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太原之战 十

太原之战 十


      柳生一郎眉头一皱忽然孟的一刀朝正往右侧跑去的日军砍了过去,可怜前面再跑的日军士兵没有想到柳生一郎会突然出招,一个不慎,顿时惨叫连连,肢体横飞,景田龟男看着气的差点没有吐血,寇雄见状嘴角一撇笑道:很有个性的鬼子啊!
  
      柳生一郎瞥了一眼寇雄说道:你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对手,我不想那些垃圾影响我们。寇雄听了哈哈一笑说道:没错,不过,这里毕竟是战场,我看,我们还是换个地方比怎么样。柳生一郎拍手笑道:很好,我正有此意,这打仗胜负与我也没多大关系。景田龟男见柳生一郎和寇雄说话,心里恼怒暗道:可恶,这个家伙完全不顾敌我形势,居然聊天了。柳生一郎忽然嗖的朝西北方向而去,寇雄哈哈一笑朝北城门的杜月奴喊道:老婆,我去会会那鬼子,回头再来。杜月奴听了一时恼怒道;王八蛋,老娘万一死了呢,居然一个人去单挑了。孔三看在眼里眉头一皱暗道:这家伙跟我们营长有点差不多,居然啥都不管了。孔三想到这里喝道;给老子狠狠的打,能杀一个是一个。景田龟男连续几次冲锋全都铩羽而归,平白死伤六百余人,几乎占了一半,木村次郎看的眼睛都红了暗道:在这么下去,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可恶,可恶,就连一支残军都没有消灭,。木村次郎想到这里忙让景田龟男暂停袭击而是返回驻地,孔三等人此刻已经是精疲力尽,此刻全排只剩下二十余人,看着日军如同潮水一样撤退,众人纷纷瘫软在地上,孔三看着阿克拉依旧抱着孙仲的尸体心里一阵酸楚低声说道:阿克拉,好好歇息吧,只要过了今晚,一切都会过去的。阿克拉眼眶通红说道:排长也死了,为什么,为什么连长不来支援我们。孔三强笑道:好了,别哭,一切都会过去了,也许明日是最后一天,打仗就这样,总是会有牺牲的,但,我们已经尽力了,就没什么好后悔,包括,排长他也是为了完成这个任务硬撑着,也许,他牺牲的时候也是该怎么守住北门,因为这是多少兄弟用鲜血换来的,不管怎么样,即便明日全部战死,也要给我顶住。阿克拉咬着牙说道:是。杜月奴看着天上的星空幽幽说道:我现在算是看到战争的残酷了,战场比江湖还要险恶啊,你们先休息吧,我给你们守着。孔三呆了一呆忙说道;杜女侠,你还是去帮寇大侠吧,鬼子看样子暂时不会来了。阿克拉忽然站了起来,咬着牙说道:我要为排长报仇,我要鬼子的尸体。孔三呆了一呆却见阿克拉朝城墙下跑了下去,惊呼道:阿克拉你干什么去,给我回来。他正要走下去,却见阿克拉走了几步,到一名日军士兵的尸体上,怔怔发呆,杜月奴脸色一变喝道;糟糕,他该不会用那邪门招式吧。杜月奴说着朝城门一跃而下,却见阿克拉双手竟然插进日军脑门之中,血浆和脑浆从他的手掌流了出来,杜月奴倒吸一口冷气惊呼道:小子,你疯了,居然练血手印!这可是密宗邪派的武功。阿克拉眼眸流露一丝杀机,那张小脸变得通红无比怒道:不要管我,我要杀了那些该死的鬼子。阿克拉手掌忽然变得通红无比,看上去跟血一样红。杜月奴失声道:小子,马上停止下来,要不然你会控制不住自己的,会暴走的!阿克拉微微摇头,本来一头短发,忽然竟然变得长了,而且头发竟然变得发白,孔三一时失声道:这,这是怎么了?阿克拉长发微微飘荡,忽然嗖的一声消失在城墙上,孔三惊呼道:阿克拉,阿克拉!杜月奴呆了一呆骂道:这小子净添乱!我去找他。孔三愣了一下说道:你不找你老公了啊。杜月奴哼了一声说道:放心吧,我老公的刀法一点不比笔法差。孔三呆了一呆却见杜月奴瞬间消失不见了。
  
