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海纳百江 新

海纳百江 新

    赵杰轻嗯一声说道:那是因为你练的是能量,所以比较难练一点,不过,多练几次就可以了,甚至威力会比聂英更强哦。侯颖听了眼睛一亮说道;真的,好,那我努力练!
  
      聂英轻笑一声说道:臭丫头,你刚才还说要打败我,现在还没学会,看你怎么打赢我。龙瑛姑捂住一笑道:聂姐姐,你真坏,别老欺负侯颖,侯颖,加油!聂英凝视着侯颖说道:当初你就不是我的对手,就算你练成赵杰所教你的刀法,我还是可以打败你,你要打败我,至少在练十多年才行。侯颖听了咬牙怒道:我就不信打不赢你。侯颖说着紧闭眼眸,手拿木棍,按照赵杰传授的心法,运用体内能量,只是体内的能量却如同死水一样,反倒是手上的木棍却一阵发抖,龙瑛姑看在眼里轻声说道:赵杰,为什么侯颖这么难练?赵杰看在眼里微微一笑说道:能量可不同内力,运用方面要比你们修为的内力要难,但一旦练成的话,你们未必是她的对手。聂英听了一时哼道;你是小看我们内力么。凭什么你说能量比我们的内力厉害。赵杰耸了耸肩膀说道:好吧,我先去找点吃的,你们慢慢练。赵杰说完,嗖的一声消失在面前,龙瑛姑见侯颖咬着银牙拼命的练低声说道:聂姐姐,你为什么要这么说,看得出来,侯颖似乎很生气,你是在激发她的潜力,故意这么说的吧。聂英沉默一会良久说道:瑛姑,你也看到了,我们狼牙独立营若是遇到一般的鬼子是没什么问题,但是面对跟刚村太郎这些钻石级别高手的就显得单薄,无论是我和你还有侯颖以及那些弟兄们都是需要严格的训练,我宁可侯颖恨我,我也不希望她有什么意外,毕竟,她可是我们狼牙独立营的骨干,实在不能有什么差错,若是她可以打赢我,至少,对付诸如龙太郎这些高手就没有性命之忧不是么。”龙瑛姑轻轻叹息一声说道:是啊,我看的出赵杰心里很紧张,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着急带我们来这里。聂英看着龙瑛姑说道:那是自然,他把你从南京带到这里,不知道有多担心,每日为你输入能量,怕你一不小心就走了,以前我以为他喜欢东方玉,但现在看来,他对你的感情完全是超越了对东方玉。龙瑛姑脸上一红低声说道:这,你又怎么知道,啊,对了,难道你没有跟他说东方政委的事情。聂英诧异的看了龙瑛姑说道:你不怕他把你丢下去找东方政委么?不过,算了吧,让他死了心也是好的,东方政委要跟人订婚。龙瑛姑瞪大眼眸说道:什么,怎么会这样,之前不是说东方政委牺牲了,怎么一下子变成结婚了,这是怎么回事?聂英微微摇头说道:我也是听黄琴说的,哦,你别看着我,黄琴现在是青龙山新四军独立师政委,这消息应该不会有假。龙瑛姑黯然说道:若是让他知道只怕会很难过吧。聂英瞥了一眼龙瑛姑说道:有的时候真觉得你很傻,你难道眼睁睁的看着他跟东方政委走么,其实在我眼里你们是最般配,东方不适合赵杰,她完全是跟赵杰两个世界的人。龙瑛姑呆呆看着聂英说道;原来你对东方政委并不是怎么样啊。聂英淡淡说道:谈不上什么好感没好感的,只是,她这个人属于党,而不是属于任何一人,只要是党的命令,她都会遵从,哪怕让她杀了赵杰,也会。这次,她跟孟委员订婚就是个例子。龙瑛姑呆呆的看着聂英暗道:她居然会是这样一个人?亏赵杰为了他去南京报仇,她没死居然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吗,东方玉,你到底是什么人。龙瑛姑心里一阵恼怒,猛地一挥木棍,只听嗤的一声地面上忽然出现一道深沟,这深沟足有数米深,龙瑛姑和聂英一时相顾愕然,聂英半饷回过神来问道:你这刚才是什么招数,怎么这么大的威力。龙瑛姑茫然摇头说道:没有啊,我就随便一挥而已。