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现世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现世

刘天豪哼了一声说道:我叔叔说了,境界是来唬人的,就算他级别比我高,我也要有必胜的之心!
  
  刘天豪说着转身喝道:你这阴魂不散的家伙,既然你目标是我,那来吧,让少爷打败你。
  
  那黑袍男子阴冷一笑道:托家主的吩咐,不能杀了你,不过,不代表,我会让你为所欲为的。
  
  黑袍男子说话间忽然手上出现一道黑气,一刹那朝刘天豪身躯笼罩过去,胖少年喝道:居然敢抓少爷,看我的!
  
  无敌铁拳!他说完,忽然脑袋朝那黑袍男子肚子撞去只听蓬的一声,那本是黑气一下子破裂,而那胖少年忽然变成清瘦无比,一脸帅气,白琳一时惊呼道:怎么回事?
  
  怎么变了个人。而那黑袍男子倒退数步失声道:你,你怎么会秋碟家族的秘术!
  
  那清瘦少年怪叫一声道:什么秋道不秋道的,敢打我少年,就是该打。
  
  清瘦少年忽然大喝一声,那双拳头忽然变得巨大无比,轰的一声朝黑袍男子打去,那黑袍男子哈哈一笑道:局部变大术么,对付一般人可以,对付似乎差了点。
  
  他手微微一抬,那巨大无比的拳头被他轻描淡写的化解掉,清瘦少年闷哼一声瞬间被打飞了数米之外,刘天豪惊呼一声道:铁荣,没事吧。
  
  那清瘦少年一下子又变成胖乎乎的样子,他嘴里噗的吐了一口鲜血苦笑道:少爷,这次,这次我真的要交代在这里,这,这家伙好强,我,我用了上川阿姨教我本领,也打不赢他,这次,真的惨了,你,你快走吧,我来拖住他。
  
  铁荣说着大喝一声巨大术!,他身躯本来只有一米六,一下子变成三米巨人一拳朝黑袍男子打去,那黑袍男子洒然一笑说道:也就这点水平啊,看来你是从上川樱子学来的,可惜,你们没想到,做为朝阳宗田中家族可是拥有最为完全的秘术,别说是秋道家族的巨大术,就算是其他忍术,我们也会,你修为尚浅还不足以发挥最强实力,要不然,你还真的可以打败我,你可以走了。
  
  黑袍男子话音刚落,手指一弹,一道劲风朝铁荣的脑门射去,眼看铁荣死于非命,刘天豪大喝一声道:不要伤我的胖子!
  
  他说话间,一拳猛地打去,只听波的一声脆响,刘天豪如同喝醉酒一样倒退数十步,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心里一阵震惊暗道;这,这家伙比我想象中还要强,要是一般人早就被我打飞了,这次却是我打飞了,没办法,看来只有用九阳神功来跟他打了。
  
  刘天豪想到这里忙运用九阳神功,忽然浑身散发出强大热量,那张小脸通红无比,大喝道;看本少爷的九阳神功!
  
  要知道九阳神功本是当世极为强大的神功,虽然不如四大失传已久的绝学,但是威力也是极大,即便是练了第一重的刘天豪,所发挥的力量却比一般人要强数倍,只听蓬的一声,黑袍男子竟然被震退一步,他一脸惊讶之色说道:想不到你居然还可以打退我,九阳神功,听起来好像在哪里听说过,不过,你欠缺的还是修为不够,要不然或许可以把我打伤。
  
  啧啧,我很好奇,你这九阳神功有多大力量。刘天豪怒吼道:你是第一个让少爷我用九阳神功对敌之人,这是师傅传授的,自然是最厉害的神功!
  
  刘天豪大喝之间,猛地一拳朝黑袍男子打去,一股炙热的气焰爆燃而发,周围的人可以感受到一股炙热,犹如龙吟一般的啸声,别看他练第一重,然而他本身就是九阳之体,修炼这等绝世神功,自然是威力倍增,黑袍男子本来不以为意,当他身体感受那火热的气焰一时也感到一丝不舒服心里暗道;居然这么炙热。
  
  一股热流从他的经脉燃烧进去,极为痛苦,他忙退后一步,刘天豪喝道:看拳!
  
