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惊闻 上

      李天霸微微一怔说道:可,可是,他,他怎么会来我这荒山野林,爷,你会不会弄错。
  
      俊美男子淡淡说道;官道人满为患,要想去重庆这里是必经捷径,他很快就来了,若是你不想你的家人死,就听我的话吧。
  
      李天霸脸色一变忙说道:是,是爷,我听你的就是。李天霸眼眸里充满着惧怕之色,他对于眼前的男人又怕有恨,同时又对金钻的贪婪,他还是答应下来,李天霸目送着眼前的俊美的男人逐渐消失,猛然感到浑身一股寒意,却猛然发现身上湿漉漉的,一时打了个冷战,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低沉说道:小的们,你们都听到了么,我们这是接到大买卖了。
  
      他话音刚落,却听到一声娇脆的声音说道:大哥,这小子是什么人,让你这么忌惮。
  
      来人飘然而入,却见是腰间挂着峨眉刺,长发披肩,细腰丰臀,一袭粉红色的长袍,展现极为动人的曲线,年纪约三十八如许,真是个熟透的女人,李天霸看到这女人也有过短暂的失神,苦笑道:二妹,你可别小看这爷,他可是给我们不少好处的大人物,可以说,我有今天还是靠这位爷提拔,要不然也不能坐上清风总寨主之位,这可是两湖总瓢把子啊。
  
      别人想要都要不了。那女子那双妩媚的眼眸浮现一丝诧异之色说道;大哥,难道你是说,那小子就是那张家少爷,真没看不出来,温文和雅的样子居然是个高手,大哥,难道你还打不过那小子。
  
      李天霸听了苦笑一声说道:傻妹子,你觉得我这个连星耀级别都没到的,可以跟王者高手相比么。
  
      那女子呆了一呆娇躯一震之间,那两团鼓荡的胸口一时也颤抖一下,看的李天霸呆了一呆,他吞了吞口水说道:二妹,你别觉得我是在开玩笑,比起这爷,我的买卖的对象更棘手,你可知道我们要对付的人是谁么,嗯,对付这样一个棘手的人物,要来蛮横的肯定不行,无疑是自找死路,若是走温柔一些的路线,二妹,我觉得你很合适,毕竟那人物对女人还是比较友善,成功率至少可以提高九十。
  
      这美丽少妇微微一怔秀眉一挑说道;大哥,你什么意思,你是要我去色诱那个猎物,这也太恶心了吧,曾几何时,我们居然这么做。
  
      大哥,究竟什么人,让你这么胆战心惊的,这可不像你的为人,以往你可是什么人都不怕,就算是那姓蒋的请你去总统府,你也不假辞色。
  
      李天霸微微摇头说道:说了,只怕你到时候不敢了。美丽少妇忽然格格娇笑不已,当真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李天霸瞪大眼睛说道:你,你笑什么?
  
      美丽少妇捂着鼓荡的胸口轻轻喘息笑道:大哥,我薄颖儿这辈子还怕过人么。
  
      就算是那姓蒋的我都没给他好颜色看,怎么那对头比姓蒋的权势还高,还是武艺超绝那种,若是武艺超绝我也不怕,我要把它打趴下,让我用什么美人计,实在有点让我鄙视。
  
      李天霸苦笑一声说道:对付那个人,我们真的没有半点把握,好在那位爷,只是让我们留住他,并不是要我们出手杀了他,要不然十个我也不在是他的对手。
  
      薄颖儿忽然轻笑道:大哥,大哥,您说了半天还没说出来,到底是什么人,难道此人是三头六臂之人。
  
      李天霸肃然说道:此人在我眼里是神一样的人物,此人可以让死人复活,更为可怕的还是让所有死人复活。
  
      薄颖儿呆了一呆失声道:难道,难道你是说那个狼牙!若是这样,那太好了,这样我岂不是可以让小黑复活,这样的人物我们怎么可以不见呢。
  
      李天霸愣了一下说道:什么,你让你的小黑复活,开什么玩笑,我这是干正经事,你可不要破坏大事。
  
      薄颖儿激动说道;我觉得你就是个蠢蛋,遇到这样的人居然要害他,你觉得给你一大笔酬金,比让失去的东西再现要好么,李天霸呆了一呆低声说道:这不过是江湖传言,你还真当真了。
  
      薄颖儿激动说道:只要有希望都要争取不是么。李天霸呆了一呆说道:看来你满脑子都是小黑啊,这小黑都死了这么久。
  
      薄颖儿摇头说道:说吧,他在哪里,我去找他。李天霸愣了一下说道:你,你真的答应了?
  