      寇雄轻轻喘息着,肩膀上有数道血痕,右手上的弯刀上有一朵朵血花,弓着腰凝视着柳生一郎,柳生一郎脸色路线一丝苍白,胸口上有数道刀疤,两人谁也没有动作,而是凝视着眼前的敌人,柳生一郎低沉说道:没想到支那还有像你这样的高手。寇雄嘿嘿一笑说道:你这鬼子也不差,打了都一百来招居然还不分胜负,星耀级别果然了得啊。柳生一郎看着寇雄说道:看你身手这么好,不如加入我日照神社,也总比在这个快要被的大日本帝国灭了的好。你觉得你们国家能够赢么。寇雄赖洋洋说道:别跟我说这些事情,这点破事,还不入我的眼,我最大的兴趣就是挑战你这种高手,其他什么都不重要。柳生一郎忽然哈哈大笑:果然是同道中人,那么今天非得分个搞下如何!寇雄嘿嘿一笑说道;老婆没来打搅,肯定把你打的趴下。柳生一郎哈哈大笑喝道:看招!他手上的**孟的一挥,轰隆一声,寇雄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他本来站的位置却是一个巨大深深的坑槽,足有十米多长,三米多深。寇雄吐了吐舌头说道:这次应该是大招啊,柳生一郎哈哈一笑说道:躲的真快,有意思,有意思,嗯,比起那个姓侯的娘们要精妙的多,看来你还真不是狼牙的人,要不然,若是你用那一招,我恐怕早就死在你的刀下。寇雄微微一怔说道:难怪你刚才姿势有点不对劲,看来你的胸口是被人所伤啊。柳生一郎嘿嘿冷笑说道:不过,我也看出来,你的刀法似乎也就这么几招,看来你也是没有办法打败我啊。寇雄哈哈一笑说道:没错,我就这么几招,不过,这招,你未必接的下。柳生一郎眼眸流露一丝惊喜之色说道:好,我倒要看看什么招式。寇雄心里暗道:这家伙还真是棘手的很啊。即便是受了伤居然还有如此恐怖的战斗力,看来,我不解封的话,还真难以战胜他啊。寇雄嘿嘿一笑说道:那好吧,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真实水平,虽然欺负你一个伤员不好,不过,对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柳生一郎哈哈大笑说道;是么,我倒要看看你真实水平是什么样。寇雄微微摇头说道:那好吧。他说着,忽然眉心出现太阳标记,忽然身上散发出强大的力量,周围的树木纷纷晃动不已,柳生一郎心里一阵大惊暗道:这家伙,原来隐藏实力了。寇雄淡淡说道:哦,看好了,第一招来了。柳生一郎心里一阵冷笑暗道:就算这是你真实实力,我会打不过你?柳生一郎喝道:来吧。不料,他话音刚落。寇雄忽然出现在他面前,弯刀一闪之间,柳生一郎本能的往后一跳,却猛然发现自己的脖子依稀作痛,他微微摸了摸,却发现手上全是血,寇雄凝视着柳生一郎淡淡一笑说道:脖子都断了,还摸什么。柳生一郎呆了一呆忽然看到血如同喷泉一样喷了出来想要说这怎么可能,可是,他已经无法说好了,却感到脑袋越来越重依稀往下掉,而灵魂却好像飞了起来,最终,他身体朝后面倒了下去,那大好脑袋落在地上,寇雄弯腰将脑袋的耳朵拉起来,轻叹一声说道:虽说我们无冤无仇,可是,无奈还有国仇家恨在,这脑袋我还是收下吧,也算是给狼牙一个交代。寇雄说着将柳生一郎的脑袋提着直接朝北城门而去。孔三看到寇雄丢在地上的柳生一郎的脑袋一时大喜过望说道:哈哈,排长,排长你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这个王八蛋的脑袋在此,把他的脑袋挂在城门上,让那些鬼子看看,他们所谓的高手已经被寇大侠给杀了。寇雄四处看了一眼问道:我老婆人呢?该不会去偷汉子去了,可恶,也不来帮我。孔三呆了一呆忙说道:阿卡拉这小子好像练了什么魔功,去找鬼子报仇去了,杜女侠追了过去,你现在去还来得及。寇雄听了反倒送了一口气摇头说道:哦,那没事,我老婆的本领比我高的很,一般鬼子根本就奈何不了她。孔三愣了一下说道:可,可是,前面可是鬼子老巢啊。他话音刚落,忽然听到一阵滴滴滴滴的电报响声,一名士兵忙跑了过来说道;排长,连长有指令。孔三心里一喜说道:是么。当孔三看到电报的时候一时咬着牙低沉说道:坚决执行连长命令。寇雄闭着眼睛笑道:怎么了,你反倒黑着脸啊,该不会又是守着吧。孔三紧紧咬着牙说道:不幸被猜中,连长还是让我们守着,而且,要死守,因为鬼子明日还会大规模进攻。寇雄呆了一呆说道;那你们的援军呢?孔三一字一字说道;四个字,坚持到底!孔三说着忽然将头上的帽子缓缓放下喝道:弟兄们,明天是最后一战,就算是全部战死,也要给我坚持下去。寇雄心里一阵大惊暗道:这,这都什么人,都打到这份上了,居然还没派援兵过来。
  
