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被秒 新

      
  
      他话音刚落,七个少年忽然动了起来,一道道铁线忽然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让人避无可避,聂英脸色一变正要出手,不料赵杰淡淡一笑说道:这些小家伙可不是一般人。却见赵杰手掌忽然斜切,只听嗤嗤嗤嗤数声,铁线出现火花,赵杰轻笑一声说道:玩铁线也不是这样的玩法啊,小孩子不懂事不可原谅。他手指微微一捏铁线,一名少年惊呼一声一下子被赵杰拉了过来,啪啪两声被赵杰打了两下屁股,那少年满脸通红怒道:支那猪,你敢打我!不料话音刚落,轰的一声,头朝下脚朝上,一下子被赵杰硬生生插在地上,那少年双腿一阵乱踢,忽然身体嗤的一声陷入泥土中消失的无影无踪,其余少年呆了一呆怪叫一声道:支那人厉害的紧,快撤。话音刚落,七个少年一晃眼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紧接着忽然出现一阵迷雾,聂英轻声说道:这雾来的好古怪,该不会是忍术吧。赵杰淡淡一笑说道:没错,这是雾隐之术,专门是杀人的招式,这些小子还是不安分,不给他们脸色看看,还真以为我是活菩萨。他话音刚落忽然朝地上猛地一拍,轰隆一声,地面忽然崩塌,只听到有人尖叫道:救命,救命啊,怎么地榻了。七个少年一下子陷入泥土中,任凭怎么挣扎也起不来,赵杰笑眯眯看着那在泥土里挣扎少年说道:你们都别挣扎了,你们会用忍术,难道我不会么,而且,我用的可不是单纯的忍术,那可是仙术,你们所谓的忍术根本就是无效的。一名少年怪叫道:支那小子,你,你到底想要怎样,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不能让你亵渎我们的女神。另一名少年嘻嘻一笑道;就是,就是,我们的女神那么好的身材可不能让你偷看了,只有我们七小众才可以看,别人统统都不可以。阿尼,还不快吹笛子,让他变成傻子。一名手拿着笛子的少年苦笑道:我的手都动弹不了,怎么穿笛子,你们这些家伙太没用,也不保护我,现在还说什么风凉话,快想办法啊。那少年声音娇脆,赵杰低头一瞧哑然一笑道;还是个女孩子啊,难怪这么娘拿着一把笛子。聂英不耐烦说道:别说废话,还是救樱子在说。赵杰轻咳一声说道:也对,你们几个要是不说,可真的要埋葬在这里,就是可惜这么可爱女孩子。那少年拿着笛子眼泪巴巴说道:别,别杀我们,我们还都是小孩子,你们怎么这么残忍呢。聂英冷然一笑说道:你们一出手就是要人性命,还说我们残忍,说,樱子到底带去哪里了,七个少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只是不理会聂英,聂英气的俏脸通红怒道:还不快说,要不然,真的把你们给活埋了。赵杰轻额一声说道:活埋就算了,反正,我还没有使用过,多重影分身术,要是把这臭虫变成几千个,那肯定好玩。聂英愣了一下皱眉说道:别那么恶心好不,还变成臭虫,你还不干脆变成蛆虫更好。赵杰哈哈一笑说道:也对,反正死人身上虫子特别多,要不去抓几条出来,七个少年听了脸色发白惊呼道:不要,不要拿那么恶心的东西。我,我们说还不行么。聂英一时一时转怒为喜说道:还不快说,七个小鬼子!一个西瓜头的少年笑嘻嘻说道:支那姑娘只要你让我看内裤,我们就说给你听。他话音刚落,聂英大怒一拳打在那少年的脑袋上,那少年一下子被打的鼻青眼肿哼哼说道:不看就不看干嘛打人家的脸蛋,我还要去泡妞呢。赵杰一阵好笑肃然说道:行了,谁让你吃我女人的豆腐,要是我出手,管让你尸骨无存。西瓜头少年一时悚然说道:别,别,我只是开玩笑,呜呜,长得这么漂亮居然这么凶,支那女人果然不好惹。聂英听了冷哼一声说道;小子,在敢胡说,老娘把你的牙齿全都打光!