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太原之战 四

太原之战 四

秋蘅玲子见状一时目瞪口呆暗道:这,这怎么可能,居然,居然把牛鬼蛇神的攻击化解了,而且,而且重创牛鬼蛇神!
  
  !她那双美眸瞪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短发女子,正是侯颖,她脸色苍白瞪着眼前的牛鬼蛇神,鬼神神郎呆了一呆忽然嘎嘎怪笑道:支那女人果然厉害,看来我还真是小看你了,想不到明明不是星耀级别的家伙可以打败柳生一郎,简直是天大的奇迹,然而今天你面对的是我,我是绝不会让你活着离开这里的,哦,你是不是以为砍断我的宝贝的尾巴就没事了么,嘿嘿,就算被你砍成两半,他还是会复活哦,更别提是砍掉一条尾巴。
  
  他说话间,却见那牛头蛇身的怪物吼叫一声忽然站了起来,那本是断尾之处竟然出现新的尾巴,侯颖看在眼里一阵震惊暗道: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实在太变态了!
  
  鬼月神郎哈哈一笑说道:怎么样,我说了,他可是会不断重生。秋蘅玲子心里暗道:的确,这怪物完全是由鬼月神郎控制,傀儡本身就是死物,只不过,他注入能量变成活物,只要鬼月神郎,这怪物就永生不死,我们居然一直局限于怎么打败怪物,却反倒把这施术者给忘了。
  
  她想到这里喝道:侯颖,你过来。我有话要说。侯颖微微一怔却见秋蘅玲子忽然一剑自己挥来一时愣了一下惊呼道;你干什么?
  
  侯颖说话间一闪而过,这才发现秋蘅玲子这一剑根本就没有威力,却听到秋蘅玲子低沉说道:难道你还不明白么,除了打败他本体,才可以彻底让那怪物消失,要不然是浪费力气。
  
  侯颖呆了一呆暗道:是啊,我怎么忘了,无论我怎么把这怪物打死,但是他总可以将傀儡召唤出来,这样的话,陷入无边无际的消耗战之中,只是要想打败他也是很难啊。
  
  鬼月神郎忽然哈哈大笑道:哈哈,终于开动脑筋了,不过,你们认为就凭你可以杀了我么,未免也太看不起人了,你难道以为我就单单是一个傀儡师么。
  
  侯颖冷然一笑说道:废话少说。她说话间嗖的一声消失在鬼月神郎面前,鬼月神郎显得一丝诧异之色暗道:这女人速度还真快,莫非这是她的能力!
  
  鬼月神郎嘴角浮现一丝冷笑,,忽然那牛鬼神蛇将他包裹起来,他哈哈一笑说道:你要想杀我,就必须把牛鬼杀了,要不然根本就没用。
  
  他话音刚落,忽然一道人影忽然飞闪到他头顶上,只听嗤的一声,牛鬼蛇神的脑袋瞬间被击穿,鬼月神郎闷哼一声一下子被打飞数米之外,鬼月神郎满脸不可思议惊呼道:你,你这是什么招式,居然,居然可以击穿牛鬼蛇神的身体!
  
  鬼月神郎说着喉咙鲜血忽然喷洒着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侯颖如同虚脱了一样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息不已,秋蘅玲子呆了一呆暗道:居然,居然这么快打死了,我是不是看花眼了,这女人到底用了什么招式,居然可以将如此坚硬的牛鬼蛇神给打穿,而且竟然将鬼月神郎一拳打死,没错,的确是拳头,而不是刀!
  
  秋蘅玲子轻声说道:这,这是什么招式。侯颖苦笑一声说的:这是破玉拳,很普通的拳法。
  
  秋蘅玲子呆了一呆说道:很普通,很普通的拳法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居然可以一拳打穿牛鬼蛇神,如此强大的穿透力,这是普通拳吗。
  
  侯颖苦笑一声说道:没错,总而言之,我们先走吧。秋蘅玲子轻声说道:只怕很难了,敌人已经来了。
  
  侯颖心里一惊果然看到远处一辆辆军车从路道而来,后面的日军士兵跟随过来,数量少说有数千人,只听一阵凄厉的的机枪声响起,子弹如同雨点一样朝树林射了过来,侯颖咬着牙说道:走!
  
