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挖尸体
赵杰说话间忽然幻化一只只蝴蝶,那些蝴蝶骤然间出现火花,形成火蝴蝶,那些蝴蝶纷纷飞了起来,白无暇失声道:难道这就是蝴蝶会社至高绝学的蝴蝶神功么,好漂亮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盟主用这招。
  
  麻衣人面露一丝惊恐之色,他慌忙躲闪之间,那些蝴蝶总能如同鬼魅一样众人看的目瞪口呆,董珠珠满脸惊讶之色说道:好漂亮啊,姐姐,我来帮你。
  
  董莹莹微微摇头说道:不要过来,虽然我用光影束缚之术控制他们,但也只是暂时性,只有杀死这家伙,才可以让妍妍恢复过来。
  
  白无暇秀眉紧皱看着寇雄和杜月奴说道:看来也只有解决这麻衣神魔才可以解救她们。
  
  麻衣人哈哈大笑道:你们想的未免太天真了,还真以为杀了我就一劳永逸么。
  
  他话音刚落,忽然漫天蝴蝶笼罩在麻衣神魔身上,却化为一滩灰烬,白无暇呆了一呆却见寇雄和杜月奴忽然扑通扑通倒在地上,而董妍妍也倒在董莹莹怀里,白无暇失声道:寇雄,月奴!
  
  这时却听一声轻咳声说道:你们别紧张,这家伙的灵魂被我给呑噬了,他们已经没事了。
  
  话音刚落,那漫天火蝴蝶骤然化为人形,幻化为赵杰,赵杰手掌微微一挥之间,杜月奴和寇雄闷哼一声一时间清醒过来,董妍妍轻声呻吟一声,轻声说道:我,我这是怎么了?
  
  董莹莹轻吐一口气说道:三妹你总算醒了。董妍妍呆了一呆愕然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寇雄也是一脸茫然之色说道:我怎么拿着笔啊,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白无暇瞪了寇雄说道:刚才你差点伤了盟主,你忘了。寇雄满脸疑惑之色说道: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啊,啊,是不是那个麻衣怪物做了手脚。
  
  他四处张望却发现先前那麻衣人早已不见踪影,唯有一滩灰烬随风飘荡,杜月奴摸了摸脑袋看着手中的长刀失声道:门主,难道我也被这妖魔控制了?
  
  白无暇微微颔首,却见赵杰微微一笑说道:好了,没事了,这家伙给你们下的蛊惑之术我已经解除了。
  
  董南风微叹一声说道:想不到张家的人居然会把手伸到我董家,还让我爱女死于非命,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多谢赵兄弟救了莹莹还有救了大家的性命,此恩此德,我都不知道如何汇报。
  
  白琳嘻嘻一笑说道:如何回报,你不是要把你们董家的家产分一半给我们盟主么。
  
  董南风肃然说道:这个自然算数,我董南风一言九鼎,只是,只是嘿嘿,这虎令在妍妍手里。
  
  董妍妍脸上一红看着赵杰说道:此次,多谢赵盟主相救,若是我不答应,那是我不识抬举,赵盟主请受妍妍一拜。
  
  董妍妍说着朝赵杰要行跪拜之礼,赵杰轻咳一声说道:不必如此,相比这些,你们还是资助一下军械物资比较好吧,也算是为抗日做贡献。
  
  董妍妍听了呆了一呆说道:你说的是真的么?董莹莹不悦说道:三妹,这个时候你就别这么斤斤计较,毕竟,董家可是大家一起努力才有的结果,赵盟主,你救我在先,我将我的股份全都给你,这样你可以有足够的资金投入战场,爹你说对不对。
  
  董南风愣了一下暗道:虽然莹莹已经过世,但她的股份还在我手里,若是算上莹莹的股份,我家百分七十的资产都等于给赵杰了。
  
  董南风对于钱财并不是看的很执着,他哈哈一笑说道:好,就这么办,赵兄弟,你就别再说了。
  
  他话音刚落,忽然听到董珠珠娇声道:算上我一份。董南风一时呆了一呆失声道:什么,你的股份也算上?
  
  他心里暗道:珠珠股份虽然不到二十,但若是也算上的话,那可是占了八十多股份,这丫头疯了。
  
  董妍妍轻咳一声说道:二姐,你开什么玩笑?董珠珠杏眼怒睁说道:爹,你不是说,这是我的嫁妆么,眼下,我把股份给赵杰,有什么问题么。
  
  董南风呆了一呆愕然说道:什么?你,你,你难道要?董莹莹和董妍妍目瞪口呆看着董珠珠,而赵杰则是满脸惊诧看着董珠珠暗道:这姑奶奶要干什么?
  
