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咏春诀要
赵杰听了一时哭笑不得说道:不是人,那又是什么。王大爷哈哈一笑说道;不是人,当然是神仙啊,聂杰啊,上次跟你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王大爷说着吸着烟杆,眉头紧皱看着赵杰,右手拿拉着一袋装有五个野兔的麻袋,却显得极为轻松。赵杰还真忘了,他一脸纳闷说道:什么事情,王大爷。王大爷皱着眉头说道:好你个小子,居然忘了,嗯,我是我说我家的孙女。嘿嘿,我看你小子有点本事,所以想你们碰碰面处一处。赵杰苦笑一声说道;老人家,你看我样子才十多岁的人怎么可以跟你孙女一起呢。王大爷愕然说道:看你都十六岁的样子,早就可以娶妻生子了,何况,我家孙女也比你小几年,十四岁不是挺好的,而且,我家孙女长得很漂亮,总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赵杰愕然说道:长得漂亮,不是很好么,找个安单的人不是挺好的,大爷,我可不是什么好人啊。王大爷淡淡说道:这个世上好人是站不住脚的,鬼子横行,孩子,其实我还是希望你参军,以你的本领,杀几个鬼子问题不大,嗯,这样吧,明日我去跟村长说说,让你加入民团。赵杰轻啊一声说道:民团?王大爷轻嗯一声说道:是村长私下招募的民团,本是保护村里的老百姓不受土匪骚扰,只是眼下鬼子已经占领武汉,随时会来石头镇抢粮食。凑齐,我家孙女也在民团,你们碰一下也好。赵杰轻啊一声说道:你孙女也在民团,这么点的小丫头民团能够做什么。王大爷呵呵一笑说道:我家孙女可是厉害的很,至少不会比你差,开枪的本领可不比我差。赵杰呵呵一笑说道:也是大爷,你的力气可不小差点把我的脖子给咔了,你家孙女应该是像你才对,额对了,你家孙女叫什么来着。王大爷瞪大眼睛说道:上次不是跟你说了叫胭脂啊。赵杰皱眉摇头说道:好象没有啊,你什么时候跟我说叫胭脂了,王胭脂?王大爷嘿嘿一笑说道:没错,就叫王胭脂,不过,小名叫二丫。赵杰微微一怔说道:二丫,这名字到跟我家媳妇的丫头名字很像。王大爷愣了一下哈哈笑道:这么巧,不过,难道她也姓王?赵杰微微摇头说道;自然不是,她姓苏。王大爷脸色微微一变说道:姓苏?是不是金陵人氏。赵杰错愕的看着王大爷说道:她倒没说是南京人,不过,她的爷爷住在南京,怎么王大爷难道认识苏家的人。王大爷脸色显得一丝欣喜说道:若是真的姓苏的,那么一切说的明白了。你说的苏家的人是小姨子家的。赵杰愣了一下说道:还有这种事情,想不到你们住的地方相隔那么远,居然会是有这么个亲戚,呵呵,真有意思。王大爷脸色忽然显得一丝黯然说道:苏家的事情,我也略有所闻,却不知道二丫这丫头现在在何处?王大爷说着一脸凝重的看着赵杰,赵杰轻啊一声笑道:她啊在太原,好的很呢。在我老婆那里做个小队长。王大爷愕然说道:难道她还参军,你这小子居然有了家事,哼哼,差点被你给骗了。赵杰见王大爷一脸郁闷之色一时哈哈笑道:骗你干嘛。两人说话间,忽然听到蹦哒蹦哒的马蹄的声音,却见远处尘土飞扬,前面忽然出现数十名骑士,有男有女,腰间挂着弓炫,一名身材矮小的骑士忽然喊叫道:爷爷,爷爷,你怎么也来打猎啊!那声音清脆无比,周围的骑士一时哄笑道:瞧瞧,瞧瞧,二丫这丫头还没断奶,还叫的那么亲热。那矮小的骑士怒喝道;要你们管。说着话间,那矮小骑士从马上一跃而下,轻飘飘落在地上,下盘稳健无比,看的赵杰暗暗点头,当他看到眼前矮小骑士,长得眉清目秀,弯弯的眉毛微微上扬,樱桃小嘴微微抿着,显得坚毅无比,看上去很是成熟,很难想象是十四岁的少女,她一双明亮的眼眸看到赵杰一时轻姨一声说道:爷爷,这小子是谁啊?