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尾兽玉
不少民房全都被那女子强大的力量夷为平地,宋无缺凭借过人的躲闪本领,侥幸一次次逃脱,不过,他很快也察觉这后面的女人行动极为缓慢,虽然威力巨大,就是不太灵活,似乎是失去神智的缘故,只是他也不想再跟后面的女子纠缠低声对鲁小花说道:我要跟她拉开距离,你抓紧我。
  
  还没等鲁小花反应过来,他搜的一声,拉着鲁小花进入前面的树林中,瞬间消失的没影,而后面的女子在树林里晃来晃去,过会,呆呆的站立着,又漫无目的的飘动着,躲在暗处的宋无缺看在眼里心里松了一口气暗道:好险,幸亏她似乎不太清醒,要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
  
  正当他松了一口气间,一旁的鲁小花忽然尖叫一声,宋无缺心里一惊暗道:糟糕!
  
  忽然一道红光从天而降,一股强大的力量袭来,宋无缺只好拔出黑刀想要抵挡这力道,只是刚拔出这黑刀之间,那强大的力量瞬间将他和鲁小花震飞数十米之远,而理他们前面数十米范围的树林全都化为平地,地上凭空出现百米多长的大坑,而那女子缓缓的飘了过来,宋无缺本想要站起来,却感到浑身乏力,非但如此,胸口猛烈疼痛暗道:糟糕,受了内伤,这,这女人到底是谁,怎么怎么这么厉害。
  
  我在她面前连还手之力都没有。鲁小花此刻早已昏迷过去,躺在宋无缺身后,宋无缺吃力的从地上站起来,嘴里的血一滴滴流下来,瞪着眼前的女人低沉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紧追不舍,我跟你有仇么。
  
  那女子低垂着头忽然抬起来喃喃道:我是谁,你又是谁,我这是在哪里?
  
  那女子一双眼眸流露一丝迷茫之色,宋无缺愕然说道:你,你,你忘记自己是谁了,你可知道,你差点杀了我们。
  
  女子呆呆看着宋无缺说道:杀了就杀了,反正我又不认识你们,你,你认识赵杰么,赵杰在哪里你知道么?
  
  宋无缺心里一凛暗道:难道她认识赵大哥,还是赵大哥的仇敌。宋无缺正要说话间,忽然听到一阵吆喝声传来,同时伴随着摩托车的声音,从远处忽然出现密密麻麻的日军士兵,人数足有千余人,宋无敌心里暗暗叫苦暗道:不是吧,这个时候,鬼子来了。
  
  那女子如同没有发觉一般低沉说道;快说,我是谁,赵杰,赵杰在哪里,我要找赵杰。
  
  她说话间,面露一丝痛苦之色忽然大喝一声之间,犹如一阵霹雳响声,宋无缺一口热血忍不住吐了出来,他苦笑道:你还是躲一躲吧。
  
  他话音刚落,忽然听到有个日军士兵喝道:就是这个女人杀了中队长阁下。
  
  而不远处的日军军官眼眸流露一丝怒色低沉说道:混蛋,居然敢杀大日本帝国士兵!
  
  杀了这女人!他话音刚落,只听砰砰砰啪啪枪声呼啸而至,此刻一片平地,也没有遮挡之地,宋无缺也失去行动能力,眼看要死在乱枪之下,奇迹顿时发生,却见那女子手微微一挥之间,一道红光闪现之间,当密密麻麻的子弹还没到红光前,只听啵啵啵的声音,子弹头纷纷落在地上,只把这千余名日军士兵看的目瞪口呆,宋无缺一时呆了呆看着眼前诡异的女子暗道:这,这女人是谁,怎么,这么厉害,居然可以将子弹挡下来。
  
  日军军官很快静下来怒道:还发什么愣,给我进攻!一声号令之下,千余名日军从前方三路围了上来,子弹炮弹如同雨点朝红色屏幕射去,轰隆隆爆炸着,奇怪的是愣是没有击破这红色屏障,宋无缺一时看的目瞪口呆暗道:我的天,这,这女人到底是谁,居然,居然那么厉害,似乎比我们营长还强,要是我们敌人,必定死路一条,不行,还是赶紧离开才好。
  
  宋无缺想到这里忙将鲁小花吃力的抗了起来,不料,那女子很快发现低沉说道;想走,没那么容易,你一定认识赵杰,要不然,要不然你绝对回答我。
  
  她话音刚落之间,宋无缺闷哼一声,身体不受控制和鲁小花落在这女子面前,猛然听到一声凄厉的响声,犹如破空之声,宋无缺惊呼道:小心,这是破功炮弹!
  