      薄颖儿满脸喜悦之色说道:我的用意是让他帮我复活小黑,其他的我可不管,至于你要杀他,是你的事情,我可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李天霸苦笑一声说道;好,好,只要你能够留住他就好,我相信,他很快快到,张爷一向料事如神,绝不会有错。
  
      他话音刚落,忽然听到有人喊道:报,总寨主,麒麟分舵李舵主来报,有人闯入我寨临地,而且来的人似乎都是很富有,李舵主想要劫这比生意。
  
      来人满脸喜悦之色,一双老鼠眼贼溜溜的转着,李天霸哈哈笑道:这种小事,还要跟我汇报什么,直接抢了便是。
  
      那人皱着眉说道:李舵主本是这么想,可是他看到其中一辆车上的国旗,还真有点犹豫。
  
      这车子可是国民党高层人物。李天霸脸色微微一变说道:原来是这样,难怪,李冲会让你跟我说,那可知道来人多少人。
  
      那人忙说道:人倒是不多,两辆车不过八九人左右,不过,这两辆车价值不菲,都是德国产的汽车,您说会不会是从武汉撤回来的人高层人员,要是这样的话,那还真的是发大财了。
  
      李天霸闻言嘿嘿一笑说道:管他高层不高层的,既然来了我们的地盘,怎么可以让他溜走呢,给老子把他们截住,有漂亮女人的枪女人,有钱的抢钱,反正也是送来的东西,可不能不要,嗯,对了,另外让弟兄们留意有没有陌生人过来,这可是最大的买卖,只要拿下这个买卖,弟兄们三辈子都不用发愁了,衣食无忧啊。
  
      那老鼠眼的男人呆了一呆说道:三辈子不用愁,看来是几百万的钱财啊。
  
      李天霸嘿嘿一笑说道;几百万,嘿嘿,几百万算什么,千万才是。那位爷说了只要做了这笔买卖,一千万大洋是跑不了的。
  
      这时听到一阵哈哈大笑声道:一千万大洋,大哥,这生意还真非同小可啊,让小弟听听。
  
      李天霸微微一怔,却见身后站着满脸笑意的年轻人,看上去并不是很英俊,但也是个浓眉大眼的大汉,李天霸大喜道:韩东,你怎么也来了,不是在北平做生意么,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那大汉哈哈一笑说道:大哥,是不是很意外啊,听说大哥这些年很火,所以就过来了,偏巧,大哥你所说的大买卖,不知道可否让小弟开心一下呢。
  
      李天霸哈哈笑道:那是自然,都是自家兄弟,你可知道,我这次大生意的对象是谁?
  
      嘿嘿,说出来怕吓死你。韩东呵呵一笑说道;能够让我吓死的,还真没几人啊,大哥你就别给我打哑谜了,我在东北也听说过这中原之中有个人头很值钱,莫非你说的那个人?
  
      韩东似乎有所察觉一双虎目凝视着李天霸,满脸不可思议之色,李天霸轻呢一声说道:你猜的没错,的确是那个让日本人恐惧的狼牙独立营营长赵杰。
  
      韩东脸色一变低声说道:大哥,你的胆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眼下狼牙独立营已经收复山西全部失地,已经挺军直向石家庄,虽然暂时还没有进攻石家庄,但也是时间问题,他们的部队已经达到五万余人,呵呵,都比八路军主力部队还多。
  
