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邪神教徒
    岗村宁次看在眼里微微一怔说道:借土之术,你居然还懂的土遁之术。
  
      姜新南微微摇头说道:这可不是你们忍术,而是我们赶尸派扑通招式,可以做成泥土木偶,替我一死,你这招式果然很邪门,若不是我早有提防,我的脑袋恐怕还真的要交代在你手里了。
  
      岗村宁次呵呵一笑说道:是么,那你让我刺一下试试吧。岗村宁次忽然一掌拍在自己的胸口上,姜新南忽然感到胸口疼痛无比,一口鲜血噗的吐了出来,岗村宁次阴笑道:怎么样,滋味如何呢。
  
      再来一下如何。岗村宁次忽然一拳打在自身的太阳穴,姜新南惨叫一声一下子倒在地上,脑袋上出现一个洞口,脑浆崩裂,花公子脸色一变失声道:邪神祭奠之术!
  
      花公子眼眸中充满着恐惧之色,岗村宁次森然说道:对付一个小罗罗用这种术法,实在是浪费我的邪神之力,花公子,接下来是你了。
  
      岗村宁次忽然手上的镰刀一挥,花公子哪里敢去接,他已经明白这邪神祭奠是不能碰到这施术人的媒介物,要不然,就会被控制,姜新南虽然没有被打到,然而,镰刀的刀锋还是碰到他的身体,这不过是诱因而已,而真正的厉害之处就是邪神祭奠之术,以敌人的灵魂来换取邪神的力量。
  
      花公子喝道:你们两个不要被他的镰刀的刀锋碰到,要不然必死无疑。
  
      岗村宁次阴笑道: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看来你居然对邪神祭奠之术这么清楚,倒是我小看你了,你可以避开一刀,可以劈开千刀斩么。
  
      他话音刚落,忽然虚空出现成千上万道镰刀犹如流星一样朝花公子身上砍去,花公子脸色大变,慌忙施展无双身法,然而这天上的镰刀太多,眼看要死在这镰刀之下,忽然只听一声轻微叹息声传来道:至于这样吗。
  
      那声音刚落之间,只听波的一声脆响,地面忽然一阵震动,徐府的房屋一阵摇晃,张如风和徐冠杰捂着脑袋躲在一旁惊恐无比的看着眼前地上一道道深深的刀痕,可怜姜新南的尸体被砍成肉泥,而一个年轻人站在花公子身前,俊秀不凡,嘴上浮现一丝淡淡的笑容,潇洒无比,岗村宁次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男子,半饷忽然哈哈大笑道:狼牙,你终究还是出现了。
  
      田中次郎忽然拍手哈哈笑道:不愧是狼牙,一出手就把这千刀斩轻易化解了,看来我这次没有白来。
  
      花公子呆了一呆忽然站了起来惊喜无比说道:狼牙,还真是你,看来花某命不该绝啊。
  
      那年轻人微微一笑说道:你救了我的人,这个恩情,我自然要得还,不过,可惜这姜老头居然死的这么惨。
  
      赵杰看着地上的一滩肉泥眉头微微一皱,岗村宁次狞笑道:听说,你让那些死去的人起死回生,这些蠢货居然为了你的能力,来帮你,狼牙,你要是真有本事,不如让这死去的姜新南复活。
  
      赵杰愣了一下说道:那你真是难为我了,我又不是神仙,可以让死的这么惨的人复活。
  
      田中次郎嘿嘿冷笑道:除非是大罗神仙,要不然根本就不可能。徐冠杰脸色一阵惨然暗道:我娘已经腐败岂不是也救不了。
  
      花公子轻叹一声说道:这姜老哥也是为了救他妻子,不料却死在岗村宁次的邪神祭奠之术上,事已至此,狼牙,你也不必理会岗村宁次,只要杀死岗村宁次也算是为姜老哥报仇。
  
      赵杰眉头一皱说道:邪神祭奠之术,我好像从日向老儿那里听说过,难怪,你没死,原来是邪神教的人,对了,这位好生面生,跟我有仇么。
  
      赵杰眼眸凝视着眼前的田中次郎,田中次郎淡淡说道:你虽然跟我没有仇怨可言,但是你毁了我朝阳宗的清誉,我作为朝阳宗的元老自然不能不顾。
  
      赵杰一时恍然大悟说道:原来是这样,原来你是朝阳宗的元老,嗯,比起于波一郎要强不少啊,呵呵,要是以前,我还真不是你对手啊。
  
      岗村宁次冷然一笑说道:好大的口气,就连我也未必是田中先生对手,狼牙,你还真以为天下无敌!
  