一名骑士调侃道:你爷爷给你找个如意郎君,二丫恭喜额。这少女正是王大爷的孙女王胭脂,王胭脂秀眉一皱说道;二愣子,再胡说,本姑奶奶宰了你!王大爷轻咳一声说道:胭脂啊,你这么多天没回家了。走吧,看,我们打了不少野兔,回家去吃饭。王胭脂摇头说道:爷爷,这些天不太平,我暂时不去,你还是在家等我吧。一旁的高大的骑士轻咳一声说道:二丫头,这件事我们会处理,你就跟王大爷走吧,毕竟你已经半个月没回家。王胭脂呆了一呆说道;队长,可是,可是。那高大骑士哈哈一笑道;没事,二丫,民团的事情,我会处理的,等你回来了,有得你忙的。王胭脂咬了咬嘴唇说道:那好吧,爷爷,我们走。王胭脂朝赵杰瞪了一眼说道:喂,来牵马。赵杰愣了一下眉头一皱说道:牵马?王胭脂哼了一声说道;若是不服,就给姑奶奶滚。赵杰听了眉头一皱暗道:这丫头还真的强横的很,喜欢凌驾她人之上,难怪,这老爷子为她发愁,怕她嫁不出去。一旁的骑士们一时哈哈笑道:这小孩子要遭罪了。王大爷脸色一沉喝道:二丫,那里有你这么对客人的。赵杰看着王胭脂微微一笑道:看来,你是崇尚武力啊?看来很有自信。王胭脂鄙夷的看了赵杰说道:身逢乱世,若是没有武艺怎么生存于世,看你这样子怎么死都不知道,我让你牵马,那是你的福气。赵杰看在眼里心里一阵好气又好笑暗道:这丫头还真够蛮横的很,还让我牵马,看来她认定我是个普通人啊。赵杰笑眯眯说道:按照你的说法,只要打败你,你给我牵马咯。王胭脂挺胸傲然说道:没错,否则就给姑奶奶离开我爷爷家。赵杰心里一阵困惑暗道:怪了,我住在王大爷家,她居然这么在意,呵呵,应该是这丫头害怕我做她男人吧,所以才会迫不及待想把我赶走。赵杰想到这里说道:行,只要打败你就行了是吧。王胭脂讶然看着赵杰一眼心里暗道;这小子居然敢顶撞我,难不成有几分本领。她想到这里瞥了一眼赵杰,不屑说道:就凭你也想打败我,行,只要你可以打败我,我就允许你住在我爷爷家。赵杰心里暗道;我又不可能在你爷爷家住那么久,等我恢复一半修为便要离开这里跟东方他们会合,相信,这会他们四处找我吧。赵杰想到这里恨不得马上回去见他们,王胭脂小琼鼻微微一皱说道:小子,还发什么愣,是不是害怕了,若是害怕了可以滚了。赵杰听了一笑说道:害怕,我怎么会害怕,不过,看你这么可爱,我还真不忍心下狠手,等会让我打疼了可不要哭才好。他说笑间,本是要离开的那些民团子弟一时哈哈大笑起来,有人干脆笑道;要是你觉得可爱,不如娶了这小胭脂吧。赵杰心里一动脑海里忽然闪现那娇俏可人的少女,心里暗道:我差点忘了,那个胭脂,也不知道这丫头怎么样了。他脑海里忽然出现孙家千金孙胭脂,当年离开孙家,就再也不曾见过孙胭脂,当时的事情一向的浮上心头。王胭脂哼了一声说道:你们看什么热闹,有什么好看的,有多远就多远,我王胭脂可没想过要嫁给一个废物,更何况这小子贼眉鼠脸的,一看就不是好东西。赵杰愕然暗道:居然说我贼眉鼠脸,这,这个女孩子是第一个。赵杰一时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只听铛的一声脆响,王胭脂一把姜腰间的弯刀一下子插在地上,这一手也着实漂亮,英姿煞爽,赵杰看在眼里一时赞叹道:好俊的功夫。一旁骑兵哈哈笑道:别看胭脂人小,但是一身身手不比我们队长逊色。那高大骑士只是笑而不答,看着赵杰暗道;这倒是不假,却不知这少年有多大本领居然敢跟胭脂对阵,这丫头无论是哪方面都是出类拔萃,不论是徒手搏斗还是武器上的造诣,有些已经超过我,只是在枪法上目前为止还是我强一些,相反徒手搏斗是她的强项。这少年有的苦头吃了。王胭脂冷笑一声说道:为了免得人家说我,以强凌弱,我先让你三招。王胭脂说着双拳微微一分,赵杰看在眼里暗道:这丫头看起来拳脚方面很强啊,难怪这么肆无忌惮。