  他话音刚落,数枚炮弹同时在红色屏障上爆炸,红色膨胀终于出现一道裂痕,那女子那满头蓬发忽然散发出强大光芒低沉说道:打扰我,都得死!
  
  她手上忽然出现一道红色小球,随着小球旋转之间变成拳头大小的球体,她猛地一挥之间,那球体在半空中旋转,瞬间变成巨大无比的球体,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一道白光照亮整个天空,本是进攻的日军士兵在刹那间化为一颗颗黑色粒子瞬间飘洒在四周,本是紧握着的武器也全都变成一堆废铁掉落在地上,千余名日军士兵居然在同一时间粉身碎骨,这是何等恐怖的一幕,宋无缺一时傻了眼暗道:我的天,这些鬼子在她面前简直是玩具,居然,居然,一下子消失了。
  
  这是什么招式,难道,难道是营长说过的,只有才可以发挥出强大的力量。
  
  那女子长发飘荡着,转身看着宋无缺低沉说道:快说,我是谁,你又是谁,我要找赵杰,赵杰在哪里。
  
  她重复着说着这些话,那白皙的脸庞在微风中若隐若现。那是一张俏丽可爱的美丽的容颜,一双清澈的眼眸明亮无比,只是眼下却显得一丝呆滞,宋无缺心里一跳暗道:难道,难道是她,这,这怎么可能,她不是去了日本,怎么,,怎么会突然来南京,我居然,没认出来,宫鸠樱子!
  
  他愕然问道:你,你真的不记得自己是谁了?那女子茫然看着宋无缺喃喃说道:我,我是谁!
  
  忽然只听砰的一声,子弹从她的肩膀穿梭而过,而她却如同没事一样站立着,唯独鲜血一滴滴流着,猛然听到有人格格娇笑道:真是天助我也,宫鸠樱子你也有今天哈哈!
  
  那声音娇媚无比,前面忽然出现一名身穿黄衣和服女子,容貌绝美带着一股邪气,而她身后站着一名面无表情的年轻男子,但他一双眼眸充满着肃杀之气,这让宋无缺毕生难忘不由得失声道:于波一郎,这,这怎么可能。
  
  宫鸠樱子茫然看着眼前的黄衣女子说道:你又是谁?我,宫鸠樱子是我么?
  
  宋无缺忙说道:宫鸠小姐,小心,她们是你的敌人也是我们营长赵杰的敌人,那个男人更是差点丧命当场的于波一郎。
  
  那年轻男子冷然一笑道:真是没想到我们的社长居然会变成这样,居然不认得我了,我可是你的丈夫啊!
  
  宋无缺吐了一口唾沫骂道:不知羞耻的家伙,一把年纪还要老牛吃嫩草。
  
  黄衣女子冷然一笑说道:于波君,这是我们下手大好机会,可不要错过,只要杀了宫鸠樱子,那么日照神社的权柄可就在我们手中。
  
  于波一郎冷笑道:那是自然,我还要对付狼牙,虽然卑鄙了点,但也是个千载良机。
  
  于波一郎大喝一声,右手微微一招喝道:神罗天征!猛然间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地面出现,地面都为止震塌,奇怪的是,宫鸠樱子却一动不动,非但如此,而是淡然说道: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冲着你冒犯我的份上,我绝不会放过你。
  
  宫鸠樱子话音刚落,忽然一道红光闪现之间,本是崩塌陷入地下的泥土骤然回弹,宋无缺本是感到无法呼吸的压力骤然被化解,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于波一搏却倒退数步,地上都是一个个数米多深的洞孔,这范围几乎覆盖整个树林,若不是宫鸠樱子保护,自己和鲁小花早已丧命当场,虽然之前差点被她所杀,如今却又被她给救了,这简直是有趣的很,只是他真的笑不出来,因为黄衣女子乘宫鸠樱子和于波一郎对抗之间,忽然从朝宫鸠樱子后背偷袭去,一道道雷光从天而降射向宫鸠樱子,宋无缺怒吼道;卑鄙!
  
  小心,宫鸠樱子!宫鸠樱子樱桃小嘴忽然一张,那本是滔天雷光骤然间被宫鸠樱子小嘴给吸收,同时,宫鸠樱子小嘴一阵咬动之间,忽然嘴里吐出一个巨大的球体,朝那黄衣女子覆盖而去,黄衣女子见状失声道:!
  
  只听轰隆隆一声巨响,那黄衣女子虽然躲避开去,但一道巨大金光透过她的胸口,身躯蓬的倒在地上,一道寒光闪现之间,一道人影一闪而没,黄衣女子首级骤然消失,而她面前却多了一个西瓜头少年,他手上拿着巨大的刀刃嘻嘻一笑道:还好来的及时,顺手砍掉一颗脑袋,雪姨,我可是立了大功了哈哈。
  
  说着他拿起血淋漓的首级哈哈大笑,于波一郎脸色一变失声道;七小众!
  