      冈村宁次手上一挥之间,忽然数道镰刀从四面八方朝赵杰砍去,速度之快让人根本来不及反应过来,只听道嗤嗤嗤破空之声,花公子看在眼里暗暗吃惊暗道:这速度要比之前要快不少,糟糕,这次该不会又是邪神祭奠之术。
  
      然而赵杰却似乎不为所动,只听波的一声脆响,他只是轻轻一挥手之间,那数道镰刀顿时碎裂,岗村宁次闷哼一声倒退数步,他满脸震惊之色喝道:小子,还不受死。
  
      他说着一掌朝自己的天门盖打去,然而赵杰只是淡然一笑站立着,似乎一点反应都没有,岗村宁次一时呆了一呆暗道:怎么怎么回事,我,我的邪神祭奠之术失效了,还是我刚才没有打中他。
  
      不可能,即便没有打到,但是刀风肯定触碰到他的身上。花公子也一时傻了眼暗道:这,这是怎么回事,狼牙难道练就金刚不坏之身么。
  
      他猛然看到赵杰脸上一道淡淡的光晕一晃而过,一时呆了暗道:我,我是不是看花眼了,这,这竟然是金刚仙罩。
  
      难道这家伙已经是神界高手,这,这怎么可能,神界高手全世界只有区区五人,若是如此,他就是第六个,神界高手跟王者高手差距简直是是天地之别。
  
      田中次郎眉头一皱暗道:这小子居然没有被镰刀之气扫到,这未免也太奇怪,就算是有先天罡气护体,也不可能抵御的了这刀风啊。
  
      啊,难道,难道会是神界高手才有的金刚仙罩和魔光之罩。田中次郎眼眸中浮现一丝震惊和诧异之色。
  
      忽然却听赵杰淡淡说道:先前让你打也打了,这次应该轮到我了吧。岗村宁次微微一怔之间,忽然却见赵杰眉心忽然出现一道光速,忽然感到浑身一阵刺痛,倒在地惨叫不已,田中次郎看到眼里脸色一变暗道;这,这难道是轮回眼,这小子居然会轮回眼。
  
      他忙将岗村宁次带到一边,却见岗村宁次眼眸紧闭,脸上潮红无比,浑身犹如火烧一样,久之他手里也一阵火烫一时大吃一惊暗道:不对轮回眼对于邪神也没有作用,难道这根本就不是轮回眼,而是一种另一种能力。
  
      赵杰淡淡说道:你是想跟我打么。田中次郎脸色变化不已暗道:虽然我已经是王者一段,要是跟这小子比的话,只怕败多胜少。
  
      田中次郎冷哼一声说道:来日再找你算账。他说着口气一阵发虚,脸上是通红无比,如今自己居然会不打溃逃,要是被人知道,这以后还真不知道如何在隐世家族立足,然而眼下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他忙抱着冈村宁次飞奔而去,花公子用满脸崇拜之色看着赵杰惊呼道:狼牙,若是我没看错你已经是神界高手,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赵杰愣了一下苦笑一声说道:你的眼力倒是不差,我也是刚刚进入神界五段行列,可惜了,我仙力还是不够,要不然,我天眼可以杀死这岗村宁次。
  
      花公子呆了一呆失声道;这,这就是传说中天眼,难怪这岗村宁次会如此痛苦,看来,这天眼是邪神的克星啊。
  
      赵杰轻嗯一声说道:天眼对于奸邪极有杀伤力,我已经很久没用天眼了,只是为了杀岗村宁次才用了一次,只可惜,仙力还是不够。
  
      赵杰说着一时流露一丝惆怅之色暗道:看来我得好好修炼仙力才是。徐冠杰激动的走到赵杰面前说道:徐冠杰拜见狼牙先生。
  
      说着他竟然跪拜在地上,赵杰委实吓了一跳忙说道;快起来,你这是做什么。
  
      徐冠杰颤声道:恳请狼牙先生救活我娘,我徐冠杰即便是做牛做马也愿意。
  
      赵杰微微一笑说道:做牛做马倒是不必,只要你旅行偌言的话,就行了。
  
      徐冠杰听了大喜说道;如此说来,狼牙先生可以救活我娘。赵杰微微一笑说道:这个要看了才可以知道啊。
  
      徐冠杰脸色一变低声说道;狼牙先生,刚才,刚才冈村宁次他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赵杰哈哈一笑说道:是真的,不过,那是以前。徐冠杰脸上流露一丝喜色说道:如此说来你还是有办法。
  