赵杰虽然只恢复十分之一,对付一般人自然不在话下,王胭脂倒也是讲信用,让赵杰先出三招,然而她没有进攻,轻松的避开赵杰的攻击,嘴上一阵鄙夷笑道:就这么点力气也想打败我,你这力气简直跟三岁孩童一样。王大爷看在眼里心里一阵好笑暗道:这丫头骄狂的脾气又来了,聂杰这孩子可不是那么简单,让她吃一个憋也好。他看了一眼手里的一袋野兔,心里很清楚赵杰一身本领绝不会比自己差,甚至更强,王胭脂见赵杰竟然没有退却的意思心里暗怒道:好啊,我给你台阶下,居然还不领情,也罢,既然如此,看我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王胭脂想到这里忽然轻喝道:看拳。王胭脂一出手就是咏春拳,虽然秀美,实则却是极为厉害。当真是尘土飞扬,而赵杰只是一路倒退,看上去似乎招架不住似得,这让王胭脂很得意说道:小子,你怎么还不求饶,看你练招架的份都没有。她说着一脚踢向赵杰的胸口,力量强大无比,本以为一脚将赵杰踢飞,不料,刚踢到一半,却发现右腿动弹不得,腿部麻木无比,慌忙用左腿支撑,这才没有出丑,一时呆呆的看着赵杰暗道:这,这小子居然,居然还会封穴。赵杰笑眯眯说道:不错啊,差点被你打到了。王胭脂又羞又怒说道:臭小子原来你是装疯卖傻,我都上了你的当。不算,再来,我要把你打成猪头。赵杰呵呵一笑说道:还打啊,成,我要让你心服口服。话音刚落,忽然感到腿部一凉,一时感到右腿恢复如常,她忽然飞起一腿,踢向赵杰的胸口,不料,当她踢在赵杰胸口,却如同踢在棉花一样,一时呆了一呆,只听赵杰一笑道:把我的胸口当成弹簧,也实在不地道了吧。王胭脂忽然惊呼一声,她的娇躯犹如被强大的弹力墙给弹了起来,普通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摔得她咬着牙齿哼了一声,王大爷惊呼道:二丫,你没事吧。王胭脂从地上跳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喝道:再来,我就不信打不败你。王胭脂大喝一声一连朝赵杰连打数十拳,招式犀利无比,只听呼呼风声,拳头所到之处,树叶无不纷纷落下来,赵杰如同风中叶子飘荡不已,王胭脂恼怒无比喝道;你怎么不出手。赵杰轻咳一声说道:我怕,我出拳会伤了你,这样我会很过意不去。王胭脂怒喝道:谁让你手下留情,姑奶奶不需要你假仁假义。赵杰愕然说道;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他气刚说完,只听啪的一声,王胭脂俏脸通红捂着屁股羞怒道:你,你!你居然打我的屁股。赵杰愣了一下说道:不好意思,我一向打女人都是打屁股的,不打其他地方,除非鬼子除外。王胭脂俏脸通红怒道:姑奶奶跟你拼了。她大怒之间,拳法忽然变得奇快无比,而且极为犀利,只听嗤嗤嗤数声,赵杰身后的树木纷纷折断,就连一旁的岩石也被打出数十个拳头印记,足有数寸深,石头纷纷碎裂开来,赵杰吐了吐舌头说道:好凶悍!王胭脂气的俏脸通红,只是却始终奈何不了赵杰心里又羞又怒暗道:这混蛋身手居然那么厉害,我是看走眼了。王大爷看在眼里暗道:这次,这丫头受到挫折了,这也好,免得以后吃大亏,呵呵,他们其实很般配了啊,只是这小子有妻子,却不知是真是假,不过,男人有本领的话三妻四妾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尤其是这乱世的。只不过这小子的武功路数我却半点都看不出来,好像没有招式之分。赵杰轻咳一声说道:小丫头你的咏春拳似乎用错地方了,咏春拳讲究轻巧二字,巧劲是咏春的根本,若是用蛮力就等于走了下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