  他娇小的身躯爆发出的力量也极为恐怖,轰的一拳,打向黑袍男子,那黑袍男子闷哼一声竟然飞出数米之外,白琳看的呆了一呆暗道:我是不是看花眼了,这,这孩子居然可以打退这种星耀级别高手,太不可思议了,若是赵盟主可以轻松做到,这孩子怎么也可以,不愧是赵盟主的徒弟啊。
  
  刘天豪飞身一跃,连续朝黑袍男子打了数十拳,只听砰砰砰数声,黑袍男子连续退后数步,轻轻喘息瞪着刘天豪说道:想不到你这小鬼,居然还有这个奇功,看来是我的小看你了,若是不把你带走,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田中先生。
  
  白琳心里一惊暗道:田中先生,难道是田中家族宗主田中一郎么,此人修为深不可测,似乎不下于于波一郎,同时还是日照神社十大高手之一,想不到这人竟然是田中一郎派来的。
  
  白琳想到这里喝道:孩子你还不闪开,这是朝阳轮回诀!话音刚落,忽然只听轰的一声,一声巨响之间,前面忽然出现一个年轻男子,白琳见状一时大喜说道:慕容先生,你怎么来了。
  
  而那黑袍男子蹬蹬瞪倒退数步,凝视眼前的突然出现的年轻男子,满脸惊诧之色说道:慕容锋,是你!
  
  刘天豪本以为必死无疑,当他抬头看到来人一时大喜说道:怪蜀黍,你怎么来了。
  
  那年轻男子轻轻理了理八字胡须呵呵一笑说道;我若不来,还不被你的太婆婆骂死,我可不想被你太婆婆活活骂死啊,你这小子还真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敢离家出走,瞧瞧,看你浑身脏兮兮,还不跟我回去,嗯,这个小姑娘看起来很眼熟,你认识我。
  
  白琳面带一丝惊喜之色说道:慕容先生,你忘了,当年你可是去我门中做客,还想见我们门主哦,却被门主拒之门外。
  
  慕容锋俊脸一红咳咳说道:这个,这个,难怪我觉得这么眼熟,原来你是白琳小丫头,只是没想到你变成大姑娘了,嗯,变得漂亮的多,对了,白姑娘可好。
  
  替我问候一下他黑袍男子冷笑一声说道:慕容锋,你难道想跟我们作对。
  
  慕容锋轻啊一声说道:其他事情,我慕容锋可不管,可是,这孩子是一位前辈钟爱的孩子,而且跟我渊源匪浅,我可不能坐视不管,要不然,这江湖人会怎么看我,只怕还有人会说我是汉奸,一不小心被锄奸团给杀了。
  
  这可得不偿失。白琳心里一怔暗道:没想到这孩子居然跟狂书生还有这层关系,这家伙一向低调,如今居然是为了这孩子而来,狂书生行事一向乖张,正邪不分,有的时候跟日本人很近,但有的时候却翻脸不认人,杀死好几个日本人,说也奇怪,日本人竟然不以为意,对他还是尊称为慕容先生。
  
  黑袍男子愣了一下低沉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只好得罪了。黑袍怪人浑身散发出强大的魔气,这魔气比先前不知道要强多少倍,白琳脸色一变暗道:果然,他刚才并没有用全力,,要不然,这孩子只怕早就死在他手里,看来,他是存心想要抓刘天豪回去,却不知道他抓刘天豪为了干什么。
  
  慕容锋轻笑一声说道:朝阳轮回诀么,我也想见识一下田中家族田中一郎十大高手之一的景田少狼的厉害。
  
  白琳心里一惊暗道;原来这家伙就是传说中的血狐之称的景田少狼,难怪会是星耀级别高手。
  
  景田少狼冷笑一声说道;少不要瞧不起人,我可是练成朝阳轮回诀第三重的人。
  
  慕容锋瞪大眼睛惊呼道:呦呦,那么厉害,居然练到第三重,这么说,你几乎跟于波一郎不相上下了,好怕哦,不行,我不是对手,我得撤了。
  
  说着,慕容锋退后几步,景田少狼不由的愣了一下,随即哈哈狂笑道;知道不是我的对手,那还不受死。
  
  景田少郎身上散发出魔气越来越浓厚,一下子将慕容锋包裹在里面,慕容锋摸了摸八字胡须愕然说道:这黑色的东西莫非就是朝阳轮回诀中最为霸道的压缩之力么。
  
  不过,看上去似乎不怎么样。景田少狼心里一惊暗道:怎么,怎么回事,压缩之力竟然没把他压成碎片,这家伙!
  
