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抗战之狼牙 > 废柴连
。潘凤听了秀眉一皱看着赵杰轻咳一声说道:赵营长,你,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么?
  
  赵杰愕然说道:我知道什么,不过,我知道你们处境有点困难,这倒是知道一点的。
  
  潘凤闻言苦笑一声说道:的确如此。她说着默然坐到原先的位置,那美丽冷眼的女军官冷笑一声说道:那还真的有趣的很了,堂堂狼牙独立营营长居然为一份信亲自送到我们先锋独立音,而您居然不知道用意。
  
  赵杰愕然问道:你是谁,长得漂漂亮亮的说话怎么这么让人不爽啊。黄琴轻咳一声说道:这位是我们情报处处长唐玉清小姐,而且还是凤队首领。
  
  赵杰这才明白过来暗道:我此前也曾听无缺说过,这唐玉清本是国军军统的人,而且还是国军高级军官的女儿,心高气傲的很,还是刘傲天的女人,啧啧,不过,貌似这刘傲天桃花运比我要好的多啊,居然这么多女兵,随便推到一个都是漂亮的很,可惜啊,我狼牙独立营男多女少,真的不能比啊,看来以后我得多多招一下女兵,这样,也可以减少弟兄们后顾之忧啊。
  
  赵杰脑袋转动着,唐玉清却看得一丝眉头紧皱说道:你怎么不说话,狼牙!
  
  是小看我唐玉清么!赵杰轻啊一声笑道;哪里,哪里,我怎么会小看唐小姐呢,其实,我真的不知道,再说,我这次来南京也有其他事情。
  
  黄琴微微一笑说道;莫非是跟铁血军有关,铁血军在这些日子迅速壮大,我觉得这跟赵营长指导大有关系啊,这些,我们可就有点落后了,尤其是前阵子,铁血军已经连续打下鬼子的好几个据点,极大缓解我们的压力,我还没有好好谢谢赵营长。
  
  赵杰愣了一下说道:是么,我还真不知道,呵呵,即便有这回事,这也是铁兄弟他们的功劳,我可是甩手掌柜,啥都不管哈哈。
  
  唐玉清哼了一声说道:这个我也赞同,你赵营长从来不管狼牙独立营,四处晃荡,这次来我们这里也是一个例子。
  
  赵杰愣了一下,忽然听到白琳怒道:喂,你什么意思冷眼嘲讽,讽刺赵大哥,信不信我揍你一顿。
  
  白琳虽然衣服还是男装打扮,容貌早已恢复变成俏丽少女,白无瑕心里也大为恼怒,只是不便大声呵斥,如今见白琳说话,也不阻拦只是冷然看着唐玉清,唐玉清一向眼高于顶,如今被一个小丫头顶撞一下如何肯罢休冷笑道;小丫头,不服么?
  
  白琳怒道:不服又怎么了,赵大哥跟你有仇么,你怎么这么针对她。唐玉清微微一怔冷然一笑说道;他就一个花花公子,也是,难怪会让你这小丫头为他说话。
  
  赵杰听了一阵嘀咕暗道:老子好像没有招惹你么,至于这么说我么。赵杰心里也有点恼怒,不过,他还是很克制说道:这个唐小姐,有什么话好好说,可别人身攻击啊。
  
  白琳哼了一声说道:赵大哥,你该不会看上这假装冷傲的娘们,你不打,我来打。
  
  她话音刚落,忽然手上多了一道金笔,嗤嗤嗤数声,连续朝唐玉清连续数招,唐玉清心里一凛暗道;这丫头好利索身手。
  
  她身躯微微一晃,地上忽然出现三道洞口,足有数寸之深,唐玉清轻喝一声,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猛地朝白琳喉咙刺去,凶狠无比,赵杰看在眼里眉头一皱暗道:这唐玉清手段未免也太狠了,居然用这种毒辣的招式。
  
  白琳嘻嘻一笑说道;啊哟,这是想杀我啊。她说话间,嗖的一声避开这凌厉一击,唐玉清心里又惊又怒暗道:这丫头什么来路,身手居然这么好,我居然奈何不了一个小丫头,哼,不愧是狼牙的部下。
  
