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太原之战 十二

太原之战 十二

许世友喝道:放心吧,旅长,我一定会圆满完成任务。陈赓看了一眼地上的战利品说道:那一部分过去给狼牙独立营,他们的弹药也不会太多吧。
  
  他说着转身朝指挥室而去,许世友纳闷的看着陈赓暗道:旅长怎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阿克拉两眼发红坐在地上,孔三脸色铁青喝道;你这臭小子不要命了,居然单身一人去鬼子营地,要不是杜女侠救了你,你早就死了几十次了。
  
  寇雄轻咳一声说道:好了,别说了,我老婆也没事,就是擦破了点皮,你就别怪这孩子了,呵呵,胆子还真够大的。
  
  阿克拉眼眸通红低声说道;对不起排长,下次我再也不会了,不过,不过,我也杀了十多个鬼子,我发誓我一定会杀更多的鬼子。
  
  寇雄眉头一皱说道:这种邪门法子不要再用,你看看你,手脚都出肿了,虽然让你极大限度提高你的战斗力,可是还是有相当大的缺陷。
  
  杜月奴忙说道:我帮你疗伤吧。阿克拉忽然摇头说道:不,我已经给你带来不少麻烦,要不然,杜阿姨也不会受了伤,我,我我下次再也不会乱来。
  
  杜月奴看着阿克拉一脸歉然之色忽然笑了笑说道:你这小傻瓜,我是这么小气的人么,没事,你看我的伤不是好了么,来,乖,给我瞧瞧你的伤。
  
  阿克拉起初有点扭捏,但见杜月奴满脸嗔怒之色,只好无奈双手递给杜月奴,杜月奴温柔的将纤细光滑的小手放在阿克拉红肿的臂膀,一朵朵花朵将阿克拉手上,看的寇雄酸溜溜说道:老婆,你怎么不给我治疗一下,我的手快要断了,啊呀,这鬼子差点没有把我的胳膊给断了,好在你老公我神功盖世,一招就把他给秒了。
  
  杜月奴凝视着寇雄骂道:给我闭嘴,你是不是解禁了,要不然你怎么可能把那鬼子给秒了。
  
  寇雄咧嘴一笑说道:这,这,我还不是担心你的安全么。一旁的孔三本想笑,可是看到孙仲的尸体一时却笑不出口,一时转身朝南面看去暗道:连长,你放心,不管怎么样,我们会撑到最后一刻,直到你们攻占太原城。
  
  正当他沉思之时,忽然听到一名士兵惊呼道:排长,那边有人朝我们过来了,该不会是鬼子吧。
  
  孔三啪的打了那士兵的脑门骂道:你傻啊,鬼子怎么可能从我们的后面过来,应该是连长派来了援军吧。
  
  那士兵愕然说道:怎么可能,援军不可能只有一个人啊。寇雄不由得朝远处看去笑道:还真有人过来啊,你们那位连长还真有趣派了一个援军过来。
  
  孔三一时失望说道:算了,算了,应该是通讯兵吧。孔三心里一阵失落暗道:看来明天真的要死在这里了,我们才二十多人怎么守得住。
  
  这时,一个人影慢吞吞的走了过来,看的孔三一阵火大说道:你是排的。
  
  当那人走到离北城门不足十米的远的地方,一时抬起了头来,却见是一名身穿八路军军服年轻人,他脸色略显枯黄,看上去病恹恹的,孔三呆了一呆说道:你怎么看起来那么面生,是我们三连的人?
  
  那年轻人轻轻咳了一声说道:是啊,我也是刚入伍不久,哦,我们连长让我来帮忙。
  
  虽然我没有多大力气,不过,扛枪的力气还是有的。孔三眉头紧皱暗道:连长居然派个要死不活的家伙过来,难道是说,我们都快死光了不成,孔三一时大怒道:你告诉连长,就算老子战死也绝不会轻易退出阵地,老子才不需要你这个废人帮忙。
  
  一旁的士兵轻声说道:排长,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吧,就让他帮我们拿子弹吧,我们现在也只能用四挺重机枪,勉强支撑一下。
  