      大哥,何况,狼牙本身就是强悍无比,要不然日本人也不会不惜出三千万的酬金杀狼牙,说句难听的,十个大哥你也不够狼牙杀的。
  
      李天霸呆了一呆苦笑道;这个,我还真没想过,不过,那位爷只是让我留住他而已,并没有要我杀死他,这应该没什么不妥。
  
      韩东冷笑一声说道:大哥,你可被那姓张的小子利用了,这小子摆明了是想让你做替死鬼,他要是真出手,早就出手何必来这一手,不就是拿你当盾牌消耗狼牙的实力。
  
      韩东的话让李天霸心里一惊说道:兄弟,你是说,他是要让我消耗狼牙的实力。
  
      韩东低声说道:大哥,张家实力雄厚,要派出高手那是轻而易举,何须让你亲自出手,无他,这不过是他消耗我们的实力,而他可以坐渔人之利。
  
      李天霸沉思一会低声说道:兄弟所言不无道理,那依你之见当如何。韩东沉吟一会说道:若是狼牙真的来了,大哥可以用上宾对待,再则狼牙眼下势力冲天,毕竟我们跟张家合作本就是与虎谋皮,毫无任何意义可言,再则大哥家人总不能永远被张家控制,若是此次跟狼牙合作,也许可以救出大嫂和太夫人。
  
      李天霸听了一时怦然心动低声说道:兄弟,所言不无道理,我已经让三妹去接应狼牙。
  
      韩东微微颔首说道:眼下是非常时期,可不要敌我不分,要是真的伤了狼牙,那还真后果不堪设想,说不定你们先前说的来的人是狼牙的人也说不定。
  
      李天霸心里一惊说道;你这一说,还真的有这个可能,听说狼牙神出鬼没,变化万千,若是狼牙的话,那可就糟了,来人,让李舵主查明来人再说。
  
      那鼠眼男子轻啊一声说道:是。李舵主满脸阴笑看着眼前陷入泥土中的两辆轿车说道:这群蠢货居然敢跑到我的地盘,小的们,等他们死在沼泽里,把他们的值钱的东西都挖出来。
  
      一旁的土匪嘿嘿一笑说道:舵主果然尹明,这次,这些小子必死无疑,只是,只是可惜,里面的漂亮的娘们,啊呦,这沼泽马上快淹没车顶了,真是可惜了里面娇滴滴的美女。
  
      他说着一副惋惜的样子,猛然听到一声清冷的声音传来道:我还以为是谁搞的鬼,原来是你这猥琐男干的。
  
      李舵主微微一惊之间,回头一看,却见身后站着数人,有男有女,只是分开站立着,显然不是通一帮人,而跟自己说话的却是一名娇媚可爱的少女,李舵主不由得倒退数步喝道:你,你们居然,居然没事。
  
      那娇美少女冷笑一声,如同鬼魅一样忽然出现在他面前,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只感到头晕眼花,脑袋朝下,被这娇美少女到提着,一时又惊又怒说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放开我。
  
      放开我,告诉你们,你们是逃不掉的。那娇美少女轻哼一声说道:死老鼠,居然在地上做手脚,还想让我放掉你。
  
      给我滚下去。她说话间,手猛的一甩,李舵主惨叫一声,一下子将一旁的树木撞的四分五裂。
  
      一名衣衫华丽的短发女子轻哼一声说道:小丫头下手倒是挺狠的,不过,这家伙也活该,居然连本爷也敢祸害,把他大卸八块也不过分,董二,先别管这小子,先把这暗算我们的家伙教训一顿。
  
      董二满脸戒备之色看着赵杰,同时轻盈一声,双手一风,只听咔擦一声李舵主的双手一刹无力的垂了下来,惨叫不已,白琳看在眼里哈哈笑道:挫骨之法果然厉害,不愧是董家的人啊。
  
      李舵主耷拉着脑袋哀叹道:别,别折磨我,给我一个痛快吧。李舵主此刻心里一阵憋屈暗道:怎么,我怎么会招惹这帮煞星,一个比一个狠,到底,到底他们是什么来头,居然这么厉害。
  
      我还真昏了头了,居然找这些家伙麻烦。李舵主苦笑道:各位,各位小姐大爷,小的有眼无珠,冒犯各位,恳请各位饶了小的吧,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乱来了。
  
      董二冷然说道:想要饶了你也容易,只要你把这只手砍下来,我们饶了你。
  
      白琳嘻嘻一笑说道:果然狠辣,人家手都断了,你还想让他把手砍下来,这不是让他死么。
  
      董二冷冷看了白琳一眼,但当他看到赵杰笑吟吟的样子心里暗道:眼下,我们的人还没来,可不能跟这小子正面冲突,要不然必死无疑。
  
      董珠珠横了赵杰一眼说道:董二,你还愣着干什么,把他脑袋拧下来,居然敢跟我作对。
  
      。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