  潘凤看在眼里轻声说道:这妹妹身手真好,居然可以跟唐姐姐打成平手,唐姐姐可以说是我们先锋独立营身手算是数一数二的了。
  
  赵杰心里暗道:即便如此,跟白琳还是差点距离,白琳可是钻石巅峰高手,虽然还不如寇雄杜月奴她们,一般高手还真的不是她的对手,也难怪他们跟鬼子交手会吃大亏,看得出来,他们是注重武器装备的啊,在徒手攻击方面还是欠缺。
  
  黄琴轻咳一声说道:唐妹妹,你还不住手,这位小妹妹并没有用全力而已。
  
  唐玉清听了心里又惊又怒又是惭愧暗道:我还真小看这丫头了,居然,居然有如此身手,她先前明明有好几次可以击败我,但却没有出手,哼,原来是让着我。
  
  唐玉清想到这里咬了咬银牙倒退数步哼了一声,白琳嘻嘻一笑说道:也不过如此嘛,你这样的身手可以做情报处处长,那我岂不是也可以了。
  
  嘻嘻。白无瑕轻咳一声说道;不得无礼。白琳吐了吐舌头说道:是门主。
  
  唐玉清微微一怔说道:门主?黄琴眼眸浮现一丝异色失声道;难道,难道你是长歌门门主白无瑕白门主。
  
  白无瑕微微一怔只是浅浅一笑说道:我正是白无瑕,黄政委好眼力。黄琴肃然说道;久闻白门主貌美如花,而且一身修为深不可测,如今这小妹妹有如此身手,白门主一身修为自然也不在话下了。
  
  赵杰听了愣了一下暗道:怎么这么一来我的名气还不如无瑕大了。白无瑕也有点不好意思低声说道;黄政委别这么说,我的修为跟盟主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而且黄政委修为也不下于我。
  
  黄琴微微一怔摇头说道:我这点本领登不上台面,好几次差点死在敌人手里,要不是傲天救我,只怕我早已一具尸体了。
  
  黄琴说着一时轻轻叹息声,眉宇浮现一丝忧愁之色。白无瑕微微一怔说道:这个你放心,有我们盟主在可保你们无忧。
  
  赵杰听了愣一下苦笑道:无瑕,你可高看我了。黄琴忽然啊呦一声说道:我差点忘了正事,赵营长,你可知道这信里的内容么。
  
  赵杰心理咯噔一跳暗道:该不会跟我有关吧,周董,你是摆了我一道?
  
  赵杰呵呵一笑说道:这个,我哪里知道,我可不喜欢看信件。唐玉清哼了一声说道:你会不知道这信里的内容,少装蒜了。
  
  赵杰心里暗道:这唐玉清没有看信的内容,似乎已经知道什么事情,难道这件事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
  
  赵杰不免狐疑看着潘凤,那俏丽的脸庞上流露一丝淡淡笑意,心里更不是滋味暗道:周董啊,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干嘛对我有所隐瞒来着,现在搞得我好被动。
  
  白无瑕见赵杰脸色不佳低声说道:盟主,你没事吧。她说着轻轻拉了拉赵杰的衣袖,赵杰脸色略微缓和一下,不由得轻轻握着白无瑕的柔软的小手一下说道:我没事,无瑕。
  
  白无瑕绝美的容颜浮现一丝红晕,微微缩了缩玉手,黄琴轻咳一声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只是,上级想让赵营长指挥我们作战,加强我们的作战能力,我觉得上级是认为赵营长会看不上我们先锋独立营,所以才会有这个决策。
  
  赵杰听了心里本是一腔怨怒之气忽然消失暗道:也是,这是周董给我的抬爱,不过,貌似我没有小看她们的意思,再说,这里也只是暂时的,只要刘傲天回来,我还是可以回去的。
  
  赵杰嘿嘿一笑说道:若是暂时,也没什么问题。黄琴心里一阵叹息暗道:我们也希望傲天可以回来,只是这一日要到何时啊,眼下,也只能希望赵杰可以带领大家走出低谷。
  
  黄琴想到这里将书信递给赵杰说道:里面还有一封信是上级留给你的。
  
  赵杰愣了一下暗道:想不到里面还有信,我还真不知道。赵杰轻嗯一声,当他打开书信的时候,轻轻吐了一口气说道:原来是这样啊,***算计的还真周到。
  
  黄琴闻言眼睛一亮说道:难道这是***的亲笔信,可不可以让我看看。
  
  赵杰愣了一下说道;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不过,这下面写的还真是主席的名字。
  
  赵杰也没什么在意,将信递给黄琴,黄琴满脸惊喜之色说道:潘凤快来瞧瞧,这是主席的字迹,你看,写的多好,真的龙飞凤舞。
  
  潘凤瞪大一双美眸看着字半饷噘嘴说道:我,我又不认识几个字,你是逗我的么。
  
  潘凤那副娇憨的样子,让赵杰傻了眼暗道:这是堂堂潘司令,完全是个少女啊,不过,也是,她看上去也就二十岁而已,刘傲天福气还真错,还有这么可爱的女人,哪像我,无论是瑛姑和聂英都是凶巴巴的很。
  
