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太原之战 二

太原之战 二

三女如同母老虎一样在日军包围圈中硬生生杀出一道血路,瞬间后面的日军士兵甩到后面,只听到日军士兵喊叫声枪声越来越远,侯颖忽然停下脚步转身对黄翠翠说道:你们先走,我去支援秋蘅小姐黄翠翠失声道:队长,你,你还要回去,那太危险了。
  
  要去,我跟你一起去。侯颖微微摇头说道:不,虽然我们已经杀了直条上野,但任务还没有真正完成,秋蘅小姐面对的高手要比我们见到的要厉害的多,我们绝不可以丢下她不管,若是我没有出来,就代表着我已经回不来了,记住,一定要活着离开这里,乘鬼子支援部队还没赶到,赶紧走!
  
  如烟眼眶一红说道:可是!侯颖擦了脸上的血污低沉说道:没有那么多的可是,快走!
  
  日军既然有高手把守,我们别的小队肯定遇到强敌,他们更需要你们。
  
  侯颖说着,转身朝日军营地快速跑去。秋蘅玲子和柳生一郎如同木头人对峙着,周围的日军士兵瞪着眼睛看着两人的动静,枪口一致对准求蘅玲子,柳生一郎良久低沉说道:秋蘅玲子,你怎么还不出招,难道要我先出招?
  
  秋蘅玲子淡漠一笑说道:你以为我傻么,你们柳生家族的刀法一向后发制人,我要是出手,那不是自寻死路,倒是你居然忍住不出手,眼睁睁的看着她们三个离开,是不是很憋屈!
  
  柳生一郎眼眸流露一丝怒色,他阴冷一笑说道:该憋屈的应该是你才对,这些士兵都已经把你包围了,只要我打败你,你就变成一具死尸,而狼牙的人却跑的无影无踪,你觉得你这么做值得么,为了救三个支那人丢了性命。
  
  秋蘅玲子嘴角浮现一丝笑容说道:对我而言反倒轻松,免得他们碍手碍脚,毕竟她们还是弱了一些,我可不想被她们所影响。
  
  柳生一郎沉默一会说道: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们会出手,上次你们的人也出手了,只是让她给逃了。
  
  秋蘅玲子轻哦一声说道:你是说上川月子么,对付一个刚入门不久的小孩子,你是不是觉得很自豪。
  
  柳生一郎眼眸一眯诧异问道:什么,她是新入门的,呵呵,有意思,你们明月宗连这种小孩子也派上来了,你们宗主是不是疯了。
  
  秋蘅玲子淡淡说道:说了,你这种冷血的人也不懂。柳生一郎鄙夷一笑说道:冷血,我也懒得跟一个快要死的人逞口舌之利,既然你不出手,那么我先上了。
  
  秋蘅玲子心里一凛暗道:终于要出手了,既然听从宗主号令,即便战死也没什么好后悔的!
  
  秋蘅玲子缓缓拔出一把武士刀,刀光闪现一道光芒之间,柳生一郎忽然消失在面前,速度快,若是用时间来就算,连一秒时间都没有,秋蘅玲子一动不动,但事实上她却一直观察柳生一郎的去处,柳生刀法一向快又准,但也有致命弱点,那就是一招出手就没有回旋余地,出招往往是一招必杀,从没有第二招,秋蘅玲子作为明月宗有数高手之一,对于柳生刀法也研究甚多,她一动不动反倒会让柳生一郎不知道哪里下手,看上去浑身都是破绽,往往却等于迷惑柳生一郎的判断力,时间在慢慢的流逝,在那些日军士兵眼里却看不出什么道道来,过会,一道冷风忽然吹来,秋蘅玲子心里一凛暗道:终于来了,杀气!
  
  她不由得微微退后一步,却猛然感觉不对,忽然一道人影瞬间一晃而过,只听嗤的一声,她的肩膀一下子被刺穿,鲜血喷洒而出,她并没有因为疼痛而退却,而是冷冷的看着柳生一郎,任由鲜血从肩膀流着,柳生一郎眼眸流露一丝诧异之色低沉说道:想不到你对柳生刀法这么熟悉,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依旧没有恐惧之色。
  
  秋蘅玲子低沉说道:柳生刀法只有一招机会,你这招没有杀死我,要想杀我,恐怕还要一些时间吧。
  
  柳生一郎忽然吐了一口气说道:唔,你似乎还没有出招过,就这么被动的守着么,这就是你的实力?
  