聂英摇头说道:怎么可能,即便我也做不到这样。聂英拿起木棍在地上一挥,只是出现数寸深的痕迹,聂英满脸惊诧之色说道:难道是鬼王和赵杰输送给你的力量有关。龙瑛姑秀眉微微一皱说道:我也不知道,先前按照赵杰教我的方法,感觉浑身发热,至于多少进展,我还真不知道。聂英看着龙瑛姑说道:不如,你用赵杰这一招打我试试。龙瑛姑愣了一下说道:这妥当么,万一伤了你怎么办。聂英笑道:怎么会呢,放心吧,你伤不了我。龙瑛姑轻咳一声说道;聂姐姐,你还真自信,为了以防万一,我再试试赵杰教我的招式。龙瑛姑说话间,手持着木棍,一挥之间,忽然感到手心一阵火热,一股股气息透过刀身流入体内,气息在体内流转不息,竟然流转二十四周天,忽然只听嗤的一声,木棍挥舞之间,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前面的数米远的十米多高的山岩瞬间被砍成两半,轰隆一声倒塌在地上,看的聂英和侯颖目瞪口呆,龙瑛姑更是不可思议看着手中的木棍呐呐道:这,这真的是我做的么!聂英捂着嘴说道:幸亏这一招没用在我身上,要不然,我就算不死也受了重伤,居然可以用刀气将岩石给劈成两半,这分明是刀罡啊,难道你练过宋家的刀法。龙瑛姑摇头说道:哪里啊,我也只是用赵杰教我的那海纳大江,只是奇怪,可以源源不断从外面吸收力量,难道赵杰所说的是真的,我们可以吸收一切力量,包括大自然的力量。聂英呆了一呆说道;大自然力量,这怎么可能,难道你也拥有天赋之人。龙瑛姑微微摇头说道:我跟你一样都没有什么天赋,这天赋从何说起。聂英深吸一口气说道;我来试试。聂英也按照赵杰所教的心法,朝前面一挥刀,虽然可以感觉一丝丝清凉,并没有多大感觉,同时将木棍一挥之间,地上出现一道数寸深的刀痕而已,她一时皱眉说道:奇怪,为什么同样一样的招式,威力却大不一样,明明我修为比你高啊。我还是不信。聂英说着不相信的连续用了数次,到了二十多次,忽然感觉吸收的气息变强不少,猛地一挥之间,地面出现三米深的痕迹,虽然比起龙瑛姑要差了一点,但进展却极快。忽然轰隆一声巨响,二女忽然感到脚下一震,地面上忽然裂开数十米,出现数米宽的槽坑,而侯颖傻愣愣的看着前面的大坑,聂英一时愕然看着侯颖说道:这,这是怎么回事?侯颖呆呆看着前面的大坑,半响才说道;我,我好象成功了!哈哈,终于成功了!侯颖大笑之间,纤细的小手拿着木棍喝道:再来一次!侯颖话音刚落,忽然一股强大的力量涌出,力量何止先前的两倍,轰隆隆一声巨响,方圆百米距离竟然出现一道深深的深槽,深槽处烟雾翻滚,聂英一时目瞪口呆说道:怎么威力居然变得这么大。侯颖得意洋洋笑道:赵杰果然没骗我,没想到我一旦成功威力会变得那么大,我现在感到体内力量十足,聂英看招!侯颖话音刚落,纤细的木棍,忽然散发出强大的力量,聂英见状脸色一变忙运用木棍抵挡,不料,一股强大的力量袭来,顾不上抵挡忙退后数步,她所站立的位置竟然出现一个大坑,聂英一时大怒道:你是想杀我么!侯颖慌忙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一时控制不住力量。聂英哼了一声说道:你不就是想打败我么,我就偏不让你如愿。聂英说话间,空拳朝侯颖打去,侯颖此刻身轻如燕,竟然躲避的很是轻松,聂英心里大惊暗道:这丫头的实力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居然变得那么强了,难道是因为练了海纳百江的缘故。聂英想到这里忙使用以指代剑,施展海纳百江,本是极为强大的力量逐渐消失,而体内的力量逐渐恢复,一时感到欣喜无比暗道:原来如此!