      赵杰微微一笑说道:的确,以前,有一定局限性,只不过,那是我修为不够所致,不过,眼下的我已经没有那么多限制了,唯独一条还是限制,那是你母亲是不是天寿是否已尽。
  
      徐冠杰脸色流露一丝黯然之色说道:我娘身体虽然不好,不过,可是,她是被我火火的气死,我不求她永生不死,能够让他多活几年是几年,我觉得我娘命不该如此。
  
      赵杰闻言笑了笑说道:我明白了,不过,我还是先救这姜老头。徐冠杰呆了一呆惊呼道:什么,他都已经变成这样了,你还可以让他复活。
  
      赵杰轻嗯一声说道:用我的七星莲花诀自然是不可能一气呵成,不过,我有细胞重组的本领,应该可以让他起死回生。
  
      众人一时如同看着怪物的眼神看着赵杰,眼眸中流露着崇拜之色,让人复活本身就是神话传说中才有,更何况连完整的尸体都没有的人。
  
      徐冠杰激动说道:若是真的是如此,那一切拜托您了,我这里有五百万军饷都归狼牙先生所有。
  
      赵杰听了笑道:看来你还真是下了血本,其实这倒是其次,我想以你的能力可以做更多有益的事情,我听说你北京大学的物理学博士。
  
      徐冠杰苦笑一声说道:那是以前的事情,不算什么。赵杰肃然说道:难道你不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么。
  
      徐冠杰脸色一变失声道:你的意思是让我继续做物理学科的事情。赵杰淡淡一笑说道:我想岗村宁次的本意恐怕也是让你研究这所谓的秘密武器吧。
  
      徐冠杰呆了一呆苦笑道:这是高级机密,冈村宁次自然不会让我参与,不过,他也曾跟我提起这件事,不过,我没有参与而已。
  
      赵杰微微颔首说道:看来你知道这秘密武器危害极大吧。徐冠杰微微颔首说道:德国和日本已经结盟,而且还提供技术援助,两国都在研究这神秘武器,而且这实验基地而不在这里,我也不知道这武器的相关参数。
  
      赵杰微微摇头一笑说道:这个不急,慢慢来,要是有你的参与,一些事情自然就水到渠成。
  
      徐冠杰说道:只要能够救我娘,让我做什么都可以。赵杰看在眼里暗道:这人还真是个孝子啊。
  
      也难怪会被日本人利用。赵杰正要走到姜新南面前,忽然听到一声尖叫道;爹,爹!
  
      一名少女满脸苍白之色跑了过来,容貌绝美,年纪约十五岁左右,赵杰愣了一下看着少女说道:小妮子。
  
      少女呆呆看着地上的姜新南的尸体颤声道:爹,爹,怎么会这样,到底是谁杀了您。
  
      花公子忙说道:丫头别难过,有狼牙在,你爹不会有事的。这时忽然听到一声冷笑声说道:明明是狼牙杀了我师傅,你还要袒护狼牙。
  
      赵杰微微一怔却见后面来了一名年轻人正是与自己不对的周全神,花公子眉头一皱说道:你这小子没亲眼所见怎么乱说。
  
      周全神喝道:这小子本就是跟我师父仇人,不是他杀的还有是谁杀的,师妹,你也看到了,这小子包藏祸心,你居然还说他是好人。
  
      姜思忆美眸凝视着赵杰说道:你,你为什么要杀我爹。就算是我的爹万般不对,你怎么可以杀了他,何况,他,他后来回心转意想要跟你交好,还让我邀请你去我家作客,你,你是这么对我爹的吗,亏我还这么相信你。
  
      说着她泪水盈眶,楚楚可怜,赵杰愣了一下苦笑道:你误会了,杀你的爹的是岗村宁次,你放心,我会救活你爹的。
  
      姜思忆泪眼迷离看着赵杰说道:你,你说的是真的?周全神冷然一笑说道:你一个杀人凶手还会救人,谁会信,师妹,你别听他。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