一日可以给我立个碑,我死也甘心。
  
  赵杰听了一头雾水说道:你什么意思,我不明白你再说什么?赤炎魔忽然哈哈昂首大笑道:生亦何欢,死亦何苦,我赤炎魔终究是无法完成教主完成的使命,终于一天你会明白的,只求让我回归便是。
  
  赤炎魔说着忽然大喝一声,浑身忽然散发出火焰,身躯竟然自燃起来,赵杰一时看的目瞪口呆暗道:这家伙莫非是疯子,先前要死要活的,现在居然自杀,还说些听不懂的话,这到底咋么回事?
  
  忽然却听当啷一声脆响,赤炎魔的脚下忽然多出一块火焰三角令牌,发出耀眼的光芒,赵杰愣了一下,却见赤炎魔此刻已经化为灰烬,唯独那火焰令牌发出耀眼的光芒,直到火光消失,那令牌逐渐变成黑色。
  
  赵杰不免觉得奇怪拿起这火焰令牌,感觉这令牌清亮无比,上面刻着圣火令三个字,而上面刻着弯弯曲曲的花纹以及奇怪的文字,赵杰看在眼里暗道:圣火令,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赵杰看着眼前一具具尸体一时轻叹一声挥手之间,一团火焰将那些尸体燃烧殆尽,随后他带着那块令牌走了下去,却正好跟聂英撞了个正着,赵杰微微一皱眉头问道:不是让你们在山下等着么,怎么过来了,樱子人呢,没跟你在一起?
  
  赵杰很快发现宫鸠樱子不在身边,聂英怒道:你还说呢,她,她被人抓走了,我连个人影都没看到就被拐走了,不过,拐走她的人叫他小公主,而且还是个女人,听声音年纪应该不大。
  
  赵杰眉头一皱说道:连个人影都没看到,你也未免说的太夸张了吧。聂英怒道:夸张你的头,那个人至始至终一直都没有出现,我觉得应该是传闻中的隐身术,现在追应该还来得及,对了,关外三魔怎么样了?
  
  聂英猛然想起赵杰突然出现不免问了一句。赵杰淡淡说道:很顺利,有点顺利的过头。
  
  带我去,樱子拐走的地方。聂英困惑的看了赵杰一眼,随即将赵杰带到宫鸠樱子离开的地方,赵杰走到宫鸠樱子消失地方,忽然手一挥之间,却见石头上忽然出现宫鸠樱子和聂英的说话的场景,看的聂英目瞪口呆说道:这,这怎么回事?
  
  赵杰笑吟吟说道;不要大惊小怪,我是将时的情况重复一遍。这石头可也是有灵之物,自然也可以将之前的情况录下来。
  
  聂英一时傻了眼说道:什么,这都可以,赵杰,你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了,按照你的说法,要是你愿意都可以把前面发生什么都可以在石头上表现出来。
  
  聂英说着脸上一阵涨得通红,一双美眸瞪着赵杰,看的赵杰莫名其妙问道:是啊,有什么问题?
  
  聂英红着脸支支吾吾说道:那,那你有没有看不该看的情景。赵杰眉头一皱说道:什么不该看的,莫名其妙。
  
  聂英心里松了一口气暗道:看来,他没有乱看什么。要不然我在草丛里小解的情况岂不是也可以看到。
  
  赵杰看着前面石头上的画面,忽然却见宫鸠樱子身边多了一个影子一样的东西,当聂英一掌拍去,那影子只是挥了一下手,聂英一下子倒退数步,当时的情景都完全的展现出来,过会,聂英追着跑了就再也没再也看不见。
  
  赵杰冷哼一声说道:她跑不远的。追!聂英微微一怔说道:就凭这石头就可以看到他们的去向?
  
  赵杰摸了摸鼻子说道:先追再说,只要有灵气的石头都可以记载之前的记忆。
  
  聂英心里一阵嘀咕暗道:真的假的。赵杰带着聂英循着石头所显示的印记而去,到了一处却只有草丛,而没有石头,聂英秀眉一皱说道:石头也没了,那岂不是没有线索了。
  
  赵杰沉吟一会说道:先看看有什么小虫子。聂英微微一怔说道:什么,虫子也可以?
  
