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太原之战 十七

太原之战 十七

其中一名黑衣人低沉说道:行迹极为可疑,而且还是个支那人。你们怎么会让一个支那人来这里工作。
  
  花田一郎淡淡一笑说道:对于这些,我也无从而知,不过,师团长让她到这里也是有他的用意在,两位不必担心,他对与两位的任务没有任何影响。
  
  那两个黑衣人只是微微颔首不再说话,这对于是花田一郎是极大的尊重,花田一郎轻咳一声道:小桥君,你怎么会随便让支那人来这里工作。
  
  小桥开花忙说道:是,是,不过,参谋长阁下放心,这个人还不知道核心机密。
  
  眼下他只知道,这里关着隐士家族的人。花田一郎沉吟说道:嗯,很好。
  
  小桥开花低沉说道:这个人行事的确有点诡异,不过,我还没又找到通共的证据。
  
  花田一郎微微摇头说道:这个人留着实在是心腹大患,不过,师团长要把他留在这里,肯定有什么目的。
  
  小桥开花低沉说道:参谋长请跟我来。花田一郎轻嗯一声,忽然小桥开花手忽然安在地上,骤然间,地下竟然出现一条小道,而且还是不偏不倚就在前面牢房的右侧,牢房阴影正好遮住数人的身影,两名宪兵将刘秃子扛了过去,却不料,刘秃子眼睛微微睁开,将眼前的一幕看在眼里暗道:想不到这里还别有洞天,若不是亲眼所见,这通道居然会再我的脚底下,而且这个小桥开花居然还有这个本领,这难道传说中的结界,我的娘,一个个都不简单,看来接下来还真是寸步难行,看来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他想到这里继续装作昏睡过去,花田一郎和小桥开花两人走到牢狱最下层,走在漆黑路上可以听到那一阵真凄厉的惨叫声让人不寒而栗,小桥开花眉头一皱说道:这个怪物又在吃人了。
  
  花田一郎嘿嘿一笑说道:反正又不是吃自己人,就由着他吧,只要让她对付狼牙,死了多少人也没什么,何况,死的都是支那猪。
  
  小桥开花苦笑一声说道:只怕长此下去,这监狱恐怕都是恶臭的味道。
  
  他说着已经闻到一股股腥臭的味道,既有血腥味,又有腐臭的味道,让人作呕,前面已经可以看到一具具残缺不齐的骷髅,还有没有吃光的人体组织,血腥味浓厚无比,反倒花田一郎却显得似乎跟没事一样,显然早就闻惯了这种味道,而是走过那森然白骨,只听到咯吱咯吱脚下骨胳那恐怖的声音,小桥开花低沉说道:阁下,难道这就是你说的隐士家族首领于波一郎干的,他?
  
  他怎么会?花田一郎微微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反正,自从他跟狼牙一战身受刺激,也许是因为将九尾力量吸收过多的关系,让她变得更为残暴,竟然要吃人的地步,不过,对于我们军人而言,那也是司空见惯,支那人本就是世界上最为廉价的人。
  
  二人说话间,忽然听到一声吼叫声,犹如野兽吼叫一样,震得两人气血沸腾,花田一郎心里一惊暗道:好恐怖的力量,虽然离下面还有数百米距离,可是却仿佛近在咫尺。
  
  花田一郎看着小桥开花笑道:你怕了。小桥开花定了定神说道:怎么,怎么会呢,我可不是胆小之辈。
  
  花田一郎微微一笑说道:放心吧,他已经被日照神社的人禁制,没有办法出来的。
  
  小桥开花失声道:原来如此,这么说,日照神社的人也怕他会暴走,所以才用这种方法禁制。
  
  花田一郎低声说道:反正不要激怒他,要不然,他身上的禁制失效,我们可就死定了。
  
  小桥开花:哈伊。二人继续往前走,那血腥味更浓了,而且视线变得更为不好,却听到一阵阵咯咯骨胳碎裂的声音,只听一声低沉声音传来道:花田一郎怎么又是你,不是跟你说了,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打搅我用膳。
  
  虽然那人的声音很低沉,可是在花田一郎和小桥开花的耳朵里如同晴天霹雳,花田一郎心里暗道:想不到这家伙身体竟然的恢复这么好,跟之前奄奄一息差的太多了,嗯,看来是九尾的力量让他变得更为强大,他忙回应着道:于波会长,实在不好意思,不过,这次我是跟你说个好消息,也许,你愿意听的。
  