  这样的话也说得出口,白无暇轻咳一声说道:盟主,你艳福还真是不浅啊。
  
  白无暇眼眸浮现一丝揶揄之色。董南风眨了眨眼睛昂首哈哈大笑道:赵兄弟,难得我的珠珠这么喜欢你,这门亲事我应了。
  
  赵杰一时懵了正要说话间,忽然却被巨灵神拉了一下低声说道:主人,董家家缠万贯,若是可以跟董家结成亲家对于主公可是有着莫大帮助。
  
  白琳忙对白无暇说道:门主,你怎么不说话,这么一来你的情敌就更多了。
  
  白无暇瞪了白琳一眼低声说道:不得胡说,这件事是盟主的私事,盟主自有分寸。
  
  赵杰轻咳一声说道:可是我有亲事的人,而且,而且我有不少红颜知己。
  
  董南风瞪着赵杰忽然哈哈大笑道:我当是什么事情,大不了,我家珠珠做小妾好了。
  
  董珠珠咬了咬牙说道:让我做小妾,那是不可能的,哼,不嫁就不嫁,大不了我终老一身就是。
  
  董珠珠说着转身便走,董南风呆了一呆惊呼道:珠珠,啊,赵兄弟,我这闺女就是这样,我去劝劝她。
  
  赵杰一阵无语暗道:这丫头要是做我女人的话,只怕很难过啊,性格有那么好强。
  
  赵杰忙说道:哪里哪里。不料,董南风刚走几步,董珠珠又跑了过来哼道:我说话算话,姓赵的,不管你接不接受,反正我是你的人了,你到哪里我就到哪里。
  
  董妍妍撅着嘴紧紧抱着赵杰的胳膊,董南风看在眼里一时笑开了花暗道:要是这丫头嫁给狼牙,那还真是得到一个大宝贝,我还可以让他救活夫人啊,不过,现在这个时候说这些有点不太合适,再说,这小子似乎有急事。
  
  董南风想到这里肃然说道:既然妍妍都这么说,赵兄弟,我就把莹莹和珠珠以及我三人的股份全都给你,全力支持你。
  
  白无瑕闻言大喜看着赵杰,过会,董妍妍撅着嘴将虎令一分为二说道:这半个虎令可以调动全国分店资金。
  
  赵杰愣了一下,不料董珠珠笑眯眯接过虎令说道:多谢三妹,我替我老公接下喽。
  
  赵杰听了一时哭笑不得,还没等赵杰说话,董珠珠朝董三喝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见过主人。
  
  董三等人听了忙朝赵杰一礼齐声道:参见主人。赵杰苦笑一声说道:不要这样。
  
  不料董珠珠喝道:还不快去准备行李,我们要去南京。董南风惊呼道;珠珠,你们去南京做什么,那可是日本人地盘啊,而且还有大量高手等着赵兄弟啊。
  
  董珠珠笑眯眯说道;爹,我当然知道前途凶险,要不,让阿东将飞机开来。
  
  董南风呆了一呆惊呼道:这可是我谈生意的用的啊,万一被鬼子的飞机打下,你们可就性命不保。
  
  赵杰听了也愣了一下,的确飞机是一条捷径,但也是充满不安定因素,毕竟日军掌控者的制空权,而且飞机还是客运机。
  
  不过,他还是同意说道:若是有飞机那是在合适不过,却不知道是什么飞机。
  
  董南风轻哦说道:自然是私人飞机啊,让你们坐坐足够了。当赵杰一行人到了前面宽阔的山地,看到的却一架直升飞机,寇雄愣了一下说道:这就是你说的私人飞机?
  