  秋蘅玲子干涩说道:很抱歉,我答应宗主不会轻易使用绝招,毕竟多造杀孽不好。
  
  柳生一郎轻哦一声说道:你是说月蚀么!秋蘅玲子淡淡说道:再说,你还没有资格让我用这招。
  
  柳生一郎听了忽然哈哈大笑道;你好像很有自信,我反倒更感兴趣了。
  
  柳生一郎双眸流露一丝兴奋之色,他本身就是对剑道极为痴迷,对于明月宗三大绝招之一的月蚀很感兴趣,据说这月蚀一旦爆发,会让周围数里范围内的人或动物都会变成化石,而学会月蚀者也是渺渺无几,一百个明月宗弟子只有三人学会,其中一个就是秋蘅玲子,另一个就是花间月影以及最小的弟子田中香奈子,而花间月影以十八岁年龄竟然学会月蚀和月影两种绝招被破格提拔为双使,秋蘅玲子在明月宗实力至少排行前十之内,秋蘅玲子依旧采取守势,反倒柳生一郎有点心烦气躁,暗道:想不到这秋蘅玲子耐力居然这么好,我都已经攻击数次,她还是没有出招,实在头疼。
  
  忽然听到一阵惨叫声,一股飓风呼啸而至,后面的日军士兵一阵哗然,紧接着是数百名日军瞬间被卷了起来,嗖的一声一道人影从天而降落在柳生一郎面前,秋蘅玲子一时呆了一呆低沉说道: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让你先走!
  
  柳生一郎忽然哈哈大笑道:有意思,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狼牙的人怎么说走就走,这一点不像狼牙特战队的作风。
  
  来者,正是侯颖,侯颖见秋蘅玲子肩膀上的鲜血,脸色一阵苍白惊呼道:秋蘅小姐,你,你没事吧。
  
  秋蘅玲子怒道:我让你走,你为什么还来,你逞什么英雄!柳生一郎呵呵一笑说道:既然来了,那就别想走!
  
  说着,忽然瞬间消失在侯颖和秋蘅玲子,秋蘅玲子脸色一变低沉说道;柳生刀法很快,很少有破绽,你可要小心!
  
  忽然一道冷风呼啸而至,侯颖轻喝一声一刀猛地砍了过去,只听嗤的一声,却发现竟然是一股刀风,秋蘅玲子惊呼道:小心!
  
  侯颖猛然感到后面凉飕飕的感觉,右手的刀忽然斜切,只听噗一声,一道血光闪现,柳生一郎闷哼一声忽然倒退数步,他的右胸下出现一道血痕,一时满脸震惊之色说道:这,这是什么招式,居然,居然可以破解我的刀法!
  
  秋蘅玲子心里也是大惊暗道:她刀法造诣分明不高,却反倒破了柳生刀法,这是怎么回事,是巧合么,而她居然反倒没事,这是什么刀法!
  
  那些一旁日军士兵一时都呆了,尤其是在后面的一名日军军官他那死鱼眼一时等的圆圆的暗道:这,这女人居然,居然把柳生先生的刀法给破解,而且,而且还伤了柳生先生,柳生先生的刀法至今无人可敌,居然,居然被这女人给破解了。
  
  侯颖心里也是一阵迷茫暗道:我这是怎么出招的。柳生一郎满脸困惑之色,暗道:难道是巧合,这支那女人修为跟我相比差那么多,而且似乎对刀法并不是很纯属,要不然,这一刀完全可以将我胸腹切开。
  
  柳生一郎想到这里喝道:还没好!他好字刚落,嗖的消失在侯颖面前,侯颖心里一惊暗道:好快的速度。
  
  她猛然想到赵杰曾经说过,一旦遇到速度极快的高手,一定要冷静等待时机。
  
  她握了握刀,闭下眼睛,右手的刀刃闪现一道道光芒,正是铁血刀法第五招横切,典型的以静制动,后发制人的招式,威力极为巨大,拥有强大的贯穿力,是赵杰专门为了对付隐士家族创造的招式,看上去平淡无奇,然则却是具有极为恐怖的杀伤力的招式。
  
  一旁的秋蘅玲子杏眼瞪的圆圆的暗道:她疯了居然闭着眼,你以为你是忍者,还闭着眼,他的速度非常快,先前让你躲开,这次可不一定,速度要比快不知道多少倍,吾,出现了。
  
  柳生一郎如同鬼影一样出现在侯颖左侧,而侯颖仿佛没感觉一样,依旧一动不动,只是手上还是握着刀,柳生一郎狞笑一声一刀朝侯颖砍去,犹如一道幻影,奇快无比,秋蘅玲子看在眼里大吃一惊,嗖的一声一刀砍去,柳生一郎忽然瞬间消失,秋蘅玲子心里一惊暗道:糟糕,是佯攻!
  