  他一边说着,脚步却没有停下,走了约一百米的路道,那血腥味越来越浓,却见一名蓬头散发的男子双手撕扯着半个人身躯,咔擦一声,那人的下半身顿时撕成两半,那男子一口将那尸体的雪白的大腿的肉咬了下来,鲜血从那男子的嘴角流淌下来,而他眼眸散发出妖异的光芒,看的花田一郎大吃一惊忙低头说道:实在抱歉,实在是事出紧急,要不然也不会跟你来说了。
  
  那男子吃了两口血肉,随即将半截身体丢在地上,血浆流淌一地,五脏六腑都翻滚下来,看起来极为恐怖,那男子蓬发微微一扬,显出面色略写苍白的英俊男子,只是双眸却是通红无比,光满闪烁,犹如妖魔一样,他低沉说道:说,若是不说一个理由,我把你也给吃了。
  
  花田一郎脸色微微一变强笑道:不敢不敢,相信你应该也听到外面的动静了。
  
  那男子淡淡说道:你是说外面的枪炮声?吾,是敌人攻打太原城?你们这帮废物是因为打不过敌人要我帮忙吧。
  
  花田一郎嘿嘿一笑说道:于波先生,难道狼牙已经在你面前,难道你都无动于衷么。
  
  于波一郎眼眸忽然浮现一丝厉色说道:你是说,攻打太原城,赵杰那小子也来了?
  
  花田一郎肃然说道:没错,狼牙眼下就在南门,我们的内城防御方面出现非常大的问题,我觉得狼牙一个就把我们一个联队给灭了,我们师团长认为,只有您出手才可以杀死狼牙。
  
  于波一郎忽然哈哈大笑道:有意思,有意思,能够灭了一个联队,还真只有狼牙可以做的出来。
  
  花田一郎眉头一皱说道:只是我们师团长担心你体内的九尾力量会不受控制,不如我给你用八卦封印。
  
  于波一郎轻嗯一声说道:想不到你这家伙还懂得封印,那倒是有趣的很。
  
  花田一郎微微一笑说道;于波先生过奖了,我这封印术,实在算不上什么。
  
  于波一郎沉吟一会说道;不过,这次你放心,我不会像上次一样,吃了几百个人,我已经完全将九尾力量吸收,这次我一定会杀了那小子。
  
  于波一郎眼眸流露一丝杀机,一旁的小桥开花满脸震惊之色暗道:原来他已经吃了这么多人了,难怪有这么多的囚犯无故失踪,原来是被这家伙给吃了,简直是魔鬼,三个月居然吃了这么多人,这么看来九尾的力量有强大,居然,居然要吃这么多人来对抗九尾的力量。
  
  于波一郎瞥了一眼花田一郎说道;听说,四大魔影的人就在上面?花田一郎微微一怔暗道:没想到他居然知道监狱里的事情,难道,他已经拥有写轮眼。
  
  花田一郎猛然看到于波一郎眼眸红色眼眸带着一丝丝花纹,这正是写轮眼才有的现象。
  
  花田一郎想到这里一时悚然失声道;于波先生,你,你难道已经开发写轮眼了?
  
  于波一郎狞笑一声说道:你终于察觉到了,这样,你先朝我袭击试试,我不出招就是。
  
  花田一郎苦笑道:不敢,我怎么可以冒犯您呢。于波一郎森然一笑:冒犯我,你们不是让我在这里么,这不是冒犯了吗,我堂堂于波一郎可是隐士家族会长,居然被你们这些家伙关在这里,简直是天大的耻辱。
  
  花田一郎忙说道;阁下,你误会了,把你关在这里的是日照神社会长的意思,我们只是提供地点而已,说句不好听的,于波先生你现在已经不是隐世家族会长了。
  
  于波一郎脸色大变喝道:你说什么?花田一郎见于波一郎嘴角鲜血淋淋,一双写轮眼红光闪现恐怖无比忙说道:于波先生,我说的是真的,这个决定是日照神社的会长说的,所有隐士家族都知道这件事。
  