侯颖也猛然感觉体内的力量逐渐消失,猛然看到聂英的手中的招式,猛然醒悟过来,如何肯罢休,她也用海纳百江,忽然两人感到强大的吸力从对方传来,犹如拉锯一样,两张俏丽的脸蛋变得通红无比,龙樱姑见状不妙惊呼道;你们别打了,还不快撤招!聂英怒道:臭丫头,你还不撤招,想要跟我同归于尽么。侯颖俏脸通红说道:你想赢就使出全部力气,别跟我啰嗦。嘻嘻,你是吃不消了吧。聂英咬着银牙说道:别废话,还不快撤!我只是不想徒增伤亡而已。侯颖咬着牙说道:就是不放,要想赢就放马过来,我不怕你!龙樱姑见二人面色赤红,脸上的汗水一滴滴流下来一时怒道:都给我撤开!你们是疯了么,怎么拼死相搏!她正要上去拦截,不料却听赵杰轻笑声说道:别着急,让她们发挥潜力也是好事。龙樱姑嗔怒道:你还说,这么下去,她们只会两败俱伤,你看看,她们的脸都变成煮熟了的虾,到时候你可别后悔,快让她们停手。龙瑛姑一脸嗔怒之色,赵杰看在眼里心里一阵温暖暗道:瑛姑心地真善良,明明,这两个女人跟我关系非同一般,可她还是那么的关心她们的安危。赵杰想到这里苦笑道:这是给他们发挥潜力最好时机,你放心,她们的力量是取之不尽的,就算是打到明天也不会有事。侯颖和聂英自然听到赵杰的话,一时恼怒道;你还说什么风凉话,还不快分开我们,怎么,怎么就分开不了。赵杰笑眯眯说道:有我在,你们还怕什么,说不定你可以很快打到钻石境界哦。聂英你也可以突破钻石级别,达到隐世家族梦寐以求的王者境界。聂英气喘吁吁怒道:放屁,什么王者,我现在连她都打不过了,你还说是王者?赵杰呵呵一笑说道:别生气,其实相比较吸收敌人的力量,你们这样其实挺好的,不仅提高熟练度,而且可以让你们的修为在原来的基础上提高一倍以上。二女听了顿时大怒道:放屁!两人不约而同朝赵杰一掌拍去,赵杰惊呼一声道;你们怎么打我来着。简直是疯了!赵杰只是笑眯眯的手微微一挥,二女惊呼一声忽然蓬的一声倒退数步,这才站稳,而赵杰却丝毫未动,侯颖和聂英本是极为好强的人,如何肯吃这个亏喝道:要你管,看招。二女几乎是同时出手,一左一右,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袭击赵杰,赵杰轻笑一声说道:这么快来打我,还好,我没有教你们第五招,要不然,还真的惨了。嗯,的确比之前要快很多啊。差点打到我了。赵杰说话间,却早已脱离二女招式范围内,聂英心里暗是吃惊暗道:这家伙简直强到不可思议的地步,我们两个一起上连他的毛发都没有碰到,简直是气死人,我跟他的修为差的实在太远。侯颖咬牙说道:我就不信打不到你。侯颖话音刚落,轻喝一声,手上却使用海纳大江,赵杰一时怪叫道:哪里用我的招式来对付我。赵杰说话之间,手上微微一挥,忽然出现一道弧形,只听嗤嗤嗤数声,二女闷哼一声倒退数步,一时满脸怒气瞪着赵杰说道;这又是什么招式?赵杰笑眯眯说道:这叫破气,就是为了对付忍术的呦,任凭敌人多么强大也可以轻易破解,也是克制海纳大江的招式。嗯,不过,你们两个进不的确很快,尤其是侯颖,你已经成功达到钻石一段水准啊。聂英呆了一呆暗道:原来这家伙竟然达到钻石级别,难怪,打的这么辛苦。侯颖听了大喜说道:真的么?她忙运气之间猛然感到体内能量源源不绝说道:那我先用风破试试。赵杰耸了耸肩膀说道;可以,不过,别对我们这里,要不然被你给误伤了。侯颖心里自信大增,转身朝平地大喝一声,一拳打去,身影一闪之间,嗖嗖嗖之声,接着哗啦啦的声音,前面一片数十米远的树木全都折断,树身上都是碗大粗的洞口,聂英看了一时也呆了一呆暗道:想不到她居然可以把能量发挥到如此威力,比起先前那一招要强不少,难道她先前并没有用全力?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抗战之狼牙》,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