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笔锋余晖
那白衣女子幽幽说道:也许不该来,只是,面对屠城这等残暴的行为,我有不得不出手,白琳,这个鬼子实在不值得我亲自动手。
  
  那日军军官脸色变得铁青无比喝道;混蛋,你敢蔑视大日本皇军,死啦死啦的。
  
  他一刀猛地那白衣女子砍去,本以为一刀将眼前的白衣女子砍成两半,然而当他刚砍到一半,忽然身躯动弹不得,而眼前却多了一名娇美如花的少女,她横眉而视,手上多出一支毛笔,只听嗤嗤两声,那日军军官身体忽然出现数十个洞口,血浆如同喷泉一样从他的胸腹喷洒而出,扑通一声倒在地上,白衣女子幽幽叹息说道:丫头,你出手还真是狠辣啊。
  
  娇美少女眼眸一红低声说道:门主,不是我狠辣,而是鬼子狠毒,连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我,我何必心慈手软呢。
  
  这时,忽然听到一阵吆喝声,后面忽然出现一群日军士兵,他们看到日军军官的尸体一时大喝道:混蛋,杀死她们!
  
  白衣少女秀眉一扬喝道:杀一个也是杀,杀一百也是杀,本姑娘今天要大开杀戒!
  
  她说话间,犹如煞星降临,白衣翻滚之间,只听子弹破空之声,数十名日军士兵在短短一分钟内,全部被杀,而白衣少女却衣衫连半点血迹也没有飘然落在地上,而她手中的金笔却是寒光闪烁,煞气十足,白衣女子幽幽叹息说道:走吧,我们继续找,盟主也许就在这里。
  
  白衣少女看着地上一具具尸体低声说道:盟主,他会在哪里,会不会被野兽给吃了吧,我们可是看到野狗的尸体啊。
  
  白衣女子微微摇头说道:应该不会,从地上痕迹来看还有人经过,应该是被人给就走了,你也真是的怎么会认为他会死呢。
  
  白衣少年噘嘴说道:我就是纳闷,那个东方玉都走了,为什么你要留在这里,难不成您真的爱上那个流里流气的家伙么。
  
  白衣女子脸上一阵漠然说道:小孩子懂得什么,这兵荒马乱的,也不知道他会在哪里?
  
  白衣女子眼眸中流露一丝忧愁之色,白衣少女嘻嘻一笑说道:还说没有担心他呢,看您整个心思都在他身上,放心吧,应该很快有消息,毕竟我已经让风舵的人过来了。
  
  白衣女子眉头一皱说道:你又自作主张。白衣少女嘻嘻一笑道:不是我自作主张,其实你自己早已让人找了,我只是比你提前一步哦。
  
  白衣女子摇头说道:你这死丫头,不说这些了,先看看还有什么活口,能救多少是多少。
  
  二人说话间,忽然听到一声枪击声,听声音显然是从北面传来,白衣少女秀眉微微一皱说道:该死的鬼子又在乱杀人,门主姐姐,我先过去。
  
  白衣女子轻恩一声说道:尽力而为吧,要是月奴在的话,倒是可以多救活一些人。
  
  白衣少女哼了一声说道:寇雄他们现在应该去重庆吃好的喝好的,真是的,门主姐姐,你居然让他们去重庆,而自个却留了下来。
  
  白衣女子不悦说道:不要啰嗦,还不快去!白衣少女吐了吐舌头说道:白琳,遵命便是。
  
  白衣少女说完嗖的一声朝北面而去,白衣女子幽幽叹息一声看着地上一具具残缺不起的尸体低声说道:想不到这本是宁静的土地一夜之间变成人间炼狱。
  
  却不知战争何时才可以结束!这白衣女子正是白无瑕和白琳,那日,众人听从赵杰所言躲避开来,感受到强大的冲击波,只看到前面的房屋树木刹那间消失,犹如地震一般,过了很久,尘土飞扬,一切变得寂静,白无瑕和东方玉赶到现场,却发现赵杰不见踪影,唯独地上多了一条野狗的尸体,起初以为赵杰应该很快回来,然而过了一日却始终没有赵杰的消息,反倒是听闻到武汉沦陷这惊人消息,东方玉有接到上面的指令,只好让寇雄打扮成赵杰前往重庆,而白无瑕和白琳为了找到赵杰单独留来,二人一呆就是十多日,可是却始终一无所获,白琳认为赵杰应该在武汉城所以便过来,白无瑕想到赵杰若不是受伤绝不可能会失踪这么久,于是也一同到来,然而却让她们亲眼看到鬼子肆意屠杀的百姓一幕,且说,白琳很快到达北面,却见一个小队日军士兵正追赶着朝前面奔跑的老幼妇女射击,地上已经有数十具尸体倒在地上,白琳看的眼睛通红怒喝道:鬼子给我住手!
  