  赵杰轻嗯一声说道:虫子也是灵性啊,这草丛里肯定有有虫子。聂英无奈说道:随你,只要能够找到那丫头,我就帮你抓一下虫子,真是幼稚。
  
  聂英说着一时摇头不已暗道:我堂堂聂家大小姐居然要抓虫子,传出去还不被笑掉大牙。
  
  赵杰低头一看哈哈一笑说道:找到了一只蚂蚁。聂英看着赵杰手里拿着一大堆蚂蚁一时尖叫道:还不快放下,脏死了,这么多的蚂蚁好吓人。
  
  赵杰错愕的看来聂英一眼说道:你居然还怕蚂蚁?杀人都不怕居然怕蚂蚁,你还真是奇葩。
  
  聂英气鼓鼓说道:是啊,我就是怕蚂蚁,一看到那么多蚂蚁,我就浑身发痒,到底行不行啊。
  
  赵杰手微微一按那些蚂蚁,眉头一皱说道:不行啊,完全没有灵气。赵杰说着将蚂蚁放在原地。
  
  聂英撇了撇嘴说道:那我们怎么办,这里那里有什么虫子。赵杰眉头紧皱走到一棵树旁,看着枯黄的树叶,沙沙的树叶飘动着,赵杰低头一看却见地上有一只黑虫,一时哈哈笑道:找到了,这虫子应该就是有灵之物。
  
  赵杰将这黑虫捉了起来,聂英忽然捏住鼻子怒道:好臭,这是什么虫子,这么臭!
  
  赵杰呵呵一笑说道:臭虫就是这样臭,有什么好奇怪的。聂英怒道:你不知道臭虫要吸血么,你居然还把他拿起来。
  
  赵杰看着臭虫淡淡一笑说道:就是因为他会吸血所以就把他抓起来,这玩意可是机灵的很,可以指点迷路。
  
  赵杰说着手指着臭虫的脑袋,臭虫挣扎几下就死了,而地面上出现短暂的画面,却显示出一个女人背着宫鸠樱子快步而走,速度之快瞬间消失,由于速度很快,根本就看不清这女子的容貌,赵杰一时呆了一呆说道:好快的速度。
  
  看着画面逐渐消失,赵杰对聂英说道:走。聂英看着那臭虫肚子圆鼓鼓的说道:你被它吸了多少血啊,这家伙活生生的撑死了。
  
  赵杰摸了摸手说道:没事,不就被吸了点血而已,只是我对这抓走樱子的人感兴趣了。
  
  聂英说道:别废话,还不快追。赵杰低声说道:别说话,有人来了。聂英微微一怔,却被赵杰拉入草丛里,一个踉跄一下子扑在赵杰怀里,赵杰紧紧搂住聂英,却见聂英俏脸晕红,星眸微微一闭,一时心猿意马,忍不住却要亲吻聂英的那薄薄的红唇,忽然却听聂英低声说道:干什么救人要紧。
  
  赵杰猛然惊醒过来苦笑一声说道:对不起聂英,我,我一时竟然会。聂英红着脸低声说道:行了别说了,人呢?
  
  你不是说有情况吗。赵杰微微颔首过一会眉头一皱说道:奇怪,消失了,这些人到底是去了哪里。
  
  这时忽然听到一声嘻嘻笑声传来道:你是在找我们么。忽然地面上出现七个少年,奇装异服,打扮甚为奇怪,发型也颇为奇怪,有的是两边短发,有的是绑着长辫子,他们手上的武器也都不一样,有的拿着笛子,有的则是手拿断刀,更有的则是拿着铁线,而那说话的少年面露诡异的笑容说道:你们是不是在找宫雪子姐姐。
  
  我们可都是看到了,尤其是你小子难道看上我们宫雪子姐姐,你可知道,她可是我们心目中的偶像,你居然想追宫雪子姐姐,那是找死,不可原谅,撕了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