聂英一拳猛地打在那少年身后的石头上,石头砸的那少年哇哇大叫,那拿着笛子的少年轻声说道:我们说就是了,别再折磨我们了,我们可是小孩子,偌,其实你们也不用追的,宫雪子大姐姐是公主的部下,她怎么会杀公主呢。赵杰眉头微微一皱说道:公主?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看你们的身手至少铂金以上境界,还有那个宫雪子修为颇高,樱子绝不是单单日本皇族的人那么简单。西瓜头少年瞪大眼睛说道:我的天,你不知道么,公主的身份可是我们这些小孩子可以巴结的,就算是天皇也对她客客气气的,你居然叫她皇族后裔。聂英秀眉一皱问道:不对,既然是地位尊崇,那个抓走她的人,连樱子说话的机会不给,分明是来抓入,你们到底要把她怎么样?那手拿笛子的少年轻声说道:这你就放心吧,公主最多被禁闭几日,过了几天又被放出来的,好了,该说的我也说了,宫雪子姐姐要不是看你们是公主的朋友的分上,早就了结你们了,要是遇到其他人,你们可就没那么轻松了。赵杰眉头紧皱说道:要我放了你们也可以,你得说说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你们是朝阳宗的人?西瓜头少年嘻嘻一笑说道:朝阳宗算什么,不过是我们日照会社的傀儡而已,就算是于波一郎那家伙也不过是我们培育的小犬而已,不过,我劝你们不要跟我们日照会社作对,不然你会死的很惨,不要以为打败于波一郎就以为天下无敌,要是我们社长要对付你,十个你也得死。赵杰眉头一皱看着聂英说道:这日照会社,那又是什么鬼,怎么从来没听人说起过。聂英茫然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好像在哪里听过,可是,又记不起来,应该跟那些太古门派差不多吧。赵杰沉吟一会说道:若是真的是这样,樱子应该不会有事,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聂英呆了一呆问道:你真的放心樱子?赵杰微微一笑说道:樱子既然是日照会社的公主,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要是我们再追的话,只会让她吃更多苦头,我们也不好连累她。聂英正要说什么,却被赵杰挥手说道:先不要说这些,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他转身挥手之间,七个少年身上的泥土纷纷落在地上,西瓜头少年呆呆看着赵杰的背影说道:我现在有点后悔告诉这小子公主的身份了。其余六个少年哼了一声说道:他不追也好,去了的话,公主的罪责就更多一些,恐怕不是禁闭那么简单了,我们还是赶紧跟宫雪子姐姐汇合吧。七个少年转身忽然遁入泥土之中,他们却不知身后有个人影尾随其后,过会,七个少年到了山丘上,却见身穿白色的和服女子正温柔的抚摸美貌少女的脸庞,她那雪白的肌肤如同春雪一般,明亮的美眸充满着温柔光泽,当她看到七个少年满脸污泥的样子一时噗嗤一笑道:七个小鬼,做的不错嘛,居然拖了这么久。那西瓜头少年笑嘻嘻说道:我要看雪子姐姐的内裤。和服女子格格娇笑道:春太郎,你这坏毛病还没改,小心姐姐阉割你的。西瓜头少年忽然解开裤衩笑道;来吧,只要让我看姐姐内裤,让我做太监也无所谓。白衣和服女子本是满脸笑容忽然变得阴冷无比,说道:还想看我内裤,我真想现在把你给割了,被人盯上也不知道。七个少年一时呆了一呆,却见和服女子轻喝之间,忽然地面钻出一个年轻人,他赖洋洋笑道:要不是亲眼所见,我还真难以想象居然会在这里遇到神级高手,七个小鬼果然没有说谎!七个少年惊呼道:是你!白衣和服女子冷笑道:姓赵的小子,你还真纠缠不清,我之所以没有杀了你们两个,是因为你们是小公主的朋友,若是遇到其他人,你就没那么好运气。