  本是追赶的日军士兵听得后面有人在喊叫,一时都愣了一下,回头一看却见后面竟然出现一名白衣少女,而那些老百姓显然也听到那喊叫声,回头一看一时都懵了,一名老人惊呼道:小丫头快跑,你不想活了,他们可是鬼子啊!
  
  一名日军士兵骂道:巴嘎!正要朝那老人开枪之时,忽然感到身体一麻,手上竟然动弹不得,身躯噗通一声倒在地上,而他胸口忽然多出一个血洞,一片树叶飘然落在地上,一名日军小队长见状脸色一变喝道:她是支那隐士家族的人,快射死她!
  
  他的行动极为迅速,立马朝白琳射击,砰的一声,子弹朝白琳胸口射击而去,那些老百姓躲在一旁都替白琳捏一把冷汗,有的害怕的捂着嘴战战发抖,那幸免于难的老者擦了擦脸上的冷汗暗道:好险好险,差点死于非命了。
  
  这小姑娘只怕是遭遇不测了。他一时不忍去看血流满地的场面,只是奇怪的是并没有听到那凄惨的叫声,一名妇女失声道:快看,那孩子没事,那孩子没事,我的天,这孩子难道是神仙,明明被打中了,居然跟没事一样。
  
  众人一阵哗然躲在角落看去,却见那白衣少女平安无事,反倒是本是射击的日军军官却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地上全是鲜血,那些日军士兵见状一时从懵懂中清醒过来,怒吼道:杀死这个支那女人为赤川队长报仇!
  
  只是白琳根本就没给这些日军士兵任何机会,还没他们开枪,白琳手中毛笔挥洒之间,一道道白光铺天盖地朝那些日军士兵飞射而去,形成一片白色的箭雨,只听到一阵阵凄惨的叫声,那十多名日军士兵顿时一下子变成马蜂窝,身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洞孔,鲜血如同一条条细线一样喷洒而出,瞬间毙命,地上很快形成一滩血色小溪,本是躲在暗处的老百姓见状一时都愣住了,半响才从角落里出来,喜道:遇到神仙姑娘了。
  
  在一般人而言,拥有这么可怕的战斗力,就跟神仙没什么区别,白琳却不是那么想,她快步走到众人面前说道:你们跟我来!
  
  那先前的老者苦笑道:姑娘,这,这里到处都是鬼子,你,你带我们去哪里?
  
  这里到处是鬼子,我们,我们根本就没地方可以跑。白琳喝道:难道你们就在这里等死么,别啰嗦跟我来。
  
  老者轻声叹息说道:我一个人倒也罢了,可是这些孩子死了太可惜了,无论如何,还请姑娘带走他们。
  
  白琳看着身后那些满脸惧怕之色的孩童一时呆了一呆问道:这些都是你孩子?
  
  老者苦笑一声说道:算是吧,这些都是我收留的孩子。白琳看着眼前十多个孩子,那一双双大眼睛都是红彤彤的,都凝视着自己,白琳没来由的鼻子一酸低声说道;我,我知道了,大爷,你放心只要我不死,一定保护这些孩子的。
  
  老者嘿嘿一笑,忽然身体一下子倒在地上,白琳呆了一呆喊道:大爷!
  
  她猛然看到老者胸口一道子弹孔,血慢慢的蔓延着,而他的手上都是鲜血,只是,他一直没有吭声,那些孩子哭道:院长,院长,你你受伤了呜呜。
  
  一时间那些孩子哭泣不已,而后面的数名妇女低声哭泣道:院长,你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白琳虽然不懂得救人,但是还是知道封穴,院长的血是慢慢止住,白琳低声说道:老人家,你一定要撑住,我,我带你去看郎中。
  
  老者苦笑道:别别为了我浪费时间,乘鬼子还没来,你带孩子们走吧。
  
  这时,忽然听到一阵吆喝声,紧接着看到远处的百余名日军跑了过来,子弹如图雨点射来,白琳脸色一变喝道:你们先往前面跑!
  