  侯颖先前用破玉拳将所有的力量灌注在拳头里面,如今早已是精疲力尽,侯颖一鼓作气将那女子背起来低沉说道:政委,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走!二女快步狂奔,跑着跑着却发现前面竟然也出现大量日军,侯颖脸色一变暗道:怎么,怎么这里也有鬼子。
  
  秋蘅玲子低声说道:看来只有死战到底了。侯颖深吸一口气苦笑一声说道:实在抱歉连累你了,秋蘅小姐!
  
  秋蘅玲子摇头说道:不要这么说,能够和你并肩作战,那是我的荣幸,难怪我们宗主会让跟狼牙先生联姻,你们的确是非常优秀的战士。
  
  侯颖呆了一呆沉默一会说道:原来结盟就是联姻啊。这时枪击声陆续传来,二女忙躲到草丛里,不会却见前面和后面日军士兵慢慢的靠近,一名日军军官用沙哑的声音传来道:支那女人还是快快投降吧,你们是跑不掉的,我看你们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吧,不过,我还是很佩服你们,居然可以打败特高课的精英分子鬼月神郎,只要你们肯头像,我绝对不会让我的士兵们开枪。
  
  侯颖冷然一笑说道:真是无耻,要是老娘没有把能量耗尽,我早就拧下这木村老鬼子的人头了。
  
  秋蘅玲子低声说道:嗯,好像的确是第五师团木村次郎的联队,看来我们闹得动静还真大啊,居然派出这么多人过来。
  
  侯颖沉默一会说道:秋蘅小姐,你是日本人,他们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秋蘅玲子摇头说道:你想的太简单了,就算我出去也是叛国者的身份,你也不必有太多顾虑,事到如今,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侯颖咬了咬牙说道:好,既然这样,那我们痛快的杀人吧,就算是战死也算是值了。
  
  正当侯颖要拔刀的时候,忽然看到远方出现绚丽的光芒,侯颖脸上流露一丝喜色喃喃道:终于要进攻了!
  
  终于要进攻了!营长!说着,她脸上两行清泪流了下来,秋蘅玲子一时迷惑不解,紧接着只听到一阵轰隆隆炮火之声,远处出现巨大的火焰,几乎照亮了半边天,侯颖轻声说道:我们进攻了!
  
  秋蘅小姐!而在这时日军阵营一阵大乱,那日军军官脸色大变惊呼道:混蛋,怎么回事,难道,难道狼牙独立营真的进攻了,他们,他们疯了么。
  
  居然这个时候进攻!不管了,先把眼前的支那女人杀了吧!日军军官眼眸流露一丝杀机,他怒吼一声道:先把她们杀了,掷弹筒进攻!
  
  他话音刚落,忽然听到一阵枪击声,数名日军士兵顿时倒在地上,日军军官瞪大眼睛喝道:哪里在开枪。
  
  忽然之间,南方枪声阵起,从远处忽然出现一群身穿各色各样的衣服的汉子,他们纷纷朝日军之中丢手榴弹,很快双方交战在一起,侯颖呆了一呆暗道:这是怎么回事?
  
  忽然数名黑衣人飞步过来,瞬间将侯颖和那女子拎了起来,几个起落消失在日军士兵包围之中,当日军好不容易讲那些身穿各色服装的武装势力击退的时候,却猛然发现侯颖等人早已不见踪影,木村次郎气的哇哇直叫怒道:到底是什么人,难道是狼牙的人么?
  
  一旁日军军官低声说道:联队长,看先前袭击我们的人似乎不像是狼牙的人,也许,我觉得应该是一支神秘的武装力量干的,尤其是在被我们包围情况下就把人带走,绝不是八路军游击队的人所为。
  