  景田少狼自然不肯罢休怒吼道:我就不信弄不死你!他身上魔气越来越浓,只听到一阵格格吱吱吱的响声,四周的众人可以感到强大的压力涌来,让人喘不过气,仿佛血管就要爆炸一样,好在此刻那些孩子被倩儿带到后方的安全的地方,要不然就要徒增不必要的伤亡,白琳和刘天豪自然可以感受到如此恐怖的力量,难以呼吸,白琳吃力说道:慕容先生,你,你别废话了,要不然,我们可就遭殃了。
  
  白琳对慕容锋的实力却很清楚,别看慕容锋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但实则却是五十岁左右的人物,跟宋无敌并称南北刀剑,两人个性完全不同,宋无敌性格内敛,平稳,中规中矩,而慕容锋却是一正一邪,从来不问善恶,有人称为怪剑。
  
  慕容锋摸了摸脑袋惊呼道:啊呦,只顾着看招式,忘记出手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你们受苦了。
  
  慕容剑极为夸张的摆了个姿势,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古剑,这古剑散发出一道道森然寒气,更为奇怪的是这古剑竟然没有剑柄,景田少狼本以为凭借这压缩之力完全可以将眼前的慕容剑压成碎片,没想到压缩之力在他面前仿佛失去了效果,一时大吃一惊暗道:这,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用了压缩之力。
  
  忽然却听慕容锋笑道:是不是朝阳轮回诀失效了,啊不好意思,因为我可是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哦。
  
  景田少狼脸色一变失声道:什么,你,你居然已经学会慕容世界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慕容锋眨了眨眼说道:是啊,很奇怪么,不信,让你尝一下你的压缩之力的滋味如何。
  
  他话音刚落,忽然一股强大的魔气朝景田少狼涌来,景田少狼大吃一惊,慌忙躲闪开去,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他身后的墙壁骤然出现一道巨大的坑洞,那坑洞上竟然连一点碎粉都没有,仿佛被切割一样,这也是压缩之力恐怖所在,完全是按照施术者强大的压缩之力,将事物硬生生的压缩成无形之间,乍眼看去仿佛是被割过一样,景田少狼虽然侥幸逃脱出来,但肩膀部位也受到压缩之力的挤压,他满脸惊惧之色瞪着慕容锋喝道:这,这就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白琳和刘天豪一时也都傻了眼暗道:这世上真的有这个神奇的功夫,居然用对方招式原封不动还给对方。
  
  景田少狼咬着牙说道:你,你给我记住了,你这是与我们田中家族为敌。
  
  慕容锋轻啊一声说道:听起来很可怕,不过,也无所谓,顶多不能跟田中一郎喝点酒水罢了,在这么说,我也不想被人骂成狗汉奸啊。
  
  不过,也不好意思,我实在没有理由让你离开左右,要不然,以后的日子就更难过。
  
  他话音刚落,忽然只听景田少狼惨叫一声,一道白光闪现之间,景田少狼那完整的身躯瞬间一分为二,几乎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扑通一声,那两截身体倒在地上,血浆和五颜六色的脏器流了一地,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慕容锋皱着眉擦了擦古剑上的血迹说道;真是的,脏了我的剑。
  
  他说着将剑身在景田少狼身上擦了擦一下,随后笑吟吟说道:吓着你了吧。
  
  天豪。刘天豪吞了吞口水半饷惊呼道:慕容叔叔,你,你居然这么厉害,你也不教我,慕容锋翻了翻白眼说道:这回风剑术你可学不来,只有有着数十年剑道造诣才可以学会。
  
  白琳轻咳一声说道:想不到这就是慕容先生的回风剑术,果然名不虚传。
  
  刘天豪翻了翻白眼说道:虽然厉害,但也不如我师傅哼,我师傅一根手指就可以打败你。
  
  慕容锋眉头一皱说道:你师傅,什么时候你这小子居然拜别人为师,你该不会是姓赵的那小子吧,慕容锋说话间眼眸浮现一丝冷意,白琳心里一动暗道:难道这家伙跟赵杰有过节,怎么感觉有点不大对劲。
  
  刘天豪虽然年少,但是对于人情世故却还是懂得一些,见慕容锋脸色阴沉忙说道:慕容老头,要是没什么事情,你可以走了,我这里可是好好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