  那年轻人满脸笑意说道:孔排长,你别生气,虽然我没什么用,那子弹还是可以的,哦,对了,孙排长呢,怎么不见他呢。
  
  孔三咬着牙骂道:不管你的事。说着,他转身强忍泪水,寇雄看着城墙下的年轻男子暗道:这个人似乎不简单,看上去好像是很弱的样子,可,可我怎么感觉很恐怖的感觉。
  
  那年轻人眉头微微一皱说道:可不可以让我上来说话,我现在走的腿都软了。
  
  杜月奴走到寇雄身后问道:怎么了,看你眼珠子瞪着那病夫看。寇雄微微摇头说道:没有什么,他又不是女人,我才不会眼珠调出来,怎么样,阿克拉没事吧。
  
  杜月奴微微摇头说道:没事,双手已经恢复过两个小时就可以活动自如了。
  
  寇雄看着下面的年轻人朝孔三一笑说道:既然是帮手,就让他进来吧,力量大小都无关紧要。
  
  孔三瞥了一眼寇雄说道:寇英雄,这是我军的事物,你似乎管的有点多了。
  
  寇雄听了愣了一下随即洒然一笑朝城下的年轻男子喊道:这位兄弟,你要是想上来就冲上来吧,这位排长有点迂腐不化。
  
  孔三怒道:你才迂腐不化,我只是不想让他白白送死而已。那年轻人眼眸浮现一丝黯然之色说道:我明白了,那我先走了。
  
  年轻人说着忽然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孔三惊呼一声道:兄弟,你没事吧。
  
  那年轻人慢吞吞的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转身摇头说道:没事,只是走的两腿发软,你们既然不要我帮忙,我只能回去跟连长交差,就说你不用我支援。
  
  孔三呆了一呆苦笑道:兄弟,我也是不忍心让你死啊。咱们就这么点人,前面鬼子可是有好几千人,不,应该有上万人,一个唾沫就可以把我们给淹死。
  
  年轻人忽然喝道:不,你错了,你们可以一个加强排的兵力可以拖住鬼子这么久,那不是奇迹么,我相信大家一定可以守住,所以,我自告奋勇向连长提建议来的。
  
  在场的士兵一时听了目瞪口呆,孔三呆呆看着年轻人一时忽然哈哈笑道:好,好,好、真是个好兄弟,我孔三临死之前能够遇到你这样义气的兄弟死而无怨,对了,还没请教兄弟大名。
  
  年轻人轻啊一声说道:我叫聂杰。孔三愣了一下说道:你姐!在旁的寇雄闻言一时哈哈大笑道:明明是聂杰,被你说成你姐,看来你没有念过书。
  
  孔三哼了一声说道:要你管,好了,寇英雄,你们的任务也达成了,也不用留在这里陪我们战死在这里。
  
  寇雄闻言摇头说道:这你就错了,我们的任务可不止是帮你们打退鬼子,而是帮你们打下太原城。
  
  孔三眉头一皱说道;我们跟你们长歌门好像没有多大来往啊,为什么你们要帮我们。
  
  寇雄轻啊一声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我们门主要我夫妻俩过来帮忙,至于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
  
  孔三轻叹一声说道: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我还是要谢谢你们肯来帮我们,要不然,我们北门已经又陷入鬼子之手,来人,让聂杰兄弟上来。
  
  这时一名士兵将绳索朝下面一放,聂杰吐了吐唾沫,抓着绳子缓慢的爬了上来,孔三看在眼里点头说道:还是有两下子,我还以为你要我拖你上来啊。
  
  寇雄看在眼里暗道:他根本就么有用力,表面上看起来很慢,实则却是脚在用力,这人到底是什么人,明明修为不俗,为什么要装作弱不禁风的样子。
  
  寇雄想到这里朝聂杰一笑说道:聂兄弟,不知道你出自何门何派,脚下的功夫不错啊。
  
  孔三愕然看着聂杰说道:对啊,你是不是训练过,居然这么快爬了上来。
  
  聂杰苦笑一声说道:我也就庄稼把式而已,以前学了点腿脚上的功夫,不过,现在是不行了,已经荒废很久,要不然才走多少路就累的不行,哦,这位也是新入伍的么。
  
  还有这位美丽的大姐?寇杰正要说话忽然一股浓浓的酒味扑鼻而来,苦笑道;原来还是个酒鬼,你们部队不是不能喝酒么,怎么这家伙还喝酒。
  
  孔三愣了一下说道;你小子居然敢犯戒,你可知道,我们连里是禁止喝酒的,要是被连长发生可是会打军棍。
  
  聂杰轻啊一声说道;不喝酒怎么打仗,我这个人喝了酒可以打十万军队,不喝酒只能做病老虎。
  
  孔三愣了一下忽然哈哈大笑道:你爱喝酒就直说,何必这么多的借口,还口出狂言,你以为你是神仙啊,还打败十万军队。
  
  我看你啊,能不能打死十个鬼子算是不错了。聂杰打了个酒嗝哈哈一笑说道:不信就拉到,美丽的大姐可不可以陪我喝两口酒啊。
  
  他说着竟然去搭杜月奴的香肩,他话音刚落,却换来一个爆锤,聂杰惨叫一声被杜月奴打的两眼黑肿无比,寇雄看在眼里心里一阵困惑暗道:难道我看错了,他竟然连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杜月奴杏眼怒瞪喝道:哪里来的酒鬼,居然敢调戏老娘,信不信老娘拆了你的骨头。
  