  白琳手上的金笔挥洒之间,只听叮叮当当之声,子弹纷纷被他硬生生挡了下来,嗤的一声,她闷哼一声,腰间出现一团血花,白琳脸色微微一变暗道:糟糕,竟然被射中一枪。
  
  白琳一咬牙飞身一跃,如同飞鸟一样朝日军士兵飞了过去,她忽然身上散发出一道强大的力量,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那百余日军士兵惨叫一声一时间肢体爆裂,有人烈性炸弹一样爆炸一样,地面出现巨大的坑洞,地上全都是坑坑洼洼的洞口,白琳飘然落在地上,脸色苍白无比朝后面的傻傻发愣妇女孩童们喝道;还发什么愣,快走!
  
  她说完立马抱着年纪只有五六岁左右的孩童带着众人往前面跑去,却猛然发现前面一座极为庞大的建筑物,当下忙带着孩子们往前面的建筑大楼跑去,当带着那些孩童到了庞大的建筑物里面,却看到地上全都是一具具尸体,有的被烧焦,里面腥臭无比,地上还有蛆虫在爬行在尸体上,那些尸体有男有女,女的衣衫不整,临死前进行激烈抗争,浑身血污惨不忍睹,那些孩童们吓得脸色发白,有些孩子早已呕吐起来,这建筑有三层楼,西式建筑,不过面积极为庞大,白琳此刻也感到一丝疲惫,她捂着伤口喘息不已虽然封住穴道,流失的血并不多,但是在跟打仗的话,实力大打折扣心里暗暗懊恼暗道:要是以前多多修炼的话,也不至于会这么窘迫,难怪会被门主嫌弃,还要她保护我,要是寇雄那家伙知道我受伤的话一定会取笑我的。
  
  她说着一时撅着小嘴,这时,她感到身旁的孩子紧紧拉着自己的手,一脸紧张之色说道:大姐姐,你没事吧,你流血了。
  
  白琳毕竟也只有十四岁但心智却极为成熟,忙笑道:别怕,我没事,姐姐这么好的本领怎么会有事呢,只是擦破了点皮。
  
  此刻众人已经到了三楼,上面空寂漆黑无比,可以说没有半点视线可言,说话的声音在空间中回荡着,一名妇女轻声说道:白,白小姐,鬼子会不会到这里来。
  
  白琳苦笑道:你们先安心休息吧。老人家你现在还好吧,老者此刻靠在一名大汉身后苦笑道:想不到,我居然还活着,先前多谢你啊,不过,你,你也受了伤,实在抱歉连累你了。
  
  白琳哼了一声说道:我是不小心而已,要是以前,这些鬼子根本就不是我的菜。
  
  那妇女低声说道:现在关键是怎么出去,要是被鬼子发现,我们根本就跑不掉,而且这里有没有吃的。
  
  白琳轻咳一声说道:你们放心,等我伤势恢复,马上带你们出去,这个时候大家还是安心歇息。
  
  白琳心里一阵烦恼暗道:眼下也只有安危他们了,可恶,早知道应该向月奴姐姐学点医术,要不然这区区子弹算什么,难道真要我自己把子弹挖出来,要不然,伤势不会那么快好啊。
  
  白琳咬着嘴唇,只是表面却还是笑眯眯的。正在白琳纠结之时,忽然却听到一声轻微的声音传来道;也许我可以帮忙。
  
  白琳等人心里一惊,尤其是白琳更是大吃一惊,因为那人什么时候出现居然没有半点察觉,她转身一看却见是一名长发披肩的少女,透过天顶微弱的光线,她那张俏脸苍白无比,犹如从坟墓里出来一样极为恐怖,白琳心里微微一惊说道:你是什么人?
  
  那长发少女轻轻说道:应该是我说这句话才对,算了,看你是伤者,我也不跟你计较,等会你们马上走吧,我不喜欢被人打搅。
  
  白琳呆了一呆说道:你说你在这里住着?长发少女瞥了一眼白琳说道:有什么疑问,嗯,我已经住了好一阵子了。
  
  白琳见她行走之时,飘飘然的,显得极为飘逸暗道:这女孩子轻功还真好,走路简直会飘一样。
  
  白琳轻声问道:我叫白琳,无疑打搅小妹妹,只是世道混乱,小姐姐我只好把他们带到这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