  于波一郎咬牙切齿说道:可恶,可恶,他们居然这么对我。花田一狼唯恐于波一郎暴走忙安慰说道;于波先生,你可不要多想,我觉得是因为您出了状况,所以才会。
  
  于波一郎紧紧握着拳头说道:算了,算了,这一切都是狼牙造成的,我绝不会放过他,那个掌管我的位置是什么人。
  
  花田一郎呆了一呆低声说道:应该宫雪晴子。于波一郎听了一时呆了一呆说道:宫雪晴子,这个老社长身边的娘们居然坐了我的位置。
  
  可恶,可恶。花田一郎低声说道:这也是内阁会的决定,没有人可以否决这个提议,毕竟宫雪晴子曾经是前会长的宫雪剑一的女儿,身份高崇无比。
  
  于波一郎嘿嘿冷笑说道:想不到当年的臭丫头,如今居然骑到我头上了,也罢,等我收拾狼牙,再找会长说说。
  
  于波一郎忽然大喝一声,忽然只听咔擦咔擦两声,本是紧紧困在他双手寒铁手铐,竟然被他硬生生打开,寒铁手铐可是坚硬无比,就连刀剑也都砍不断分毫,而于波一郎竟然轻易弄断,这等本领自然让花田一郎大吃一惊暗道:看来,他的修为已经到不可思议的地步,恐怕已经不是王者高手那么简单了,嘿嘿,狼牙,这次你必死无疑。
  
  刀疤脸的一连一举将南门攻占,同时一口气打掉日军数个据点,此刻已经离内城不足一里路程,遇到小股日军直接歼灭,这一路打来倒是有不少伪军吓得投靠过来,这让刀疤脸大为得意,看着地上日军遗留下的战利品,他笑呵呵说道:弟兄们,看到了吧,我们已经完全将鬼子的部队打垮了,这会他们估计都躲在城里不肯出来了。
  
  此刻一旁文指导员忙说道:老刘不要大意,我们这推进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你不觉得蹊跷么。
  
  刀疤脸哈哈一笑说道:怎么会呢,你不也看到了,鬼子被我们打的武器都丢了,要是他们有什么阴谋的话,他们早就进攻了,现在都这个点了,鬼子此刻早已失去战斗力了。
  
  刀疤脸此刻心里无比的激动,能够以区区几百人竟然一口气冲破鬼子驻扎的一个联队的鬼子,这简直是无法想象的,然而事实上虽然说自己等人都是清一色的汤姆士冲锋枪,火力也比较猛,从一开始就把鬼子打懵了,似乎也曾抵挡几次,但随后却纷纷溃逃,刀疤脸心里当然也有所顾虑,听文指导员的建议这才暂时驻扎在隐蔽的地方,同时也做好工事,应对鬼子的反扑。
  
  只是奇怪的是,自从鬼子溃败到现在已经过了六个小时,鬼子却连半点动静都么有,文指导员的确有点担心,鬼子这也未免太不正常了。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有人惊呼声传来道:连长,那边有情况。刀疤脸脸色微微一变说道:怎么了?
  
  却见一名士兵手指着太原内城,忽然出现一名满头蓬发的男子,他双手鲜血斑斑,一双眸子通红无比,这一瞬间,忽然出现在众人面前,速度之快让人都来不及反应,那男子嘴角一裂,手上的武士刀微微一挥,一道刀光闪现之间,站在刀疤脸面前的数十名士兵连哼一声都没哼,便被砍成两截,一道道血浆喷洒在半空中,刀疤脸顿时懵了,他紧握着拳头怒道:混蛋!
  
  他喝道:杀死那混蛋。他话音刚落,只听机枪哒哒哒扫射之声,但随即戛然而止,他只听到身后本是拿着汤姆士机枪的三十名机枪手全都倒在地上,他心里除了愤怒就是恐惧,文指导员低沉说道:连长不要冲动,这鬼子实力惊人,可不是我们可以抵挡,还是撤退比较妥当。
  
  刀疤脸怒吼道;这个时候叫老子撤退,你说什么浑话,我们都可以把鬼子打的溃败而逃,难道就因为这个鬼子撤退,若是营长知道,还不宰了我。
  
  那满头蓬发男子阴笑道;这个时候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他身影嗖的一声消失在刀疤脸面前,忽然却听文指导员惨叫一声喊道:快走!
  
  刀疤脸一时呆住了,却见文指导员用血肉之躯挡住本是刺向刀疤脸的一道,鲜血从刀上流了下来,刀疤脸吼叫道;文若海!
  
  你,你怎么这么傻,替老子挡刀!文指导员口中鲜血流淌说道:求求你,撤退,要不然,要不然我们一连都要死在这里。
  
  文指导员忽然抓住刀柄怒视着眼前的满脸鲜血男子,那男人狞笑道:这个时候还想着保护人,未免也太异想天开了。
  
  就凭你还想拦住我么。https: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