  这坐的下么?董南风轻啊一声说道:别误会,这只是用于紧急情况的应用飞机,以最快的速度我的私人机场。
  
  赵杰微微一怔,猛然看到前面山上矗立着高高的雷达机械设备,依稀有一阵阵阵怪异的响声,只是由于太过遥远听不真切,被山风给遮住,董珠珠嘻嘻一笑说道:不要多说了,我们上飞机。
  
  这时前方的直升机螺旋桨已经快速的旋转起来,一阵阵巨大的风浪吹袭而来,白无暇忙捂着长裙,跟着赵杰上了飞机,巨灵神则是坐在驾驶室旁,寇雄和杜月奴坐在另一侧,赵杰和白无暇等三人坐在后面,董南风笑道:我也送你们到这里了,阿东已经在山上接应你们了。
  
  他话音刚落,直升机缓缓的升了起来,董珠珠朝下方的董南风和董莹莹挥手喊道:爹,姐姐,我很快会来的。
  
  董南风挥手笑道:嗯,你就安心去吧。白琳嘻嘻一笑说道:你不带你的保镖么,不怕有人欺负你。
  
  董珠珠翻了翻白眼说道:有什么好怕的,南京还是有我们的人,你别以为我除了董三这个保镖哦,再说,我老公在这里,我还怕什么?
  
  董珠珠说着笑眯眯的抱着赵杰的胳膊,白无暇看在眼里一时摇头不已暗道:看来这姑娘是缠着不放了,只是没想到她居然真的把所有的一切交给盟主,这还真是个够有情谊的。
  
  赵杰看在眼里心里却是一阵苦笑暗道:这就是人帅的原因么,哪怕我不去撩人,也有人会喜欢我,嗯,而且还是个非常刁蛮的丫头。
  
  南京,玄武湖,漆黑的夜里,一波波水流流淌着,在月光下湖水显得清澈明亮,过会,湖水忽然变得浑浊,紧接着出现巨大的漩涡,这时从湖畔出现一个两个人影,却见是是两个大汉,他们身上缠着一条绳索,眼眸瞪着离他们不足十米距离的湖面上的漩涡,一个大汉焦急的说道:怎么还不出来,不是说,湖水下面有很多尸体么,该不会都没了吧。
  
  另一个汉子抖动着酸麻的胳膊说道:应该有,要不然,那老人家应该说的应该不会有错,而且,而且,昨天不是刚挖出一具尸体么,应该不会有假的吧。
  
  二人话音刚落,只听水波荡漾之声,从水里忽然出现一个妙龄女子,两个汉子喜道:姑奶奶,你可真的吓死我们了。
  
  那妙龄女子呼呼喘气,脸上的水滴滑落下来颇为美丽动人,她气鼓鼓说道:这老头蒙我的吧,下面什么都没有,除了几件破衣服,真是的,全爷说的这三千尸体怎么会在这里,算了不打了,白白在这里浪费十多天时间,拉我上来。
  
  那两个大汉吐了吐唾沫说道:是,姑奶奶。忽然听到那妙龄少女尖叫一声喊道;等等,我的衣服,我的衣服。
  
  那两个大汉愣了一下,却猛然看到妙龄少女身后的衣服被卷了起来,忙缓了一缓,那妙龄少女转身一看卷起自己的衣服却是一根粗大的芦苇,她轻吐一口气说道:这芦苇还真够粗的,差点把我衣服给弄破了,你们啊,眼睛都长哪里了,这么大的芦苇居然没看到,差点把我最后一件衣服割破了,真是的,让我一个女娃子来,真是的,这全老头真是个变态。
  
  她话音刚落,忽然听到有人喊道:哦,谁又在说老子的坏话。妙龄女子怪叫一声道:全老头,你怎么来了,这么快把尸体弄到手,怎么来我这里。
  
  却见前面出现十多人,为首的则是白发披肩的中年男子,衣服极为破旧,还有一些黑色的污浊之物,他手上拿着一根铁棒,一脸慵懒之色,腰间挂着一条黑色布条,笑吟吟之间却显得豪气十足,妙龄少女哼了一声,慢悠悠的游了上来,说道:老头,你倒是轻松,可难为我了,我才做这一行三个月,你就让我扛尸体三千具,你好意思说啊,看你一脸轻松的样子,难道你已经筹到八千具尸体?
  
  妙龄少女爬到陆地上,展露出美好的曲线,那陡峭的山峰让中年男子为之侧目,他呵呵一笑说道:别生气,别生气,事态紧急,我们的人又扩散了,我们虽然有三千人,可是要把将近十万具尸体筹集到,而且还是军人的尸体,这还是非常困难的,你不也是为了钱么,怎么这十万大洋那么好赚么,小花,要是你累了,完全可以不干,不过嘛最多给你五千大洋,则么样。
  
  妙龄少女听了脸色一变怒道:怎么你小看我,要是你没有那么多钱先前别答应我。
  
  全大毛!你可不要言而无信的啊。说好了,给我十万大洋,现在我可是已经筹集一千具尸体,你就给我五千,开什么玩笑,全老头。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