  木村次郎深吸一口气皱眉说道;算了,我们还是回去吧,要是太原失陷,我可是要军事法庭,另外,把鬼月先生的尸体带回去,免得被特高课的人认为我们办事不尽心。
  
  这次伤亡还真是惨重啊,不仅特战中队战死一半,就连我们的紫衣罗刹柳生先生也受了重伤,狼牙独立营的确可怕。
  
  居然,居然打败了紫衣罗刹,他可是日照神社的八大罗刹之一啊,星耀级别的高手居然会输得这么惨。
  
  只怕,那位会长会气的疯了吧。木村次郎极为不甘心带着半个联队返回,此刻的太原城打的极为惨烈,由于事发突然,守卫的日军根本就仓促不及,才短短半个小时,太原外城的右侧城门已经被攻破,随着增援太原的日军越来越多,战局一下子逆转,尤其是日军的强大的火力,一度压制攻城的刀疤脸的一连以及雄二的三连,但也使得日军伤亡徒增三千余人,而两个连伤亡竟然只是五人,从晚上八点打到凌晨五点,日军守城士兵已经高达三万余人,而刀疤脸和雄二的二连总人数也不过一千六百余人,站在太原城眺望的日军总指挥官安藤利吉一时目瞪口呆说道:真是难以相信,狼牙独立营居然以这么点兵力进攻太原城,简直是胆大妄为,按照这么的打法,他们的人应该伤亡惨重才对。
  
  此刻安藤利吉已经是第二十一军司令官,这次指挥第五师团第十六师团都是出自此人之手。
  
  一旁的日军军官低沉说道:司令官阁下,可不要轻敌,刚刚得到消息守卫北门的木村君部队伤亡惨重,就连紫衣罗刹等高手受了重创,军心涣散,这才使得北门沦陷敌手。
  
  不过,好在我们已经收复,敌人伤亡恐怕已经过半。安藤利吉微微点头说道:很好,敌军就这么点人,要想夺回北外城可是要死很多的人,让木村次郎不要大意,尤其是敌人的狼牙特战部队要多加戒备,敌人真是狡猾,一出手就把我们引以为傲的精英部队给杀了,不过,他们的伤亡也不小,应该不会有大规模的进攻,但小心还是必要的。
  
  身边的日军军官点头说道:哈伊,我马上让木村君守好北门。安腾利己低沉说道:还有让保安团加强巡逻,以防敌人在太原城内捣乱,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那日军军官轻嘿一声说道:司令官放心,我一定会安排妥当。雄二眉头紧皱看着前面的太原城,已经打了一天一夜依旧没有突破外城,而相反日军的援兵越来越多,情况看上去似乎有点不太妙,虽然依靠克隆体伤亡并不是很大,但是长久下去也不是办法,战局一下子进入僵局,这时通讯兵忽然跑了过来说道:连长,营长已经让重炮连过来了,还让坦克连也派了过来,无论如何必须攻破太原城。
  
  雄二眉头紧皱说道:以目前的情况能够守住战果已经不错了,营长也太急功近利了,光城里的鬼子就有三万多,就靠我和一连的人怎么打?
  
  唔,等坦克连到达再说。通讯兵轻哦一声说道:连长,一连的刘连长说了,希望从南门攻破,希望我们佯攻过去。
  
  雄二轻嗯一声说道:南门防守的确空虚,就怕是鬼子的故意露出的破绽,你让他在考虑一下,我不建议这么做。
  
  通讯兵轻应一声便跑了过去,一旁的戴着眼镜的年轻人说道:连长,我觉得刘连长提的建议不错,他们一连是离南门最近,的确南门是鬼子防御最为薄弱的地方,他们的主力几乎都聚集在北门,可以说是跟我们死拼到底,若是一连的人可以分担我们的压力,那也是好事。
  
  只要我们有了重炮连和坦克连加入的话,鬼子肯定会盯着我们打。在南门防御的情况就更为薄弱。
  
  雄二微微摇头说道:鬼子也不是傻子,会上这个当,再说了,我们分兵本身就是一个大忌,尤其是敌人兵力在我们之上的情况下。
  
  你就不要再说了,先按兵不动,等晚上九点再进攻。命令一排一定要把北门守住,决不能让鬼子给夺走,不然,我们的努力就白费了。
  
  而此刻刀疤脸早已克制不住自己,听到通讯兵的话更是勃然大怒骂道:这个胆小鬼,这么好的机会居然白白放过,难道一定要这么跟鬼子死咳么,既然他们三连不敢上,我们自己单上。
  
  一旁的文指导员怒道:刀疤脸,你疯了,不要逞英雄主义,这样是违反纪律的,你虽然曾经是龙家寨的人,可是现在是八路军干部,绝不可以蛮干,我们的兵力本就已经很少,你这么一来,等于给鬼子消灭三连的最佳时机,鬼子很可能来个一一击破。
  
  刀疤脸怒道: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傻愣愣的呆着,一直等作战任务下来才行么,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你不去也好,别跟老子瞎指挥,你就一个指导员,打仗的事情你还轮不到你来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