  忽然一道冷光闪现之间,秋蘅玲子闷哼一声,她后背硬生生被刺穿,刀尖从后背而出,柳生一郎本是满脸狞笑随即一惊,原来当他定睛一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刺穿的竟然是一具木头,而秋蘅玲子则好端端的站在后面,忽然只听咻的一声,柳生一郎大吃一惊,忽然一道光芒如同流星一样一闪而没,他本能觉得这光芒极为恐怖,忙躲避开去,但发现胸口出现一道道血痕,而反倒是在一旁虎视眈眈的数十名日军士兵瞬间被劈成两半,血浆内脏在半空中飞舞,形成极为恐怖的一面秋蘅玲子呆了一呆暗道:这,这莫非是支那人无坚不摧的刀罡,这女孩子怎么这么快学会那么厉害的招式,先前完全是弱的可怜,怎么,怎么一下子变得那如此厉害。
  
  忽然她看到柳生一郎双手交错,形成极为恐怖的力量,一道道黑色的魔气忽然朝天升了上去,秋蘅玲子失声惊呼道:小心,这是炼魔之刀!
  
  忽然听到柳生一郎怒吼道:既然知道是炼魔之刀,你们还是想想怎么死吧。
  
  柳生一郎怒吼之间,那强大的魔气瞬间覆盖过来,一下子空气中的氧气瞬间消失,数百名日军士兵恐惧的喊道:快跑,快跑!
  
  然而很快都无法窒息,如同鱼儿一样长得嘴巴,眼珠子怒凸而死,侯颖一时也无法呼吸,她忙捂住嘴用内息之法,脸色变得苍白无比,秋蘅玲子轻叹一声低沉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也只好解禁了。
  
  秋蘅玲子双眸忽然变成金黄色,手上的武士刀瞬间散发出金色光芒,将那涛涛魔气一寸寸碾压过去,那些被金光闪现的日军士兵的尸体瞬间化为变成石头,本是在狂奔的六百多名日军士兵有一半瞬间化为石头,侯颖本以为必死无疑,不料自从那金光出现之间,本是无法呼吸忽然变得顺畅,反倒是那些日军士兵全都变成石头,这让她大吃一惊暗道:好,好恐怖的术法,难怪,难怪她一直不出手。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柳生一郎和秋蘅玲子一下子飞出数十米,蓬的一声,将周围的蓬帐震得四分五裂,地上出现数十米长的深深的大坑,柳生一郎呼呼喘气狞笑道:不愧是月蚀,不过,要杀了我还是远了点。
  
  他说完间,猛地朝秋蘅玲子砍去,秋蘅玲子正要躲闪,却发现体内能量已经空乏,连移动的本能都么有,眼看,柳生一郎将秋蘅玲子劈成两截,忽然一把大刀硬生生挡住柳生一郎的武士刀,秋蘅玲子瞪大眼睛一看,却见前面正是侯颖,她紧咬着牙齿拿着大刀硬生生截住这一招,她的双腿微微曲着,脚下的石头一寸寸裂开,柳生一郎脸色微微一变暗道:这女人居然接住我的绝招,这怎么可能,而且居然比我的速度一点不差。
  
  侯颖咬着牙娇喝一声,锵一声脆响,柳生一郎倒退数步,而侯颖蹬蹬瞪倒退十多步这才站稳,柳生一郎忽然哈哈大笑道:想不到我看走了眼,你这支那女人居然可以截住我的迎风一刀斩!
  
  只是,这不过是第一式而已,不知道你能够接下我后面三招!秋蘅玲子惊呼道:快走,你不是他对手,你们实力差的太多了,别以为刚才截住他这一招,只是偶然而已。
  
  侯颖咬着牙说道:要走一起走,我们狼牙独立营从来就没有抛下战友不管的道理。
  
  秋蘅玲子听了一时呆了一呆半饷怒道:我又不是你们的战友!这家伙可是星耀高手!
  
  你才不过钻石高手而已!侯颖右手握着大刀低沉说道:你还是好好休息吧,接下来是我来保护你了。
  
  侯颖说话间,忽然手上的大刀忽然散发出血色光芒,显得极为妖异,她心里暗道:赵大哥说过,第四招可以吸收敌人力量为己用,虽然不知道效果如何,但,为了战胜强敌,我只要孤注一掷了,哪怕有某种后遗症也在所不惜。
  
  侯颖想到这里,美丽的眼眸死死瞪着柳生一郎喝道:来吧,本姑娘还会怕你不成。
  
  https: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