  孔三忙说道;息怒息怒,这小子应该是喝过酒的关系,所以才会犯浑。
  
  他心里一阵苦笑暗道:本以为这小子是很讲义气,现在看来完全是酒醉的关系,先前倒在地上也是喝醉酒的关系啊,还说累的。
  
  寇雄大喝道:臭小子,居然敢泡我老婆,不想活了,老子摔死你。说着他一把拎起聂杰朝地上一砸,眼看聂杰脑袋要撞在石头上,而他竟然直愣愣的撞在石头上,寇雄心里一惊忙一脚踢在聂杰的胸口上,聂杰噗的吐了一口液体,一股浓浓的酒味扑鼻而来,杜月奴心里一惊喝道:寇雄你至于下这么重的手么!
  
  杜月奴忙走到聂杰身旁,却见聂杰两眼直挺挺看着自己,傻笑道:大妹子,你头上长星星了,好漂亮,跟仙女一样。
  
  杜月奴一时愣了一下忽然蓬的一拳打在聂杰的鼻梁上笑道:少来调戏老娘,死醉鬼,你无碍吧。
  
  聂杰捂着胸口说道:有点胸闷,这老弟好大的力气,我的肺都快碎了。
  
  杜月奴秀眉微微一皱看着寇雄说道:你疯了,对一个普通人用了这么大的力气。
  
  杜月奴说着手扣住聂杰的脉搏,却感觉聂杰气息混乱,尤其是肺经似乎严重受阻,忙将手放在聂杰胸口上,聂杰两眼一眯说道:好舒服,好软的手啊,就算没死在鬼子手里,死在美人怀里也是好事。
  
  杜月奴见聂杰一副享受的样子一时哭笑不得,想要打吗又觉得于心不忍,她屏息用翠烟门独门冰心素手治疗内伤。
  
  这可是比她之前的化蝶心法要强不少,可以在短时间将内脏受损恢复过来,寇雄眉头紧皱问道:怎么他受伤很重。
  
  孔三看着寇雄不满说道:寇大侠,就算我这个兄弟言语之处有什么冒犯,你至于下这么重的手,你看他脸色都白了。
  
  寇雄一时语塞苦笑道;是,是,是我错了,我还以为他身手极为了得,所以才出手试探,兄弟,多有得罪了。
  
  聂杰翻了翻白眼说道:原来你是在试探我,我还以为你是在吃醋来着。
  
  咳咳,我怎么感觉嘴里有点咸咸的。忽然哇的一声,吐了一口鲜血出来。
  
  寇雄脸一下子绿了暗道:怎么可能,我刚才明明用的是巧劲啊,也不至于摔得的这么严重啊。
  
  杜月奴瞥了一眼寇雄说道;你疯了,他肺部已经裂开,若不是我及时救治,他过不了一个时辰会流血过多致死!
  
  寇雄一时哭丧着脸说道:我,我真的没有用太多力气,也许是他旧伤复发呢。
  
  聂杰忽然坐起来说道:没事,没事,这是意乱情迷之下才胡言乱语,嘿嘿,这美女大姐居然还会医术,好厉害啊,我居然一点都不疼了。
  
  杜月怒见状怒道:给我躺下,你才肺部的伤口才刚刚修复。她说话间将聂杰身体扶到一边,反倒是把寇雄晾在一边。
  
  聂杰过会呼呼大睡,杜月奴冷然看着寇雄说道:你跟我来一下。寇雄无奈的说道:是老婆。
  
  孔三忙笑道;没事,没事,聂兄弟已经没事了,两位不要为了这件事不高兴。
  
  杜月奴看着孔三说道:你让人好好看着那小子,再乱动的话,他真的会死。
  
  孔三愣了一下说道:真的这么严重,聂杰不是好好的么。杜月奴并不理会孔三,而是走到城墙边看着寇雄说道:为什么要对一个普通人下那么重的手,你可知道,这样会带来什么严重后果,若是他死了,要是被门主知道,你应该知道你受到何种惩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