  过会,黄琴从对***崇拜之色清醒过来忙说道;赵营长,按照上级指示,你有什么事情尽快说,我们听从你的指挥。
  
  赵杰听了忙说道:别,别,搞政治可不是我的专项,我就带一下兵就可以了,哦可否把花名册让我看看。
  
  潘凤忙说道:我这就去拿来。赵营长。潘凤略微失神看了赵杰一眼暗道:要是傲天哥那又多好,只是他会去了哪里。
  
  她想到这里眼眸中流露一丝黯然之色,赵杰看在眼里心里不免一丝不安暗道:我好想没有得罪她吧。
  
  这女人的心思还是别猜越想越烦。潘凤很快走了过来,双手将一本厚厚的红色的名册交给赵杰,赵杰翻了翻两页,却看到斑斑血迹,同时有红笔划掉的痕迹,却听潘凤说道:这红字已经是牺牲的士兵,后面才是现有的名字。
  
  赵杰轻嗯大致看了一眼一时呆了一呆说道:这么说来,现在的先锋独立营士兵总数不到两千人,伤亡居然这么惨重?
  
  潘凤轻嗯一声说道:傲天哥,带领大家进攻南京西城出了意外,弟兄们伤亡不少,虽然西门被我们控制,可是后来鬼子援军出来,我们不得不撤军,傲天为了保护我们撤退,却,却再也没有消息。
  
  赵杰微微一怔说道:什么,不见了,咳咳,你们放心,你们的傲天哥不会有事的。
  
  唐玉清哼了一声说道:你心里巴不得傲天来不了,少来假惺惺的哼!唐玉清说着转身便走,赵杰一时呆了一呆,潘凤脸上一红低声说道:赵营长,你别生气,唐姐姐这些日子郁郁寡欢,心里烦躁的很,等过的日子她会对你好一点。
  
  赵杰苦笑一声说道:这个到没有,这个名册,我先看看吧。潘凤轻嗯一声说道:好,我们队伍一直良莠不齐,说白了都是被我惯得,大家对于连队建设并不是很满意,之前我们已经进行分选,希望对赵营长组建部队有一定好处。
  
  赵杰轻嗯一声说道:你们是说你们分级管理么,这个的确有好处,但也有坏处,一个部队不可能十全十美,取长补短才是最重要,片面强调战斗力也不是很好啊,最重要的还是协同作战才行。
  
  黄琴秀眉微微一皱说道:按照你的意思我们的做法错了?赵杰微微一笑说道:你们的出发点是好的,无非是想选出最为强大的部队,这点其实你们是走了我们以前的老路,就好比我的狼牙独立大队,各个战斗力不俗,可是这也只是局域作战的优势,在大兵团作战的话,就不行了,因为这完全是需要协同作战,没有比团队精神重要,个人勇武虽然重要,但是没有配合好,就是一团散沙,你们战斗力薄弱,说到底还是在配合上,尤其是面对日军战斗力忽然徒增的情况下,就认为是因为单兵作战能力的差别对不对。
  
  潘凤咬了咬银牙说道:难道不是么,鬼子眼下的战斗力,就连特战队伍也都难以抵挡,他们可都是从隐世家族出来的,经过严格训练。
  
  赵杰微微一笑说道:没错,单兵作战力是很重要,但是气势更为重要,没有气势,再厉害的武器也是徒然,你们的气势应该是来自对于你们营长的敬仰,一旦精神支柱消失,你们就会战斗力下降,对不对!
  
  黄琴听了微微一怔说道;这个我们也想过,这些日子大家士气都很低沉,甚至有厌战情绪,我们只能按兵不动,眼下就连粮食供给也出现问题。
  
  赵杰轻哦一声说道:一系列的挫败是有可能引起厌战情绪,看来当下是建立足够的自信才行啊,嗯,你说说,这些淘汰的人有哪些?
  
  (本章完)