  却听到冰冷的声音传来道:不想死的给我滚!忽然间一道白影闪现,却多了一名白衣美妇,宫鸠樱子看着白衣美妇喃喃说道:你,你是谁?
  
  于波一郎剑眉一皱暗道:现在不走更待何时。他想到这里,转身飞身一跃,次郎一防正要去追却听到白衣美妇说道:不用追了。
  
  次郎一防暗道:就让这家伙给跑了啊。白衣美妇看着宫鸠樱子的眉心轻柔道:樱子乖,你连雪姨都不认识么,乖,到雪姨身旁来,雪姨会吧所有事情告诉你的。
  
  宫鸠樱子如同中了魔咒一样,忽然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宋无缺脸色一变暗道;这个魔女又是何许人,居然这么厉害,可以将宫鸠樱子轻易让她睡着。
  
  宫雪子瞥了一眼宋无缺淡淡说道:我姑且不杀你,不过,你转告狼牙,若是他敢出现南京,我必定会杀了他,次郎我们走。
  
  说着,她抱着宫鸠樱子嗖的一声消失了,次郎一坊朝宋无缺吐了吐舌头说道:你很走运!
  
  说着,那巨大的大刀背着嗖的一声消失了,宋无缺看在眼里一时失声暗道:飞雷神,想不到南京来了这么多高手,看来,攻打南京恐怕是困难重重啊。
  
  宋无缺正要去扶鲁小花,猛然间,啪的一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一时愣了一下却鲁小花怒目而视喝道:你干嘛,要占老娘的便宜。
  
  宋无缺捂着脸半饷吐了吐口气低声说道:我实在没有这个心思,你难道没看到我受伤了么,更何况,你也不是特别美。
  
  鲁小花正要发彪,当她看到四周坑坑洼洼的时候一时呆了一呆说道:这,这是怎么回事,对了,那个女鬼呢。
  
  你没事吧。是,是你救了我。宋无缺苦笑一声说道:先不说这些,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你现在走路没问题吧。
  
  鲁小花微微点头猛然想到什么喝道:姓宋的,我的钱呢?说着,她瞪着眼睛四处张望,除了一个个大坑,却没有一个大洋,宋无缺苦笑一声说道:不好意思,刚才一场大战,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鲁小花怒道:你这王八蛋,这可是救命钱啊,么有这些钱,那些孩子会饿死的。
  
  鲁小花说着拧着宋无缺的胳膊摇来晃去的,恨不得把宋无缺摇出钱来。
  
  宋无缺本是受了伤哪里经得起那折腾,一口鲜血忍不住又喷了出来,鲁小花的俏脸一下子变成红脸,她正要发作之间,却见宋无缺已经倒在地上,她失声道:姓宋的,你死了么,真没用,保护我,保护的自己却受了重伤,这,这可怎办,我又不会疗伤,没办法还是先把他扛回家,找下鲁伯,看看他有什么办法。
  
  鲁小花扛着宋无缺从光秃秃的平地走过,对于她而言先前发生什么,根本就不知道,只是看到地上那一把把废铁觉得一丝奇怪暗道:怎么那么多的铁,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个女鬼去了哪里,真是的,这家伙一个字都没说就晕了,啊,这也是我不对,一生气把他给弄晕了。
  
  鲁小花刚走出树林,到了前面的河流旁,却听到一阵急促的跑步声,以及狼犬吼叫的声音,鲁小花忙趴在地上一看却见,远处出现大量宪兵队,正牵着狼犬在树林中摸索着,鲁小花脸色一变暗道:鬼子怎么这么快来了,还有狗,糟糕,这狗鼻子可是灵的很,这小子又受了伤,肯定会追上来的,看来只有把他丢到河里才可以。
  
  鲁小花当下抱着宋无缺跳下了河水,却被冰冷的河水冻得浑身打冷战,她一边在河水中游泳着一边凝视着河岸上的对面日军的动静,还真如同她所料宪兵队拉着狼犬往河畔这边过来,吓得她慌忙把头缩进河水里,河水一时咕噜噜发着冒泡,在河畔上的宪兵们拉着狼犬四处摸索,一头狼犬在草丛里闻了一闻旺旺叫了几声,两名宪兵拿着火把对照,却猛然看到草地上有一滴滴血迹,两个宪兵忙朝一旁的休息的宪兵队长说道:中队长阁下,发现这里有血迹。
  
  那宪兵中队长眼眸一亮说道:是么。()。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