      赵杰此刻坐在黑色轿车上,一旁的聂英一边将前方情报汇报着,一边端着茶水给赵杰说道:好了,你别这样,都气成这样了。赵杰板着脸说道:不愧是熊心豹子胆,雄家的人一个个都这么牛叉,怎么可以这样,让自己部下做诱饵,岂有此理,这雄二也太很心了。他说着咕噜噜将茶水喝的精光,一边朝前面的驾驶员喝道;开快点,这什么速度,要是平常,我早就一个人上了,他雄二还真想把一排的人拼光了,简直是硬来,跟那彭辣椒没什么区别。聂英听了忙捂住赵杰的嘴低声骂道:你简直是疯了居然骂彭老总,是,这点我也很生气,可是,可是现在情况就这样,我们的兵力真的不足,要不然,熊二也不会这样,其实,他汇报这个计划,我也不是很赞成,但是从整个战局出发,这个办法是最有效,只有牵制住北门的鬼子,才可以创造大好环境,对于这点,鬼子肯定也是把注意力都放在北门上。赵杰轻轻叹息一声说道;的确是好办法,可是,这么一来,他们的损失是最为惨重的,我是心痛那些士兵啊。聂英轻嗯一声说道;我自然清楚,八个连,你在熊二,刀疤脸刘嘎子他们四个连花费很多心血,他们又是老兵,但战争就是这样,不过,你这样冒冒失失去北门这样合适么,你可是独立营营长,哪里营长一个人去打仗的。赵杰瞪大眼睛说道:谁说营长不用打仗了,在不打仗,我都变成废人了,每天要听战报,我心里比谁都急,尤其是狼牙特战队伤亡又这么大,我更是坐立难安,对了,有侯颖他们的消息么。聂英微微摇头说道:目前还没有,不过,听日军线报,中途被人救走了,应该没有什么大碍。赵杰眉头一皱说道:伤害侯颖的高手是什么人?聂英低沉说道;已经大致弄清楚了,是日照神社八大罗刹之一紫衣罗刹柳生一郎,此人是本是柳生剑派第一高手,而且还是鬼影的师兄,星耀级别高手,侯颖也打伤了他,我怀疑是你的那招铁血刀法伤了他,毕竟,侯颖跟那家伙修为差不少,一个钻石巅峰,而这家伙已经是星耀四段高手。赵杰眉头一皱说道;是啊,差距还是很大,这八大罗刹就已经这么厉害,四大魔影恐怕实力要更强,嗯,聂英,要是现在的你应该可以跟那什么紫衣罗刹交手。毕竟,这段时间你已经是星耀五段高手了。聂英轻声一笑说道;这还真是托你的福,眼下就差侯颖她们几个了,其余的人都已经提高不少,还真别说你给我们的石头还提升不少修为。赵杰叹息一声说道:本来是用来做坦克了,结果却变成你们的练功道具,不过,算了,这次战场上的鬼子坦克够你吸收的了。这也是我来这里原因之一啊。聂英轻轻拍了拍赵杰肩膀说道:我知道你放心不下守在前线的士兵,要是他们知道你会去,一定会大吃一惊,不过,我有言在先,你至少也要乔装打扮一下吧。赵杰耸了耸肩膀说道:我们还是先去北门吧,一口气解决北门的鬼子也算是减少不必要的伤亡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