这年轻人正是赵杰,赵杰施展分身术带着聂英先行离开,而他本体却孤身一人紧跟着七小众,他将身体转为虚无,犹如灵魂一样,七小众根本没有察觉,而他没想到眼前有着极为美貌的和服女子居然这么快察觉出来,不免微微一怔,同时感到这女子身上带着寒冷的气息,犹如冰窟里一样。赵杰淡淡一笑看了七小众说道:多谢带路,要不然,我还真不能确定樱子在哪里。七小众一时气的脸色发白,一时作声不得,都低下着脑袋,。白衣和服女子冷然说道:你追到这里,还是想把小公主带走,你可知道,你这么做会让公主受到很大的惩罚,严重的话会让她死于非命。赵杰剑眉一皱说道:既然是这样,那你为什么要带她走,你想让她受罚吗。白衣和服女子微微摇头说道:我这么做是在救她,同时也是在救你,我们社长是不会轻易饶恕背叛国家的人,更何况,她居然要跟一个支那人走,这是对我们社长而言是天大的耻辱。赵杰剑眉一皱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所谓的社长是什么人,但是樱子跟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头在一起,本身就是对她天大的耻辱。白衣和服女子忽然格格娇笑道:你是说于波一郎么?他不过是我们日照会社的家臣而已,换句话说是个没有生育能力的男人,会长只不过让他保护樱子仅此而已,可没有真正让他们成亲,于波一郎也不知道公主的真正身份,你说的一切都是假设而已。赵杰愣了一下说道:你们社长难道是嫌太闲了,居然弄出这么多花样,他到底要干什么?白衣女子肃然说道:你无需知道太多,只要离开这里,要不然,我也保护不了你,社长已经下了追杀令,让关外三魔杀你,只是一个开头而已。赵杰笑眯眯看着白衣女子说道:若是我非要带走樱子呢?白衣女子深吸一口气忽然笑道:那只好把你永远留在这里,这也是保护小公主的办法之一。赵杰轻笑一声说道:你很有自信?不过,不得不否认,你的修为是很高。白衣女子冷然一笑说道:不要太无知了,我要杀你轻而易举的事情。白衣女子说话间,忽然一股冰冷的气息笼罩在赵杰身上,赵杰心里一惊忙施展飞雷神,不料还没等他施展开,却忽然动弹不得,只有眼眸转个不停暗道:这是什么招式,怎么这么厉害,我居然挣脱不了。赵杰运起全身的力量想要将冰冻自己的冰晶体震开,竟然丝毫没有作用,即便是运用虚无竟然也无法挣脱。七个少年欢呼道:宫雪子姐姐好厉害,居然把这小子给制服了。白衣女子笑吟吟看着赵杰说道:怎么样滋味如何,我说过,我要杀死你易如反掌,这可不是忍术,而是我日照会社的仙法寒冰,就算我不杀你,这寒冰也足以把你冻死。你就慢慢的等死吧,格格!赵杰依稀感到脚下一股寒气从脚底下冒上来,进入五脏六腑,他低沉说道:就凭这仙法么。赵杰说话间运用体内的仙气,可是却发现仙气竟然运转不了,一时大吃一惊暗道:惨了,我居然要被这娘们给收拾了,这实力也差的太多了吧,难怪她根本就不把于波一郎放在眼里,神级高手果然不同凡响,怎么办,用什么办法解除呢。他沉吟之间,忽然感到身体被人踢了一下,一时间天旋地转,身体直接往山崖下方坠落下去,却听到一声娇笑道:小子,你自求多福吧,若是你没有被淹死在水里,也会被我的寒冰活活的冻死。赵杰只听到扑通一声,身体一下子被清凉的水给淹没,直挺挺的沉入水中,好在他已经不需要用嘴巴呼吸,虽然身体在水里,依旧可以呼吸自如,他忽然看到前面有一条怪鱼缓慢的游了过来,那怪鱼牙齿尖锐,如同鲨鱼一般,唯一不同的却是蛇一样的身体,赵杰差点以为自己进入深海世界,怎么这里居然还有这么奇怪的鱼,明明是淡水河,不应该有这么奇怪的鱼,那怪鱼看见赵杰一动不动,不免觉得奇怪,那尖锐的牙齿咬动不已,企图看赵杰有什么举动,当它赵杰依旧一动不动,猛的张开血盆大口朝赵杰的脑袋咬去,赵杰此刻身体被冰冻住,根本就无法施展蝴蝶神功,心里一阵暗叹道:这次要葬身鱼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